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35章 误入“禁地”

第135章 误入“禁地”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35章 误入“禁地”

    半夜被人叫醒,顶着刺骨的寒风,踩着咯吱作响的积雪去值守,真需要顽强的意志才能克服那暖和的被窝的诱惑。

    李鱼刚爬起来时,仍然困倦不已,等他赶到龙家大院的时候,已经被冻得彻底清醒过来。

    五个人按照慕子颜事先的安排错开位置,开始了巡逻。

    李鱼沿着高高的院墙游走着,初时还想着杨千叶会不会来,到后来就成了麻木机械的巡弋了。

    绕着围墙走了三四圈儿,李鱼忽然站住了。

    在他后边两三百米处跟着的是另一个年轻小伙子李宝文,李宝文看到前边提着灯的李鱼突然不动了,立即加快脚步跟上来,缠了羊皮手套的手也紧紧握住了刀柄。

    “出什么事了?”

    李鱼道:“没什么,想找个地方方便一下!”

    李宝文松了口气,低声笑骂道:“矫情!就地儿解决算了。”

    李鱼打个冷战,道:“这小风儿嗖嗖的,我可不想在这儿解袍子,再吹出病来。”

    李鱼独自在外,格外注意健康。而且这个时代的医术和药物不及后世,一场风寒要了性命,也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事儿。

    李宝文没好气地向一幢黑乎乎的建筑指了一指,道:“喏,那儿是茅房,快去吧。”

    李宝文说罢,就提着灯笼继续向前走了。

    李鱼按照李宝文所指方向找去,黑灯瞎火的,还真叫他找到茅房了,虽然里边也很寒冷,但至少没有寒风侵袭。李鱼尽快地方便了一下,打个哆嗦,赶紧又把那里三层外三层的累赘袍子系好,从壁上取下灯笼走出去。

    李鱼沿着过来的路线往高墙边走时,忽然发现一幢房子亮起了灯。李鱼好奇,走到房门口时停下来,伸手一推房门,房间里亮着灯,四角还架着火盆儿,里边烧的应该是兽炭,品质极高,所以一点烟火气都没有。

    “有人吗?谁啊,三更半夜的?”

    李鱼一副提高了警惕的模样走进去。其实这货根本不认为是有贼进了屋,哪有当贼的如此肆无忌惮,还点灯烧炭的?

    不过,佯装糊涂,就能进房间来多暖和一会儿啊,李鱼此前从未到过西北,不过是前世还是今生,对这边其硬如刀的寒风,实在是有些不适应。一进室内,温暖如春,空气中还有淡淡的流香,舒坦呐。

    李鱼装模做样,一副忠于职守、认真查贼的模样,在大厅里转悠了两圈,便拐过屏风,绕向后边的卧室。前边大厅虽然看着奢华富贵,但还看不出什么来,一脚迈进卧室,李鱼就察觉不对劲了。

    这,是间女孩子的闺房。

    从闺房里被褥帷幔的颜色、一些小摆件的风格,还有那架梳妆台,都能看得出,这是一个女孩子的闺房。

    更糟糕的是,房间里还有一只大澡盆,盆中水汽蒸腾,水面上荡漾着秋季时采摘风干的花瓣,澡盆一角还搭着一块厚毛巾,供人枕仰的。

    李鱼顿觉不妙,马上抽身往外走。

    他本来是贪图这房中暖和,真要被屋主发现,说声发现房中亮了灯,门又没拴,所以进来察看也就解决了。可要是女孩子的闺房,而且沐浴在即,恐怕就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打发得了的了。

    可是,李鱼提前灯笼刚要绕出屏风,就听前边房门一响,一阵皮靴踏地声传来。

    李鱼吓了一跳,掉头又往回走,仓惶钻进卧室,左右一看,急忙吹熄了灯,提着灯笼钻进了寝帐旁边的小隔间里,这是一扇小屏风,将床与墙之间隔出一个三角形的小空间来,这是房主人晚上起夜时的所在。

    墙角有一个马桶,乌漆的,桶盖沿处露着绒边儿,看起来还挺高档。

    李鱼无暇多想,一屁股就坐在了马桶盖上,急急思索离开的办法。

    这里的房子不比江南那种豪门精舍,前门后门侧门小门儿,简直是八面透风,还有窗子,哪儿都能出去。这是大西北,而且这是冬天,门户只有一道,窗子全都封了,还贴了封条,所以这室内才如此的温暖。

    也恰因此,李鱼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他进来的那道门户。

    龙作作披着灰鼠皮的大氅,一双高筒靴咔咔直响,显得一双大腿强健有力。“军师”摇着尾巴贴着她的小腿,颠着小碎步,你要看见它那副贱样儿,就会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被嘲讽为“狗腿子!”

