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47章 十年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杀!”

    三只小朱毫不犹豫,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岂容错过?

    他们本是杀手,杀手最擅长的就是把握机会。

    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去思索李鱼为何会独自一人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急急奔跑,立即扑了上去。

    “还来?”

    李鱼正是心急如焚的时候,陡见刺客袭来,不禁大怒,脚下立即加速,扑了上去。

    “杀!”

    迎面的刺客一刀刺来,却扑了个空。李鱼一跤仆倒,撞向他的下体,因此一来,左右两名刺客也扑空了。

    “噗!”

    在从那刺客胯下钻过去的时候,李鱼抬肘,重重一击,那刺客惨叫一声,两颗蛋蛋,都碎了。

    其实那刺客并没有如此不济,正面交手的话,李鱼不但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击败他,甚而有可能被他击败,杀人毕竟是人家在行。

    但是,诸多的意外,让对方十成武功连一成都没发挥出来。

    李鱼是被刺杀方,一个人突遭三人袭击,且对方有凶器在手,居然不逃反冲,这是一个意外。

    冲过来了,却不攻对手上三路,而是直奔下三路去了,这又是一个意外。习武之人多少都会要点面子,谁会一出手,不等对手打倒,自己先趴在地上了,滑着向前冲出,去钻对方的大胯?

    但他没想到李鱼这厮拜了十八个师父,全是市井匹夫,撩阴腿、打闷棍,只要有效,不分形象的人物,跟着这么一群人,学的功夫又杂又乱,只计较实用与否,根本不考虑出手时的形象。

    因此,只错愕了一刹,这刺客就阴沟里翻船了。

    但,杀手毕竟是杀手,另外两名杀手反应也是极快,一见李鱼出其不意,将一个同伴打得佝偻于地,惨嚎不已,其中一个刺客立即追上两步,一刀刺向李鱼左肋。

    李鱼侧身一扭,刀子刺破衣襟,哧啦一声,险险贴着肉皮穿过。

    与此同时,另外一名刺客已然冲近,垫步拧腰,一刀力劈华山,当头劈下。李鱼虽然急于赶向长安县,可也不能硬挡这一刀,迫不及待向旁一闪,两个刺客步步进逼,接踵追来,李鱼今天是去投案的,当然不带武器,赤手空拳之下,二人又开始严防他的寝技,再不给他机会,李

    鱼只得且战且退。这一番追逃搏斗,忙乱之间李鱼竟尔逃出了金光门,那长安大阜,城门极阔,守城士兵远远站在两边,三眼的门洞,相隔二十多丈,也不知是那守城小卒是没看见,还是装着没看见,反正一团混乱中,李

    鱼和两个刺客追逃出了城,那守卒杵在那儿,还是一动不动。

    他么的,不行了,老子得动用“宙轮”了。

    李鱼气喘如牛,呼哧呼哧地想着。

    如非得已,他是真不想“倒带”,“倒带”的结果可未必就能一切照着已经发生过的一切重来,他能有所应对的,只有第一步,随后的一切,都会随之改变,毕竟对方也是有思想的人,不是NPC。

    再者,一旦回档,作作就得重生一回,东篱下那惨烈的一幕就得重演一回。

    就这年代,儿子的生日,母亲的难日,生子如过鬼门关,可不是说笑的。这一次她生产母子平安,再来一次,却是未必依然如此。

    然而,此时他体力几乎耗尽,实在是无法坚持下去了,就算他不主动回档,一旦被人刺中,生死攸关时刻,也得如此这般。

    就在这时,李鱼却听一声娇叱:“什么人,竟敢行凶?”

    李鱼忙里偷闲,回眸一望,登时大喜:“第五姑娘,快来救我!”

    眼见李鱼跟一条小白鱼儿似的,在两片刀网下闪来闪去,第五凌若也是真着急了,登时喝令:“放下步辇!”

    步辇刚一放下,第五凌若就冲了上来。

    这一刻,她已完全忘记了李鱼还不确定与她的情郎有什么关系。但就是眼看着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在刀网下挣扎,她心中一急,就全然顾小了。

    李鱼吓了一跳,慌忙避开一刀,大叫:“你会武么?你的女金刚呢?”

    第五凌若身边八个女相扑手,个个都有以一敌十的本领。但是她们的体形太明显了,而第五凌若下乡,是办一件很秘密的事:弄一块地,挖一个巨坑,葬了那些尸体。

    如果带着那些女相扑手,一定会引起村里人注意,给这善后工作带来隐患。所以此番第五凌若下乡,并未带那八大高手。

    但李鱼一语还是提醒了她,她又不会武,冲上去送菜么?

