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27章 诗和远方

第127章 诗和远方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27章 诗和远方

    李鱼此时一手撑地,身子半起,头抬着,僵在那里。

    杨千叶一手拄剑,一手扶膝,身子半屈,似笑非笑地看着李鱼,就像猫儿戏谑地看着她爪下的小老鼠。

    李鱼惊愕了一刹,旋即满面惊喜:“千叶姑娘,你果然脱险了?”

    李鱼那由衷的喜悦神情,让杨千叶不由一怔,这样子,不像是敌对关系耶!

    就只怔了一怔,对李鱼来说就足够了!

    李鱼本就是将起未起的动作,这时把站起的力道移为前冲,右足用力一蹬,左足随之蹬踏,双手箕张,小老鼠瞬间变成了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向杨千叶猛扑过去。

    “狡猾小……”

    杨千叶只来得及说出三个字,剑尚未扬起,李鱼已经抱住她,两个人一起冲了出去,在草地上足足滑出五六尺,这才稳住身子。

    稳是稳住了,只是杨千叶已经完全动不了啦。

    学艺甚杂的李鱼哪样功夫都不系统,但什么杂七杂八的功夫都会,大杂烩的武功居然还真被他融汇贯通了。

    此时,李鱼左手反手扭着杨千叶的手腕,这是擒拿技,右手按着杨千叶的肘关节,这是关节技。两条腿一个阴阳勾,将杨千叶的一双笔直修长的大腿绞得紧紧的,这是寝技,属于地趟拳的一种。

    所谓寝技,和柔术相仿。古流寝技的寝字,是说人处于躺卧或睡眠状态时突然遭到袭击,由于身体处于不利状态,无法迅速取得武器或站立战斗,而采用的一种搏斗技巧。

    双腿阴阳勾,双手关节技加小擒拿,纵然如此,李鱼犹不放心,左臂肘弯还顶压在杨千叶的颈喉部,右肘压迫在她的肋部。

    杨千叶要想爆起反抗,就算拆得开他的阴阳勾,破得了他的关节技和擒拿技,肋骨也得折断,咽喉更难承受。

    这一招又属于相扑技了,算是跤术的一种,而李鱼此时居高临下,压在杨千叶身上,虎视耽耽,额头跃跃,看那样子,一个不对,就会来个“头锤”,撞向杨千叶漂亮的鼻子。

    这……这就不知道属于什么技了,武术中有这样的技法,但泼皮打架也常用这一招。别看细细剖解开来,李鱼用的这些技术挺高大上的,其实认真归纳一下就是:

    李大仙儿此时用的是完全以生存为目的、无任何禁忌、以身体任何部位充当武器的打烂架动作!犬伏伺动窜咬绞,缠身咬棕朝天脚。只要有效,无所不用其极。

    杨千叶贵为公主,学的也是正儿八经成系统的功法,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匪夷所思的打法。毕竟但凡在江湖中有点名号的,都会爱惜羽毛,是不会使出这么难看但还挺有效的王八拳的。

    “你……你……”

    杨千叶被一个大男人压在身上,双腿被他绞紧,身体亲密接触,简直一丝缝隙都没有,又羞又气,几乎要晕了。

    李鱼本来正虎视耽耽地盯着她,突然惊呼一声:“糟了!”

    杨千叶快气疯了,我被你缠了个结结实实,我糟了才对,你糟个屁呀!难不成我还算是占了你的便宜?

    却见李鱼脸色大惊,一副懊恼模样,道:“钱忘带了!‘过所’也忘带了!没钱没证,这可如何是好?”

    “这个混蛋……”杨千叶瞪着李鱼,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他这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这个时候,他居然在想这些事儿?

