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49章 归路何处?

第349章 归路何处?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武德七年,这一年天下纷芸,大事频仍。

    白简羌和白狗羌,在这一年附唐了。

    白兰、高丽、突厥、吐谷浑则遣使朝贡。

    军神李靖进兵丹阳,辅公祏弃城而走,之后被俘受死。唐军分道攻辅公祏余部,辅公祏起兵被平定。

    高开道的部将张金树杀了高开道降唐,北方割据势力又少了一个。

    总而言之,这一年的大唐,顺风顺水的,所以皇帝李渊也是兴致大发,跑到仁智宫避暑去了,这一呆就是几个月。

    这仁智宫在长安北面的铜川,以那个时代的交通来说,距长安并不近,所以李渊留太子李建成镇守长安,李世民和李元吉随同前往。

    结果,长安发生了兵变。

    今次之乱,源于李建成的心腹杨文干。

    杨文干原是东宫宿卫,今为庆州都督。杨文干常将招募的悍勇之士送往长安,充入李建成的太子六率。而李建成也常将兵器铠甲送去给杨文干,壮大他的实力。表面看来,这只是派系山头的问题,对自己的嫡系,上位者总要多加照顾的,原也

    没有什么。

    不过,就在李渊在仁智宫优哉游哉地度假的时候,东宫属臣朱焕和桥公山突然跑到仁智宫向皇帝告发,说太子李建成正秘谋造反呢!

    李渊闻讯大惊失色,马上双管齐下,一面下旨说思念皇儿,要李建成到铜川仁智宫来见他,一面派司农卿宇文颖到庆州,想兵不血刃地把太子李建成的心腹杨文干做掉。可司农卿宇文颖也有自己的盘算,他到了庆州后,并没有按照皇帝的吩咐谋划杨文干,反而把皇帝的打算告诉了他。杨文干为了自保,起兵造反了,李渊闻讯焦头烂额,急忙派左武卫将军钱九陇、灵州都

    督杨师道进击杨文干。

    但这二人却是久战无功,无奈之下,李渊派出了天策府上将军、秦王李世民,并许诺:功成之后,当改立他为太子。

    李建成在长安听说奸谋败露,又惊又怕,不敢赴仁智宫拜谒父皇,遂派自己的心腹将领控制了长安城,并顺势扩张,控制长安周围府县,想占据一定的军事优势后,再与他老子李渊谈判。

    这,就是此刻正在发生的事。

    这,也是官方正史中记载的经过与源由。

    但,事实如何呢?

    事实,已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无从考据了。

    而李鱼,此时却一个猛子扎了进去,溯流而上,将要亲历这一段历史了。

    李鱼拖着跌跌撞撞的第五凌若逃了一阵,眼见如此行走不快,唯恐再被乱军撞见,便绕到第五凌若前面,蹲低了身子,道:“快,我背你走!”

    李鱼握着第五凌若的手腕,示意她趴到自己背上,这时节虽非后世理学盛行之世,但是一个女孩儿家,趴到一个陌生男人的背上,仍旧是一件难为情的事情,第五凌若心中颇不情愿。

    不过,一则她也清楚事急从权,二则她更清楚,如果这杨冰真是歹人,此时更不宜触怒了他。三则,他若真有歹意,也无需让自己爬上他的后背,这样可不好轻薄,所以匆匆一权衡,便答应下来。

    第五凌若往李鱼背上一伏,微微含胸,免得接触太多,此时的第五凌若还是及笄之年,胸部发育正常,不过如两只倒扣的玉碗大小,有心含胸之下,倒也不至于有太多接触。

    李鱼无心轻薄一个少女,双手只搭在她腿弯里,将她往背上一驮,不过几十斤的少女身子,轻盈的很,立即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第五凌若见他果然守礼,倒是安心许多。李鱼向前行出大约两里多地,身上虽伏了一个人,却也并不十分疲惫,眼见前边出了高梁地,再往前去是一片高及大腿的豆田,李鱼谨慎地先向左右看了看,远近未见有乱军和逃亡百姓,这才加快脚步向

    前走去。第五凌若暗自焦急,这人背着她,也不知要往哪里去。有心指点道路吧,可刚刚说过自己远从利州而来,在此地应该人地两生才对。不说话吧,他若是歹人,不自己逃命,非要带着我做什么?要说他不是

    歹人,眼下双目不能视物,不能确定,万一上当……第五凌若正自纠结,忽然远处一阵喧哗,远远一群人厮打着出现,越来越近,看双方衣饰,应该都是军人,却不知分别属于谁的人马,李鱼大惊,趁着双方混战,无暇他顾,拿出吃奶的劲儿来,撒腿就跑

    。

    他这一跑,背上的第五凌若颠得上下起伏,登时大急,惊道:“郎君要做什么,为什么跑这么快?”

    李鱼气喘吁吁道:“不跑就来不及了,左侧豆田里有官兵争斗,你这丫头若落到他们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第五凌若道:“我又不曾作乱,官兵争斗,我怕什么?”

