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08章 我性拙且蠢

第108章 我性拙且蠢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08章 我性拙且蠢

    晚餐的时候,李鱼发现吉祥在有意地回避他,不禁暗暗好笑。

    这丫头,当众表明了心迹后就害羞了呀。

    不过,细想想也有道理。女孩子嘛,面皮总是薄了些,一旦和一个人定了终身,拜堂之前都不好意思再出双入对呢,何况他们如今这种情况。

    于是,李鱼很善解人意地没有追过去让吉祥更为难。于是,吉祥就更加认定了自己的判断:鱼哥哥是喜欢她的,但要他为了她而放弃事业前程,却是万万不可以的。

    吉祥的事儿终于得到了圆满解决,李鱼心怀大畅,原本这些天都有些心事,影响了食欲,今晚却吃得异常开心,结果吃得有些撑。

    饭后,李鱼在院中溜达消食儿,纥干承基从一旁闪了出来。

    纥干承基刚刚密唔过墨白焰,获悉明日后山相见的时间、地点,结果一转出来,就看到了李鱼。

    李鱼扬起手,刚想打声招呼,纥干承基已经冷笑一声,道:“蠢!”

    李鱼愕然:“谁?”

    纥干承基道:“你都不知道自己蠢,还不够蠢?”

    李鱼奇道:“我蠢?我怎么啦?”

    纥干承基摇头道:“一位姑娘家,宁肯背负着万人唾骂的私奔之名跟着你,图的是什么?只是你的一句承诺而已。可你说了什么?你伤了人家的心知不知道?你怎么这么蠢?”

    李鱼不屑地“嗤”了一声,道:“夸张了吧,就你,还能明白人家女孩儿的心思?”

    纥干承基怪笑两声,道:“你以为我只是个不懂情事的糙汉么?实话告诉你,十三岁的时候,我就因生得俊俏,被邻家小娘子勾搭上床了。十四岁的时候, 我在一家胭脂水粉店做小二,就被女掌柜的勾搭上床了。十五岁的时候,我从军入伍,就被一个队正的娘子勾搭上床了……”

    李鱼直了眼睛:“足下竟有如此丰厚的一本风流史?完全看不出来啊!”

    纥干承基扬起下巴,傲然道:“大丈夫志在功业,男女房事,不过如此,久而久之,索然无味。”

    李鱼点点头:“有道理!成基将军总是被年长于你的女子引诱,也不知是你采她,还是她采你,久而久之,难免生厌!”

    纥干承基俊俏的一张脸庞登时阴沉下来,狠狠瞪他一眼,扬长而去。

    李鱼对纥干承基的话是非常不以为然的,完全没往心里去,可再溜达两圈儿,刚刚绕到月亮门口,跑到杨千叶处聊天的华姑因为天色已晚,要回后宅歇息,从月亮门儿里出来。

    一见李鱼,华姑就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李鱼哥哥,你好蠢!”

    李鱼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儿,道:“你也是因为吉祥姐姐的事儿?我今天处理的何等得体、何等妥贴,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

    华姑挺起小小的胸膛,傲然道:“我为什么不懂?我年纪再小,也是女的。女孩儿家的心思,我当然懂!”

    华姑不屑地乜了李鱼一言,道:“总而言之,你是真的蠢!”

    华姑蹦蹦跳跳地跑开了,李鱼站在那儿茫然半晌,自言自语道:“难道我真的很蠢?”

    这时墨白焰缓缓走来,目视李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李鱼忍不住问道:“老墨,你也要说我蠢吗?”

    墨白焰笑了笑,道:“劳驾,请让路!”

    李鱼“哦”了一声,讪讪地让到月亮门边。

    墨白焰却不急着出来,而是往旁边一闪,微微欠了身:“小姐,请!”

    杨千叶娉娉婷婷,正俏生生地站在石子小路上。

    墨白焰侧身肃让,杨千叶便款款地走出来,走到李鱼身旁时,身形微微一顿,点点头道:“确实够蠢!”

    李鱼懊恼道:“喂!杨姑娘,你在说什么啊?”