    陪在她身边的还有一个俏丽的丫头,正是被刘啸啸称作鸢儿的那个女子。看来她是龙作作的贴身丫环,侍候龙作作的起食饮居,有很多机会接近龙大小姐,所以才成为刘啸啸勾搭的目标。

    龙作作走进大厅,原地站住。鸢儿忙上前为她解下大氅。军师撒了个欢儿,不知钻到哪儿去了。

    龙作作道:“国朝日渐昌盛,对于皮货需求也是大增。波斯、大食人远道而来,多以宝石香料交易,皮货的话,还是以我西北为重。而整个西北,我龙家排名第一,这个名头,不能丢。名利名利,名还在利之前,这一点很重要!”

    鸢儿笑道:“是!小姐!小姐真是能干!大当家的虽然没有儿子,可小姐你却巾帼不让须眉,足以令大当家宽慰了。”

    龙作作摇头一笑:“再能干,终究不是个男孩子,许多事不方便去做,而且没办法给龙家传宗接代……”

    龙作作顿了一顿,又道:“不说这个了。眼下虽是冬季,不是制作皮货的最好季节,但以我龙家寨的手艺和配方,还是要尽可能多的制作些皮货储备着,我要让长安城东西两市最好的皮货行里,全是我龙家的!”

    鸢儿答应一声,道:“小姐,热水已经备好了,您检选皮货,一直忙到现在,也该乏了,洗个热水澡,早些歇了吧。”

    龙作作“嗯”了一声,向内室走去。

    李鱼坐在马桶上,脸色糗糗的。你要睡就睡,赶紧睡着了我爬出去也成啊,你还要洗澡……

    鸢儿陪着龙作作进了卧室,大雪寒冬的,龙大小姐裹的那也叫一个严实,可这一脱就不同了,就像剥了荔枝皮儿,露出里边那晶莹粉嫩的果肉,白生生一个身子,水嫩嫩的。

    细腰如柳,香脐如涡……

    不等人看个仔细,已经没进了热水。

    热水荡漾,红花扬波,热汽蒸腾而起,莹莹如冰的一个身子在朦胧的水汽中隐隐透出动人的艳色,仿佛玉色流红。

    龙作作放松了身体,往桶沿上一靠,舒坦地吁了口气。

    身子浸浴在热水中,感受着丝丝缕缕的热力透入肌肤,流入内腑,整个人好似融化了一般。

    她今儿回来,就开始算帐、点货、查库,整整忙了一天,着实地乏了,此时懒洋洋的不想再动分毫。

    雾气袅袅中,饱满晶莹的玉峰颤颤巍巍,夹峙出一道深深的诱人玉沟,隐藏在水下那一大片令人眩目的朦胧雪白从脖项延伸至圆涡香脐,仿佛谪尘的姑射仙子。

    此情此景,只要不是瞎子,看了都会心驰神摇,血脉贲张。李鱼不是瞎子,但他是真不敢看呐,万一露头,被人家瞧见,那真是把他打死,连他都觉得不冤。

    李鱼坐在马桶盖上,仿佛中了定身法一般,心中只管盘算着等这位龙大小姐沐浴之后上床睡觉,待她睡熟了,便学她们家“军师”,一点点地爬出去。

    只是……久不见他回去,几个伙伴不会跑来找他吧?

    李鱼想到这里,不禁又揪起了心。

    鸢儿见龙作作仰躺在水中,闭目养神,目光顿时一闪,她转过身,从墙边博古架上拿过一只波斯风格的瓶子,又取过一只昂贵的夜光杯,半杯萄萄美酒殷红如血,注入酒杯。

    鸢儿又回头看了一眼,便从袖中悄悄摸出一个纸包,用指甲轻轻掐破,将药粉撒进了酒杯。鸢儿屏住呼吸,将酒杯摇了摇,直到那白色的粉沫儿尽数融进酒里,这才转过身。

    鸢儿:“小姐,喝点葡萄酒吧,一会儿睡得香些。”

    龙作作慵懒地张开眼睛,接过水晶杯,呷了一口,细细品咂一番,一饮而尽。接着,又将酒杯举到唇边,轻轻呷饮,嫣红的唇,嫣红的酒,相映生耀。

    鸢儿用眼角余光梢着她的动作,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诡谲的笑意。

    :诚求点赞、月票、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