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093章 不是误会的误会

第093章 不是误会的误会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093章 不是误会的误会

    武士彟对这份奏章很重视,事先吩咐过,奏章一旦拟好,定要交他过目。一瞧是杨千叶亲自送来,武士彟连忙起身相迎,含笑让杨千叶坐了,又亲手为她斟了杯茶,这才坐下细看奏章。

    杨千叶这份奏章,文字虽然凝练,可是弹劾任怨的罪状却是有理有据有节,由浅入深、鞭辟入里。字里行间,还把武都督为何在即将迁转之际才弹劾同僚的苦衷也说得既含蓄又明了。

    初时,武都督并不清楚任怨诸般违法行为,实因“吉祥归属案”才注意到任怨的恶行。虽然迁转在即,利州事务很快就与他没有干系,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武士彟岂可因一己之私而缄口不言?

    尤其是那文字凝炼,须知一般的奏章,通常都会先说一堆官话套话,没有万把字下不来,所以皇帝看奏章也是一件苦差使,有心略过前边不看吧,万一其中掺着几句重要的事情怎么办?

    而杨千叶这份奏章只三千字上下,文笔洗练,条理清楚。不仅能让皇帝看得清楚明白,而且简约明了也能表现出武士彟的坦荡胸怀,没有罗里吧嗦反复撇清自己的话。

    武士彟非常满意,瞧那纸上墨迹都还未干,知道是杨千叶刚刚写就,不禁赞不绝口:“好!这篇文字,大妙!”

    武士彟看向杨千叶,欢喜地道:“我得千叶,如鱼得水!千叶啊,你真是本督的好臂助啊!”

    杨千叶微微低头,娇羞不胜地道:“姐夫过奖了。人家……人家倒想成为姐夫的贤内助呢。”

    武士彟大吃一惊,双手一颤,手上的奏章险险掉到地上。

    杨千叶做为他的僚佐,一有什么“疑难杂症”,其他僚佐都会鼓捣杨千叶出头,所以杨千叶和武士彟每日里见面接触的机会极多,武士彟越来越喜欢杨千叶,他也感觉得出杨千叶对他似有情愫,只是囿于彼此的关系,这层窗户纸虽然越来越薄,却总是捅不破。

    可就在刚才,豁然开朗了。

    她……竟然大胆地表白了。

    内助,那指的就是妻子,是他的女人呐。

    一时间,武士彟也不知是惊是喜,仿佛一脚踩到了云团里,晕晕乎乎飘飘荡荡,半晌才定下神来,惊喜地道:“你……你说什么?”

    杨千叶咬了咬唇,红着脸儿瞟他一眼,又低下头去,幽幽怨怨地道:“你还要人家再说一遍吗?”

    武士彟瞧她娇羞美态,七魂登时离体,化作一只猴子,腾云驾雾,一遛跟斗地翻到九重天上去了:“你……你居然喜欢我?我……我大你好多……”

    杨千叶心道:“啊呸!老不羞,大好多?你都大到能给本姑娘当爹了,还敢打我的主意!等我拿到你的兵符令箭,就要你的好看。”

    杨千叶心里想着,却是螓首微抬,蛾眉轻敛,露出一副含羞带怯的俏模样:“姐夫哪里老了,只是成熟些罢了。姐夫你胸有城府,腹藏经纶,一表人才,成熟儒雅,哪个女儿家会不喜欢呢?”

    武士彟激动不已,恨不得这把小可人儿一把搂在怀里,却又怕唐突了佳人,再者这地方也不合适,这是署理公务的所在,常有人来往的。

    “小叶子!武某何德何能,听你这样一说,我,我感到一下子年轻了三十岁!”

    杨千叶美目流转,娇滴滴嗔道:“傻!你现在很老吗?要是年轻三十岁,可不成了小孩子?”这一声娇嗔一声“傻”,惹得武士彟的六魄也离体而去,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李鱼撅着屁股站在屏风后面,侧耳听着里边这番对话,一万只草泥马在心头呼啸而过:“这是要上演一出家庭狗血伦理大戏么?怎么老子偏偏碰上这种拆烂污的事儿,我现在是进去呢,还是进去呢?”

