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055章 杀杀人,跳跳舞

第055章 杀杀人,跳跳舞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055章 杀杀人,跳跳舞

    明月当空,篝火一丛。

    篝火窜起两丈多高的火苗子,围坐在篝火周围的人都被那火光映得脸庞红润,尤其是女子,常言道灯下看美人,更增三分颜色,那灯可不是后世的白炽灯,此时的火光差可比拟,杨夫人和杨千叶当真比白天里更加的婉媚动人。

    一个腰肢细细、身段窈窕的小美人儿,发梳仙髻,身着羽衣,环佩叮当间扬臂旋转,嫣然纵送,姿态妙不可言。这美人儿不是武家豢养的舞姬歌女,正是武家大小姐武顺儿。

    几个武府侍婢斜坐一侧,或抚琵琶、或拍手鼓,带些胡音节奏的明快音乐随之而起,荡漾在这静寂的大山之间。

    武顺一曲舞罢,香汗津津地停下,笑盈盈地向众人福了一礼,翩跹然退下,回到自己席边一看,华姑盘腿坐在案前,两只小手捧着肥肥嫩嫩一块手抓羊肉,正啃得唇角流油。

    武顺儿白了妹子一眼,嗔道:“就知道吃,饿死鬼投胎的呀!”

    华姑向她扮了个鬼脸儿,笑嘻嘻道:“姐姐的舞反正什么时候都看得到,当然是吃肉要紧。”

    武顺哼道:“难道平日里就短了你的羊肉吃么?”:

    华姑扬了扬手中的羊肉,笑道:“彼羊肉非此羊肉也,而姐姐始终还是那个姐姐。”

    坐在旁边席上的李鱼笑道:“华姑当真冰雪聪明,这句话大有味道。与你同龄的女孩子里,只怕很难再有第二个,说得出你这样为贪吃辩护的高妙见解了。”

    华姑握着手抓羊肉向他煞有介事地拱拱手:“承让,承让。”

    武顺见李鱼给她帮腔,心下欢喜,俏媚地瞟了李鱼一眼,道:“还是小神仙好眼力,我这妹子呀,就是人小鬼大。”

    武顺毕竟是大家闺秀,虽然年少活泼,平素也不会向男人做出这般姿态,不过此时饮了几杯葡萄美酒,红晕上脸,便也不似平时拘瑾了。再者,李鱼本就俊俏,又有一层神仙光环,顺姐儿哪有不喜亲近的道理。

    李鱼这厢正同姐妹花贫着嘴,武士彟捧着一盏盛满美酒的金屈卮,深一脚浅一脚摇摇晃晃地来到了李鱼的几案前,开怀大笑道:“今夜酒兴浓厚,小郎君不为我等高歌一曲么?”

    李鱼赶紧起身道:“小可可不擅唱歌,莫如大都督即兴高歌一曲,如何!小可敬大都督!”

    李鱼说罢,抢先举起一杯酒,豪爽地一饮而尽。

    武士彟哈哈大笑,高高举起金屈卮,盏中酒水荡漾,倒映出了一轮摇曳于酒中的明月。武士彟略一沉吟,高声歌道:“明月好酒更胜吾,吾尚未饮它先醉。且饮,且住,你在长空我遥敬,共饮一杯风火发~~”

    老武不是在吟诗,而是用一种古歌韵唱曲儿,所以倒不甚讲究押韵,那欢畅淋漓的气氛也是十足。老武一曲歌罢,李鱼犹在琢磨其中一些没听清的字句,武元庆和武元爽已经喝起彩来。

    “好!啪啪啪……”

    武元庆、武元爽大力鼓掌,李鱼忙也跟着喝起采来。老武一口喝干盏中美酒,哈哈笑着扯住李鱼,道:“本督已经唱过了,小郎君,该你啦,要么唱,要么即兴吟诗一首,你选哪个?”

    李鱼懵了,赋诗?臣妾做不到啊!唱歌,我唱什么呢?

    “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两眼 ,是独相随,只求他日……”

    不行!古人懂“喊麦”么,可别这一吼出来,连九岁的小华姑都鄙视我,那可真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啊~~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咳!时代感太强了,得有点古韵的。而且大唐气象何等大气,要豪迈些!

