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070章 偶滴神呐

第070章 偶滴神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070章 偶滴神呐

    “李鱼哥哥!李鱼哥哥!”

    吉祥扑到李鱼身边,将他抱在怀中,一瞧这位小神仙,后脑勺上磕出鸡蛋大的一个包,真是好不可怜。

    吉祥心疼的不得了,生怕不小心碰到他的痛处,赶紧托着他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把他的后颈搁在自己大腿上,手托着脑壳儿,一时间以后背对着刀光剑影的众人,竟丝毫不曾思及自己的安危。

    任怨大老爷早就缩到柱子后边去了,心中暗暗庆幸,有李鱼和吉祥那小贱人挡在外面,他就更加安全了几分。

    柳下挥拖着庞妈妈跟跳探戈似的,左一晃右一晃,前一窜后一退,拖得庞妈妈昏头转向。

    墨白焰情知今日已无法得手,再拖下去恐怕自己也要被人缠住,他倒不信能有人留下他,但打斗之中万一面巾脱落被人看到真面目,那就大势去矣。

    思及其中利害,墨总管顿生退却之意,挥剑斩退纥干承基,一脚迫开李宏杰,立即倒身纵开。

    这时候柳下挥拖着庞妈妈正惊慌大叫:“哎呀,庞妈妈小心!”说着把她用力一扯,顶向迎面劈来的一口钢刀。庞妈妈眼见一口大刀劈面吹至,吓得一声尖叫,两眼翻白,两眼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墨总管退至,恰到二人中间,大袖一拂,喝道:“滚开!”

    墨总管的袖子拂中柳下挥,司马老爷被一股大力震开,“哇”地一声倒摔在席上,直挺挺地向吉祥姑娘滑去。

    吉祥生怕柳下挥撞在自己身上,颠动李鱼的伤势,急忙拖抱着李鱼的脑袋,勉为其难地挪开一尺,让出了空档,柳下老爷一头撞在柱子上,登时脑袋一歪,也昏了过去。

    墨白焰跳窗逃跑,李宏杰向纥干承基飞快地递了个眼色,大吼一声便扑向武士彟。李伯皓和李仲轩两兄弟正与李宏杰的几个部下交手,猝不及防,不禁大骇。这时候纥干承基吐气开声,大喝一声道:“贼人休得猖狂!看刀!”

    纥干承基一刀劈去,李宏杰急忙举刀来迎,只听“铿”地一声,李宏杰手中钢刀竟被纥干承基那口看起来面板般阔壮吓人的大刀给硬生生劈断了。

    刀尖疾旋如轮,“噗”地一声,正中柱子旁边露出来的一个大腚,却原来是顾头不顾腚的任太守中招。任怨“嗷”地一声惨叫,全身哆嗦着,却仍咬牙硬撑,不敢离开柱子半步。

    李宏杰大叫一声:“不好!”当即一个乳燕穿林,弃了断刀,赤着双手,学那先行逃开的墨白焰,穿窗逃去。

    纥干承基横刀当胸,护在武士彟前面,威风八面地喝道:“燕人独孤信在此,何人胆敢与我一战?”

    李宏杰找来的那些刺客根本认不出这位大爷就是他们的龙头老大,但人皆有贪生之念,现在连他们的刺客头头都逃之夭夭了,他们又岂会矢志不走,几个刺客登时一哄而散。

    但此时李伯皓和李仲轩以及冲上楼来的那些侍卫却不肯放过他们了,这些刺客们又没有墨白焰和李宏杰那样高来高去的本领,登时落于下风。

    纥干承基一见,忙也挺刀冲上,大刀挥舞,三个刺客登时惨叫着毙命于他的刀下。武士彟一见急叫道:“壮士,留活口!”

    纥干承基的大刀已经劈至一个刺客的脑门,硬生生地停了下来,飞起一脚,将那刺客踢昏,哈哈大笑地收回刀来。刺客被杀死几人,生擒者也有三人,被侍卫们扭着双臂押出楼去。

    柳下挥、李鱼、庞妈妈三个昏迷不醒的人被抬到席上,庞妈妈被人使凉水一泼也就醒了,柳下挥和李鱼却是被撞晕的,而且也不宜用泼凉水这样粗暴的手段,一时竟救不醒来。

    武士彟唯恐再生意外,忙挥手道:“快把柳下和李先生抬上本官的车驾,速召郎中去我武府救治。”

    武士彟说罢又转向举着大刀,顾盼自雄的纥干承基,笑容可掬地道:“多亏壮士拔刀相助,却不知壮士从何而来,往何处去?”

    纥干承基忙收了大刀,抱拳说道:“某乃燕人独孤信,游侠江湖,兴之所至,恰到于此。”

    武士彟欣然道:“原来如此!老夫乃本州都督。我观独孤壮士武功超群,不知壮士可愿报效朝廷?”