    李鱼正左右为难,就听李伯皓的声音陡然响起:“咄!何方鼠辈!”

    李仲轩旋即大喝:“大胆蟊贼……啊!是小神仙!”

    房间里面,武士彟忘情之下,正要握住杨千叶的一双柔荑,一听外面动静,仿佛被炭烫了似的,嗖地一下又缩回了手。

    李氏双雄正要杀进签押房救主,陡然发现那鬼鬼祟祟的人是李鱼,拔了一半的剑登时顿住。

    李鱼一个箭步掠回到门口,凌空身形一转,面朝门里,一脚门外一脚门里地落下身子,扭头向李伯皓二人招手道:“哈!原来是两位少侠,勿要大惊小怪,小可有事要见大都督。”

    武士彟听到李鱼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暗暗松了口气,幸好李鱼刚进门,还没听到他与杨千叶“互诉情衷”的一番话,要不然,一旦泄露出去,后院的葡萄架就要倒啦。

    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虽然神经大条一些,可是瞧他方才贴着屏风明明有窥听的举动,心中也是存疑。只不过解围的马上来了,心虚的武士彟为了自证清白,与杨千叶双双迎了出来。

    武士彟的目光落在李鱼身上,瞧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心中大定。便爽朗地笑道:“啊!小神仙,你找本督?”

    李氏双雄一瞧陪在大都督身边的是他那娇俏可人的小姨子,登时福至心灵,二人马上浑若无事地向李鱼和武士彟招了招手,转身就走。

    李伯皓道:“二弟,你怎么看?”

    李仲轩道:“内中必有蹊跷!”

    李伯皓道:“姐夫戏小姨,天经地义。只是不便为人所知,你我速速离开,此乃英明之举。”

    李仲轩道:“着哇!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不疼白不疼,不摸白不摸。你我是外人,装聋作哑就好!”

    李鱼跟着武士彟和杨千叶进了签押房,瞟了二人一眼,坦然入座,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道:“咳!大都督,小可此来,是有一事,请求大都督允准。”

    武士彟道:“小神仙有什么事?”

    李鱼道:“吉祥姑娘的案子疑点重重,庞妈妈是关键。小可想撬开她的嘴巴,问出她诱骗吉祥姑娘签卖身契的真相!”

    武士彟抚着胡须,飞快地瞟了杨千叶一眼,他刚让杨千叶写下弹劾任怨的奏章,此时巴不得任怨麻烦越多越好,李鱼这个请求,正中他的下怀。李鱼看在眼里,却只当二人在眉目传情,心中不由暗骂:“奸夫淫妇!”

    武士彟想了一想,爽快地应道:“好,你去牢中向她询问,切记不可用刑。此案敏感,须提防任太守大做文章。”

    李鱼欣然起身,拱手道:“多谢大都督,既如此,那小可就不打扰了!”

    李鱼向杨千叶微笑一颔首,杨千叶美目一闪,也是颔首还礼。

    李鱼举步就往外走,刚刚绕过屏风,便在心中叫道:“老千!她一定是个大老千!原来她不是想卷些细软逃跑,而是想骗张‘长期饭票’,这算盘,打得精啊!”

    :今天月票双倍啦,想诸位热心的书友求点赞和月票支持!更新呢,恰恰赶在这个时间少了点儿,也是没办法。我也想表现一下态度,已经在点灯熬油地写啦,奈何工作多,只好等回头忙完这一段,尽可能地多更一些,以报答诸位书友的热情支持。至于质量,以我多年写书看书的经验,还是神采飞扬,非常精彩滴!(确实不喜欢看的,那就是你不喜欢这风格,你不是我的菜,我也不是你的菜,甚是遗憾。至于跑书评说不好的,就别暴露你的智商和水平了,我会等你长大了再来。)请大家多多支持,月票投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