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44章 延后过年

第144章 延后过年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44章 延后过年

    事情很诡异地就这么定了。

    当主动站出来的人超过七十人时,龙作作果断叫停。

    飞龙队现在七百余人,但并不代表着一旦出任务,七百多人就一哄而上。

    原因很多,一方面,龙家寨的生意不只一桩,不可能所有的护卫全集中到一次护运任务中去。倒是早期的时候,那时还未成规模的龙家寨一共就三十来人,兵器都不齐全,接一单生意可能就是全寨子一个月里唯一的一桩生意,才需要大家伙儿齐上阵。

    而且现在的龙家寨家大业大,还得担心有马匪直接攻打寨子,马邑州虽近在咫尺,但当地官府政令不出城门,他们也懒得理会地方,一切都得靠自己,所以寨子里常年得留守一半战士。

    再一个,人手太多了其实并无大用,你龙家寨就算倾巢出动,也赶不上呼啸来去、一窝蜂般的马匪人多势众,人多消耗多、人多目标也大,反而更容易被人盯上。

    出于这些原因,通常一辆车最多派十个护卫,七辆车也就是七十个护卫,这样行进速度快、目标小,一旦遇到劫道的也有足够的力量自保。如果碰上大股的马匪,那就听天由命了。

    龙作作拍了拍手,大声道:“好!就这些兄弟了!大家立即回去准备,一会儿就出发!”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番交头接耳,马上听命离开的人却不多,龙作作不禁有些窘。

    箭楼上的龙大当家暗暗叹了口气,他知道女儿很要强,也知道女儿没有这些人想像的那么弱,真就由她带队,也未必就比刘啸啸着上多少。

    可她是女人,龙大当家可以因为自己的身份,让女儿在龙家寨里尊贵如公主,却不可能扭转这些刀头舔血的汉子们心中“女人是弱者”的想法。

    龙大当家一瘸一拐地从箭楼上走下来,每年大雪之后,他的双腿就酸痛难忍,那是从骨子里往外散发的酸痛的感觉,大腿若是被人刺上一刀,那种肉体的痛楚他能忍,可是从骨子里散出来的痛楚,没办法忍。

    他这老寒腿,已经有十几年了。也许就是最后一次护队远行时落下的毛病。那一次也是大雪天,为了躲避一伙马匪,他在雪窝子里匍匐了整整一天一夜,生生冻出了毛病。

    当龙大当家出现在大门口时,他的脊梁再次挺拔起来,双腿也显得沉稳而矫健,根本没有什么人能发现,龙大当家正受着病痛的折磨。只有龙家大院儿的人,才知道大当家的患了老寒腿。

    “爹!”

    龙作作听到一声清咳,回头一看,急忙上前搀扶。

    龙大当家没有接女儿的手,他稳稳地迈出门槛,站在台阶上。

    阶下所有的议论声顿时戛然而止,所有人一起望向阶上石敢当一般傲立挺立的龙大当家。

    这是威望,血里火里杀出来的威望,深植在每一个龙寨人心中,只要这个人还站在那里,大家心里就踏实。别的可以传承,而威望是没有办法传承的,只能靠你自己树立。

    龙傲天扫视了众人一眼,朗声说道:“老夫,还能走几趟!”

    龙作作急了,快步上前道:“爹,你……”

    龙傲天抬手压了压,制止了她的声音:“可老夫毕竟老啦,还能走几趟呢?”

    龙傲天向前踏了一步:“这份家当,早晚得交出去!这龙家寨,早晚得有一棵新的参天大树长起来,为大家伙儿遮风蔽雨!老夫老啦,没什么念想,可老夫还有女儿,还想着有一天抱外孙!”

    龙作作听了俏脸儿一红,偏生李鱼就在对面站着呢,一眼瞧见他,真是说不出的别扭,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李鱼一脸茫然:“莫名其妙,我又怎么啦?女人,真是理论不清的生物。”

    龙大当家可没注意二人的“眉来眼去”,他对着阶下的众人道:“你们呢!上有老,下有小,有儿有女、有老婆孩子,总有一天,你们也会抱孙子、抱孙女,总有一天,老夫不在了,你们也不在了,但我们的血脉还在,龙家寨还在,所以,老夫得交班了!不趁着我现在还能行,早早培养一个接班人,等一天老夫真的摞了挑子,龙家寨怎么办?”

    阶下众人听了,不由暗暗点头。龙大当家道:“所以啊,这一遭,老夫就不去了。罗一刀跟老夫叫板?老夫走江湖的时候,他还在他娘的腿肚子里转筋呢!”

    龙大当家的一句话,逗得阶下轰堂大笑。

    龙大当家笑微微地看向李鱼:“你叫什么名字?”

    “李鱼!”

    李鱼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胸,在龙大当家的目光逼视下,少有人能做得到轻松自若。

    龙大当家抬起蒲扇般的大手,往李鱼肩上重重地一拍,大声道:“此次出货,大家都听李大把式的命令!”

