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24章 千钧一发

第124章 千钧一发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24章 千钧一发

    车行辘辘,前方有一队不良人拦路,李鱼二话不说,便亮出盖了利州都督武士彟印衿的放行令,那队不良人赶紧让路,顺利放行。

    一见武士彟的令谕果然有效,李鱼不禁松了口气。车沿长街行去,远远已见城头灯火,城头本来左右各悬一挂长灯,如今在中间位置却多了一盏灯,远远望去,一灯如豆,却点燃了李鱼的希望之火,他知道,陈飞扬成功了。

    陈飞扬此时已经把两个守城的小吏灌得烂配如泥,他虽把灯笼挂在了城头,却还是一会儿跑到碟墙处向外探望,一会跑回城楼中佯装继续吃酒。到了碟墙前时,就把袍子一撩,佯装撒尿。

    两个抱着大枪在城楼门口守夜的士兵瞧他一趟趟进出,其中一个咂了咂嘴儿,道:“这位仁兄的肾,可是虚了点儿。”

    另一个士兵道:“花街柳巷,他定没少去。”

    “嘿嘿嘿嘿……”两个人偷笑起来。

    扬鞭赶车的李鱼一路注意观察着周围动静,已经闯过两队不良人警戒的大街了,远远的,城门在望。

    这时,坐在车中的吉祥按捺不住忐忑的心情,道:“李鱼哥哥,咱们……出得去吧?”

    李鱼还未答话,车底的杨千叶却是一惊,险险手脚一松,从车上摔下去。

    “李鱼哥哥?李鱼……那厮!那个杀千刀的混蛋!他在车上?”

    李鱼道:“你莫担心,我筹划精密,当无问题。”

    潘娇娇笑道:“吉祥呀,我儿学过神仙术的,他说没问题,一定没问题。”

    李鱼却笑了一声,语气微微一顿,变得严肃起来:“娘,其实,儿并不懂什么神仙术。”

    车中的潘娇娇和吉祥一呆,车下的杨千叶登时也是又惊又奇,不禁竖起了耳朵。

    李鱼道:“对自己的亲娘,还有吉祥你,我不想隐瞒,我确实不懂神仙术。其实以前种种神通,都是我有了一些障眼法蒙人的。要说神仙术,袁天罡袁先生才是真正的高手!”

    李鱼在自己的母亲和打算同床共枕一辈子的心爱姑娘面前,并没有隐瞒,把自己的神仙光环毫不留恋地剥了去。他很清楚一件事,把自己捧上神坛,那就没办法再活得像个人,太累。

    李鱼隐约记得,前世所在单位的领导,一向端着个架子,你有事相托却不请他宴饮,你举杯时不向佛陀一般坐在上首的他先敬一杯,他就满肚子不高兴。

    但你真若请他,真若敬他,对脚肿痛风、每天还打胰岛素,高血压、高血脂、肝硬化、冠心病集于一身的他来说,却又实在是一种折磨。都是身份、地位与名气所累啊。

    李鱼可不想在自己将要相伴一生的人面前保持一个神仙光环,不仅仅是那么端着太累。而且今后会给他带来很多麻烦,他在自己的亲人面前,也得为了这一个谎言,随时编造更多的谎言去避免暴露。

    车上,李鱼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唯独隐瞒了宙轮的存在,只说是他用了些幻术戏法诳蒙他人。车下本来还担心自己藏身于此其实已被他察觉的杨千叶暗暗冷笑:“这个小混蛋!我被他坑得好苦!咦?不对啊!如果他不懂神仙术,为何能看破我的身份?”

    一时间,杨千叶又满腹狐疑起来。

    武士彟那边此时已经把荆王李元则给救醒了,李元则脸肿得像猪头,几乎快要辨认不出他的本来模样,双臂骨折,肋骨有两三根也有了裂缝,之所以没断,是何小敬留了手,怕肋骨折刺伤内腑。

    武府有自己的郎中,但不是什么名医,只能处理些简单伤病。恰好荆王这都是外伤,好治。该敷药处敷药、敷完了药裹上,该上夹板处再上一条夹板,等一切处理完了,李元则的脑袋和上身缠满了绷带,只露出眼睛和鼻孔,仿佛木乃伊。

    李元则两条胳膊都用布条儿拴挂在脖子上,打着夹板,平端在胸前,半躺在胡床上,眼泪汪汪,哽咽地道:“碎了!碎了啊!”

    武士彟赶紧关切地道:“王爷,什么碎了啊?”

