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071章 我不认命!

第071章 我不认命!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071章 我不认命!

    李鱼被运送到半道上时,再度悠悠醒来。只是他头部本就受了伤,又被那辆连垫子都没有的老牛破车颠得厉害,是以头痛欲呕。

    武士彟虽然负气地说过让任怨全权负责缉匪事宜,但又岂会真的置身事外?尤其是荆王殿下不日将至,如果利州治安不靖的话,他做为大都督是要负首要责任的,是以也是一路赶回,一路调动官兵,封锁全城,缉捕刺客。

    武士彟听说李鱼已经醒来,甚是高兴,此时柳下老爷依旧在呼呼大睡中,着实令人担心。两相比较,还是小神仙更叫人省心。但是武士彟正在调兵遣将之间,一时也无暇与他多言。

    武士彟只到李鱼面前慰问一番,见他精神依旧萎靡,便让陈飞扬和狗头儿送他回家歇息,并请郎中好生延治,等手头事了他再登门看望。

    李鱼回到家,潘娇娇一瞧儿子头上撞出好大一个包,登时心疼地掉下泪来,她赶紧让陈飞扬和狗头儿抱着李鱼,小心地放在榻上,让他侧身卧了,便张罗着让陈飞扬赶紧去请郎中。

    李鱼此时神志已经清醒了许多,他唤过狗头儿,问了问他晕迷之后的情形。狗头儿当时没敢上楼,等楼上太平后才上的楼,对于楼上情形如何了解?但他自然是不会对李鱼这样讲的,是以便就他上楼后所见,胡乱猜测着编了一通。

    李鱼听罢暗自思量,吉祥当众冒犯任太守,任太守必然怀恨在心。但,任太守与武都督刚刚闹出了意气之争,又适逢强梁行刺,任太守本人又受了伤,无论如何,短时间内他总不会还有心思去为难一个小舞女吧?

    毕竟他已做到这么大的官儿,起码的境界应该有的。其实这就是李鱼一厢情愿地想当然了,达官贵人们与普通百姓有何区别?只不过他们平素高高在上,叫人看到的都是他们不食人间烟火的一面,自然而然地就认为能做到那等高位的大官,必然坐卧起居、言谈举止、品格境界与我等小民不同了。

    但是,其中有些官吏犯事被抓后,从各种渠道透露的他的一些所作所为,七情六欲、爱恨贪嗔影响下的行为,与我等小民却是并无二致,甚至尤有过之。

    不过,李鱼虽然认为任太守短时间内不会去寻吉祥的晦气,却不相信庞妈妈会放过吉祥,李鱼想到这里,急忙坐了起来。他这用力一坐,后脑伤处被抻动,登时头痛欲裂,扶着头哎哟一声呻吟。

    潘娇娇正为儿子熬枣粥,赶紧抢过来扶住他,道:“儿啊,你不好生躺着,起来做甚?”

    李鱼扶着头道:“儿不放心吉祥姑娘,得去‘张飞居’看看。”

    潘娇娇急了:“吉祥姑娘乖巧可人,娘也怜惜的紧。可是你自己都伤成这般模样,如何还能上街?再说,发生了那么多事,人人焦头烂额,多少大事来不及梳理,谁有余暇去为难一个苦命的丫头,你待伤养好些再去不迟。”

    狗头儿也劝道:“是啊,小神仙。小神仙你名扬天下,靠的就是神仙术,你看你后脑勺儿上这么大一个瘤子,红得发紫,紫的发黑,轻轻一碰,砰地一声就要炸开了似的,这要是伤了脑子,准得变成傻子。”

    李鱼气的发昏,指着狗头道:“你……你真真一副狗脑子!”

    潘娇娇听狗头儿说的可怕,可是心惊肉跳,急急按住李鱼道:“儿啊,你别乱动,快小心侧卧着。狗头,你把大娘的被子拿来,顶在鱼儿背后。省得他睡着了不小心仰卧,压着伤处,哎呀,造孽啊……”

    李鱼被老娘硬按在榻上,实在无可奈何,只得吩咐狗头儿道:“狗头,你替我跑一趟张飞居,打听打听吉祥姑娘的情况,如果有什么情况,速速回报于我,快去!”

    狗头儿点头哈腰地道:“小神仙您放心,小的本就是个钻门觅洞的包打听,要不咋叫狗头儿呢,小的这就去,这就去……”狗头儿说罢,撒着欢儿地向张飞居跑去。

    张飞居里,庞妈妈指挥人收拾了混乱的现场,满头大汗的提起一壶凉茶咕咚咚饱饮一番,又到店门陪笑应付了一番封锁了店门的捕快杂役,给班头塞了点钱,其结果也不过是换得他们不进店来骚扰,至于解除封锁么……

    这是任太守下的命令,县太爷未得撤离的命令,也是不敢撤销的。庞妈妈打听明白,已然明白要想让张飞居继续开张营业,唯有让任太守心平气和才行。返回张飞居后,庞妈妈思量半晌,一腔恨意便都转到了吉祥身上。

    这时候,因为店里遭了贼,平素里只在后宅晃悠,不大在前店出现的一众保镖护院也都散布于全楼,巡弋各处,戒备安全。何小敬和荆沿提着刀,正好走到庞妈妈门外。

    庞妈妈恶狠狠地向外问道:“吉祥那小贱人呢?”

