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43章 挺身而出

第143章 挺身而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43章 挺身而出

    许久许久,偌大一个广场,毫无声息。

    龙作作面上镇定,心中却已有些慌了。这种事,以前从未发生过,在她老爹亲自带队的时候,那时她还是个小女孩,拉着娘亲的手,躲在大门后看着,总是老爹说一声出发,那些棒小伙子们就急吼吼地抄家伙上路了。

    刘啸啸当飞龙队大主事的时候,风格与龙傲天不同。他御下甚严,有些行伍作派,但手下的干劲儿依旧十足。每次出人护货,同样是干净俐落,毫不拖泥带水,但现在……

    龙作作骑着她的火龙驹,在龙家寨横冲直撞时,人人走避,望而生畏,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威风气派并不比阿爹当年和刘啸啸如今要弱,直到此时她才明白,那只是平时。

    平时的意思,就是在这种要带着大家出生入死的时候,一些表现和行为是做不得数的。龙作作攥紧了手,瞪起眼睛道:“你们怎么不说话?这是龙家寨的大事,是关乎你们每一个人的大事,难不成你们怕了?”

    一个飞龙战士慢吞吞地开口了:“大小姐,大当家的不能带队吗?”

    另一个飞龙战士叹了口气:“刘主事或许做了些错事,但……确是一把好手,罕有人及啊!”

    对于刘啸啸的被逐,飞龙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认同的。刘啸啸再跋扈,在飞龙队中也有一些亲信,也有一些亲密战友,曾与他一起出生入死过的、曾经在他的率领下险死还生的人,很多对他所犯的错误并不以为然。

    你是啥?女人嘛!长生俊,生得美,就是该给男人用的,不然还有个毬用?刘啸啸是飞龙队大主事,在龙大当家老去之后,能撑得起龙家寨这片天的只能是他,你不跟他睡想跟谁睡?跟谁睡不是睡,早晚不就是被男人睡?矫情!

    抱着这一想法,很是有些飞龙战士对龙作作不满。

    这个时代,男人的地位远比女人高,在男少女多的西北地区,男人的地位尤其的高,龙作作是龙寨主的女儿,是龙家寨的小公主,所以地位超然,可是在这些男人骨子里,还不也是女人?除了侍候男人和生养孩子,还有屁用。

    “大小姐,你一个女人家家的,带着我们去送货?就因为这事儿重要,所以,大家伙儿不放心呐!”

    还是有人忍不住刺了龙作作一句,龙作作俏脸胀红,偏偏也知道此时不宜发作,恨得一双紧攥的拳头都有些发抖了。

    “大小姐,我听说这一次是罗霸道劫了咱们寨子的货,还声扬说,只要是咱龙家的货,他就抢!罗霸道,号称一刀,一刀必中,西北刀客中数一数二的豪杰,就算我们肯跟着大小姐走,怕也护不住货呀!”

    这人实诚,忍不住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大家固然有这样那样的担心,可说到底,罗一刀才是横亘在他们心中的那座不可逾越的山。

    也正因为这才是大家最担心的,可又不便说出来,才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么多这样那样的理由。

    罗霸道纵横西北,四大寇之一,迄今为止,共与人正面交锋一百二十七次,据说就没有人能挡得住他的一刀,所以得了个罗一刀的绰号。

    这样一条好汉,就算龙大当家全盛时期,大家也未必觉得能有希望从罗霸道刀下混个囫囵身子,更何况是“娇滴滴”的龙大小姐。

    飞龙战士的确是拿命换饭吃,可以往再不可测的场面,只要肯拼,总有一线机会护得住货、总有一线机会保得住性命。如今要跟四大寇之一的罗一刀正面硬刚,摆明了毫无希望,谁愿意去白白送死?

    龙作作气得脸色惨白。她性子本极暴烈,如今只是知道身为首领时得沉得住气,所以强自隐忍,都快憋出内伤了。

    杨千叶站在侧后,悄悄看了龙作作一眼,心中暗生同情。她的手下人并不多,但个个忠心耿耿,只要她令之所至,刀山火海,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比起如今的难堪局面,显得尤其可贵。

    龙家寨虽然人多势众,在西北俨然是一个极大的民团性质的集团,可这军心士气,比起她的人可差远了。

    “我去!”

    一个声音陡然响起,龙作作霍然抬头看去。

    正七嘴八舌的飞龙战士仿佛突然被人掐住了喉咙,嗡嗡议论声戛然而止,纷纷向那发声处看去。

    李鱼腰里插着狭锋单刀,从人丛中慢悠悠地往前走:“人生在世,谁没个沟沟坎坎的要过?”

    李鱼从肃立的人丛中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步伐懒洋洋的,却因为那大羊皮袄和插在腰间的无鞘的刀,而显得豪放不羁。

    “大当家的有难处,咱不帮,谁帮?再说了,都端着大当家的饭碗呢,这砸咱们饭碗的事儿,那就是咱们自己的事儿,算是帮吗?帮谁啊?帮自己呢!”

