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36章 此情此景

第136章 此情此景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36章 此情此景

    龙作作半杯葡萄美酒饮了一半,疲倦感忽然笼罩全身,眼波渐渐朦胧若水。

    “小鸢!”

    龙作作虚弱地叫:“我……倦了,扶我……”

    一句话没说完,龙作作手一软,水晶杯失手跌落浴汤中,身子也坐不住地向水中滑去。

    “哎呀!小姐,你怎么啦?”鸢儿一把扶住龙作作的香肩,脸上带着惊讶,可声音却带得一丝计谋得逞的欢喜。

    “你……小鸢……”龙作作发觉自己的舌头似乎也不大听使唤了,就这么三个字,说的也异常吃力。

    “嘿嘿嘿嘿……”一串得意的笑声响起,刘啸啸穿了件老羊皮袄,肋下悬了柄铁鞘刀,得意洋洋地跨进来,一双大眼中闪烁着悸人的神彩。颊上那道刀疤,随着他的笑声,仿佛一条红色的活蜈蚣似的扭动起来。

    “你……”

    龙作作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刘啸啸对她的纠缠已非一日两日,见此一幕,她如何还不明白对方的打算。只是,她没有想到,伴同自己长大,从小情同姊妹的梁鸢,居然会勾结刘啸啸,如此对付她。

    可惜此时,她不但坐不稳,就连声音也发不出了,只急得龙作作脸庞胀红,偏偏做不出任何反抗。

    刘啸啸一进来,就迅速解下佩刀,扔到梳妆台上,然后急吼吼地脱他的老羊皮袄。

    坐在马桶盖上看风景的李鱼傻了眼,看活春宫的恶趣味,他是有的。可是,看一个男人用药玷污一个女人,任何一个还有基本良知的人都无法忍受,更何况是长在红旗下的李大官人,这点三观他还是有的。

    “怎……么办?”自己处境也很尴尬的李鱼挤着一副便秘般的表情想。忽然,他感觉身边好像有动静,李鱼往旁边一看,吓得差点儿叫出声来。尼玛,是那只死狗!

    “军师”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钻了进来,居然就蹲在他旁边,正歪着头看他,大概也很奇怪,今天女主人闺房中为什么来了这么多人?

    说好的看家护院呢?

    你做为一条狗,看到我藏在你女主人房中,你都不叫一声向主人示警,你还算什么狗?不如去吃屎!

    李鱼恶狠狠地瞪了“军师”一眼,不过军师在自己女主人闺房中,大有半个主人的感觉,居然不像下午似的,吓得立即一溜烟逃走。

    李鱼没辄了,只好丢开那条死狗不管,悄悄向外探了探头。

    就这片刻功夫,刘啸啸已经快脱光了,就只剩下一条犊鼻裤儿还没脱,那一身肌肉,块垒雄壮,还有几处刀疤,更显魁梧阳刚。

    梁鸢微微带些醋意,幽幽地道:“我出去一下。”

    刘啸啸望着一脸愤恨地瞪着他们,偏偏连小手指都动不得的龙作作一眼,嘿嘿笑道:“不必走,咱们一块儿快活快活,反正你们今后是要论姐妹的。”

    刘啸啸说着,看着龙作作纵然是愤恨之中依然娇美无俦的俏脸一眼,又往那水下绰约动人的身姿一瞄,淫笑道:“我先跟她洗个鸳鸯浴再说。”

    刘啸啸说着,就去解他的腰带。

    那一扇小屏风后面,李鱼也正在急急解自己的腰带。他那块宙轮宝石,就算是不论它的奇异能力,本身也是一块极昂贵的石头,李鱼孤身在外,生怕被人看见,是贴身藏着的。

    而这大雪隆冬的,李鱼穿的又多,他得先解开皮袍子,才能掏出宝石。此情此景,李鱼能想到的只有“回档”了,至于如何向龙作作示警,回档了再说,反正一旦回档,就是昨晚此时,他还有一整天的时间细细思量主意。

    不过,那屏风后面空间并不大,李鱼急急忙忙去解腰带,胳膊肘儿一拐,碰到那扇屏风,它居然倒了!就只孤零零的一扇屏风,绝望地摇晃了两下,就向外倒去。

    此时刘啸啸狞笑着走到浴桶边,正要一把扯开犊鼻裤上的腰带,“啪!”木屏风结结实实地拍在他的头上,把刘啸啸脸上的狞笑都拍僵了。

    屏风晃了一下,从刘啸啸身上滑落,“啪”地一声拍在地上,正扶着龙作作光滑削肩站在浴桶另一侧的梁鸢、扯住裤腰带的刘啸啸,还有坐在马桶盖上的李鱼全都呆住了。

    “军师”看看刘啸啸,再看看梁鸢,扭头再瞧瞧李鱼,“嗯……都是熟人!”

