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70章 选择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二天,曹韦陀又来献了一番殷勤。他很懂得如何让一个小姑娘沦陷,富贵、奢华、恭维,满足她的虚荣心,叫她明白跟着自己,才能让这份虚荣一直得以实现。

    只不过,第五凌若也依旧是一副天真、崇拜、羡慕的神情,充份满足了他的虚荣心,然后撇着小嘴蹦蹦跳跳地回医馆。

    曹韦陀以前结识的女人显然不够全面,他还不太明白这世上的的确确是有那么一些女孩子,只喜欢她所喜欢的,并不会因为外物的诱惑而放弃自己真正的心意。

    不过,第五凌若本以为第三天曹韦陀还会来,而且依旧会重复他那一套自以为高明,实则在她心里很蠢很笨的作派,可是,曹韦陀没有来。

    不应该啊!那个色眯眯的胖家伙,没道理这么快就失去耐心吧,他都没上手呢。

    对自己的美貌很自负的第五凌若虽然根本不喜欢曹韦陀,甚至很讨厌他,但是还是因为自负而禁不住地猜疑起来:难不成是欲擒故纵?不是吧,这么土的法子,想用来对付天姿聪疑、国色天色的本姑娘?

    其实,第五凌若是真的冤枉了曹韦陀。

    曹韦陀不是想玩什么欲擒故纵,那手法对他来说,太高端了些,他玩不转。

    曹韦陀之所以没有来,是因为他突然遇到了一堆的麻烦事。

    封德彝的报复来得是如此之快,他借身为钦差大臣,负有整顿整个长安,以迎天子回京之机,下令彻查西市,为此可以停顿经营。而前几天,西市又恰恰发生了几起凶杀事件,这更给了官方充足的理由。

    原来的包庇者变成了现在的刁难者,下边的执行人员趁机吃拿卡要,种种刁难,弄得曹韦陀焦头烂额。

    所以,第五凌若这边难得地清静了起来。

    这时候,孙思邈正要派药童下乡收药材,经过几天的相处,他已经知道第五凌若“兄妹”的大致遭遇,便好心地询问,用不用捎带她“兄妹俩”一同下乡。

    第五凌若和李鱼在医馆里有些不知岁月,孙思邈对外界的情况却是清楚的很,眼下的长安城已经重新恢复了太平,可以自由出入了。官府也恢复了治理,一些骚乱事件已经迅速平息。

    第五凌若巴不得赶紧离开,免得那个“欲擒故纵”的胖子前来“擒”她,所以欣然应允。孙思邈就让二人乘了准备收购药材的牛车,由四名药童护送下乡。

    这牛车是准备用来装药材的,没有车棚顶盖,不过用来代步却足够了,二人便坐在这敞篷的车上,吱吱呀呀地准备出城。

    长安城刚刚恢复太平,一些逃难离城的人还未回来,长安街市上人也不是很多,他们刚刚过了一个路口,却发现街上突然多了许多军士,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十分肃穆。

    眼见有车过来,立时就有士兵上前,指挥他们靠边停下,不准行走。孙思邈此时有着医官的身份,又是名贯长安的第一神医,名号极其响亮。药童通报了自家主人的名号,那士兵便没有难为他们,只是好言警告:“不用担心,皇帝今日还京,马上就要进城,尔等且静避路旁

    ,不要张扬,等陛下车马过去,便可继续上路。”

    听人家这么说,四个药童便把牛车停在了路边,静静地等待。过了小半个时辰,就见旗幡招展,仪仗法度森严,长长的御林军队伍缓缓如来。

    天子御辇在中间,太子李建成策马伴行于侧,诸多迎驾的王侯、皇亲和官员逶迤于后,自长街上缓缓而行。

    这时候还没有动辄下跪之礼,天子御驾行过,路人们也只是肃立道旁,欠身行注目礼即可,四个药童和被拦下的百姓俱都肃立,第五凌若也扶着李鱼,在车上跪坐扶膝,向天子致敬。

    李建成骑着一匹雄骏的白马,侍随在天子御辇之侧,一路徐徐而行,目光微微顾盼,路上行人本就不多,此时还在车上的除了李鱼和第五凌若更是绝无仅有,被他一眼看见。

    李建成一见李鱼,目中顿时一喜,但微微勒了下马缰,候一个侍卫靠近,悄悄耳语几句,那侍卫向旁边一扫,看到了太子吩咐之人,轻轻颔首,放慢了马速。

    皇帝的御驾、文武百官的队伍过去,后边还有长长的仪仗和护驾官兵,等这大队人马过去,两旁侍立站岗的士兵才有头目过来,挥手喝令撤岗,街两旁百姓登时行动起来。

    这时却有四个襕衫青年人忽然拦到了李鱼的车前。

    头前一人向车上的李鱼深深一礼,朗声道:“前几日蒙小郎君传报家讯,我家主人感激不已。当时忙于去见家中长辈 ,来不及道谢。今我家主人已经回来,相请先生,再往一叙,当面道谢。”

    一个药童道:“几位贵人认错人了吧,我这车上只有一对兄妹,乃是我们医馆的病人。”

    一个襕衫人微笑道:“不会错,我们要请的,正是车上这位小郎君。”

    李鱼扶着车栏向前一看,疑惑道:“你家主人?”