    “大地在我脚下,国计掌于手中,哪个再敢多说话……高高在上,诸君看吧,朕之江山美好如画。登山踏雾,指天笑骂,舍我谁堪夸……”

    李鱼的眉毛扬了扬,歌词却没扬出来,话到嘴边,又被他硬生生地给吞回去了。这首歌要是唱出来,老武为表对李唐王朝的忠心,估计得活活掐死他。

    莫怪李鱼不会唱,他虽有土著李鱼的记忆,但土著李鱼从小到处忙着投师学杀人艺,哪有闲功夫参加踏歌会,学唱诗歌俚曲?所以李鱼穷索记忆,竟是没有这方面的才艺可以展示。

    要不……吟诗吧?古诗他还是能吟上几句的。比如李白那首《将进酒》,如果他吟出“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李鱼相信,不只武士彟要惊为天人,就算那位此时不时瞟他一眼,似笑非笑、皮笑肉不笑、笑里藏刀的大唐版蒙娜丽莎杨千叶杨姑娘都得一撩石榴裙,纳头便拜!

    真正的好诗歌,是能够跨越时空、跨越种族的、更不需要什么名师讲解,人人都能感觉到它的魅力。李白这首《将进酒》放到千百年后,任谁一看,还是一样能感受到其中的魅力。再如那仓央嘉措,把他的诗翻译成汉语,那种回味无穷的韵味依旧扑面而来。

    明明不知所云,所谓的诗人还要煞有介事地去给你讲解它的每一个字有多少深刻寓意的,尤其是本身就是现代诗,用的也是现代语言,一共百十个字,诗人能给你剖析三个小时的所谓好诗,全是披着皇帝的新衣耍流氓。

    更何况大唐本就是诗的国度,李鱼若真要吟出诗仙李白的那首《将进酒》,可想而知能为他人带来多大的震撼。但李鱼只是一转念,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剽窃诗仙的好诗,他有负罪感啊!再说了,此诗一出,恐怕他的名声马上就得传遍大唐。到时候不知有多少文坛名人想认识他,要与他来往,他还不马上露馅?

    文人之间交往,考较的是你真正的文学底蕴,酒桌上行个酒令儿、想你了书信一封,你不分场合统统一律用诗应和?而且还不管那诗应不应景?那不是神经病么。

    李鱼记得前世曾在网上看过一份清末文献的扫描件,是上海滩一个青楼女子给她相好儿写的一封信,人家那遣词用句,单独看哪个字都认得,组合在一起连意思都不明白,还装毛的文化人,分分钟就露馅,到时可真的身败名裂啊。

    李鱼硬生生地压下了抄诗炫耀的诱惑,拱手道:“有都督珠玉在前,李鱼可不敢献丑。”

    杨夫人看出李鱼好像真的不擅吟诗作赋,不想让他作难,便道:“夫君自家喝的高兴就是了,莫去难为李小郎君,小郎君学的是天人术,恐怕于诗词歌赋未必有暇研究呢。”

    武士彟哈哈一笑,把金屈卮往李鱼案上一放,笑道:“罢了罢了,本督不难为你,你且自罚一杯吧。”

    华姑雀跃道:“我来斟酒。”马上跑过来,用一双油渍渍的小手捧起银酒壶,为李鱼斟满了金屈卮。李鱼无奈,只好捧起杯来,一饮而尽。虽说这年代的酒度数不是很高,这样急促地连饮两杯后,他也有些飘飘然了。

    武士彟见李鱼自罚了一杯,开心地大笑,晃晃悠悠走开两步,抬手挥了挥,那些负责演奏的侍婢会意,马上奏起了一首欢快的曲子。

    武士彟就跟抽筋儿似的,抬抬腿、跺跺脚、舞动舞动胳膊,跟一只大马猴儿似的跳了起来。李鱼看得目瞪口呆,武士彟,一位国公爷,利州大都督,这是作的什么妖?

