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31章 夜会豆腐房

第131章 夜会豆腐房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31章 夜会豆腐房

    飞龙队新来了一个人。一个男人,年轻的男人,长得还挺不错。这消息在龙家寨很快就传开了,然后李鱼就知道那位大婶为什么对他那般热情了。

    因为当那位大婶把他带去见了飞龙队大主事刘啸啸,再回家把自己闺女领来的时候,已经有五户人家的大娘或者老汉带着自家闺女很恰巧地偶然经过,遇到了李鱼,并且很热情地与他交谈了一番,并且把自家闺女介绍给他认识了。

    于是乎,一个时辰之后,李鱼已经被七位适婚年龄的姑娘甜甜地唤称过“李大哥”了。

    等用过晚餐,和刚刚认识的飞龙队的几个哥们拉呱了一顿家常,李鱼才明白为什么他会如此受欢迎。

    陇右地区不安宁,战事频繁,而战争中死的最多的就是男人,所以男女比例在这里相差悬殊。

    西北地区相较于更文明的中原,由于不安宁,所以更崇尚武力,更崇拜力量,弱者和女人也更愿意依附这样的男人。因为战乱频仍,只有力量强大者才能成为他们的保护者。

    你是一个高明的手艺人,你是一个才高八斗的读书人,在这里,不值钱。你的脖子和一个升斗小民一样,抗不住马匪乱兵的一刀,而握着刀把子的人,他能左右他人的生死。

    越乱的地方,越接近生物最本能的生存原则:强者生存、强者拥有一切资源。在男少女多、崇拜强者的这里,但凡比较有力量的男人,早被人抢光了。李鱼简直就是丢进狼堆里的一块肉,抢晚了就没了呀。

    以飞龙队来说,最初是一千二百人,但现在基本维持在七百六十人左右,因为每次出任务都有减员,有死有伤,而要挑选一个够资格入选的新人则很困难。

    如此看来,选择一个加入飞龙队的人当女婿,女儿守寡的机会就大很多。可要知道,如果不选择一个强大的男人做家庭的主心骨,这个家庭连存活都成问题,守寡又算得了什么呢?

    综上,李鱼甚至感觉到,只要他点头,马上就得有几个火辣辣的西北大妞很乐意脱得赤条条的主动钻他的被窝,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李鱼不是矫情,作为一个身心正常且成熟的男人,这种艳福大概每个人都想像过,可是你若真的遇到这种场面,一群年轻女人用饥渴的绿幽幽的狼一般的目光盯着你,似乎你稍一疏忽防范,她就能恶狠狠地扑上来,那感觉真的很可怕。

    李鱼那些飞龙队友当然不和他住在一起,这些年轻小伙子早就成亲了,都是有家有业的人,吃罢晚饭,和他这个新来的伙伴拉呱一阵,人家就拍拍屁股回去休息了,李鱼才回到自己住处。

    李鱼的住处是由寨子里给安排下来的,就住在一个孤老头子家里。孤老头子原本是兴旺的一大家人,可是在频繁的战争中,死得已经只剩他一个人了,房舍空着,空寥荒凉。

    寨子里不用给他付房钱,安排李鱼住了,那就住了。不仅寨里人认为理所当然,就连那老头子都认为理所当然,所以把修缮的还算完整、干净的一间住房让给了他,自己搬去了厢房。

    原因无他,别看他们终日忙碌,但在这里有得忙碌,也是一种幸福。而这一切,是靠李鱼这样的年轻人,用他们的刀、他们的力量、他们的热血给他们换来的。

    所以,他们享用最好的食物、住最好的房间,每日无所事事地游荡,在每一个人看来,都是天经地义的。

    李鱼虽然对此觉得有些不安,但他刚客气了一下,那老汉就惶恐的脸都胀红了,如果李鱼真的住进厢房,老汉大有一副觉都睡不好、饭也吃不香,出门还要被人戳脊梁骨的感觉,李鱼只好无奈地住进那唯一的上房了。

    似乎今晚真要下雪,因为天气忽然反常地暖和起来,这是下雪之前的征兆之一,一旦大雪覆盖了大地之后,天气又会骤然变得极度寒冷。不过,看那厚厚的羊皮褥子、羊皮铺盖,再加上炕灶前贴墙码得整整齐齐的劈柴,这个冬天,应该不会太冷。

    李鱼把自己摔在软乎乎的被褥上,头枕着双臂,想到下午见过的杨千叶,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对她出现在这里的好奇,而是……想笑。

    那位大隋公主殿下,真是越混越不堪啦。犹记得初次见到她……喔,应该说那一次只是见到了她的下巴,那是什么排场,再看如今。前后对比,李鱼真的想笑,好笑过后,才好奇起来:这位公主殿下居然也跑到陇右来了,她的随从呢?她怎么会跑到龙家寨打起了工?

