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78章 又见归来客栈

第378章 又见归来客栈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夜色已深。

    秋意浓重之际,偏有秋雨迷离。

    窗头一点灯火,压得豆粒儿般大小,昏黄的光,微弱地洒满室间。

    能听到细细的秋雨扫着窗棂,悉悉索索的,仿佛秋蚕在结茧。

    柔软的被褥,丝绸的柔滑,如此时刻,本该正好入眠,躺在榻上的第五凌若,已然倦得睁不开眼,偏是泪流不止,竭力不让自己合上眼睛。

    她万万没想到,她的亲生母亲竟然在她的汤碗里下药,这还是一个母亲该做的事吗?

    晚上,经过母亲一番苦劝,第五凌若虽然打定主意绝不进曹韦陀的门儿,想着大闹一场,惹得曹韦陀没有颜面,就会愤然轰她一家出门,到底还是喝了碗汤面垫肚。

    可谁料,第五先生居然淘弄来一包药粉,指使娘子给女儿下在了汤碗里。

    “你别闹了,这药服下去,二十四个时辰之内,都会周身酥软,没有人搀扶,你站都站不住了,想要叫喊更不可能。一会儿药性就上来,别挣扎了,睡吧。”

    第五娘子坐在榻边,脸冲着外面,没敢看女儿绝望而怨恨的泪眼。

    她伸手去摘钩上的帷幔,低沉地道:“我知道,你恨爹娘,可爹娘都是为了你好,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爹娘的苦心。”

    “娘……”

    第五凌若此时虽然已经坐不起来,但此时药性尚未完全发作,喉头虽然发紧,却还能说话。

    她用尽全部的意志,将手一寸寸移动腰间,摸出了带着她体温的宙轮,哽咽地道:“冰……哥哥,一定会来……找我。求你,把……把这个……还给他!”

    第五娘子回过头,看到那发着蓝幽幽的光,还用很特别的镂刻环裹在其中的宙轮,眼睛一亮:“这是什么?”

    第五凌若虚弱地道:“这是,冰哥哥的传家宝。我已……配不上他,也不配……再拥有他的东西。娘……替我,还给……他……”

    第五凌若说着,脸颊上爬下两行泪水,沉重的眼皮一合,陷入了睡梦之中。

    她的双眼陷入了黑暗,心也陷入了黑暗,这个丑陋的世界,她再也不想多看一眼。

    她的手软软地垂在榻上,宙轮就握在她手中,发着幽蓝的光。

    第五夫人从女儿掌心取过宙轮,迎着灯光仔细看了看,就见其中蓝光幽幽仿佛星河,似乎只这么一看,就把她的灵魂都吸引了进去。

    第五夫人不敢再细看,连忙握紧宙轮,嘟囔道:“看起来,是个好东西呢,莫不是传说中的夜明珠,一定是极昂贵的宝物,传家宝呢。”

    第五夫人贪心顿起,想着这宝珠可以给自己打造一条项链,那要戴着走出去,该多么风光?这样一想,第五夫人顿时欢喜起来,忙不迭就要把宙轮塞到自己衣带里。

    这手一带,那镂刻的非金非木的外环里侧很是锋锐,哎呀一声手指不慎割破。

    只是,这宙轮是基因锁开启,当初三目神女把李鱼的基因输入了其中,除了他或他的血脉后人,旁人可是打不开的,所以那宙轮毫无异样。

    “真是晦气!”