    李鱼不能不想啊,那关系到他接下来的行动。

    他也是扑倒了杨千叶,将她拿住,衣袖滑上,小臂内侧触到杨千叶挂在腰间的荷包儿,才猛然想起昨晚与老娘和吉祥分手时,所有的细软包括他们三个人的通行证件,全在包裹里面。

    不过,李鱼也就是懊恼了那么一刹,眼前还有危机需要解决,之后的事儿,回头再说吧。李鱼低头看了看杨千叶,向她善意地笑了笑。

    但杨千叶可不觉得他充满善意,杨千叶咬牙切齿地道:“笑这么贱,做什么?”

    李鱼嘻皮笑脸地道:“你荷包里有钱,一会儿分我一半如何?”

    杨千叶这回是真的呆住了,怔怔地看着李鱼,期期艾艾地道:“你……跟我商量借钱?你难道不明白,我们现在是对头啊!是生死对头啊!”

    “别闹!什么生死对头!”李鱼一脸的不以为然。

    杨千叶又要气晕了:“你害我大计失败,你让我部下受伤,你使我如丧家之犬,你还说我们不是生死对头?”

    李鱼“嘁”了一声,一脸的不以为然:“拉倒吧!什么大计,你真以为占了利州,就能成事。我……”

    杨千叶冷笑一声,道:“你想说,你早算到我难以成事?你是活神仙嘛对不对!可惜,你从林中驶出时,我就已经藏身车下,你对你娘和吉祥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李鱼确实打算说,我为你卜算过前程,根本难成大事,但是听杨千叶这么一说,李鱼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迅速换了一套说辞:“何须卜算、大唐已然二代,今上英明神武。你又是一介女子,纵然还有些前朝底蕴,就能逆转乾坤?”

    李鱼趴在人家姑娘身上,身下香香软软,凹凸绵弹,两人绞在一起的姿势又是无比的暧昧,可脸上却已是一派庄重,正气凛然。

    “这,只是我阻止你的一个原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如果一旦于利州起事,你就再难抽身了。另一方面,武都督于我有知遇之恩,华姑与我是忘年之交,我不能坐视你害了武家!”

    这一刻,苏秦、屈原灵魂附体,口舌如簧的李鱼满怀激情,仿佛一个大诗人似的:武家于我恩,我对姑娘有情,恩情两难间,你让李某如何选择?我,只能这么做!”

    李鱼反扭着杨千叶的右腕,紧扣着杨千叶的左肘,双腿阴阳勾绞得紧紧的,左肘压着人家姑娘的颈喉,右肘抵在人家姑娘的肋下,头高高地昂起,仿佛一条正在交尾的蛇,而且还是一条会吟诗的蛇:

    “人活着就会死,有始就有终,人性与情感,不是来自为于力量,而是因为我们有时候,明知道会伤害别人伤害自己,却依旧去做,这是除了人之外,一切生灵不会选择的,所以,我们是人!”

    李鱼目光深邃而悠远,虽然前边只是几株野草,他的视线看不了多远。

    他深沉地、咏叹地道:“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你明白吗?”

    杨千叶被他饱含诗意的话迷惘了那么一刹那,眸光却又突转清明,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道:“那就请你,放弃你眼前的苟且!”

    “啊?”

    李鱼不太理解,连忙低头,想从那张漂亮得不像话的脸蛋儿上找到答案。

    杨千叶恨得牙根痒痒:“从我身上,滚下去!”

    “哦!”

    李鱼恍然大悟,立刻松开她的手腕和臂肘,放开绞紧她柔软笔直大腿的双足,手忙脚乱地从她身上爬起来。

    不过,似有意、似无意,他站起来的时候,正挡在杨千叶那口插在草地上的宝剑前。

    杨千叶一个“鲤鱼打挺”,干净俐落地跃了起来。

    李鱼貌似淡定,足尖却已悄悄蓄力,防着她出手。

    可是杨千叶此时却没有出手的冲动了,李鱼的戏做的太真,而且杨千叶真的想不出他还有别的原因,所以,她信了!

    :态求点赞、月票、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