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046章 李鱼失业了

第046章 李鱼失业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046章 李鱼失业了

    隔壁妙家的人也已被惊动了。妙大叔最先发现的,他一开房门,就发现院门口站着许多人,不时来回走动,有时彼此还要交谈几句,行色诡异,吓得他又赶紧掩了房门,拿马扎顶上,又唤醒家人,小心戒备。

    此时妙大叔夫妻加上妙龄,正贴着门缝儿摒着呼吸向外看着。而吉祥姑娘也已醒了,此时就站在她所居住的仓房门口,一脸惊讶地看着院中的情形。

    李鱼看着刺史府上这位老管家,结结巴巴地问道:“刺史老爷,现在要见我么?”

    刺史府管家失笑道:“当然不是,我家主人岂会如此失礼,自然是要与小郎君商定吉日,再延请入府,饮宴欢叙。”

    那时节对于邀人赴宴是很重礼节的,从没有当日邀请当日赴宴的道理。一则,这说明主家没有充分准备,二则对于客人,也是等于看轻了自己,所以登门下柬,一般都是另行约定赴宴时间。

    李鱼心中一转念,便道:“刺史相邀,李某敢不应承?既如此,就定在三日后吧,三日后未时三刻,李某前往贵府相见!”

    刺史府管家满面堆笑地长揖:“多谢小郎君!”

    老管家说着,从袖中摸出一张泥金的请柬,双手毕恭毕敬地递给李鱼,李鱼接过,老管家又向他拱拱手,高声道:“三日后,老朽当于太守府门外,亲迎郎君大驾!告辞!”

    老管家这句话可是刻意提高了声音,叫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言下之意,别跟我抢,三日之后那一天,我们刺史府可是已经定下来了。

    门外那些青衣男子原本只是怕惊吓了李鱼,所以才由得他先进来说明情况,谁料这老家伙却抢了个先机,其他青衣人顿时急了,一俟他出去,众人一拥而入,纷纷亮出了他们五花八门各种款式的请柬,摇在手中向李鱼打招呼。

    “小郎君,我是柳下司马府的,我们柳下老爷有请小郎君赴宴。”

    “小郎君,我是邱别驾府的,别驾老爷有请小郎君赴宴!”

    “小郎君,我们黄都尉久仰足下大名啊,都督老爷还祈小郎君不吝一见!”

    “小郎君,我是利州缙绅张荣会张老爷府上管家,我们老爷……”

    “走开,你个富绅人家,也敢与我们官老爷府的抢贵人!”

    “耶?我们老爷虽不是官,可我们家二老爷却是青州府判啊!”

    “哈!县官不如现管,青州府管得了我们利州府?诶,哪位知道啊,青州府在哪?”

    李家院子里登时乱成了一锅粥,众人七嘴八舌,把李鱼围在当中,你一言我一语,李鱼根本招架不过来。潘氏娘子早吓呆了,她原本在都督府做针娘,出门儿都觉得高人一等,如今这么多的官绅都跑上门来请他儿子登门赴宴,潘氏真如做梦一般。

    妙家门缝里,夫妻父女三人贴着门缝儿向外看着,越看越是惊讶。余氏奇道:“昨晚才听潘大娘说过,我还当她是有意吹嘘,想不到李家大郎果真如此了得!”

    妙龄道:“娘!我回来时不是也跟你说过吗,都督府上下都传遍了,人家真是个大有本事的人呢。”

    妙策懊恼道:“总巴望着给你找个如意郎君,想不到,这好郎君就在眼前。女儿啊,你若嫁了他,又何必非得去武家给人做小?”

    余氏抢嘴道:“就算做小,也在两可之间呢,说不定只是个通房丫头,哎,早知他有本事,便早下手了。”

    妙龄姑娘从门缝里盯着院中被人围得水泄不通的李鱼,灵活嫩红的舌尖猫儿似的舔了舔嘴唇儿,心中暗道:“现在也不晚!本姑娘出马,还怕他不神魂颠倒,乖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吉祥却是还丝毫不知李鱼如今是何等的威风,她昨日回来的虽然略晚,但那时李鱼的消息还未在坊间传开,而她回来后,也没人跟她说起此事,是以对李鱼的际遇愈发地好奇起来。