    李元则憋了片刻,抽泣地道:“追随我多年的……我的心……碎了啊!王昆仑和郑实有,已经追随我多年……”

    李元则流着泪看向王昆仑和郑实有,王昆仑还好,尸首两处,还不算惨。最惨的是王昆仑,脸被蛰得面目全非,腰部以上所有骨头寸断,歪歪斜斜地堆在地上,仿佛一具漏了气的皮人。

    这两人本来是死在吉祥门外的,但此刻却就摆在那面前,据武士彟所言,是在月亮门儿口发现的。吉祥的窗子此时正在更换,客舍的仆从下人也俱都接到了管家的警告。

    武士彟恍然道:“王爷如此关心下属,令人感动。还请王爷节哀顺变,好好将养身体。你放心,下官已经封锁了大小要道,纥干承基这个反贼,逃不远的!”

    “好……好……这里的一切,就都交给你了!本王……本王要马上回滴翠台将养身体。”

    武士彟连忙挽留:“王爷伤势如此严重,不宜移动,何不就在我府上歇养?”

    蛋蛋碎了,做不成男人了,可男人的尊严犹在。李元则胯下虽然痛苦不堪,幸好那半吊子的外科大夫没检查他的下体,旁人还不知道,李元则自然不会在这里让人诊治,闹得尽人皆知,可这伤又耽搁不得。

    所以李元则也不解释原因,只是执意要走,最后到底是让武士彟派了一队军卒,把厅门拆了,整张胡床抬出去,着几十个官兵架着胡床,抬着“木乃伊”,浩浩荡荡直奔滴翠台。

    李鱼赶着大车直趋城门,陈飞扬一见立即回到城楼,推醒一个烂醉如泥的小吏,低声笑道:“黄兄,你醉了。那小弟就先告辞了,咱们刚才说的改日帮你寻摸一房小妾的事儿,我会上心的。”

    那小吏晃了晃脑袋,摆手道:“去吧,去吧!这……这事儿就拜托你了……”

    陈飞扬大声笑道:“好的!好的!区区小事,何谈拜托啊,黄兄你太客气了!”

    陈飞扬把手一松,小吏“咣”地一声往往案上一倒,复又呼呼大睡起来。

    陈飞扬手指头上摇头从那小吏腰间革带上摘下的钥匙,悠悠然地走出城楼,对那两个守夜的小卒道:“黄城守有令,开城门!”

    两个守夜小卒诧异地道:“半夜开城门,哪有这样的道理。”

    不过,黄城守说拜托陈飞扬之语,二人是听见了的,探头往里瞧了一眼,黄城守正趴在那里呼呼大睡,副城守则仰面躺在席上,比他醉得还要厉害。

    陈飞扬瞪眼道:“你懂个屁!都督府有秘密军务,今夜派人出城行事。黄城守早得了吩咐的,今夜吃酒也是因为有事要做,不能歇睡。如今醉了,着我待为开门,你们两个罗嗦什么?”

    这时李鱼也到了城下,仰起脸儿来大喝:“吾有军务,奉命出城!快快开门!”

    两个小卒半信半疑,眼见陈飞扬先下城去了,只好跟上。到了城下一验,果然是都督府的令谕。

    这守城戍卒其实不算正式的兵,他们还兼代着税课司的差使,收收进城税啥的,隶属太守府,所以光凭武士彟的令谕,差遣不了他们。

    毕竟宵禁是律法规定,城门一旦落锁,哪有随便开启的。想当年大汉飞将军李广赋闲在家,狩猎夜归,想叫城开门,守城小吏依照规矩也不肯答应,害得他在城外等了半宿。

    当然,李广记恨在心,认为这是对他的蔑视,之后挂帅出征时,一纸兵书把那守城小吏给调至军中听用,等他一到,立即寻个理由宰了,泄了心头一口恶气这才出征,那是另一回事了,起码人家不开城门是有律可循的。

    但如今既有都督府的令谕,又有黄城守的“交待”,两个小卒哪里敢违逆,也就下了门闩,开了城门。

    杨千叶在车下听说车上是李鱼时,就已按捺不住,想冲上车子寻这小子晦气。可是一听说他是要出城,倒是正中下怀,所以便忍耐下来,搭了这顺风车。

    此时车上的李鱼、车下的杨千叶、车中的吉祥和潘氏,俱都十分紧张。直到两扇城门吱呀呀打开,他们才松了口气。

    就在此时,远处人喊马嘶,火把通明,太守任怨骑着高头大马,领着一大票人,浩浩荡荡,直奔城门而来。

    :诚求月票、点赞、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