    第五夫人吮了吮手指,又从桌上拈起块抹布,小心地拭去上面的血迹,小心翼翼地塞进腰带,满意地走了出去。

    秋雨迷离,一灯如灯。

    帷幔之中,睡梦中的第五凌若,颊上依旧有未曾拭去的泪痕。

    ……

    秋雨不大,但细细密密,下足了一夜。

    李鱼就坐在车上,被那细密的秋雨浸湿了衣袍。

    他并不知道曹韦陀为了冲喜转运,很隆重地办了一个纳妾礼,当然,这位明明已是大人物,胸襟气度却一点也不像个大人物的曹韦陀,也在借机敛财收礼的想法,所以今夜还未与第五凌若圆房。

    实际上,第五凌若究竟有没有成为曹韦陀实际上的女人,李鱼本就不知道的。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只知道第五凌若是曹韦陀的宠妾,曹韦陀死后,又成了常剑南的臂膀。

    实际上,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第五凌若与常剑南并没有什么暧昧关系,包括乔向荣在内,就连这位十年后的第一大梁,都一直以为第五凌若是常剑南的情妇。

    一个漂亮女人,为某一个有权势的大人物所重用,大部分人都会忽略她的本领,而想当然地会认为她是凭着自己的身体。而第五凌若不可能也不屑去向人辩白什么。

    因之,蜷缩在车头,被秋雨浇得透心凉的李鱼,心是真的凉了。

    此时此刻,无星无月,秋雨连绵,枯候城下。

    而那厢,应该是灯红酒绿,锦幄兽香,玉体横陈,轻怜蜜爱吧?

    她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抗衡得了父母之命,怎么可能反抗得了西市之王。

    那么,自己是不是该就此走开?还需要去么,此时再去,没得给她凭添麻烦。

    木已成舟,自己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希望她能幸福安乐了吧?

    在心无尽的煎熬之中,雨渐渐停了,天边的阳光渐渐唤醒了大地。

    再后来,城门开了,渐渐有出城的、进城的百姓出没。

    李鱼机械地扬起了鞭,缓缓地随着人群进了城。

    他走的是金光门,距西市本来就不远,下意识地就向前西市走去。此时的西市还不是十年后经他治理之后的样子,车马骆驼随意出入,街头肮脏不堪。好在这时西市的元气尚未完全恢复,一条街上的店钥,也只有七八成开业,尚有一两成或者尚未出兑出去,或者店主逃

    避前几天的战乱投亲靠友去了,尚未归来,显得有些萧条。

    “秦掌柜的,曹市长纳妾,你准备送些什么啊?”

    一个掌柜的手兜在袖子里,站在门下,问着另一家刚刚开门儿,才和伙计搭着手儿卸下门板的秦掌柜。

    秦掌柜的狠狠啐了一口,道:“这一年里头,他纳了三房妾了吧,每纳一个都要操办一番,逼着咱们送礼呀,结果却是连去他府上喝杯水酒的资格都没有。”

    另一个掌柜的叹道:“你知足吧,亏得他前边一妻八妾的时候还没当市长呢,要不然,你不也得送。”

    秦掌柜的悻悻然道:“破财消灾吧!咳!这回,曹市长又聘的哪家青楼的姑娘啊?”

    另一个掌柜的走过去,道:“这一回,听说是个好人家的姑娘,可不是风尘女子。应该是外地的吧,昨儿晚上就接来,现在住在归来客栈呢,午后过门。”

    李鱼正信马游缰,听到这里,霍然坐直了身子,目光烁烁。

    那两个掌柜的却没注意他,此时的李鱼湿衣粘体,形容憔悴,胡子拉茬,显得极为狼狈,又赶着一辆大车,都以为是去哪家取货的工人,不可能是自家的顾客。

    “许是家境破败,这才卖了女儿吧。”

    秦掌柜的拍了拍手上的灰:“你出多少啊,咱们核计一下,你也别多,我也别少,要应付大家一起应付一下,免得曹市长挑理!”

    李鱼没有再听他们继续说一下,一纵缰绳,驱着那骡子,直奔归为客栈。

    这一刻,李鱼心中阳光明媚,忽然觉得此去是个极好的兆头。

    一切,起于归来客栈,仿佛又将终结于归来客栈。

    他不知道这终结,对他来说是悲是喜,想去,他便去了!:求点赞、月票!威信号yueguanwlj,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