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67章 情若坚石

第367章 情若坚石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我们只是小门小户人家,可当不起曹员外如此费心……”

    李鱼挣扎着就想坐起来,开什么玩笑,曹韦陀!

    起初,李鱼也只是慢慢知道曹韦陀是常剑南的上任,直到第五凌若找上他,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情郎,李鱼出于好奇,便对十年前发生在西市的故事做了一番了解。

    曹韦陀,正是逼嫁第五凌若,又被常剑南干掉的那个人!

    李鱼本以为他的出现,会对历史做了一番修正,为何如今所有的事都在朝着他所知的那个方向发展着?难不成,他所知的那个结果,正是因为他的存在,而造成的?

    也就是说,其实本来的历史并不应该是这样的,恰恰是因为他的出现,意图改变,所以才造成了改变,而改变后的样子,就是他所知的。

    他知道结果是什么,但却不知道过程是什么,他正在创造过程。

    李鱼越想越怕,竭力地想要避免这一切的出现。

    但第五凌若已经从座位上溜了下来,将他捺躺下,贴着他的耳朵,小声地道:“哎呀,我知道他是色眯眯大坏蛋啦,他喜欢当冤大头,干嘛放过他。”

    第五凌若狠狠地瞪了李鱼一眼,用力握了一下他的胳膊:“你伤那么重。”

    李鱼苦笑,只能苦笑。

    ……

    在李鱼一行人来到孙思邈府的时候,李建成已经打开了宫门,在一众幕僚的相送下,牵着马,走出宫门。他的神色坚毅,眸中却有着复杂难明的情绪,说不出是忐忑、紧张还是愤怒。

    他已决定,去见皇帝。

    既然已经决定去见皇帝,那么早去一刻,就能让天子少一分疑虑。

    李建成也是一代人杰,当机立断,既然有所决定,马上开始执行。

    历史上,玄武门之变,李建成惨死,魏征做为东宫属臣被李世民所俘时,曾对李世民气愤地说过:“我曾屡屡建言太子,将你这个心腹大患杀掉,只可惜,太子不肯采纳,否则安有今日下场?”魏征这番话,应该说的就是这次杨文干事件发生之前。在此之前,本就是太子身份,没有那么大危机感的李建成,或是出于兄弟骨肉情义,或是出于留名后世的形象,始终犹豫不决,不肯对李世民痛下杀

    手。

    但是当他此刻跨上马,踏上难以预料的征途时,他的杀心,已经产生了。

    因为李鱼送来的一封信,本已有意反抗,最终也必然被杀身死的李建成采取了自白的策略,不但没有被逼反,在此事之后,反而更获李渊信任,反倒是李世民,处境越来越艰难,被迫发动了玄武门之变。如果不是李鱼这一封信,太子李建成将因为造反而被斩杀,李世民的计划将天衣无缝,他不必于日后发动玄武门事件,不必亲手射杀同胞兄长,在历史上的评价当更有利,也不必在登基之后心理压力那么

    大,从此开创了天子篡改史书的先例。

    而这一切,从这一刻开始,都变了。

    李建成放弃了不欲以流血手段对付李世民的态度。

    李渊察觉到是李世民设计后,坚定地站到了长子一边。

    李世民此时就算想抽身做个太平藩王也不可能了,唯有你死我活。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正躺在医馆里,一副呲牙咧嘴的模样。

    包扎处被那位白发白须白眉毛,仿佛谪仙人一般的孙神医给剪开了,内衬已经粘合在腐肉上,被孙神医连衣服带皮肉都剪了下来,虽然给他用了麻沸散,李鱼还是疼得呲牙咧嘴。

    不过,等孙神医处理完,又给他敷了上好的金疮药,重新包扎起来,李鱼觉得腹部那种沉甸甸的感觉不见了。原来因为腐烂,那儿已经失去了知觉,不甚疼痛,甚至使他误以为痊愈的很快。

    此时虽然一动就有痛楚感,但身上明显地轻松了,那种低烧的昏沉感也在迅速减轻。

    “小伙子身体不错!”

    孙神医在李鱼的胸口按了按,要不是看他年纪一大把,李鱼都想告他骚扰了。

    “老夫不以外伤科见长,不过你这伤虽然严重,却不复杂,老夫还治得来。”孙神医说完,扭头对第五凌若道:“令兄之前没有受到很好的救治,老夫已经给他用了药,但今晚还要观察一下,如果今夜不曾发烧,那就没有性命之忧了。西厢还有一间房,你们兄妹就暂且住在这里吧。

    还有你这眼睛,呵呵,一会我给你开几服药,煎服一下,最多三服,余毒便可清了。”

    第五凌若还未说话,曹韦陀已经上前一步,殷勤地孙思邈道:“有劳神医,多谢神医,凌若啊,那你们兄妹,就暂时留宿在此吧,其他的事你们不用管,老夫自会给你们安排妥当。”