    襕衫人道:“不错,正是我家主人,我家主人姓东,小郎君应该明白了吧?”

    李鱼心里卟嗵一下,登时明白,方才太子过路时,想是看到了自己。不过,他可不大想跟这位短命太子多有交集,忙陪笑道:“代捎一个口信儿,不过是举手之劳,何足言谢。还请回禀贵主人,就说……”

    那襕衫人笑中含威地道:“小人只是奉命而来,可做不得主人的主。小郎君还请留下,有什么话,与我家主人当面说罢了,可莫要为难小人,小人着实地吃罪不起。”李建成那日满怀心事,一时也想不到留这报信人何用,便让他去了。不过此去铜川再护驾归来,才省到这个危机虽然解除,后续却仍有很多麻烦,需要与知情人沟通、商量,尤其是他那好二弟秦王,此时

    正在围剿场文干。

    皇帝虽然相信了他没有反意,但不肯坐以待毙的杨文干却是真的反了的,那可是他的心腹,天知道秦王回来,会不会炮制些什么证据咬死了他。

    如此一来,与天策府里的“内间”封德彝多些联系,对他就显得极为重要了。但是他们两个一个是风波中的当朝太子,一个是眼下管制长安的钦差大臣,都是风口浪尖儿上的人物,哪有机会私下沟通。方才封德彝出城来迎皇帝,与他并作一支队伍,一连碰了几次面,却是连一个特殊的表情、甚至一个特殊的眼神儿都没有给他的。所以,太子看到了李鱼,并且相信他是封德彝的人,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沟

    通的重要渠道。

    眼见四人态度坚决,不跟他们走,是绝不罢休的,李鱼微一犹豫,便对第五凌若道:“我跟他们去一趟吧。”

    第五凌若低声道:“是太子的人?”

    李鱼道:“是!对我并无恶意,我且去应付一番。今日难得有孙神医的人下乡,相信你家里人担心你也久了,别让你爹娘太过牵肠挂肚。你先回去,我这边了结了事情,再去寻你。”

    第五凌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其实她这一路都在盘算,回去后怎么对爹娘说。自家事自己知,第五凌若知道她的爹娘其实是有些刻薄吝啬的,凭白接回一个壮汉,要给他买药养伤,要侍候他起食饮居,爹娘一定不情愿。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希望李鱼能留下,能接近太子。

    预知了未来的,只有李鱼一个人,第五凌若再如何冰雪聪明,也看不到几年后的事情。在她眼里,在天下很多人眼里,当今的太子李建成,那就是未来的大唐天子。

    当今皇帝年事已高,太子接位也就是这么三五年的事儿,自己的男人如果能跟未来的皇帝搭上线儿,那于他而言,该是多么难得的一份机缘?

    第五凌若不是一般的女孩儿那样满脑子只有花前月下、长相厮守,现实性的东西,她想的还是挺多的,她当然希望自己的男人能事业有成,顶天立地。

    所以,第五凌若只微一犹豫,便点了点头:“冰哥哥,太子这边事了,你一定要来我家。”

    “嗯!在这长安,我只认得你,放心,一定会去寻你。”

    第五凌若点点头,向他俏皮地一笑,心中暗想:“等你来了,我会给你两个大惊喜的!”

    第五凌若跳下车,打开车挡板,便帮着那四个东宫侍卫搀他下车。第五凌若所想的“大惊喜”,一个是指李鱼“家传”的那枚腕饰还在她手里,不过,在第五凌若想来,你家的传家宝,不就是要传给媳妇,再通过媳妇传之后人的么。我先拿了,反正早晚连人连它,一块儿还

    回你家。第五凌若只当那就是一块宝石,并不知道它还有某种神奇功用,此时此刻,也就没有提起。在她心中想来,希望到时能给李鱼一个“惊喜”。而另一个惊喜,她希望等李鱼到了,她就跟爹娘说出自己对李鱼

    的情意。

    那时候,李鱼应该已经得了太子赏赐,或者为太子所用了吧,爹娘虽然有些势利,有了这样一位乘龙快婿,定然也不会留难,自己与他,便可一体两好,长相厮守了。

    第五凌若打着如意算盘,满怀甜蜜地与李鱼分了手,四个药童载了她依旧下乡,李鱼却被侍卫带走,在城中七绕八绕半晌,这才拐向东宫后门。

    车子驶向皇宫方向时,迎面恰有一辆车来,李鱼坐在车中,透过随风微掀的布帘儿,看到一辆华车驶过,却也不以为然。如果是第五凌若此时看见,说不定就能认出那车的主人,车中坐的,正是曹韦陀。

    曹韦陀这两天是各种的麻烦不断,万般无耐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备了一份厚礼去见封德彝,可惜,却只吃了一碗闭门羹,连门都没让他进。封德彝坐在车中,两眼无神,他知道,他的靠山,已经完了。

    今后,该何去何从呢?

    曹韦陀越想越是烦恼,忽然觉得,自己当初做大梁的日子,其实蛮逍遥快活的,何苦来哉,非要干掉八臂金刚做了西市王,曾经的日子,现在想来也挺好的,可惜,却已无法重新来过。世上哪有后悔药可吃啊……gfbmmjD6vtLSaDjNAMr7x+cAJfrxmldLwH/ZzyO8z5GisJlPbdeDIGJfyq9N6ALntkPrNLIFSkmT6M4KHQWJ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