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078章 抄了“张飞居”

第078章 抄了“张飞居”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078章 抄了“张飞居”

    武士彟骑了一匹黄骠马,率领由官兵、不良人和捕快组成的一支杂牌大军,后边还有看热闹的百姓无数,浩浩荡荡直奔“张飞居”。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百姓都歇了工,也用过了晚饭。如此声势浩大的一支人马招摇过市,顿时引起了百姓们的好奇心。有那好事者一问,队伍中的不良人和捕快,包括后边看热闹的百姓都是本地人,自有相识说给他们听,登时就有更多的百姓加入了围观的行列,绵延如龙。

    大队人马赶到“张飞居”,那些守在“张飞居”外面的捕快一瞧这阵势,着实吓的不轻,一个个惶惶然的不敢说话,马上就有跟随武士彟而来的捕快班头冲上前去向他们解释情况。

    武士彟下了马,扶着宝剑往前就走,李伯皓、李仲轩以及众亲兵紧紧簇拥着,众星捧月一般,就连小神仙李鱼都被人忽略了,被一群不良人夹在中间,不显山不露水的。

    武士彟往那紧闭的门户看了一眼,沉声道:“开门!”

    一个军校急忙上前,奋力一脚踢在门上,大喝道:“开……”

    “轰”地一声,大门开了,里边一个汉子“哎哟”一声,滚地葫芦一般倒翻了出去。

    原来外边人山人海,人声鼎沸,里边也听到了动静,那门子悄悄开了门,正掩着一条缝隙向外观望,不提防被那鲁莽的军官一脚踢在门上,大门洞开,将他撞了个满脸开花,倒翻出去。

    武士彟冷哼一声,手扶宝剑,威风凛凛,沉声大喝:“给我搜!”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武大将军才不会冒冒失失闯进这家“黑店”,这又不是两军战场,万一着人暗算实在不值当的,依小神仙所言,这店里没有准就有妖人呢。

    武大将军一声令下,众军士、捕快、不良人登时一哄而入,有多少人打着趁机捞点油水的目的不得而知,总之是人人向前,悍不畏死。

    李鱼趁着这个空档儿踱到武士彟身旁,武士彟微微蹙眉,低声道:“小神仙,你的掐算,不会有误吧。”

    李鱼微微一笑,道:“若是不准,都督只管拿在下问罪,绝不叫大都督为难。”

    武士彟老脸一热,道:“诶!说的哪里话来,本督岂会与你为难?只是,闹出这么大的阵仗,若是一无所获,未免脸上难看!”

    李鱼笃定地道:“大都督尽管放心!不消多时,必有证据呈上!”

    李鱼当然很笃定,有“张飞居”的保镖头子给他做内鬼,如果搜不出证据才是真的有鬼。

    李鱼与何小敬耳语的那一番话,就是芭彻底搞垮“张飞居!” “张飞居”一旦垮了,想要重新开张那就难如登天,但是如果亲手揪出刺客同党的小神仙李鱼开口,却又易如反掌,甚至想让“张飞居”易主,也是易如反掌。

    这就是李鱼打算送给何小敬的那份“大礼”,把“张飞居”送给他。“张飞居”立足利州城数十载,坏事做的也够了,换何小敬当东家,总比庞妈妈那种人要多些做人的底限。

    翻手为云覆为雨,李鱼看着一副与人无害的模样,但他现在有这个能力。固然,这份能力对于个在其位的人来说,是一柄双刃剑,但李鱼早就打了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的主意,也就不怕招摇了。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何小敬配合他,在“张飞居”中留下足够的证据。这也是何小敬当时迟疑的原因,但李鱼只一句话就打消了他的顾虑:“我不用你大张旗鼓地去做。你按我说的做了之后,也不必露面。无论我是成功亦或失败,你都不用出面!”

    官兵捕快不良人冲进“张飞居”,登时扰得一阵鸡飞狗跳。好在今儿“张飞居”没开张,混乱情况尚还好些。

    那些人虽然连揣带藏的,趁机捞油水,但也没忘了做正事。很快,就有人在庞妈妈房中搜出了朱砂、黄纸、纸人、布偶一类的做法工具。只可惜都是些原材料,何小敬也想画几张符箓,或者在纸人上边写出武大都督的名字,再压上庞妈妈的一只鞋子来着,只可惜他不识字,也不会画符。

    但是这些证据已经足够了,武士彟看到呈送面前的黄纸、丹砂、纸人、布偶等物,脸色登时一沉,厉声喝道:“把‘张飞居’的大小管事,统统锁拿到都督府大牢,本督明日一早要亲自问案!”

    当下就有武士彟的亲兵冲进“张飞居”去传达将令,李鱼关心的只有一样东西,此时按捺不住,抢前一步,向那呈报妖人证物的兵卒问道:“庞妈妈房中,就只搜出了这些东西?可有吉祥姑娘的卖身契?”

    他刚说前半句时,那兵卒还有些心虚,因为庞妈妈房中自然是有些银钱和珠宝的,但这些东西都揣进了他的荷包。

    一听小神仙问的是吉祥的卖身契,那兵卒登时松了口气,连忙摇头道:“卖身契?那该是纸写的吧?但凡纸上有字的东西,小的都已呈送大都督了,不曾见过什么卖身契!”

    李鱼心中一急,急忙把那一篓书本账册都倒在地上,就着火把,连那账册的夹页都一页页地翻看了,却仍然不见吉祥的卖身契。

    这时,府中突然一阵喧哗吵嚷,武士彟按剑喝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有人反抗?”

    不等武士彟麾下兵将入内查看,就有一个兵卒气喘吁吁地跑出来,向他禀报道:“大都督,‘张飞居’三掌柜的趁人不备,打伤一个兄弟,翻墙逃了!”

    武士彟厉声喝道:“给我追!妖人同党,一个都不能放过!”

    那士卒答应一声,领着一队官兵便追了出去。

    “三掌柜的跑了?”李鱼心念陡转,吉祥的卖身契,不会就在这个三掌柜的身上吧?

    “张飞居”的三当家姓杨,叫杨东斌,吉祥的那份卖身契,恰恰是由他保管的。

    李鱼上一次赶到“张飞居”与何小敬密唔时,发生在任太守府的事情也传到了“张飞居”,那几个坐在门前聊天的捕快聊的正是发生在任太守府的一幕。

    杨东斌在院子里把他们所说的话全都听在了耳中,那时他就觉得有些不妙,所以早早就把由他保管的卖身契全都藏在了怀里,这些东西也是一笔财富,是钱呐!

    等到武士彟率人赶到“张飞居”,大肆搜查,并欲抓捕所有管事的时候,杨东斌就知大事已去,立即趁隙逃走。

    他已知道这番祸事是小神仙李鱼带来,而如今唯一能包庇他的,就是与小神仙李鱼结下死仇的任太守,所以翻墙出去后,几乎是一刻不停,立即向太守府狂奔而去。

    :诚求月票、点蕃茄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