    瞧他那模样儿,贵人大官的威严仪态呢?高门士族的端庄风度呢?啊!李鱼突然醒悟过来。

    虽然他拥有这一世李鱼的记忆,但他主导意识的思维可是后世的杨冰,难免要有个接受过程。所以惊诧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武士彟是在跳舞!酒席宴上歌舞乃乐户贱民之行为的看法,那是后世的事了。

    如今这时代,贵人且歌且舞且饮,是很正常的事,不要说武大都督,就算当今皇帝李世民甚至太上皇李渊,一言不合就“尬舞”的情况也是常有的事儿。

    “尬舞?”

    想到这个词儿,李鱼突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李鱼预感无误,老武果然没有真的放过他,武士彟扭身扬臂、袍袖甩动、旋转腾踏、招手遥送,在李鱼桌前扭腰摆胯的,显然是邀请他共舞。

    其实也难怪武士彟盯上他了,在场的这些人,除了夫人,就是小姨子。除了小姨子,就是儿子女儿,他总不能拉个家丁仆从上来共舞吧?那他的最佳“尬舞”对象,就只剩下李鱼了。

    方才请他唱歌,他就没答应,这回邀他共舞,他要再不答应,那就太失礼了。但问题是不管是前世之他还是今世之他,都没有踏舞这方面的经验。

    李鱼讪讪地站起,正不知是不是要学着武士彟转圈、拍大腿、踏地、拍胸口……两人一起扮大猩猩,可爱的武元庆、武元爽已经主动跳了出来,把上袍一脱,将一条丝带往头上一系当了“抹额”,还把从下午猎回的野鸡尾巴上拔下的翎子插在“抹额”上,呼哈嘿哈地陪他老爹扮起了大猩猩。

    李鱼见状,硬着头皮站起来,心想:“人家一方军区司令,都不怕扮大猩猩,我怕个鸟!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豁出去了!”

    却不想武顺儿和华姑的舞兴也涌了起来,二人本就挨着李鱼坐着的,当下跳将起来,华姑将小手儿用毛巾急急一擦,便拉住了李鱼的手,而且还抓着他的另一只手往姐姐武顺手里一塞。

    武顺儿武大小姐倒也落落大方,顺势便牵住了他另一只手,两姐妹拉着他一起下了舞场,她们两个绕着篝火,踢踏跳舞,舞动极有韵律,李鱼发现她们只是跟着乐曲的音律即兴发挥,有样儿学样的很快便也会了。

    杨夫人看着一家人欢舞,笑着侧身过去,用团扇掩着口儿,同妹子杨千叶取笑了几句夫君与儿子蠢拙的舞姿,杨千叶嫣然听罢,复又坐正了身形,肩头微微往后一仰。

    跪坐其后的墨白焰马上微微倾身,向杨千叶靠近了些。杨千叶用团扇掩着口儿,用几近不可闻的声音对墨白焰道:“李鱼这个人……”

    说到这里时,正被武氏姐妹两只温软小手拉着共舞的李鱼恰向这边望来。美色与醇酒,还有夜空中一轮浪漫的明月,并没有让他遗忘了杨千叶耳垂上的那颗红痣,他心中的疑虑还未消呢,只不过他无暇向千叶姑娘验证心中所疑罢了。

    李鱼跳动间望见她娉婷俏坐,笑靥如花,心中怦然一动,忽然想起了下午与老武的那番“品桃”论:手感、口感之外,似乎还有一个观感哩,却不知千叶桃儿的“三感”,该是怎样一番风景,真是令人想入非非呀……

    待见李鱼双眼望来,杨千叶一双妩媚的杏眼微微一弯,仿佛一双弦月般异常的迷人。团扇掩着口鼻,她只露出一双妩媚的眼睛,细若游丝的声音却清晰地在墨白焰耳边响起:“墨师可择机杀之!”

    谈笑间便定杀人计,杀机却被她一双弯弯笑眼尽数掩盖。

    公主金枝玉叶身,岂能被夫婿以外的男人玷污?所以,这个男人必须死。

    :真真的火冒三丈,在火车上把这一章码完了,然后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一直在尝试让电脑能连上手机的热点,现在莫名其妙的连上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弄好的,破iphone兼容性这么差么,真是气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回头就换手机,谁有用的顺手的推介一下,拍风景照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