    李大把式,这可不是一般的车把式,而是一种职务的称呼。大当家的、主事、然后就是把式。龙傲天一句话,就抬李鱼抬成了大把式,很显然,他此番若能平安地去而复返,那他就必然取代刘啸啸,成为飞龙队的大主事。

    李鱼和龙作作的“风流韵事”已经衍生出了8.0版本,此刻再有龙大当家的这句话,众人看向李鱼和站在他对面的龙作作,眼神儿登时便有些暖昧起来。

    龙作作的面孔更红了,胀红的像是一只初次下蛋的小母鸡。不仅仅是因为众人异样的目光,而且是因为……

    明明是她想替父亲挑起龙家寨这份担子,而很显然,父亲还是选择了一个男人,哪怕他不姓龙。

    龙傲天可没理会女儿的难堪,而是提高嗓门,大声道:“都听见了没有?”

    众飞龙战士异口同声地回答:“听到了!听李大把式安排!”

    龙傲天笑眯眯地看向李鱼:“李大把式,从现在起,老夫就把人和货,都交给你了。交待下去吧,几时出发!”

    李鱼只是气不过一个女人受窘,跳出来说几句公道话而已,一不小心就成了大把式,弄得李鱼完全不在状态。可他也知道,此时是根本不可能推脱了,他定了定神,才上前一步,道:“大家都回去准备吧,今晚出寨!”

    “嘁!”

    龙作作情不自禁地嗤笑一声:“晚上出寨,你听说过晚上出货的事儿吗?就连军队,轻易也不敢夜行!”

    龙大当家对李鱼这外行安排也是弄得一怔,不禁微微皱了皱眉,有些怀疑自己的眼光是否准确了。

    李鱼这句“晚上出发”,其实还真没什么特殊用意,他就是觉得这时候都晌午了,大家准备准备,也就推到黄昏了。黄昏……该吃饭啦!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总不能饭都不吃就让大家上路吧。

    结果现在被龙作作取笑,阶上阶下其他人等也都一脸的不以为然,李鱼才省起自己说错了话。可这时候他能认错么?第一道命令就是错的,这大把式还怎么当?

    李大把式脸不变色心不跳,露出一个诸葛孔明般的微笑,就差轻摇羽扇了:“不错!我,就是要夜行!”

    龙大当家看着李鱼淡定的神色,略一琢磨,不由击掌叫好,翘起大拇指道:“老夫没有看错人!好精细的打算,哈哈哈……”

    龙大当家此言一出,不只龙作作、杨千叶,还有阶下不明所以然的“围观群众们”一呆,就连李鱼心里也有些诧异:“我装逼而已,什么精细打算了?这什么情况?”

    龙大当家笑眯眯地道:“夜不行军,那是因为很多人都有雀蒙眼,晚上啥也看不见。咱龙家寨可没这样的人,怕什么夜行啊?也就是走路慢了点儿,不会出大问题。”

    雀蒙眼就是夜盲症,通常都是营养不良,常年听不上肉才会患的。龙家寨的生活本就比较富裕,这些飞龙战士又是供给最好的一批人,当然没这问题。

    龙大当家道:“再说了,罗一刀既然盯上了咱们,只怕这寨子周围早就安排了眼线。咱们的人一出寨子,他们就得盯上。可今儿晚上是大年夜,而且从来没有人晚上出过货,那些踩盘子的马匪,晚上也得溜去过年,必然无人看守,等他们发现时,咱们的人早就出寨子了,夜里大风一吹,早上起来,车辄马印全看不见了,想知道走的哪条路线也得费番功夫啊!”

    龙大当家这么一分析,阶下众人顿时把钦佩、叹服的目光投向李鱼,就连龙作作瞟了李鱼一眼,也不禁有些泄气:“哎!人家确实比我高明,我还取笑人家,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李鱼听了龙大当家的分析,都差一点儿把自己当成了“围观群众”,击掌叫一声好了,幸亏他及时醒觉,赶紧硬生生地咽回了喝彩的话,倒是把脸都憋红了。

    龙大当家只当他是受自己一夸有些腼腆,便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好好干!老夫是不会亏待你的!”

    龙大当家一双老寒腿酸痛难忍,已经快保持不住那种健硕阳刚的派头了,不想在门前拖延太久,说完这句话,便转头吩咐女儿:“你姓龙,跟车保货,义不容辞!不过,一路上也得听李大把式的吩咐,嗯?”

    龙作作委委屈屈地“喔”了一声,飞快地瞟一眼李鱼,牙根痒痒的。刚刚还拿人家比做“狗头军师”的,这才一转眼儿的功夫,就爬自己上面去了,真是岂有此理。

    龙大当家朝向阶下,神情一肃,用力拍了拍手,吸引了众人目光,这才大声说道:“咱龙家寨的年,今天不过了!等李大把式,带着咱们龙家寨的勇士平安回来,再过年!”

    :诚求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