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050章 利州最粗的大腿

第050章 利州最粗的大腿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050章 利州最粗的大腿

    李鱼收回目光,见陈飞扬犹自一脸惶恐,狗头儿在旁边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便安慰陈飞扬道:“没事,没事,只是当着吉祥姑娘的面儿,你那张嘴巴可得有点儿把门儿的,不要什么都乱说。”

    陈飞扬如蒙大赦,连忙道:“是是是!小的晓得了!那这些请柬?”

    经这一打岔,李鱼还真没兴趣看了,而且冷静下来一想,权贵富绅争相上门,名妓贵妇逢迎巴结的这一幕,怎么那么眼熟呢?隐约记得,后世中这种人物可出现过不少,但无论他们曾何等风光,最后都没一个落得好下场,李鱼可不想步他们的后尘。

    李鱼兴致索然地摇摇头,道:“收了吧,她若有诚意,自会再来相请。若她一请我就答应,当我是什么人了?”

    陈飞扬陪笑道:“小郎君说的是!”

    陈飞扬顿了一顿,又小声试探地道:“小郎君可是喜欢吉祥姑娘?”

    李鱼顿时瞪了他一眼,陈飞扬看出李鱼并非真的生气,便涎着脸儿道:“郎君如今是何等身份,若是喜欢,只消开口,还怕妙家不肯答应?”

    狗头儿赶紧凑上来,嘿嘿笑道:“是啊郎君,吉祥姑娘现如今在‘张飞居’做舞娘,来日想嫁个体面人家都难。若是郎君青睐于她,还怕妙家不肯将她送与郎君暖被窝么?”

    李鱼一怔,急忙问道:“你说什么?吉祥姑娘在‘张飞居’做舞娘?”

    狗头儿眨眨眼道:“是……是啊!”

    李鱼心中顿时大悦,眼看着一把水灵灵的小白菜叫猪拱了,那种难受劲儿不是男人可不知道。如今既知吉祥只是在大酒楼中做舞娘,李鱼憋闷的胸口一下子舒坦起来。

    虽说干舞娘这一行当,整日里灯红酒绿、杯筹交错,意志会渐渐消磨,虚情假意间一旦碰上个顺眼儿的,眉来眼去几番,再收些好处,也难免会有些女子半推半就的与人做下苟且之事,但李鱼相信吉祥既然不曾那般堕落,就不会做这种事。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无条件地相信,也许是因为初到利州城时扮卖酒娘子的吉祥送给他的那温情脉脉的半张胡饼,又或者是为了房后竹林中月光下的那两行清泪,他就是相信。

    如今知道吉祥真正所从事的行业,再回想自己当初的错误认定,李鱼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因为太在乎她,所以才因为关心,而做了最坏的判断。

    李鱼的心情明显地畅快了起来,他重重地一拍狗头儿的肩膀,笑道:“走!咱们出去找家馆子,一块儿喝两杯!”

    陈飞扬和狗头儿是两个酒虫,只是手头一向窘困,很多时候喝不起酒。这时一听李鱼要请吃酒,不禁大喜,连忙答应着就陪他向外走去。

    三人刚走到巷间,就见邻居冯婆婆拄着拐杖,颤巍巍地从外面回来。李鱼忙侧身让路,含笑招呼:“冯婆婆回来了啊?”

    冯婆子一见李鱼,一张牙都掉光了的嘴巴登时喜得合不拢了:“哈!小鱼儿啊,老婆子正要找你。”

    李鱼奇道:“冯婆婆找我做什么?”

    冯婆子倒了近前,把拐杖一顿,气呼呼地道:“也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小蟊贼,把我老婆子养了快三年的大肥猪给偷走了。老婆子找了许久,都未见下落。小鱼儿啊,你快给婆婆算算,我家那口大肥猪,现如今在哪里?”