    纥干承基动容道:“原来是大都督当面,失敬!失敬!”

    纥干承基犹豫了一下,才道:“某少年时,便想学得一身武艺,或报效朝廷,充于行伍。或游侠江湖,管世间不平事。为人保镖护院的话,束缚太多,却非我志向。”

    武士彟哈哈大笑,道:“本都督正是管军,你想入伍,这有何难。壮士且随老夫回府,老夫自有安排。”

    纥正承基喜悦地道:“既如此,在下愿追随大都督!”

    任怨忍着痛,从屁股上拔出刀尖,摁着血哧呼啦的屁股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出来,咆哮道:“封了张飞居,全城通缉刺客!”

    庞妈妈满头满脸的水,滴滴嗒嗒的,听说封楼,有心说话,但一瞧任大老爷正在气头儿上,却是不敢多说。

    说话间,众侍卫七手八脚地抬了柳下挥下楼,做为他的难兄难弟,“忠心耿耿”的陈飞扬和狗头儿在确认安全后,也是如丧考妣地扑上楼来,禁止别人动手,由那狗头儿把李鱼扛了起来,陈飞扬身子骨单薄,只在一旁扶着他的脑袋。

    吉祥欲言又止,终是默默止步。怜惜她的,只是李鱼罢了,李鱼昏迷不醒,旁人谁会把她当会事儿呢?

    武士彟因为今日任怨大失风度的举止,对他受伤的事恍若未见,拱一拱手道:“寻凶缉盗之事,就拜托任太守了!”说罢便扬长而去,纥干承基忙扛着大刀跟上。

    武士彟是军事官,任怨是行政官,这地方的捕盗缉凶、司法讼狱之事,确实该由任怨来负责。任怨沉着脸色,按着屁股一瘸一拐地下楼,庞妈妈急忙颠着屁股追上去。

    庞妈妈腆脸笑道:“太守老爷,这刺客行刺一事,与我‘张飞居’可是全不相干呐!这要是封了张飞居,百十口子指着它吃饭的人可怎么活呀,大老爷您开恩……”

    任怨冷笑,庞妈妈忙从袖中摸出几片金叶子,可还不等她递过去,已被任怨冷冷的目光给吓住了。

    任怨停住脚步,淡淡地道:“你说刺客与你张飞居没有关系,好!本官暂且信了你!但那小贱人,却是你张飞居的不假吧?一个舞娘,敢让老夫颜面扫地!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庞妈妈迟疑道:“奴奴知道,只是……只是大老爷您贵体受伤……”

    任怨怪笑一声,道:“臀部受伤,有甚打紧?我流多少血,就要她十倍的流出来。”

    饶是庞妈妈见多识广,听到这里也不禁心头一寒,任怨的怪癖她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便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也少有禁得起他变态折磨的,吉祥……那小妮子不识抬举,活该要被他活活弄死。

    庞妈妈暗暗发狠,忙满脸堆笑地道:“奴奴省得了,奴奴今晚就安排妥当,亲自送到贵府,包管老爷您玩得儿舒服熨贴。”

    任怨仰天怪笑几声,牵动屁股上的伤势,急忙用手摁紧,咬着牙根,一步一下的蹭下楼去。

    狗头儿扛着李鱼,脚步沉重地下了两层楼,李鱼竟尔悠悠醒来。

    李鱼神识刚刚苏醒,就记挂着吉祥的安危,吃力地叫道:“吉……吉……”

    狗头儿正低头看着脚下楼梯,忽听李鱼说话,大喜之下急忙回首:“小神仙,你……”

    “醒啦!”二字尚未出口,就听“砰”地一声,被他扛在肩头的李鱼被横着悠出去,脑袋磕在围栏之上,双眼一翻白,又晕了过去。

    陈飞扬大怒:“混账东西,小神仙就在你肩上,转身作甚?”

    狗头儿也不禁大怒:“不是你在扶着小神仙的脑袋吗?怎地放开了?”

    陈飞扬赶紧左右看看,忙张地道:“快走!快走!请郎中诊治,莫要再说废话!”

    狗头儿也有些心虚,二人忙又重新扶起李鱼,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楼下走去。

    :老看到有人说更的慢,我是真不知道掌阅这边大多数人一天几更,但我是真的没办法更快了。而且吧,你们也看到了,前两章,前前两章,前前前两章,都是环环相扣,下的钩儿是咬紧的,我就是一天更六章,停的地方还是有钩子。而且话说回来了,一天更多少章,我结尾都得争取下钩子啊,网文连载不就该如此么。网文更的久,久了就成你生活中的一部分,伴你搞对象、伴你成亲、伴你生儿育女、伴你生官发财,这就是你青春的一份子啊,生活节奏够快了,慢下来吧,莫急!莫急!先点个赞,投张月票,沏一杯茶,慢慢地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