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58章 无奈随流

第358章 无奈随流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安静,极度的安静。

    然后,封秀士陡出一剑。

    “嗤”地一声,封秀士手腕一振,手中的软剑就陡然变直,锋利无比的剑如切豆腐一般刺穿障壁。

    与此同时,障壁之外也是一剑刺入,发出的声音却是“笃”的一声,障壁微震。

    一柄软剑,一口硬剑。

    一个剑刃薄如纸,一个却有它的三倍厚度。

    因此,必然造成些微的区别,区别虽然不大,但是对这样的高手来说,已经足以造成极大的差距。

    这个差距就是,封秀士“嗤嗤嗤”的出剑速度,每十剑中,必有一剑是因为超出于对方的剑速而多刺出的一剑。

    同时,由于刺入障壁时的阻滞力不同,封秀士的剑速度更快,更狠辣。

    “嗤笃嗤笃嗤笃”,两种声音同时发出,一个尖锐,一个浑厚,仿佛一个女高音,一个男低音,完美圆润地形成了一个合音。

    李鱼站在一旁,紧紧攥着第五凌若的手,眼看着这场彼此并不照面,却凶险无比的战斗,紧张的掌心都沁出汗来。

    第五凌若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感觉到了李鱼的紧张,下意识地反握了握他的手,以示安慰。

    忽然,李鱼发觉有点不对,房间虽小,但也不至于小到无法腾挪,这毕竟是四个伙计的房间,但封秀士站得离障壁很远,每次递出剑,都有一大截没有刺出障壁,但其出手又快又疾,又不存在留三分力以待变招之说。

    在“嗤与笃”的交响曲中,封秀士又是连续九剑,然后,似乎是在响应李鱼的疑惑似的,封秀士突然跃身向前,连人带剑,扑了出去。

    此时,障壁上已经被两人交错着刺了几十剑,无数道小缝隙,将一道道光束透射进来,苏有道在外面腾挪跳跃的身影已经被光影的消失与出现掩映的再也无法遮掩。

    封秀士冲到了墙边,剑锷抵到了障壁,足足四尺长的剑都刺了出去。

    障壁外一声闷哼,苏有道的剑没有递进来。

    李鱼看得目瞪口呆,这个人当真好心计,从一开始出剑,就利用障壁遮挡,彼此不能相见,隐藏了他所握软剑是四尺长剑的真相。九浅/一深,就玩了一下,就刺中了外面杀手的G.点了,玩得溜啊!

    十年后的苏有道以智略著称,但十年前的他,显然还略显青涩。

    仓促之间,封秀士做出了一个很完美的计划,而苏有道略逊一筹。

    这个一直不曾留名于世间的封家子弟,论智谋实是还胜苏有道一筹。

    这一剑,刺中了苏有道的肺腑,连一道大筋都削断了。

    苏有道在中剑的一刹那就在全速后撤,但是剑仍如毒蛇一般,紧蹑而来,剑刺中他的身体,比刺穿那障壁更容易,苏有道倒摔出去,一路翻滚,一路鲜血,极重的内伤,就算治好,肺腑经络俱伤,一身武功也是再也施展不得了。

    而封秀士这一剑当真是全力以赴,当剑锷抵在障壁上的时候,他并没有收力,而是身形一侧,肩头向前一撞,“轰”地一声,原本就千疮百孔的障壁碎出一个人形大洞,封秀士冲了出去。

    “我们离开!”

    李鱼抓紧第五凌若的柔荑,就想趁机离开这险地。

    但他刚刚迈出一步,就站住了。

    封秀士手中的长剑缭绕得仿佛一条正与劲敌缠斗的眼镜王蛇,他一边振腕出剑,一边倒退,又从那破洞退了回来。

    李鱼在他的身形堵住那人形破洞前的一刹,看到四口剑上下翻飞,封锁了封秀士的所有出路,他唯有退,只能退。

    但,退只能暂避危机,房里没有出路。

    李鱼没有坐等,坐等的下场只能是陪死。

    李鱼拉着第五凌若就想门口冲去,冲去之前,先将一张条凳踢了过去。

    “砰”地一声,门被砸得稀烂,条凳卡在了门框上。

    李鱼从床上扯过一条不知是谁用过的腰带,把第五凌若很粗暴地往身上一背,用那腰带系紧,沉声喝道:“抱紧我的脖子。”

    第五凌若听声音辨动作,也知道李鱼要干什么,赶紧搂住他的脖子,还不忘叮嘱道:“你小心!”

    “小子机警!”

    封秀士赞了一声,居然抢先一步冲过去,一脚踢飞了那卡在门框上的条凳,但身形旋即一退,手中一口剑剑光缭绕仿佛蛟龙,居然从他刚才破开的人形洞中闯了出去。

    这一声东击西,只是让外边的四个杀手的注意力产生了片刻的转移,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封秀士成功地冲了出去。

    苏有道此时倒在地上,因为肺腑重伤,根本站立不得,他平躺在地上,努力调匀呼吸,眼前视线已经一阵阵地模糊。

    另外四个杀手一见封秀士冲出来,立即围了上去。

    李鱼本来要从门出去,一见这般情形,马上也跟着从人形洞中出去。

    李鱼最拿手的是寝技,可他背着第五凌若,这最拿手的功夫肯定施展不出来了,而且手中又没有兵器,本来极是凶险。但他刚一出去,就见地上横着一口长剑,剑当真不错,仿佛一泓秋水,那是苏有道的佩剑。

    李鱼立即一弯腰,伸手拾剑。

    “哎……”

    李鱼这一弯腰,第五凌若措手不及,重心前移,整个身子向前一滑,唇在李鱼颊上重重地吻了一记,登时臊得第五凌若满脸羞红。

    李鱼可没有第五凌若那种旖旎心境,他一剑在手,精神大振,立即举起长剑,仰天长啸:“我是无辜的,不要拦我!”

    李鱼说着,就举剑冲了出去。

    其实他有点自作多情了,人家四大杀手要对付的人是封秀士,谁有空搭理他。

    李鱼举剑冲出大门,就见一伙老军呼啸而至!

    他们反应很快,这边刚生异动,已经冲了进来。

    “太好了,你们……”

    李鱼刚说完,三口刀就迎面劈来,还有一口刀扫向他的下体。

    李鱼吓了一跳,赶紧往后一跳,第五凌若被他跳得一墩一墩的,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赶紧双腿一夹,夹住了他的腰,双手紧紧往他脖子上搂着,这种动作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着实有些不堪入目,不过此时此刻,也只有她自己羞得无地自容了。

    李鱼挥剑胡乱招架,因为背上负了一人,十成功夫发挥不出六成,口中大叫:“不关我事,你们杀错人了!”

    一个老军大喝:“在我归来客栈舞刀弄剑,还说不关你事?干掉他!”

    李鱼气得七窍生烟,可是刀剑加颈,哪里还能辩驳,只得挥剑苦战,求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