    言外之意,你是贼,才怕官兵。

    李鱼道:“愚蠢!乱军如匪,一头猪,他们都想分而食之呢,你一个妙龄少女,还不被他们啃个干干净净。”

    第五凌若大是不服,这是闹兵变,又不是闹大饥荒,怎么会有人吃人,而且还是官兵?转念想了一想,才明白他说的“分而食之,啃个干干净净”是什么意思,不禁嫩脸一热。

    她侧耳听了听,确有兵器碰撞之声,知道他没说谎,这才心安下来。

    只是,李鱼这一奔跑,她就无法保持比较分开的距离了。胸口一下下撞到他背上,也不知李鱼注意到没有,反正第五凌若小姑娘是窘得桃腮飞红,两颗红樱桃不受控制地翘立起来。

    这是生理本能反应,由不得她控制,却也难免令她羞窘。

    这一奔跑,李鱼也扶不住她的膝弯了,双手沿着她的膝弯,不时向上滑去,直到托住翘臀,这才将她稳住。

    “耶?这小妮子年岁不大,倒是生了个蛮丰富的屁股,浑圆结实,手感极佳。”

    李鱼猛一耸腰,双手用力,将她向上托了一把,双手托住柔腻结实的一双大腿,片刻功夫,复又滑到臀上,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背着她逃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遐思绮念,自然也无遐顾及了。

    第五凌若被他灼热的手掌靠在娇嫩的肌肤上,这一下下的摩擦,不禁面红耳赤,羞窘之下,有心推却,一手揽了他的脖子,一手想去推开他按在臀上的手,手掌一翻,却触及了他的手腕。

    李鱼用来串住宙轮的丝线经过长期反复地摩擦,早就已经快要磨断了,这时用力较大,登时断开来,第五凌若伸手摸去,恰那丝线断开,她一张手,却是把宙轮握在了手中。

    第五凌若呆了一呆,心念一转,立即握住了那枚宙轮,就握在掌心,收回手来,环住了他的脖子。

    “噗!”

    李鱼把第五凌若往地上一扔,自己马上也倒了下去,方才这一阵,实在是耗尽了气力,此时终于逃到了一个相对隐弊和安全的所在,再也站不住了。

    不过,他也不是那么不怜香惜玉,地上是有稻草的。

    正是秋收时节,这儿是在一处河边,路边有几堆打稻谷堆下的稻草,人摔在上面,倒也柔软。李鱼本想找个山神庙或者土地庙来着,以前看电视、看小说,都有这样的所在,而且一般都破败的没了香火,可以存身,还不用跟寺主打交道。可惜这一道儿跑下来,他还真见到了一处土地庙,只是小得

    他连屁股都塞不进去。

    “呼哧!呼哧……”

    李鱼喘了半天,这才稍稍匀了呼吸。

    第五凌若感觉自己摔在稻草堆上,登时暗自警觉。趁李鱼不备,悄悄藏好了宙轮,又拔下发髻上的钗子,藏在了袖中。

    “郎……郎君,这是哪儿,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这是……我也不知道,是一片稻田边,也不知农家远近,应该附近有村庄吧。”李鱼瘫在稻草堆上,仰望着湛蓝的天空,天空中白云朵朵,他的心比天上的白云还要悠悠无着:“你别担心,我真的不是坏人,你的家虽远,好歹还知道归去的路,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去哪儿了。你眼睛不

    好,可至少问着路可以回家,我就算问路,也没人知道怎么走啊……”

    李鱼此时真的是悲从中来。

    一眨眼就回了十年前,问题是,他不知道怎么回去啊!

    现在利州该有另一个李鱼在的吧?吉祥也不知道随家人搬去利州了没有,他这十年该怎么过?无论怎么过,未来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他都不可能再如之前一般重新演绎一遍了。

    他并不在意那样的人生,也不介意开始一段新的人生,可是,曾经经历过的人和感情,才是他无法割舍的。

    直到此刻,李鱼才忽然意识到,他的怀念,他的故乡,不是因为一个地方,而是因为那个地方,曾经与他留下一段感情的那些人。

    吾心安处是故乡,

    这里,绝不是他可以安心的所在,

    他能安心地重活十年,与十年后那些曾经荣辱与共、曾经情深意重的人形同陌路么?

    他做不到,可他,该如何回去?

    天目神女啊,你好歹把它的功用说给我听,然后再逃命去啊,现在这样靠我自己摸索着,我几时才搞得清它究竟怎么用?你还活着吧?没有被大反派抓到吧?你要是能此刻回来……

    李鱼沮丧地想:“哎,怎么可能,指望三目天女此时回来的机会,渺茫的还不如我自己摸索呢。”

    李鱼想着,下意识地向手腕上摸去,这一摸,李鱼登时一惊,原本就跑得毛窍张开,浑身燥热,这一下子,真的是冷汗涔涔,顷刻间汗透重衣:“宙轮!宙轮不见了!”: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