    李鱼被众人吵得昏头转向,接一份请柬答对几句,那也是要耗上一段时间的。及至后来,李鱼已经不敢轻许赴宴时间,只是先接下请柬再说,等他说的口干舌燥,好不容易把这些人打发离开了,潘氏横叠着菜刀,菜刀之上已经摞了重重的一摞请柬。

    待见众人离去,妙策才打开房门,带着妻女走出来。妙策有些敬畏地看着李鱼,原本在他面前是一副长辈模样,虽说是房客,刻意热络了些,但也不似此刻,手脚都有些不知该往何处放了。

    妙策腼脸笑了笑,道:“小郎君真好本事,想不到我家隔壁就住了一位有大本领的奇人,老夫……妙某……在下真是与有荣焉!”

    听他语无伦次的,余氏恨恨地瞪了丈夫一眼。

    妙龄向李鱼羞涩地一笑,手指扭缠着垂落在削肩上的一绺青丝,一双俏媚的桃花眼水汪汪地看着李鱼,娇声道:“李家哥哥,你好有本领。闲暇时候,妹子想请李家哥哥给人家卜算一下终身,好么?”

    这妙龄品性比乃姐差了一些,但姿容身段可是一点儿也不差,一样的明眸皓齿眉目如画,一样的笑靥如花窈窕动人,这还有些青涩的媚眼儿一丢,看的李鱼身子酥了半边。

    就在这时,潘氏瞧见巷子尽头又有一些青衣人络绎而来,不禁喜道:“啊!儿啊,你快瞧,又有贵人府邸派人来啦!”

    李鱼扭头一看,不禁大骇:“娘,你先应付着吧,我可应付不了,我从后窗走,先避避再说!”李鱼说罢,也不理母亲呼唤,急匆匆回门,冲进卧房,打开后窗,手脚并用爬将出去,一溜烟儿地逃了。

    李鱼逃出自己家巷子,下意识地便奔了都督府的后山。今天他虽起了个大早,可是在院子里应付那些各府管事可是耗费了太多的时间,等他赶到油菜花田时,已是日上三竿。

    李鱼一看天色,不由大惊:“糟了!来晚了!今日又得被管师傅骂了!”

    想到管师傅骂人,从无一次骂得重样儿的,李鱼竟然生起些期待感,转念一想,不禁有些好笑:居然盼着别人骂我,莫非我还有受虐的潜质?

    李鱼急急赶到放蜂处,管平潮果然正稳稳地站在那里,李鱼不好意思地道:“管师傅,弟子来晚了。”

    管平潮嘴角牵动了几下,扯出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古怪神气:“呃……李家小郎君……”

    李鱼一呆,看着管平潮:“师傅对徒弟何必这般客气?”

    管平潮赶紧摆手:“不不不,该当如此称呼,小郎君莫要说笑!”

    管平潮汗颜了一把,道:“小郎君是个有大本事的人,寄于老朽门下,想来只是随意率性的游戏之举,呵!呵呵……”

    李鱼莫名其妙地看着管平潮,可怜的管师傅被他看得好不紧张,还以为自己好不容易琢磨出来的几句客套话并不得体,一时间汗都下来了。

    管老师擦了擦汗,客气地道:“呃……老朽还要去放蜂,就不奉陪贵人了!恕罪、恕罪!”

    管平潮慌慌张张地走出几步,突又省起一事,忙又转身回来,从蜂箱旁捧起一口黑黝黝的坛子,满脸巴结地对李鱼道:“昨日承蒙令堂馈以猪头,色泽红润,香糯浓醇,咸甜适度,肥而不腻。 将其切片,再佐以芫荽(香菜)、醓醢(肉制酱油)、香醋、姜末、蒜末、花椒、茱萸(代辣椒),味道尤佳……”

    李鱼两眼发直地看着管平潮,这货居然还是一个美食家?

    管平潮见他直勾勾看着自己,心更慌了,难不成又夸错了?哎!夸人的话,实在没学过。管平潮也不管那么多了,只把那口沉甸甸的坛子往李鱼手里一塞,干笑道:“在下无以为报,这坛蜂蜜,权当谢礼。呵……告辞!”

    管平潮说罢,如蒙大赦般向李鱼拱了拱手,转过身去,分开花枝,片刻功夫就不见了踪影。李鱼捧着一坛子蜂蜜站在那儿,怔怔出神:“这才几天?我就失业啦?”

    :求点赞、鲜花、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