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46章 随风潜入夜

第146章 随风潜入夜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46章 随风潜入夜

    “你叫无环?姓什么?”

    “铁!”

    “哪儿人?”

    “黑水靺鞨!”

    “那是哪儿?”

    “北方,渤海国。”

    历史和地理都只有半瓶醋儿的李鱼摸了摸鼻子,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没再问下去。

    他走在前边,铁无环跟在后边,李鱼的脚踩在冰雪上咯吱作响,而铁无环赤着一双脚板,却是落地无声,只有足踝间的铁链子时不时地响上两声。到了李鱼所住的地方,李鱼停住脚步,扭头对铁无环道:“你别进屋。”

    铁无环是个奴隶,习惯了这样的对待,虽说这个临时主人心眼儿还不坏,但不让他进屋却也事属寻常,便停住脚步,往门边扫过雪的地方站了站。

    片刻功夫,李鱼从屋里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盆,招呼铁无环:“来!”

    李鱼走到墙边,把盆往地上一摞,就往里边捧雪。铁无环跟过来,有点发怔。

    李鱼道:“跟着装啊,发什么愣。”

    铁无环不明白他装雪做什么,难道要烧水?据他所知,有很多地方没有井,都是要接雨水、烧雪水甚至去河里取冰的。

    铁无环一双大手比李鱼的大了许多,仿佛两只大蒲扇似的,伸手一掬就是一大捧,他还怕装的不多,放到盆里再压实一些。

    李鱼掬了几捧雪,就觉得冻得手疼,再看铁无环近乎赤裸的一身打扮,都替他冷得慌。

    李鱼见那盆儿已经冒尖了,就端起盆来,对铁无环道:“跟我来!”

    李鱼端了盆进了堂屋,一回头见铁无环还站在门槛外,就道:“进来!”

    铁无环这才迈步进屋,李鱼把盆放下,走过去关上房门,对铁无环道:“用盆里的雪,搓洗你的身子,尤其是手脚、脸面,等感觉皮肤发热再停下。”

    铁无环一怔,愕然看着李鱼。

    李鱼看他发愣,解释道:“你在外边冻得太久,如果一下子进入暖和的地方,手脚、耳鼻血液流畅恢复的慢,会烂掉的。”

    铁无环目光露出一丝暖意,点头道:“我住在北方,这些,我懂!”

    李鱼只是在一些关东影片里见过这种画面,却未想到人家比他更了解如何处理冻伤。李鱼欣喜地道:“那就好!你快弄吧,我让大爷给烧点水,等你暖和过来,再用温水洗个澡,至于衣服么?”

    李鱼打量了一下铁无环,摇头:“我的衣服,你穿不了。等我出去寻摸一下!”

    李鱼说完,就转身出屋了,到了门外,又替他把门掩上。

    房间一暗,铁无环的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儿掉下来。但他马上就仰起脸儿来。

    有多久没掉过眼泪了?从九岁之后,他就再没哭过一声,男儿流泪,在他看来,是一种耻辱,他绝不让自己露出软弱的一面。做为铁骊部少酋长,这是他仅存的一点尊严了。

    李鱼找到一个身量肥大的寨中百姓,提出要买一身他的衣袍、帽子还有靴子。

    李鱼是龙家寨飞龙队的战士,如今更是被龙大当家指定为大把式,一旦活着回来,就能成为飞龙队大主事,成为龙家寨数一数二的头面人物。要是做了龙家的上门女婿,将来他还是龙家寨之主,这样的人,能卖他东西?

    当然得送!

    李鱼知道,这样一身衣物,纵然都是劣质的皮子,对普通人家也不是一个小数目的置办,但他目前又没有钱,只好提出来日再还。而那衣袍主人则执意要送,最后也不知算是送的还是买的,反正李鱼没掏钱,就把衣袍鞋帽全拿回来了。

    等李鱼回来,铁无环已经擦洗过身子,也用微温的水沐浴了一番,看着还是铁塔般雄壮的一条汉子,只是精气神儿焕然一新,目光炯炯,李鱼隐隐地在他身上竟然发现一丝与杨千叶相仿的气息,却又很难说的清楚。

    李鱼满意地点点头,想让他脱下那条湿淋淋的犊鼻裤,换上新衣服时,却发现他还带着手镣脚镣。李鱼一拍额头:“糟了!我忘了向那位常老爷要钥匙!”

    铁无环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这镣铐,都是灌铅封死的,没有钥匙。”

    李鱼叹了口气,道:“真是麻烦!这样的话,你等等……”

    李鱼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儿,嗡地一声又飞出去了。

    小半个时辰以后,堂屋里架起了火炉,李鱼成了打铁小工,呼嗒嗒、呼嗒嗒地拉起了风箱。

    打铁的孟师傅一会儿抡大锤、一个儿敲铁钎,铿铿锵锵的又忙活了大半个时辰,铁无环手脚上的镣铐终于解下来了。

    孟师傅挑着他的铁匠摊子回家了,铁无环从里屋出来,他已经换上了李鱼为他找来的衣袍。人靠衣装,虽然只是一身普通的口外百姓的便袍,可穿在这样昂藏的一条大汉身上也是颇为提气。

    皮帽子压在铁无环的眉宇上,一双豹眼望来,竟有一种睥睨般的感觉。李鱼刚刚产生这种“错觉”,铁无环已经推金山、倒玉柱,拜倒在他的脚下,恭敬地叫了一声:“主人!”

    李鱼真的是有这样一种感觉,那样强壮的一个身子,仿佛一座山似的倾下来。

    李鱼连忙把他扶起来:“甭这么客套,无环呐……得嘞,你岁数比我大,我叫你老铁吧!老铁,咱俩可是要一起出生入死的,总这么客气不是办法。再说,我也不是常老爷那等人,你……就叫我……小鱼,老鱼,大鱼?老李?小李?”

    铁无环铁一般轮廓的脸上又露出几丝笑的纹路:“我称主人小郎君吧!”

    黄昏后,饱餐一顿的飞龙战士们汇聚到了龙家大院儿前,院前已经停了七辆车,车上满载皮货。

    不管此番出行的还是不出行的飞龙战士都到了,每次出行,可能都有兄弟回不来,所以每次出行,所有战士都会赶来,也许这就是他们的最后一面呢。

    寨子里的百姓也来了大半,那些出行战士的家眷恋恋不舍地围着自己的亲人,说到担心处,少不得要抹抹眼泪儿。

    龙作作和杨千叶也到了,二人也是一身冬季远行的打扮,厚厚的皮衣皮裤皮靴皮帽,脖子上还挂了一条防风的毛巾,远远一看,几乎都看不出这是个女儿身,当然更看不出身材好赖。

    今天是大年夜,马邑州城中已是爆竹声声,踩高跷、舞龙,欢歌笑语。龙家寨却悄无声息,在全寨人默默地注视下,一行快马,护着七辆马车,驶入了茫茫月色。

    龙作作、铁无环、杨千叶,一个少东家,一个少酋长、一个小公主,却都落后于李鱼半个马身,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他,这是规矩,因为此行,李鱼才是大把式。

    一个少东家、一个少酋长、一个小公主,看起来哪个都比李大把有本事,可是,你本事再大,也是“将兵之才”,而李大把,明显是“将将之才”。孙猴子、猪八戒、沙悟能,都比唐三藏本事大,那又怎么样?

    李大把跟唐玄奘一样,就是一张嘴巴厉害,你服不服?

    :服不服票也得投,赞也得点呐!52洞,52要,52爱了都,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