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74章 天玩我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一辆牛车停在寺院山门外,第五凌若扶着娘亲从车里下来,第五先生已经先下了车,站在车前,舒展了一下身体。

    第五凌若这丫头不知道是否从小跟父亲学术算的原因,想要跷家,也要做一番精密的安排。

    跷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满镇都是认识的人,想走出去,是那么容易的事?尤其是她这时即将出阁的人,想不引人注意也难。

    至于夜间逃走,她也不做此想,夜间能逃到哪里去,她是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不是去作死,不要说碰上歹人,就算本来是个普通人,夜深人静时刻,一旦碰上,也难免突生恶意。

    再说,冰哥哥就一定会被太子重用么?其实第五凌若也不确定,如果冰哥哥为太子所用,那就简单了,爹娘一定不会在意她“私奔”的事实,一定会帮她隐瞒,并成全他们。

    如果冰哥哥不能为太子所用,那么她就得做长远打算了。成家,养家,生儿育女,都要用钱,她是有些小积蓄的,把这些积蓄带上,关键时刻就能帮上冰哥哥的忙。

    也不知道冰哥哥擅长什么,不过没关系,说到理财,凌若姑娘可自负的很。只要冰哥哥不懒隋,肯吃苦,办法她有的是,只需要一点点本钱,她就能帮冰哥哥打理好一切,打造一个小康之家。

    到时候,再有了冰哥哥的娃儿,家境又不错,回到家来,双管齐下,还怕爹娘不认自己么?

    有鉴于此,第五凌若做了精密的设计。

    次日,她“理所当然”地使了一阵小性儿,然后渐渐接受了现实,怏怏不乐地“接受”了父母的劝告,开始“考虑”即将出阁的事儿,然后忐忑不安地央求母亲陪她去庙里祈福。

    第五夫人虽也势利,对这独生女儿还是疼爱的,眼见女儿接受了现实,也不想在她即将“出阁”之际惹她不快,悄悄跟第五先生一说,第五先生便也欣然同意,一家三口,一块去奉天寺祈福。

    而这一切,都在第五凌若的估算之中。

    随后,第五凌若就把她收拾的细软之物裹进了一个小包袱,坦然地拿在手上,说是祈福捐赠的香火之物。第五先生也不知道女儿拿了些什么,以他一贯的吝啬,本来是极不愿意的。

    心诚则灵嘛,神佛慈悲,岂是金钱能够收买的?那不是亵渎神明吗?不过,女儿马上就要出阁了,而且跟的人是西市王曹韦陀,到时候第五家还能短了好处?可不能这时惹得女儿不快。这样一思量,虽然第五凌若那小包裹就放在他的脚下,第五先生硬是捺住了没有去摸索

    一下,辨一辨裹了些什么东西。

    而这,也在第五凌若的思量之中。

    早知父母双亲的性情脾气,这时略加算计,那真是算无遗策。

    奉天寺香火很旺,这家寺庙据说极灵验的,本就香火极旺,近几日兵灾战乱,对民间多多少少造成了一些伤害,来庙里祈福的、还愿的香客也就更多了。

    第五凌若跨着小包袱儿进了奉天寺的大门,随着父母双亲正往前走,刚刚上了几级前往大雄宝殿的石阶,第五凌若忽然眉头一蹙,拉了拉母亲的衣袖,对她低声耳语了几句。

    第五夫人听了连忙挥挥手,第五凌若挎着小包袱就向侧厢走去。

    第五先生站在台阶上,满脸不耐烦地道:“还不曾上香,闺女这是干嘛去了?”

    第五夫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先四处转转,女人家的事儿,瞎打听什么?”

    第五先生一听恍然大悟,啊!原来是女儿的天葵来了。这可不好,明天曹员外就来迎女儿过门了,这正来着月事儿,如何同房?啐!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我个当爹的操那份心干嘛。

    第五先生哼了一声,负起双手,慢悠悠地向石阶上登去,第五夫人则在石阶下等着。石阶上,大雄宝殿前,一只硕大的香炉,香炉中高高矮矮、粗粗细细、长长短短的香火燃起一缕缕青烟,随风飘摇。第五先生踱到上风头角落里,负着双手看那大殿前的楹联,揣摩字意,临摩书法,摇头

    摆尾,沉浸其中。

    第五凌若却并不是去了茅房,她往侧厢一走,进了跨院儿,马上就向外出的角门儿急急赶去,很快就绕回了山门前方的林木之下。

    林下停着些车马,都是来上香的香客们的车驾,内中一辆农家大车,正是第五先生一家三口向镇上人家租借的大车。

    “陈大叔,快送回我去长安城。”

    那赶车的陈大叔是镇上富户贾家的长工,此时正在树下打盹儿,闻声睁眼,诧异道:“凌若姑娘,你怎么要去长安啊,你爹娘呢?”

