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60章 一吻倾情

第360章 一吻倾情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一个盲女,哆哆嗦嗦地摸索着给人包扎伤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相信第五凌若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一刻,因为看不见,她心上的印记烙印的尤其深刻。

    肠子是李鱼自己塞回肚子里的,也是他配合着第五凌若,用她撕开的内衣里衬包裹的,缠在腰间时还带着她的体温和体香。

    李鱼的外衫沾了血,第五凌若的外衫是死人穿过的,她嫌晦气,而且外衫不干净,且不够柔滑,所以便用了第五凌若内衣的里衬。

    当这一切做完,李鱼已经因失血过多晕厥过去。面对一个昏迷不醒的人,也不需要顾忌许多,第五凌若就没再穿过那件外套,里衬是从小衣下摆处撕下来的,因此腰间露出一痕肌肤,沃白如雪,纤纤细细,瞧来别有一番带着稚气的妖娆,可惜此时李鱼

    昏迷不醒,没得艳福。

    李鱼晕厥的太快,都来不及介绍室内情形,第五凌若摸索着走了一圈儿,对仓库内的摆放和零散物件有了一个基本了解。此时,外边已经天黑了,但是对一个盲女来说,也无所谓黑夜白天。

    她一番摸索,手上已经沾了灰尘,便摸索着出去,在那井栏边摸索到一只水桶,还系着井绳,第五凌若尝试着打了半桶水上来,净了手,又用撕下来的一块布投湿了,回到房中,替李鱼擦拭脸和手。

    李鱼此时已经昏厥不醒,被她擦拭时,只是呢喃几声,声音极其含糊,第五凌若为他擦拭着手脚,想起之前李鱼照顾她的情形,心中一缕柔情,渐渐充溢了心房。

    夜色深深,听着秋虫唧唧声,第五凌若才意识到此刻已是深夜。她偎依在李鱼身边,既不舍得远离,又怕碰到了他的伤口,就这么憋憋屈屈地躺了一阵,才昏昏睡去。

    天亮了,远处喔喔的公鸡啼鸣声早已响过,第五凌若才醒过来。

    此时的长安处于官府无管制状态,晨鼓也没有响起,倒是让她睡了一个好觉。

    第五凌若刚醒,就下意识地向身边摸去,摸到了李鱼的手,心一下子安定下来。

    其实未成的少男少女,尤其是孩子,大多有这种依赖心理。当她的亲人不在身边,或者放弃对他的照顾、保护的时候,一个对他表达出善意的陌生人,很快就可以成为他心中的依靠和依托。

    经历了这么多,她又是目不视物,对李鱼的依赖之重,可想而重。

    第五凌若一醒来,就觉得饥肠辘辘,她坐起来,先是亲昵地捏了捏李鱼的大手,却未得到李鱼的回应,第五凌若心中一阵紧张,这才发觉李鱼双手的温度有些异样。

    第五凌若赶紧摸索到他的额头,好烫!

    第五凌若一颗心登时又揪了起来。

    高烧,在后世,只是一种折磨人的病痛,但在这个时代不同。医学上还没能什么好的消炎药物,一场风寒、一场高烧,足以让一个人就此丧命,所以第五凌若着实地心惊肉跳。

    她急急爬起身,脚却被李鱼蜷曲的腿一绊,卟嗵一声摔在地上。

    第五凌若懊恼地捶了一下地,感觉脸上绷布下有些发痒,药一直还没换,最初的清凉感已经消失,此时有些细痒了。

    第五凌若咬了咬唇,举手探到脑后,将绷带打的结解开,将绷带一圈圈放开,一张秀美绝伦、清丽可人的精致小脸露了出来。第五凌若细密整齐的睫毛轻轻地眨动了几下,试探着慢慢张开。眼前渐渐出现了仓库内的情形,虽然极其朦胧,第五凌若不禁露出了惊喜的笑容。那张秀美无俦的小脸笑容一现,虽尚在稚龄,已是尽显来

    日颠倒众生的神韵。

    上一次换药时,她还目不视物,想不到此时已经能看清东西了,这真是意外之喜。

    其实,第五凌若此时的能看清东西,跟上千度的高度近视差不多,但是对一个做了大半个月盲女的她来说,这已是难得的惊喜。

    当她察觉自己已经有了视力,第一件事就是扭过头来,去看地上昏睡的那个男人。

    李鱼躺在地上,头枕着一个麻袋,高烧令他不时发出模糊的呓语。

    第五凌若跪爬在地上,像一只小狗狗般凑近,鼻尖快要贴到鼻尖,一双大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他看,宽广的额头、浓黑的眉毛、高挺的鼻梁,轮廊分明的唇瓣……

    不难看!

    第五凌若心里想着,矜持地不肯承认他的好看,但唇边已经逸出欢喜的笑意。

    李鱼的一声呓语惊醒了她,第五凌若心中一紧,赶紧伸出手去,意识到手掌有些脏之后,她又反过手,用手背试了试他的额头,确实滚烫,第五凌若赶紧起身,快步向外走去。

    片刻功夫,洗净了脸和手的第五凌若清汤挂面地走回来,手里还提着半桶井水。吹弹得破的小脸上,水珠漉漉,仿佛清晨沾着露珠的花蕊。

    她先用投净的布给李鱼擦净了脸,眼见他眼皮沉重的睁不开,心知他是重伤之后失血过多,再加上着了风寒,眼下这般情形,她也无处去寻郎中,便想,给他吃些东西,增长些体力,或者会有所改善。

    第五凌若探入到李鱼怀里,将那包在一起的几个馕拿了出来,解开包裹的布,发现下边一角已经沾了血。

    第五凌若拿起一个馕,将干净的一边凑到李鱼嘴角,李鱼下意识地嚅动了几下嘴唇,却根本无力去咀嚼。

    第五凌若愈加焦急,她放下大馕,又掬了一捧水,轻轻撒给李鱼喝,结果水一入唇,李鱼却呛得咳嗽起来。

    第五凌若的眼睛红了,李鱼伤的这么重,他能不能捱过去?

    她紧紧地咬着嘴唇,凝视李鱼良久,忽然抓起大馕,用力地嚼了起来。

    干巴巴的大馕被她嚼成了糊状,第五凌若忽然俯身过去,将她的唇凑近了李鱼。

    越是靠近,第五凌若有身子越是颤抖的厉害,但是当双唇接触的一刹那,第五凌若发抖的身子一下子定住了,她的眼睛也闭了起来,片刻之后,她用雀舌轻轻地抵开了李鱼的唇瓣……

    红晕如火,照亮了她的脸庞。不知是喜还是羞……: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