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12章 不约而同

第112章 不约而同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12章 不约而同

    荆王到达都督府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了。

    他本就是午后去的太守府,再从太守府赶来,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

    武士彟听说荆王驾到,心中也是一奇。这些天荆王和任太守打得火热,他又岂能没有耳闻。不过他也是真不在乎,到了他这级别,又是掌兵权的人,真跟一个亲王走动频繁,并不是什么好事。

    况且,任怨真跟荆王打得火热他也不怕,王爷素来是位尊而权不重,是何缘故?皇帝对王爷们固然是更客气更亲热一些,真要说到信任程度,武都督是丝毫不惮荆王的。

    所以武士彟对任怨和荆王往来一直听之任之,如今荆王突然来到武府,倒是令他颇为意外。但王爷到了,却是不能不见,武士彟忙亲自迎出府门,请荆王李元则至二堂客厅里坐了,奉茶款待。

    荆王捧了茶盏,对武士彟笑道:“冒昧登门,武都督勿怪。”

    武士彟笑道:“王爷驾到,蓬壁生耀,下官欢迎还来不及呢,何来见怪一说。”

    荆王笑道:“没甚么事,就是想着多日不见了,所以今日到府上叼扰一下,再过几日,本王还得游历他处,如今不多亲近亲近,怕就没机会了。”

    武士彟一听,敢情这位王爷是无所事事,闲极无聊,上门来找他喝酒了,登时也就放下了心事,吩咐管家立即备宴。

    厨下本来都要按日常伙食准备晚餐了,一听都督要宴请王爷,连忙抖擞精神,把多日不曾燃起的几个冷灶都架上炭,火力全开,煎炒烹炸,准备起了酒菜。

    荆王在客厅里与武士彟有一句没一句地闲磨着牙,捱了大半个时辰,管家悄悄进来,贴着武士彟的耳朵告诉他酒宴已准备完毕。武士彟便起身笑道:“王爷,酒宴已准备妥当,请吧。”

    荆王哈哈一笑,跟着武士彟步出客厅,到了酒宴厅,一见偌大一张桌子,山珍海味琳琅满目,便笑道:“你我二人共饮,未免不够热闹。”

    武士彟笑道:“王爷来得仓促,下官未及邀请同僚,叫夫人和姨妹来陪饮吧。”

    武士彟是武将,再者唐时胡风盛行,倒不忌讳女眷同席,故而武士彟有此安排。

    荆王笑道:“那也嫌冷清了些,本王总不好让你的女眷行令划拳呐!啊,袁少监一直在你府上吧,可请他前来!对了,对了……”

    荆王拍着额头,好像在想着什么似的:“有个叫李鱼的?据说在你利州地方,也是甚有本领的一位奇人,可以把他也请来,本王好奇,很想见见。”

    武士彟对此自然不会反对,马上派人去请袁天罡和李鱼。

    潘氏这几日把一些占地方的,不便拿的细软,比如丝绸一类的东西都换了金银,如此一来,四大箱的细软,全部换成硬通货后,体积便小的多了。此时,李鱼正在母亲房中,将那一堆金银卷进包裹,包扎停当。

    他准备今夜就与母亲和吉祥离开,包裹先打好,到时往身上一背就成。他刚把包裹打好,就听外边管家的声音道:“李小郎君,小神仙?”

    李鱼一惊,急忙向潘氏和吉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顺手扯过一床被子盖住了那包裹,咳嗽一声,对外说道:“什么事呀?”

    武府管家道:“有贵客到府,大都督有请李家小郎君到二堂共饮。”

    李鱼放了心,对潘氏和吉祥小声道:“你们两个,与往常一般行止言谈,不要露出什么异样。等我回来!”

    潘氏和吉祥忙点点头,李鱼便整理了一下衣衫,缓步走了出去。

    李鱼到了二堂餐厅,才知道今日宴请的贵客是荆王。李鱼先前连皇帝都见过了,对这位记忆中全无印象的王爷也就没有多少好奇之心。武士彟引见,李鱼上前拜见,在下首刚刚坐了,袁天罡便大袖飘飘,潇洒地赶来。

    李鱼被管家引位时,上首就空着一位,他还核计这是给谁留的位子呢,一见是袁天罡到了,假神仙碰上真神仙,心头便是一跳,连忙客气地站起来,先向袁天罡行了一礼。

    袁天罡只当他是终南隐士苏有道的弟子,袁天罡与苏有道虽未见过,但身份地位隐隐然是相仿的,李鱼既是苏有道的弟子,当然是他的子侄辈,受他一礼也份属应当,便大剌剌地受了一礼,向他点头一笑。

    袁天罡本就是跟荆王一起来的利州,不必大礼相见,只是拱一拱手,笑道:“王爷来了啊!滴翠台风光可还入眼?”

    荆王一听,却不知想到了什么风光,色眼一眯,连连点头:“入眼,入眼,甚是入眼。利州山水,名不虚传呐,哈哈哈哈……”

    *********

    乳山玉壑,白如堆雪。曲线流畅,跌宕如泉。

    灯下,雪白腻滑的一具胴体全无寸缕。一双白玉如霜,纤巧秀气的天足之上,蔻丹娇艳如火。

    从纤巧圆润的足踝、笔挺滑腻的小腿一路向上延伸,是美得全无瑕疵的大腿,每一寸肌肤都有让人心跳加速的妖艳魔力。

    圆滑丰满的粉臀,纤纤一握的细腰,饱满如水灵灵的香水梨子一般的玉乳傲然挺翘。

    修长的脖项,精致的锁骨,粉光脂艳,在灯下散发出莹润的光泽,轩敞的内室似乎也因此而变得更加明亮,旖旎香艳。

    杨千叶脱得赤条条的,将那繁琐复杂的富贵人家女子的内外衣裳尽数脱去,先使一匹白叠布,将一对本该是女子们引以为傲、但行动起来却嫌累赘的玉乳紧紧包裹了起来,又踢开石榴裙,将一套青色的劲装穿好。

    最后,从墙上摘下一口宝剑,“铿”地一声一按剑簧,一泓秋水便横亘灯下,反映的寒光映照在她的俏脸上,双目生威。

    今夜,就是她的行动之期。

    光复大隋之路,从今日始!

    杨千叶换好劲装,趿上软靴,提着利剑向外走,刚刚出了内室,就听外间屋里墨白焰低沉的声音道:“小姐!”

    杨千叶止步:“嗯?”

    墨白焰称她小姐而不称殿下或公主,那就是外边还有旁人,亦或是他不确定周围有没有旁人,杨千叶自然也要提起小心。这种身份的变幻,做事的警觉,是她自幼练就的。

    墨白焰道:“府上有贵客来,大都督有请姑娘赴宴!”

    杨千叶呆住了:“有贵客?”

    门外又传来武府内管家的声音:“是!贵客来得匆忙,不及邀请宾朋友。故而大都督有请姑娘一同饮宴。”

    杨千叶低头看看自己杀气腾腾的一身行头,双肩不由一塌:“知道啦!稍等!”

    杨千叶转过身,拖着剑,糗糗地向内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