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005章 九月九,一起出走

第005章 九月九,一起出走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005章 九月九,一起出走

    长安县令何善光木然站在大牢中央,身后站着几个牢头儿和两队狱卒。

    何县令高声道:“方才的圣谕,你们都听清楚了吧?陛下仁慈,延尔等一年寿命,各自归家,亲人团聚,有什么未了之遗愿,亦可趁机完成。只是明年今日,尔等须得遵循律法,回到这长安县狱受死!明白了吗?”

    所有的死囚全都紧紧抓着栅栏,仿佛刚才李鱼抓李世民足踝时一样拼命地向外挤着脸庞,把脸都挤得变了形,一双双眼睛里放出炽热的光芒。

    “何明府,你说什么?刚刚……刚刚那位赤黄衫子的贵人,就是当今皇帝?”

    “是的!”

    “皇帝下旨,把我们统统放了?要我们明年九月九,再自回京师受刑?”

    “是的!”

    “我……我们离开监狱的话,没有人监视督领么?”

    “没有!”

    “我们需要戴着死栲死枷离开吗?”

    “不用!”

    “那……那么,如果我们来年九月九不回来的话,会连累亲邻连坐吗?”

    何县令的脸颊猛烈地抽搐了几下:“这就思量一去不回了么?陛下他真是……哎!”

    何县令咬着牙根,摇了摇头:“也不会!”

    “万岁!万岁!吾皇仁恕、吾皇万岁呀!”

    初时,是一个人嘶哑着嗓子吼起来,紧接着,整个大牢各监房的人不约而同地呐喊起来。

    许多人跪在地上,放声大哭。就连一向对上法场表现得满不在乎的窃贼金万两都是嘴唇颤抖,热泪盈眶。不怕死不等于想去死,当他们都以为死亡将来临的时候,无论是善是恶,恐怕思想最多的就是对于一生的反思、对于生存和亲人的留恋,还有这样那样无尽的遗憾。

    如今,他们居然可以缓刑一年,可以离开大牢与亲人团聚,可以把他们来不及去弥补的憾事一一完成,就算再如何漠视生的人,都已止不住他们的眼泪。

    “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仁慈啊!”

    “皇帝隆恩,草民没齿难忘啊!”

    一间间监房内,无数的人叩头如捣蒜,号啕声此起彼伏。

    何善光深深地吸了口气,咬着牙根儿吩咐:“开牢门!”

    两队狱卒大步走上去,一间间牢房的门纷纷打开,犯人们惊怔地看着洞开的牢门,有人试探着小心翼翼地向外迈出去,狱卒们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没有看见。

    犯人们的惊疑不定变成了惊喜激动,他们撒开脚丫子向牢外狂奔而去,越来越多的犯人冲出牢房,汇聚到冲向牢外的队伍,从县太爷何善光的身旁洪水般涌过,何大老爷站在那儿,肩膀不时被忘形的犯人刮碰得,身子摇摇晃晃,脸上却是木无表情。

    “天子糊涂啊!今日走脱这些人,明年九月九,还会回来几人呢?”

    二号监的犯人也都欢呼雀跃着,仿佛疯了似的往外跑,只有李鱼呆呆地站在那儿,有些不知所措。

    “放了?皇帝居然把我们放了?刚刚听我说故事的那个人……就是大唐天子李世民!我居然看到了历史书上的唐太宗啊!厉害了我的哥!”

    李鱼正胡思乱想着,已经跑出牢门的屠夫老范突然又冲回来,一把握住了李鱼的手,用力摇了摇。

    李鱼愕然道:“你干嘛?”

    屠夫老范笑容可掬:“你这只手,抓过龙足啊!我沾点喜气!沾点喜气!”

    屠夫老范说完,傻笑着跑了出去。

    一听老范这话,刘老大、大弘和尚、康班主、马瘸子等人纷纷冲过来和李鱼握手,然后狂笑着离去。

    李鱼站在牢房门口,跟接见来宾似的跟同监所有人握完手,等所有人都跑光了,才迷迷瞪瞪地向外走去,仿佛做梦一般。

    ***   ***   ***   ***   ***   ***   ***   ***

    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

    遥认微微入朝火,一条星宿五门西。

    大唐,长安。

    东西长十千米,南北长九千米,十倍于明朝时候的西安。城墙高六米,全是干打垒的黄土夯成,不用城砖。每一面城墙三座城门,尤以城南的明德门最为宏伟壮观。

    李鱼站在长五千米,宽一百五十五米,比后世北京的长安街还要宽上一倍的朱雀大街上,茫然地看着头戴白帽,面黑而髯的大食人牵着骆驼,大红石榴裙、同色绣花抹腰、脸上蒙着乳白色薄纱,扭着圆润柔软小蛮腰的波丝胡姬熙攘来去。

    要不是还有许多长安百姓、妓女伶人、文人雅士、出家僧道长着和他一样的面孔,和他操着一样的语言,李鱼还以为一脚踏进了异域他国。

    从大理寺狱、京兆府狱、长安县狱、万年县狱放出来的死囚,一出牢门第一件事就是奔向自己的家,家在外地的也都马上寻找适用的水陆工具,都想立刻回家,去见他们的亲人,而李鱼竟无处可去。

    百千家似围棋局,而他,是不该出现在这副棋盘上的那枚棋子。

    李鱼隐约记起曾经看到一则新闻,说是有人从小坐牢,坐了一辈子牢,结果终于得以释放时,他竟然想要回去,因为他已完全不适应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在外面该如何生活。

    现在,李鱼就是这样的感觉,天大地大,但他竟不知该何去何从。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这时,朱雀大街上,正有一辆黄牛车缓缓而来,车上端坐两个道服秀士,一个年近三旬,面如冠玉,剑眉星目。一个弱冠之年,唇红齿白,眉眼俊朗。两人时而低头谈笑几句,时而左顾右盼。

    那唇红齿白的弱冠少年忽然一眼看到了李鱼,目光本已从他脸上掠过,忽又收回,重新投注在他脸上,仔细一端详,顿时来了兴致,他急急一拉那中年秀士,兴冲冲唤道:“天罡兄,你看那人,快看那人!”

    中年秀士转过头来,懒洋洋地瞟了一眼李鱼,不以为然地道:“我说淳风啊,你如今口味如此之重么?又不是百媚千娇的妙龄女子,我看他作甚?”

    唇红齿白的弱冠少年鼓掌大笑:“哈哈!师兄,你这一番可眼拙了吧,你再仔细瞧瞧那人,面相可有异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