    第五凌若道:“哦,刚刚在大雄宝殿,遇到了徐伯老两口儿也来上香,我爹娘约好了借他们的车一块儿回去呢。我原开的药已经用完,今日得去城里再开几服药回来。”第五凌若因为中了蛇毒不时前往长安诊治的事,全镇都知道。而她明日出阁的事儿,却没人知道。第五先生虽然觉得能巴结上曹韦陀,是他们家高攀了,可是不管怎么说,女儿总是为人作妾,不好宣诸于

    口,所以也没对外宣扬。

    那陈大叔并不生疑,笑着站起,从车辕上拔下了大鞭,笑道:“不错,你这闺女,那么好看一双眼睛,若是落下眼疾可是太可惜了,可得谨慎一些。”

    今天这车是第五家雇下来了,要去哪儿陈大叔自无意见,当下就让第五凌若上了车,赶着车往长安城赶去。

    等到第五夫妇察觉不妙,急急忙忙去茅房寻摸一圈,再找出奉天寺的时候,不但第五凌若没了踪影,连他们雇来的车也没了踪影,此时再想追也难了,因为这里是寺庙,这儿可没有等着拉脚的。

    丈量着大地来的,自然是丈量着大地回去。乘车骑马来的,也是乘车骑马回去,俱都有主儿的,他如何使唤,急得第五先生跳脚大骂,却是无计可施。

    此时,李鱼正坐着一把逍遥椅,坐在东宫庭院里晒太阳。他在东宫歇了两天,衣食不愁,身体将养的好一些了,伤口也在渐渐愈合,却一直没有见到太子。李鱼来到这十年之前,茫然无措,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思绪不平,也并不急着离去,一边将养身体,一边

    思索办法。

    只是他思来想去,又能有什么办法,就算是那枚宙轮失而复得,他一时半晌也摸索不出返回的办法,更何况此时宙轮下落不明。至于第五凌若,他是丝毫没有怀疑的,因为第五凌若没有机会偷他的宙轮,两人相依为命之后,他更不相信凌若会偷他的东西。前路茫茫,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胡思乱想之下,甚而动念,想去找袁天

    罡,请这位活神仙给他指点迷津了。

    不过此时的袁天罡还没在长安任职,李淳风也是个尚未出道的少年,就算袁天罡已经具备了十年之后的本领神通,他也得前往四川,才能寻访到这位大神。

    “老天啊,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

    李鱼烦恼之下,忍不住仰天长叹。随后,天空便是一暗,却是一名东宫小吏站在身边,挡住了阳光。

    “小郎君,太子召见。”

    太子终于召见了么?李鱼听了,却并没有欢喜之色。天选之子,可是李世民,就算这位短命太子真的青睐于他,李鱼也不想留在他的身边,虽说李鱼对历史不是多么了解,也知道这位太子将来有多惨。

    他是被李世民亲手射死的,五个儿子不论大小,包括还在吃奶的孩子,全部被杀,女眷没入宫中,他的王妃成了李世民的女人,可连个正式的圭号都没有。李元吉也是一般下场。

    而这两人一百多个东宫和王府的亲信全部被杀,被李世民说降归服的只是朝廷派遣给东宫和李元吉的大臣属官,而不是王府直属官吏。李鱼如果真做了李建成的侍卫,铁定难逃一死。

    所以,为何被东宫留下,虽然李鱼猜度不透,可若东宫真有招揽之意,他是一定不会答应的。人人都以为他是储君,人人都以为经过杨文干一事后,他更获皇帝信任,地位将稳如泰山。

    可李鱼却清楚,若不是李渊识相,听闻太子和齐王李元吉被杀,立即击掌叫好,热泪盈眶地表示立李世民为太子,正是他一向的心愿,那就要连他也一并完蛋了。

    什么太子和齐王已死,李渊别无选择,他二十多个儿子,上百个孙子,哪里找不出一个继承人?这也是李鱼认为“老天在玩他”的原因,如果这一番阴差阳错,拉上关系的是秦王,那他也不用如此纠结了。

    就凭他所知的未来,十年后必然是权重一方,吉祥、作作等人,还怕不能弄到身边,重新恋爱一回?

    所以,李鱼起身,走得云淡风轻,倒是叫那东宫小吏不免高看了几眼:太子召见,此人尚能如此镇定,真非等闲人也!PS:上午忙忙碌碌,未几,打眼来也。与之共饮一番,这厮忽然胃疼如绞,汗流如注,慌得俺忙不迭又侍候这位老兄打道回府,吃胃药睡大觉,直至此时才码完。偶的微信号yueguanwlj,一应行止动态皆在此,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