    “军师”大人前足伏,后足挺,用力抻了个懒腰,然后扭着屁股跑到浴桶边儿上,人立而起,前爪搭在桶沿上,伸出舌头,舔了舔女主人使尽全力,才勉强抓住桶沿的玉手。

    通常,每次它这么做,女主人都会怕痒地迅速缩回手,还会娇嗔地笑拍一下它的脑袋,但今晚的气氛很诡异,女主人没有任何回应,房间里另外三个熟人,依旧保持着定身的动作,军师大人有些不快地轻汪了一声。

    “咳!”

    “军师”的一声轻汪,打破了房中的僵局。李鱼咳了一声,干巴巴地道:“我……只是巡夜至此,看到这儿有只马桶,进来出个恭。你们……信吗?”

    梁鸢的眼神儿落在了李鱼微屈在腰间的胳膊上。

    刘啸啸发呆的眼神微微向下移动了一下,落在他穿得完完整整的衣裤上。

    然后,他就看到裤下那双鞋子突然提了起来,后脚跟抬起,脚尖在地上弯曲出一个弧度,然后李鱼就像一头猎豹似的向他猛扑了过来。

    刘啸啸身为飞龙队的大主事,不但身手高明,而且搏斗经验极其丰富,一招野马分鬃,就架向李鱼的双臂。

    “砰!卟卟卟!砰……”拳头着肉声响似连珠,双方对冲,四只大拳头立即展开一场凶狠猛烈的恶斗,拳掌着肉连续暴响,太快了,根本看不出到底谁打中了谁。

    这时候看的就是抗击打能力,谁皮糙肉厚抗击打能力强,只要护住要害,那就赢了。可问题是,李鱼身上穿的齐齐整整,里里外外两三层袍子,而刘啸啸就只穿了一条犊鼻裤。

    更糟糕的是,二人不只动手,而且还动脚。李鱼一双牛皮硬头的靴子,刘啸啸光着脚丫子,一个戴了“护具”,一个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这怎么比呀?

    “军师大人”秉持着“千金之犬,坐不垂堂”的安全精神,汪地一声溜之大吉了。

    李鱼和刘啸啸大开大阖,拳来腿往,龙作作闺房中登时一团糟,妆台、床铺、摆件、字画、玉器……全都成了李鱼和刘啸啸踢向对方、砸向对方的暗器。

    这一场搏击十分猛烈,势均力改,旗鼓相当,打得相当粗野泼辣,物件儿被他们抛去打去,乒乓作响。

    终于,李鱼渐渐占了上风,一连几记重拳砸中刘啸啸的额头、鼻梁、颈部,然后身形风车般一旋,一记鞭腿……

    “呼~~”

    鞭腿扫过,居然没有扫中刘啸啸,因为刘啸啸被他一连七记中拳,尽皆打中要害,整个人已经仰面倒了下去。

    李鱼一记鞭腿扫空,可是……停不住了。这一记鞭腿结结实实扫在了浴涌上,浴桶中的水“哗”地一声涌起来,泼了呆呆弯腰扶着龙作作,居然忘了躲闪的梁鸢一脸。

    然后,又是一声“哗啦”,浴桶散架了,水……水……水落“石”出……

    李鱼敢对本家老神仙太上老君发誓,他真没看清什么,影影绰绰一道白羊儿般的影子一闪,他就已经知机斜纵,窜到榻前,将一床被子扯了起来,被子像一片云似的飞到空中,向下一落,将那赤条条的身子遮了个严严实实。

    可是这话也得龙大小姐肯信才行啊。

    龙大小姐此时躺在一整片的桶底木板上,身上盖着一床被子,只露出一张面孔,还有半片雪白的香肩,以及乌黑一绺秀发,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如果不是她的心脏还蛮健康的,此时已经被活活气死。

    “砰嘭!”

    龙大小姐的房门被人撞开了,李宝文和别外三个飞龙战士举着式样粗犷的西北马刀,呐喊如雷地冲了进来:“保护大小姐、抓……”

    呐喊声戛然而止,四位飞龙战士仿佛中了定身法儿,突然连声音带动作,一起静止了。四人中,李宝文的一只脚还抬在空中,马刀高高地举着,嘴巴张着,八只眼睛凸着,眼看就要掉下来。

    :诚求点赞、月票、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