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092章 荒唐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092章 荒唐王

    “滴翠台”建在城郊,红砂石的院墙,将一幢红色的建筑与山与林,完美地楔合在了一起。园内清溪萦回,水声潺潺。近十里的园子,楼榭亭阁,高下错落,鸟鸣幽村,鱼跃荷塘,不失野趣。

    任怨到了园中一座大屋,登堂入室,就见年轻的荆王李元则穿着一身箭袖,大概是刚刚习武回来,手里还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宝剑,额头微露汗意。

    见到任怨,荆王大咧咧地打声招呼,便大步走过去,将长剑倒提着交给一个侍婢收起,转身在铺了波斯绒的胡床上懒洋洋地一躺,摆手道:“太守不必客套,坐吧!”

    任怨还是头一回跟王爷打交道,瞧他举动十分散漫,较之皇帝的威仪大不相同,心里也就不那么拘束了,忙笑着答应,在座位上坐下,道:“王爷驾到,也不知会一声,下官未曾远迎,还祈王爷恕罪啊!”

    荆王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场面话本王天天听,迎接来迟了恕罪,招待不周了恕罪,未曾远迎了恕罪,哪来那许多罗里吧嗦的臭规矩。”

    任怨一窒,这位王爷,还真是独立特行,颇有汉晋之遗风啊。任怨清咳一声,道:“呃,王爷驾到,下官自当前来拜会,这是应尽之仪。此处山清水秀,却不知王爷您还住得惯吗?”

    荆王道:“这有什么住不惯的,本王对吃住一向不甚在意,唯有风月,断断少不得!”

    荆王说到这儿,突然坐了起来,兴致勃勃地看向任怨:“吴娃越女,秦娥楚姬,齐娇燕姝,各有韵致。巴蜀乃天府之国,山灵水秀,此地女子当也别具情趣。本王曾听人说,吴娃娇,越女媚,楚姬纤纤小蛮腰。齐娇俏、燕妖娆,巴蜀自古多窈窕!你在利州为官数载,对此有何看法?”

    任怨目瞪口呆,他此前虽未见过荆王,却也耳闻过这位王爷在太上皇二十多个儿子里边是唯一的荒唐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孰不知王爷也是人,一旦没了规矩约束,肆无忌惮起来,本就比常人还不像人。

    任怨本来还想装装样子,却不想遇到同道中人了,哪里还矜持得下去,急忙抖擞精神,翘起大指道:“王爷当真有见地,正是如此!所谓窈窕蜀女,可不是苗条瘦削,而是该瘦的地方瘦,该肥的地方肥,把玩起来,个中滋味,呵呵呵,王爷,你懂得……”

    荆王一听,眉飞色舞,喜道:“懂懂懂。本王此来,一路也遇到过一些巴蜀女子,固然灵秀可人,只是较之传闻,似乎还要逊色一筹,却不知你这利州府如何?”

    任怨一听喜上眉梢,正要说服荆王在利州驻藩,这一下正好投其所好。任怨忙道:“王爷放心,既然王爷喜欢美色娱情,下官自当妥善安排,管教王爷心满意足!”

    荆王一听很满意,点头道:“好!非常好!你比武士彟可是强了不只一分半分,那位大都督,殊无情趣,与他饮宴,无趣的很。”

    任怨一听,马上道:“不如明白下官于府中设宴,款待王爷!私宅之内,也随意一些。”

    任怨说着,向荆王递了个男人都懂的眼神儿,荆王一听心痒难搔,忙道:“择日不如撞日,何必等到明天,走走走,咱们现在就走!”

    任怨窘道:“这个,仓促之间,许多事情来不及准备,食材、美酒……还得邀请陪侍的宾客……”

    任怨还没说完,荆王便不耐烦地道:“诶!本王素来不喜欢繁琐礼节,择些不需要提前准备的‘美食’,让本王享用也就是了!”

    荆王说着,向任怨邪气地挑了挑眉锋,也递过一个男人都会懂的眼神。

    任怨无奈地道:“那好,还请王爷摆出仪仗……”

    他还没说完,就被荆王打断了:“去低私邸饮酒,又非出行他方,轻车简众即可,还方便些!”

    任怨暗暗苦笑:“这厮倒是个色中饿鬼,罢了,来日方长!”

    当下,荆王便兴高采烈地吩咐安排车驾,要随任怨去他府上“做客”。

    其实任怨本想明天再安排酒宴,一来,他惦记着让管家去打听的情况,需要尽快掌握柳下挥那边的消息,看看都有谁想对他不利。另一方面,他也想明日邀请尽可能多的人来。

    李元则虽然是亲王,并非朝廷官员,不大管得着官员们的政务,但他毕竟是皇帝的亲兄弟,是可以直接上达天听的人物,哪个做官的也不敢小窥这些“通着天”的大人物。

    请了这尊大神去壮场面,有些想趁火打劫、对他下手的人就得思量思量。奈何这位荆王爷太过急色,连一天也等不得,想让他摆出仪仗招摇过市,他也嫌耗时费力。

    不过,这荆王既然有所好,那就好办了,机会多得是,倒也不急在一时。任怨甚至想提起吉祥来,相信以吉祥姑娘的姿色,必能打动荆王,那他报复李鱼就又多了一个筹码了。

    只是,他如今只知荆王好色,好色不等于胆大妄为,李元则敢不敢巧取豪夺,现在还不敢确定,任怨不想弄巧成拙。

    再者,吉祥是利州府诸多官员暗中针对他的关键,他还需审时度势,才能做出最佳抉择。他是不会那么早就抛出吉祥来的,事情可未必就一定会朝着对他有利的方向发展。

    *********

    武士彟已经弄清楚逡巡在自己府邸左右的那些人都是任怨差遣。武士彟不禁暗暗恼怒,他虽拒绝了任怨联名请愿,说服荆王驻藩利州,却未必就想与任怨结仇,但此人心胸太也狭窄。

    他既不仁,武士彟也不介意还以颜色,尤其是风闻司马柳下挥要弹劾任怨,武士彟暗笑柳下挥终于耐不住寂寞的同时,出手对付任怨的意愿也就更强烈了些。

    于是,武士彟马上吩咐幕府僚佐给他写一份弹劾奏章,武士彟是马上就要迁转他地任职的官员,临行之前却参了自己同僚一本,如果奏章内容分寸掌握不好,让皇帝心中产生厌恶,那就得不偿失了。

    因为这一桩,僚佐们都不愿接下这个差使,便不约而同地推给了刚刚加入幕府,正为为武士彟做事的小姨子杨千叶。在众僚佐看来,若自己写得不妥当,少不得被骂个狗血喷头。而杨千叶是大都督的小姨子,冲姐夫撒撒娇,就算写出一砣狗屎,也不会惹怒了大都督。

    杨千叶也不含糊,提笔就写,洋洋洒洒三千余字,一份奏章很快写好,便拿来向武士彟撒娇了。

    :刚试妆啥的,等偶有了体会,再跟大家拉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