    荆沿答道:“奉妈妈命令,将她押在房中了。”

    庞妈妈冷笑一声,眼珠转了转,向何小敬招招手,何小敬忙进了屋,凑到庞妈妈嘴边,听她耳语了几句,轻轻点了点头。

    吉祥被关在自己房中,门口两个小二守在那里。

    吉祥也不理会,她蜷着双腿坐在榻上,下巴搁在膝上,神思恍惚的,只是在想,李鱼哥哥后脑磕了那么大一个包,不会把他撞傻了吧?人家可是陆上神仙呢,这要是脑子撞坏了,我该是造了多大的孽呀。

    想到后怕处,吉祥不禁泫泪欲滴。这时候,何小敬走在前头,荆沿提着一个食盒跟在后头,一起进了房间。

    荆沿把食盒往妆台上一放,看一眼吉祥,一脸同情地叹了口气,道:“吉祥姑娘,庞妈妈正在气头儿上,将你禁足房中,不得出去。晚餐,你就在房中用吧。”

    吉祥慢慢抬起头,幽幽地道:“多谢荆大哥。”

    吉祥轻轻挪到榻边,趿了鞋子下地,荆沿便打开了食盒。两盘素菜配色极好,看着就诱人垂涎,一碗白米饭,还有一罐骨头汤。吉祥平素就只是汤菜拌饭,一见这样好的饭菜,登时一怔,心头疑窦顿起。

    何小敬一旁看着,手指下意识地握紧,心情极其紧张。

    这饭菜中自然是下了迷药的,何小敬虽然只是一个坊间匹夫,却极重然喏,他答应过李鱼代为照拂吉祥,就不想食言。可是,他也有妻儿老小需要养活,张飞居的这口饭碗他没办法砸了,所以就动了些小心机。

    庞妈妈吩咐他们给吉祥饭菜里下药,何小敬就特意嘱咐厨房弄了点像样的饭菜,以此反常来提醒吉祥,一旦吉祥警觉不吃,庞妈妈责问起来,他也可以说是自己是自作聪明,便能搪塞过去,这也是寄人篱下的升斗小民的一种斗争智慧。

    此刻,何拳师是真怕吉祥察觉不出其中可疑,放心地吃下这些饭菜。幸好吉祥足够机灵,她刚刚得罪了任太守,惹得庞妈妈大为光火,哪可能还有好菜好饭供她享用的道理?

    吉祥抬起头,警觉地看了看何小敬和荆沿,摇摇头道:“多谢两位大哥,我不饿。”

    吉祥说着,便把食盒重新盖上,轻轻往前一推。

    荆沿急道:“忙碌一天了,怎么可能不饿,姑娘快些用餐吧,我等也好回去向庞妈妈复命……”这句话说出来,荆沿便知失言,不禁尴尬地一笑。

    吉祥听他话音儿,这饭菜竟是庞妈妈叮嘱送来的,她在张飞居做了一段时间舞娘了,对于一些阴暗手段岂会一无所知,心头登时升起一股寒气,警惧地摇一摇头,坚决地道:“我不饿!不吃!”

    荆沿急了,求助似地看了看何小敬,众保镖护院中,何小敬武功最高,理所当然地也就成了他们这些保镖的头头。何小敬笑了笑道:“算了,吉祥姑娘既然不饿,你我照实回禀便是。走吧!”

    何小敬说罢,转身就往外走,荆沿无奈,忙也提起食盒跟在后头。

    “一对废物,这点事儿都办不好!”门口突然传出庞妈妈的一句大怒,庞妈妈一手拈着手帕,反掐着腰儿,瞪着一双凶狠的眼睛,冷笑连连地走进来。

    “小贱人,你倒是生了一颗七巧玲珑心啊!”庞妈妈冷笑着,顺手从荆沿手中夺过食盒,往妆台上一顿,沉声道:“吃了它!”

    吉祥紧张地退了一步,看看食盒:“里边放了药,我不吃!”

    庞妈妈皮笑肉不笑地道:“老娘倒是不想放药,你若能竭力奉迎,小心侍候,太守老爷才会更得趣儿。奈何你这小贱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老娘可担心,你这只小野猫,再挠花了大老爷的脸,替我张飞居招灾惹祸。快把汤喝了,到时候两眼一闭,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吉祥一听,她意是要下迷药,把自己送给任太守糟蹋,不禁骇然欲绝,急忙退后两步,道:“我不喝!我宁可死也不喝……”

    庞妈妈本就对吉祥一肚子火,瞧她这般模样,登时怒从心头起,她像一头熊似的扑上来,一把揪住吉祥的头发,恶狠狠地一记耳光,扇得吉祥嘴角都沁出血来。

    庞妈妈抓着吉祥的头发,把她的脸儿往自己眼前一递,一脸狰狞地道:“小贱人,你想活下去,就只能让男人爬上来!知不知道?这,就是你的命,你得认命!”

    庞妈妈狠狠一推,吉祥倒退两步,膝弯撞到榻沿上,就势便跌坐到在榻上。吉祥陡然想起床侧针线筐中有把剪刀,急急向旁一滚,翻身再站起时,一把锋利的剪刀已经攥在手中。

    庞妈妈吓得退了两步,躲到何小敬和荆沿身后,吃吃地道:“你……你想做什么?”

    吉祥嘴角流着血,瞪视着庞妈妈,一脸庄重:“如果,这就是我的命!从今天起,我不再认命!”

    吉祥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剪刀:“因为,我不想叫他看不起!”

    吉祥有剪刀锋利的尖对准自己的脸,凄婉绝然地一笑,手一扬再一屈,一道银光就向她吹弹得破的脸蛋儿狠狠地划了下去!

    :你看你看,我说啥来着,上一章三千,这一章三千多,字数不少了吧,结果还是停在揪心处,钩子太多,没奈何哇。所以,你别催啦,我写再快,也是钩子套钩子,钩得你欲仙欲死,死去活来,来势汹汹,凶多吉少,少不更事……那啥,还是干点正事,点赞投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