    杨千叶没理他,带着墨白焰扬长而去,也不知天色这么晚了,她要去何处。

    李鱼站在月亮门边,思索一阵,迟疑地想:“难不成,我自以为非常得体的一番话,当真弄巧成拙?”

    李鱼迟疑地走到吉祥窗外,却见窗内已经熄了灯。那时节的人,早睡并不稀奇,李鱼本想找吉祥问个明白的,见她已经睡下,便放弃了这个打算,只是两步一回头地迟疑着,向自己房门走去。

    刚刚走到庭院中间,就见隔壁潘氏的房门儿一开,母亲潘氏端着个水盆儿出来。

    看到李鱼,潘氏便把水盆儿放在长廊格栏上,向他走过来,刚张嘴,还未说话,李鱼已抢先道:“行了娘,你别说了。我知道,我蠢!”

    潘氏嘴角一撇,道:“谁说的?我家鱼儿哪里蠢了?你这孩子呀,其实就是太老实、太善良、太替他人着想了。你也是为了吉祥好,娘明白!”

    李鱼感动地道:“还是娘对我最好!诶?我还没说为什么蠢呢,娘怎么知道我指的是吉祥姑娘的事?”

    潘氏道:“这还用问?你是娘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的,你一翘屁股,娘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蠢?”

    李鱼:“……”

    ************

    翌日上午,李鱼本想找吉祥聊聊,却不想武士彟派人来找他了。李鱼只想救吉祥,为此却是巧妙地撬动了各方面的力量,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成,拍拍屁股走人了,那些被他晾在战场上的“袍泽”们,可是没办法走得如他一般轻松的。

    比如武士彟,比如柳下挥,比如冯镇戍……他们都是朝廷重臣,一旦有所行动,轻易是刹不住车的。

    任怨见风使舵,果断自宫,切了苏良生那只没什么卵用的小JJ,弄得他们有点出师无名了,所以这些人本来都是心照不宣各自出手,这时却不得不公开露面,纷纷跑到都督府来商量对策了。

    李鱼是这件事情的“发起者”,又拥有小神仙光环,众人议事自然少不了他。众人七嘴八舌,讨论到中午,随便上了点点心填肚子,继续热议不止。

    李鱼坐的屁股都麻了,十分佩服这些官老爷们的坐功。听他们说来说去,就是缺少个攻击任怨的导火线,忽然想起自己袖中还有一份庞妈妈的供词。

    他已经把吉祥救回,庞妈妈那另一份供词正好没有用处,擦屁股还嫌抹一屁股墨汁呢,马上无私地奉献了出来。

    那供词已经在袖中弄得皱皱巴巴了,众人一见却如获至宝,有了这东西,任怨切小JJ也是白切,还得多担一个“杀人灭口”的罪名,关键在于怎么运作这件事,让皇帝认可,这里边的弯弯绕可多了去了。

    不过,商量这等见不得光的要事,就用不到小神仙了,所以李鱼又被他们很客气地请了出去。

    李鱼一回客舍,潘氏就急急忙忙迎上来,道:“鱼儿啊,你快去找找,娘里里外外都找遍了,吉祥不见了啊!”

    “什么?”

    李鱼大吃一惊,忙跑去吉祥住处一看,果然不在,拉着老娘四下里又转悠了两圈,还是没有吉祥的踪影。

    李鱼心中焦急,难不成因为我的一番话,真让吉祥产生了误会,为了怕我为难,自己离开了?她一个弱女子,出去了岂不危险?不对!她连换洗衣物都没带,不可能是离开了。

    忽然,李鱼脑海中灵光一闪,突地想起在旧宅时见过的一幕,不禁一拍额头,道:“啊!我知道她在哪里!娘,你不用管了,我去找她!”

    李鱼向潘娇娇挥挥手,健步如飞地向外跑,直奔武府后山去了。

    :今天的兑换码是4ARU46,赶快在手机客户端“我的”中“我的礼品”里兑换阅饼吧,急急如律令!求月票、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