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099章 箭在弦上

第099章 箭在弦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099章 箭在弦上

    吉祥一听,就知道这位贵人定然是误会了什么,不过他说能让自己遂了心意,这诱惑又着实太大,吉祥也不知他有什么妙计,忍不住就趋身向前,向他求教起来。

    袁天罡得意洋洋地对吉祥面授了一番机宜,教了她一个损主意。袁天罡说罢,自觉是做了件莫大的好事,便抱着“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高尚道德感,洋洋自得地往酒肆茶楼而去。

    太守府外,此时已经是人山人海,不知有多少百姓闻讯而来。

    其实这桩案子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他们甚至意识不到这桩案子背后,并不是吉祥这个可怜女子的归属,而是利州最高权力层的三巨头暗中角力,真正博奕并要确定的是:接下来谁当利州的家。

    案子是公审的,任怨一开始以为胜券在握,有意要公审立威,讨还颜面。所以才有这一决定。谁料,形势陡转,武士彟、柳下挥等人纷纷掺和进来,但这公审却也不能再改了,否则就是未战先怯。

    饶是如此,百姓们也是进不了大堂的,听审的“百姓”很多,全都穿着最朴素的百姓的衣裳,有的还挎着卖枣儿的篮子,荷着捡牛粪的筐子,只是所有的“百姓”不见一个面有菜色的,而且眼神儿一个比一个灵动。

    这都是各位官老爷精心挑选的“体己人”,哪个不眼神儿灵动?还有一些想确定今后该抱谁大腿的缙绅富商派来的伙计,那也都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物,人人都擅长观风望色。

    观审人群中,纵是稚嫩如华姑,一双大眼睛也是灵气逼人,只有纥干承基和李伯皓、李仲轩三人,虽然眼神儿也透着机警,却不似其他“看客”时时一副察颜观色的模样。

    观审众人中,或许只有他们三个,才是真来“看热闹”的。人群中还站着一个青衣老仆模样的人,看起来也是某位官绅家派来的老家人。他微微低着头,目光时不时会飞快地扫一眼李鱼,正是墨白焰。

    他的目标只有李鱼一个,庭审之后,就是李鱼毙命之时!他做了些伪装,细看的话当然依旧可以认得出他,只不过他混在人堆里毫不起眼,谁又会刻意去注视他呢。

    二堂班房里,苏良生正满心喜悦地等着上堂。他也知道答应任太守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如果对手好对付,以任太守的权势地位,又何必采取如此迂回的办法,用到他这么个贱人?

    不过,他依旧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答应。他是什么?千金之子才坐不垂堂,他苏良生不过是一个低贱的畜牲不如的龟公而已,若不抱一条大腿,就永无出头之日,所以冒险对他来说,是必须的事。

    任太守许给他百两银子,事成之后,拿去云栈赌坊赌一把大的,说不定一下子就能暴富!如果输了,手里也还有一个美娇娘,玩腻了就卖给青楼,又赚一笔钱,到时再去云栈赌坊翻本儿不迟!

    苏良生越想越美,只盼着尽快升堂,这银子就到手了。

    三堂里,即将上堂的任太守却是衣帽整齐,端坐如仪,手中捧着茶盏,微微眯着双目,好似泥雕木塑的神佛一般,一动不动,手中的茶已经凉了,也未呷上一口。

    “嗵!嗵!嗵……”

    前堂的鼓声骤然响起,仿佛撑天巨人的心跳,一下子带动着任怨的心脏,让他的心也猛然跳了一下。任怨微微眯起眼睛,唇角渐渐逸出一抹诡谲难明的笑意。

    茶盏轻轻地搁在桌上,任怨轻轻抚了下颌下的胡须,手指重又变得沉稳而有力起来。他抚须的手微微一顿,用力向身后一拂,袍袂律动,大步而行,门口两个衙役欠身相迎,任怨一阵风儿似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去,二人立即趋步随行。

    “啪!”

    “升堂!”

    碧海红日图前,任怨快步登上公案台,用力一拍惊堂木。两边众衙役水火棍齐齐顿地,喝起了堂威。

    “威~~~武~~~”

    大厅门口,众观审“百姓”一阵骚动,纷纷探头向厅中望去,墨白焰却在盯着李鱼,趁着人头攒动的机会,向他身边悄悄靠近了些。

    “来啊!带原告、被告!”

    任怨一声令下,门口观审“百姓”便被守门的衙门用水火棍隔开了些,让出一条通道,李鱼整一整衣衫,深吸一口气,迈步便往里走,目不斜视,气场也是毕露无遗。

    “嗤啦……”

    李鱼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仿佛中了定身法儿似的定在那里,顿了一顿,慢慢扭头向一边看去。

    拉着他袍襟的华姑吐一吐舌头,飞快地放开手,向他挥了挥小拳头:“李鱼哥哥加油,打败任胖子,抱得美人归!吉祥姐姐是你的!”

    李鱼看了看自己的袍子,嘴角抽搐了几下。

    这件袍子是老娘潘娇娇给他新做的袍子,但他特意做旧了的,用细砂子打磨过的,要的就是那种蔽旧甚而有些破烂的味道,当初见他做旧了袍子,潘娇娇可是心疼的很呢。

    但也因为磨的太烂了,所以……被小华姑给扯开了一个大口子。

    人群中传出轻微的噗嗤声,有人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李鱼迅速收敛了心神,向华姑云淡风轻地一笑,根本不管那豁开一口,露出犊鼻裤儿一角的袍子,大大方方地上前站定,向任怨长揖一礼:“被告吉祥所聘讼师李鱼,见过太守!”

    唐初时候,上堂还没有跪礼。至于讼师,也没有官方考评、颁发执照,只要打官司的人承认,谁都可以当他的讼师。

    当然啦,讼师在官府眼中,一直就是搬弄是非没事找事的主儿,所以但凡有点身份的人,是不会自甘坠落去做讼师的。

    但也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不收钱、而且是帮弱者打官司,为的只是求一个人间公道。这种情况下,肯为之做讼师的人就无所谓身份了,而且身份越是贵重,越证明他是一个文侠,是可以在民间赢来巨大声誉的。

    李鱼现在所扮演的就是这种角色,只不过……

    现在坊间很多传说,都说是他与吉祥姑娘有私情,是为了他所喜欢的女人这才出头,这与打抱不平的高尚便相去甚远了,大姑娘小媳妇们或许津津乐道,道德感要求比较高的文人们就不大以为然。

    任怨昂然而坐,见李鱼行李,抬手微微一拂,道:“站过一边。”

    李鱼微微一笑,坦然退到一边。这时两个捕快陪着苏良生也上了大堂。苏良生欠着屁股,一步三点头,跟只哈巴狗儿似的上了大堂,眼里也不见旁人,一眼瞧见昂然坐在上首的任怨,马上抢步上前,一个长揖,额头都险险撞到地上。

    苏良生道:“贱民苏良生,见过大老爷。”

    任怨瞟了他一眼,缓缓拈起状纸,正襟危坐,道:“‘怡春楼’执役苏良生,索讨‘张飞居’舞姬吉祥一案,现在开审!苏良生,你状告何人,有何凭据,现在报与本官知道!”

    :诚求点赞、月票,过两天应该就能恢复速度了,开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