    李鱼正想着,忽然有人敲门,李鱼以为是那位客气热情的房东老人,忙答应一声,迅速起身,快步过去开了门。房门一开,李鱼便是一怔,来人居然是杨千叶。

    杨千叶已经脱去了臃肿的皮衣,一身青素,布衣钗裙,原本的雍容高贵,顷刻间就成了小家碧玉。

    见到李鱼,杨千叶下巴一扬,向他示意了一下,纵身便掠开了。李鱼未加思索,快步跟了上去。杨千叶在前方左转右绕,每到易跟丢处都会停下来等一等李鱼,最后二人进了一处豆腐房。

    大锅中的水已经冷了,但空气中依然弥漫着豆腐的味道,房间里非常潮湿。杨千叶转过身,冷冷地看着李鱼,道:“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李鱼摊了摊手,道:“这话我正想问你。”

    杨千叶冷哼道:“阴魂不散!”

    李鱼失笑道:“千叶姑娘,我可没有跟踪你,只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罢了。”

    杨千叶啐了一口道:“谁跟你有缘千里,你快说,混进龙家寨,究竟想做什么?”

    李鱼无奈地道:“我什么都不想做。我本来想走陇右,过大震关,绕道关内道去长安的,谁料大震关打仗,封了路,既然走不掉,我总得找一个吃饭的营生吧。”

    杨千叶怔了怔,道:“就这样?”

    李鱼道:“不然怎样?”

    杨千叶吁了口气,道:“好!那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希望这一次你不要再坏我的好事,否则……”

    李鱼皱了皱眉,道:“你混进龙家寨,要做什么事?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会不会无意中坏了你的事?”

    杨千叶冷冷地道:“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打探到,纥干承基应该就藏在龙家寨,所以来这里找他。我又不能敲锣打鼓地出现,只好……”

    李鱼讶然道:“纥干承基也来了?”李鱼暗中不妙,杨千叶可以不杀他,但纥干承基……自己坏了他的好事,害他远走他乡,他见了自己不立即拔刀才怪。

    李鱼转念一想,疑惑地道:“不能吧!纥干承基是朝廷通缉的大盗,龙家寨会收留他?”

    杨千叶冷笑道:“西北草莽之地,盗匪横行,龙家能在此占有一席之地,你以为它会白的像纸?”

    李鱼叹了口气道:“你还是不肯放弃你那虚妄的想法?用不用这么辛苦啊。”

    杨千叶板着俏脸道:“我走的这条路,注定很辛苦,我从未想过要享清福。”

    李鱼摇了摇头,意兴索然:“好!那大家就各行其是吧!我过我的大震关,你寻你的何成基。咱们……”

    “噤声!”

    杨千叶的耳朵忽然动了动,一个箭步掠到李鱼身边,顺势一拉他的手,便掠到灶台,一矮身蹲到了灶台侧面。

    李鱼被她拉着,几乎有耳鬓厮磨的感觉。李鱼轻声问道:“有人来?”

    杨千叶没有回头,只微微蹙眉道:“这豆腐房,晚上本不该有人来的。”

    杨千叶这句话刚说完,一阵悉索的脚步声响,二人立刻嘌声,就听一个女人声音道:“啸啸哥,你好猴急,小心被人看见。”

    随即又有一个男人声音低声笑道:“谁这时会来豆腐房,来!我忍不住了。”

    随即一声喘息的惊呼,似乎……似乎那厮已经入巷了。李鱼蹲在杨千叶背后,只惊得目瞪口呆:这尼玛任何前戏都没有啊,这是有多饥渴……哦不,粗犷!

    :求月票、点赞、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