    李鱼听得一窘,其实类似的事儿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可为了这么点儿事就回档一次,也就意味着这一天内他做的其他所有事都得从来一遍,实在是不胜其扰。

    冯婆婆一瞧李鱼面有难色,不悦道:“怎么,咱们邻里邻居的住着,婆婆就这么点儿小事求你,你都不肯帮忙?”

    李鱼低声下气地道:“冯婆婆,不是鱼儿不肯帮忙,只是鱼儿一天只能卜算三卦……”

    冯婆婆道:“这才多点事儿,你手指头掐巴掐巴不就算出来了么?难不成还要等明天?要是捱到明天,我家那口肥猪已经被人给宰了、给吃了、给卖了肉了,那可怎么办?”

    狗头儿插嘴道:“明日也算不得,十天之内的卜算,都已预约出去了。”

    冯婆婆勃然大怒,指着李鱼的鼻子,瘪着嘴儿道:“好哇你,你小子没良心呀你,当初你娘生你,还是老婆子我给你接的生呢,如今这么点小事求你,你就推三阻四,你个钻进钱眼儿的臭小子,早知你如此市侩,当初我老婆子就该不理缠在你脖子上的脐带,活活勒死你小子算啦……”

    老婆婆牙齿都没了,激愤之下,喷了李鱼一脸唾沫星子,李鱼满脸苦笑,只得作唾面自干状,低声下气地解释:“婆婆,小鱼儿实在不是不肯帮忙,如今真的是……好啦好啦,你家丢了一口大肥猪是吧,我赔!我赔!”

    李鱼急急向陈飞扬递了个眼色,陈飞扬沉着脸儿从袖中摸出一片金叶子,悻悻地塞到冯婆子手里。这时节的货币主要是铸钱和丝绸,很多地方还在以物易物,金银并不直接作为货币,但是作为贵金属,它是可以抵算成钱的。

    冯婆子接过金叶子,塞进嘴里舔了舔。金比铜软,所以普通老百姓识别黄金最简单易行的办法就是咬,老婆子没有牙,咬是不成了,但她还可以舔,因为纯度高的金子会微微有那么一点儿甜味。

    冯婆子舔了舔,满意地咂巴了一下嘴儿,嘟囔道:“这还差不多儿!”

    冯婆子把拐棍儿一抖,拄在手里,颤颤巍巍地往前走,还横了李鱼一眼:“哼!小神仙!在我老婆子面前,你可别摆谱儿,当初你还是老婆子我接生的呢,你光着腚的样子,老婆子都见过……”

    李鱼陪着笑候那老婆子晃也晃的过去,这才擦一把脸上的唾沫星子,仰天长叹:“老子终于明白布衣起家的皇帝们为何都比官二代出身的皇帝们喜欢杀功臣了。摊上这样的主儿,搁谁也受不了啊!”

    狗头儿虚心求教道:“小郎君这话玄妙的很,我有些听不明白,可否说的浅白一些呢?”

    李鱼瞪他一眼道:“滚!”

    狗头儿点头哈腰地道:“这个就浅白的多了!”说着便屁颠屁颠地往前走。

    三个人刚走到门口,恰见一辆马车停在门口,使马的车子不多见,可这辆车子不但使的是马,马车上还打着官幡:利州都督府。

    李鱼抬头一瞧,不认得那车把式,可那车把式却认识他,立即跳下马车,唱个肥喏道:“小李神仙,你来得正好!我家老爷有请小李神仙同游剑阁古栈翠云廊,特遣小的前来迎接!”

    狗头儿耀武扬威道:“我家小郎君今天没……”

    “空”字还没说出口,他屁股上就挨了李鱼一脚,李鱼低声骂道:“双飞姑娘家不去也就算了,黄鹂姑娘那儿也不着急。可这利州最粗的一条大腿也不急着去抱,你是想哪样啊你?”

    :没月票投鲜花啊,没鲜花点赞啊!看完就关闭,你是想哪样啊你?利州最粗的大腿,你还想不想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