    曹韦陀不动声色地,就对第五凌若换了称呼。第五凌若也不知是有没有察觉,只向他甜甜一笑,道:“多谢曹员外。”

    曹韦陀笑眯眯地道:“举手之劳,何必言谢。”一脸慈祥笑容背后,却在暗暗核计:“常言道,深山育俊鸟,柴屋出佳丽。这凌若姑娘小门小户人家,竟是这般美丽可人,古人诚不我欺。今日是去太子府,本就不敢张扬,轻车简从,这小姑娘不谙世事,

    不晓得我曹某人究竟多大势力。明日里来,我摆出排场,她这未见过世面的乡下女子,我稍一暗示,还不欢天喜地侍奉于我?”

    曹韦陀暗暗打着如意算盘,当着孙思邈的面儿,也不敢露出急色模样,一番言语之后便即离去,反正这小伙子受了重伤,为了性命,他们兄妹一定会留宿在孙神医府上,明日再来便是。

    这厢孙神医叫小学徒把李鱼抬到西厢,安排了房间。房间不大,也没有什么华丽陈设,倒是洁净整齐。院子里种着可以观赏的药草,花朵绽放,一种好闻的药香扑鼻,令人心旷神怡。

    坐在榻上,推开窗子,就是一园子红的紫的黄的花,大的如碗口,小的如耳环,但都有药香散逸。

    药圃边上,有两方怪石,并非湖石,只不过形状尚还耐看,所以清理院子的时候就留了下来,充作一景。两方怪石被药草花枝半掩着,只露了大半截在外面。窗内,李鱼就坐在窗前,半倚着被褥,第五凌若就跪坐在他身边,一起望着外面。这里只剩一间房子,两人今晚要同宿一室,若真是兄妹也没什么,但实际上两人并没有什么关系,但第五凌若却毫无拘怩

    之感。

    “冰哥哥,你瞧那两块大石头,仿佛并肩而立的两个人呢。”

    有吗?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李鱼正琢磨明日确认无恙后,如何摆脱曹韦陀,避免他所知的一切真的发生,听到第五凌若这番话,瞧瞧两块大石头,不免有些诧异。忽然,他醒悟到第五凌若现在眼神不济,便微眯了眼睛去看,果然,

    如此一看,就像两个人相互偎依了。

    第五凌若叹了口气,道:“你看它们,像不像长相偎依?”李鱼却不知第五凌若是想到了此时并肩外眺的他们,所谓的长相偎依,其实是对他二人未来的一种憧憬,看她有些向往的神采,忽然想起一个故事,便笑了笑道:“说到这两块大石,我倒想起一个有趣的故

    事。”

    “哦?”

    第五凌若扭过头来,好奇地望向他。

    李鱼道:“从前,有两块石头,受天地精华,渐渐成了精。两块石头没事就斗斗嘴聊聊天。又过了许多年,其中一块石头终于化作了人形,它兴奋地跑开,到处乱逛了一阵,最后却又回来了。另一块石头静静地趴在那儿,问它,你不是想看看大千世界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已经化作人形的那块石头说:哎,我是真想去啊,可就是舍不得你。所以,我又回来了。另一块大石头笑了,一下子

    站起来,说:走吧,我们一起去看世界。你不知道,我已经等了你几百年……”

    “好感人……”

    第五凌若哪曾听过这样的故事,登时两眼星星乱闪,不过她眯起眼,又向外看了看,叹气道:“可惜,这两块石头都很粗笨,若是有一块纤细一些,那就似一男一女,正应了你这故事的景了。”

    李鱼道:“何必非要似一男一女,这个故事呢,就叫‘基’石。正应景儿。”

    “它们不是已经成了精吗?怎么会被人拿去做基石?”

    第五凌若好奇地扭头看向李鱼,却见李鱼正抿唇忍笑。

    第五凌若虽不明白他所谓的‘基’石是何含意,但一转念间,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不住笑啐道:“呸!你也不是好人,这么恶心的事还说得这么美好。”

    李鱼讶然道:“耶?这种事,你居然一听就懂诶?”

    第五凌若白了他一眼,道:“废话,你当人家傻呀,脔童男宠这种事,在那些富贵人家蔚为时尚呢,人家好多师兄在大户人家当账房,人家听过好多……”

    第五凌若说到这里,忽然张大眼睛,“噫”了一声,有些嫌弃地往后躲了躲,期期地道:“你……你不会也有那种怪癖好吧?”

    李鱼赶紧撇清:“什么话,我可是只喜欢女人,而且是漂亮女人。”

    “那人家漂亮吗?”

    第五凌若脱口而出,一句话出口,脸才羞红起来。

    李鱼情不自禁地道:“漂亮!当然漂亮!”第五凌若低下了头,心中窃喜,含羞地撩了撩鬓边的发丝,动作风情,显得很女人、很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