    李鱼走到大家前面,龙作作瞪大眼睛看着他,一脸错愕。她实未想到,紧要关头,竟是李鱼站出来帮她的腔。

    杨千叶站在龙作作侧后,也是一脸的惊讶。其实她刚刚一直有在看这个混蛋,他原本是站在第二排的,杨千叶只是调转目光看了下旁人,再看他时,这货已经移形换位,到了第四排,刚刚他说话前,都已经瞬移到队伍结尾去了。

    明摆着,只要龙作作一呼百应,众人攘臂高呼,他就溜边儿逃这差使了。结果,在所有人搪塞不肯出头的时候,这个怕死鬼偏生就冒了出来。杨千叶真是看不懂这个人了。

    李鱼大咧咧地往前一站,肩膀往龙作作肩膀上一顶,龙作作下意识地退了两步,就被他挤到一边去了。

    李鱼看着阶下黑压压的人群,提高了嗓门儿,把大拇哥儿往后一翘:“大家都看到了吧?龙大当家这宅院里边,要说有三辈子花不完的积蓄,不夸张吧?龙家人丁不旺,龙大当家连个儿子都没有,就一闺女,一副嫁妆,花不完他的积蓄吧?”

    众人茫然地看着李鱼,这怎么突然又聊到嫁闺女陪送嫁妆上了,这货究竟在说什么?杨千叶和龙作作也一脸茫然地看着李鱼。李鱼突然提高了嗓门儿:“那你们说,大当家的把自己唯一的女儿派出去,图个啥?你们说!”

    李鱼这句话是突然爆发地吼出来的,全场所有人的心都被震了一下,鸦雀无声。

    李鱼的声音依旧十分激烈:“我要是大当家的,现在就卷铺盖,拿着宝贝女儿,拿了一生积蓄,不管是进了马邑州城,还是干脆就去了长安,逍遥快活,有什么不可以吗?而你们、你、你、还有你……”

    李鱼指着一个一个面前人的鼻子,厉声质问:“你们呢?你们拖家带口的,往哪儿去?”

    所有人还是鸦雀无声,但很多人的脸色已经青了。

    李鱼冷笑,大声道:“少他娘的觉得你们是为龙大当家的卖命,你们是在为你自己的饭碗,为你一家老小的生存卖命!你们说,究竟谁在给谁卖命?谁该感恩于谁?不知所谓的一群蠢货!”

    所有飞龙战士都呆呆地站着,站在四下里,因为大过年的要让自己男人去出生入死而满腹怨尤的那些婆娘和家人,都羞愧地低下了头。

    常舒欣此时已经站到了门里,负着双手,欣赏地看着李鱼的背影,轻轻点头。只是,他即便是欣赏地看人时,还是微微侧了脸儿,用眼儿梢着李鱼,带一丝狡黠、带一丝得意,带一丝色眯眯……实在看不出一丝欣赏的味道来。

    龙家寨院大门左右建了箭楼,一旦有强大马匪攻击寨子时,全寨百姓是要集中到龙家大院,依托高墙大宅进行抵御的,所以这院墙即高且厚,四角和大门还建了箭楼。

    龙大当家此时就站在箭楼上,从射箭孔看着李鱼,听着他的声音,一边捶着他的老寒腿,一边欣慰地点了点头。

    李鱼大声道:“罗霸道?罗一刀?嘁!很了不起么?还不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甭把他说的跟活神仙似的!真的活神仙,老子也见过!袁天罡,你们听说过没有,那才是真的活神仙,趁他不注意,老子一黑砖也能拍死他!人死屌朝天,不死万万年,你们一个个的,也都是腰里头别着刀的大老爷们,怕他个鸟!”

    慕子颜鼻息咻咻,激动地往前站了一步,大吼道:“我去!”

    院子一角儿,他那刚过门才半年的婆娘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话。

    李宝文也跨着一步,大吼道:“我也去!”

    魏岳:“我去!”

    冯明周:“我去!”

    一个个飞龙站士站了出来,龙作作激动的无以复加。

    李鱼的脸色缓和下来,微笑了一下,转向龙作作,慢慢踱到她身边,道:“大小姐!”

    龙作作满眼的感激,看那样子,若不是眼前人多,她都能欢喜地扑进李鱼的怀抱,把他给揉碎了。

    李鱼用很亲切地、很低微的声音道:“大小姐,你看,这人我都替你忽悠起来了,寨子里也不能不留人看守呐,我组织能力还是很强的,就留下看守护院,可好?”

    李鱼的声音很轻,只有龙作作和站在她身边的杨千叶听见了。龙作作原本到了嘴边的话被李鱼这奇葩的要求一下子又憋了回去,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杨千叶却是一副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李鱼能毅然站出来,显然绝不是一个怕死的人,当时他可无法预料旁人会不会应和他的话。可他现在又……

    明明是赢得龙大小姐芳心的最佳时刻呀!他居然说这么泄气的话,杨千叶忽然觉得心里很舒服。

    龙作作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狠狠地瞪了李鱼半晌,忽然慢慢弯成了上弦月,俏媚得令人销魂。她用很轻、很媚、也很甜的声调道:“不可以!我家军师,可是从来与我形影不离的!”

    :诚求鲜花、月票、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