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084章 千叶的恻隐

第084章 千叶的恻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084章 千叶的恻隐

    此处是客舍,杨千叶才是此间主人,华姑本无资格替她邀请客人。但小孩子天真烂漫,哪管那许多规矩。杨千叶见华姑向自己身后招手雀跃,只扭转了半个身子瞟了李鱼一眼,并未反对。

    李鱼迟疑着站住,就见眼前枝叶拂动,墨白焰突然似一条影子般出现在他面前,微微欠身,做出邀请的手势。李鱼略一犹豫,便向他微微颔首,迈步而入。

    胡床极大,李鱼到了胡床前向杨千叶长揖一礼,华姑已经颠着屁股挪到里边,拍着旁边的蒲草垫子道:“你坐,你坐!”

    李鱼笑笑,便在她旁边坐了。华姑兴致勃勃地凑上来,挽住了他一条胳膊,津津有味儿地道:“李鱼哥哥,你上回才说了个开头的那个故事叫什么来着,啥啥恩仇录的,就是那个他爹叫大刚,儿子叫小刚的故事,继续讲呗。”

    杨千叶忍俊不禁,失笑道:“大刚小刚,明明是兄弟俩的名字,居然用做父子之名,可见故事之烂,这有什么好听的。”

    华姑扬起小脸儿,振振有辞地道:“人家要听的就是它究竟有多烂啊,简直比听好听的故事还有趣。”

    李鱼这故事,是被喜欢听故事的华姑掏弄空了民间传说后,信口说的一部电视剧,不想华姑当笑话听,竟然听得乐不可支,这都隔了好几天了还念念不忘。

    李鱼咳嗽一声道:“华姑别闹,千叶姑娘可不是小孩子,不喜欢听故事的。咱们还是聊天好了。”

    华姑嘟起嘴巴,大为扫兴。

    杨千叶饶有兴致地看向李鱼,道:“吉祥姑娘的事,你可解决了?”

    面对杨千叶,李鱼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听她一说,不禁蹙着眉轻轻摇了摇头:“很棘手!任太守与我堂堂正正玩阳谋,又被他占了先手,拿了卖身文书在手,我思来想去,总不得其解。”

    杨千叶眸波流转,终是按不住好奇心,忍不住问道:“任太守身份何等贵重,权柄何等通天,你该晓得的。在利州这片地方,他就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李鱼道:“可是这儿还有一个太上皇一般的存在,而且是有实权的太上皇!”

    这番比喻其实不是那么恰当,不过唐初规矩没有那么森严,而且这是私室对话,对话的这两个人又都不是敬畏大唐皇权的人物,也就不以为奇了。华姑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登时好奇地竖起了耳朵。

    杨千叶莞尔一笑,道:“我姐夫虽然看重你,但是如果任太守执意要对付你,恐怕姐夫也未必就会为了你,与可与之分庭抗礼的任太守彻底交恶。而失去我姐夫的庇护,任太守想要你三更死,你就活不过五更!凭你本领,财帛女子,本唾手可得,为了吉祥,你如此聪明的一个人却宁愿自蹈险地,究竟怎么想的?”

    李鱼认真地想了想,缓缓答道:“原因有二!”

    杨千叶好奇地道:“愿闻其详!”

    李鱼竖起一指,道:“第一,我有机会救她。若是袖手不管,良心难安!”

    杨千叶嘴角轻轻一撇,揶揄地轻笑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小神仙当真有一颗侠义之心呐!”

    李鱼道:“错!如果我与她素不相识,举手之劳不妨伸手,搭上性命却一定要三思了。”

    杨千叶道:“这么说,你是因为与她相识,所以才冒险犯难了?”

    李鱼摇头道:“也不是!我所说的相识是……我喜欢她!”

    杨千叶顿时怔住,她本以为李鱼会有许多冠冕堂皇、义正辞严的大道理要讲,却不想他的理由竟如此简单、如此朴实:“因为我喜欢她,而且我有机会救她,所以那刀山火海,我就走上一遭。”

    华姑听得兴奋起来,早把自己当日篝火旁踏歌时对李鱼所说的长到豆蔻十三时,便委身下嫁小神仙的儿童之语忘得干干净净,拍手笑道:“真好玩!这跟李鱼哥哥给我讲过的一个故事一样哩。任太守就是会喷火的大恶龙,吉祥姐姐就是被恶龙掳走的小公主,李鱼哥哥就是屠龙救公主的骑士。”

    李鱼听她如此活学活用自己讲过的一个西方故事,不禁轻笑起来。

    杨千叶沉默片刻,轻轻摇头道:“我很钦佩你的勇气。但……与太守交恶,殊为不智。可以预料,任太守必不会放过你!”

    李鱼早就打好了脚底抹油的打算,反正任太守短时间内不会收拾他,因为任太守能做那么大的官,这点儿深沉还是有的,他不会抢在这个风口上出刀。但这原因却是不能说给杨千叶听的。

    于是,李鱼移目他顾,望定庭间一株铁树,轻轻一指,神情飘逸如仙:“此树可活千年,开上千年的花。而你我,最多不过看上几十年。遇事若总是瞻前顾后的,几十年光阴弹指间也就过去了,难不成合上双眼前想一想,留下的就只是满腹的遗憾?”

    李鱼一语,同时触动了两个人,一个杨千叶,一个墨白焰。千年时光,倥偬即过。而人的寿命,却不过短短数十载,如同秋叶上哀鸣的蝉,欢唱了不过一夏,就迎来不可逆转的命运。

    而他们,却是用十余年的时间积养生聚,积攒实力,一俟杨千叶长大成人,便苦心谋划,想要复国,前途却是一片渺茫,丝毫未见曙光。其中悲苦、其中压力,普通人实难想像。

    但这一主一仆却是经历多多,李鱼一句话,勾起他们无数感慨,坐在席间的杨千叶和静静站在角落里的墨总管不由得痴了。

    思想以往,杨千叶心中酸楚,目光莹然。墨白焰脸颊上已经无声无息地滑落了两行老泪,忍不住轻轻扭过头去,悄悄举袖拭泪。

    华姑惊讶地张大了眼睛:“哇!这也太高深莫测了。李鱼哥哥说了甚么?我听着也没什么呀,怎么就把小姨给说哭了。”

    杨千叶被李鱼打动了,一时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下了个后来让她后悔不迭的决定:帮他出出主意,救吉祥!

    :新书上架第一天,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