    第五凌若急急站住,将手向前一指,喝道:“快救人!”

    第五凌若身边两个抬步辇的,还有旁边一个侍候的小厮,虽然不是什么高手,可武功也还不错,而且三人都是带了兵器的,立即就向刺客们扑去。

    此时李鱼已是力竭,一见两个刺客忙于应付三人,心中一宽,双腿酸软,登时跌坐下去。

    “你怎么样了,哪受伤了?”

    第五凌若急急扑上,扶住了他。

    李鱼咳嗽了几声,喘息道:“力……力耗尽了。”

    第五凌若嗔怪道:“你怎得罪了那么多人,天天被人杀来杀去?”

    李鱼苦着脸道:“我哪里晓得。”

    这时候,路上行人早已惊散,有那南来北往的行旅,也是见此一幕,要么掉头便走,要么加快步伐从路的另一侧快速通过,根本不敢向他们靠近。

    但这时,远处却有一辆大车急驰而来,李鱼心跳气短,第五凌若全神贯注在他身上,两人都未理会,却不料那大车疾驰至今前,猛地一缰马缰停住,脸赤如血,目瞪如铃,扯过一张大网,就向二人撒来。

    那人,正是被李鱼撞碎了蛋蛋的那人。

    其实被踢碎蛋蛋马上痛死的可能并不大,痛不欲生倒是真的。但不会马上死,不代表不死,如果不能及时请郎中诊治,处理掉已经没用的蛋蛋,那么早晚还是要死

    因为它在皮囊内出会,皮囊会涨的很大,最终会因大出血而死。又或者没有造成大出血,但会造成该人发高烧,其他脏器衰竭,最后依旧难免一死。

    此时那刺客站在车上,就是两腿分开,跟一只蛤蟆精似的。赤红的脸色,怒突的双眼,都是因为下体的巨痛而导致。

    但他也是真恨极了李鱼,在此剧疼下,仍然强忍着将他抢来的车上的网子撒了下来。

    李鱼和第五凌若一时不察,登时被网个正着。

    那刺客从车上跳了下来,身子受这一震,下体传来难忍的奇怪痛楚,痛得他哆嗦着举刀仰天一阵嗥叫,然后目赤如血地扑向李鱼,他要死,也要拉上李鱼垫背。

    “不要!”

    第五凌若和李鱼罩在一张网下,眼见那刺客疯魔般一刀刺来,第五凌若想也不想,马上向前一扑,挡在了李鱼前面。

    “噗!”

    刀,刺进了第五凌若的胸膛,李鱼惊呆了,他实在没想到,第五凌若在这关键时刻,竟然会替他挡刀。

    那刺客随着这一刀的刺客,也摔在地上,此时他的胯下皮囊已经因淤血肿胀成了一枚大寿桃,倒地时一挤压,砰地一声爆了,鲜血滚滚,几乎要痛晕过去,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根本站不起来了。李鱼此时双手正保持着挣扎着要撩开渔网的姿势,第五凌若挡在他的身前,由于这一扭动,使得渔网纠结,将二人的身子缠得死死的,李鱼的手缩不回来,两只手也无法合拢到一起去,宙轮就在腕上,却

    是触之不及。

    “为……为什么……”

    另两个刺客仍与三人厮杀作一团,李鱼紧挨着第五凌若的背脊,颤声问道。

    第五凌若脸色苍白如纸,缓缓回眸,向他一笑:“因为,你……像他!”

    李鱼颤声道:“我真的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的男人。”

    第五凌若微笑地道:“我知道,其实我早就该知道了,我只是想骗自己。”

    她的身子摇晃了一下,轻轻地道:“骗不过去了,那就死。上一次,他先我而死,这一次,我一定……要走在他前面。你……你不懂,死在后面的……那个人,最苦……”

    两行晶莹的泪水缓缓爬下第五凌若的脸颊,她身子一歪,就在李鱼怀中断了气。

    “不要啊!”

    李鱼也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什么疼得那么厉害,他的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哭得像个孩子。

    那个胯下一汪鲜血的刺客,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但他咬着牙,倔着骨,猛地抽出插在第五凌若胸前的刀,抓着渔网,缓缓向前爬着,狞笑着盯着李鱼的胸膛。

    李鱼的身子一阵阵地颤抖,可是因为渔网的扭紧,再加上那刺客此时正抓着渔网向前爬,被网子将手脚捆紧的他,根本挣扎不得。

    李鱼望着含笑倒毙在他怀中的第五凌若,右手拦在她胸前,手定在了她的肩头,衣袖上翻,那澄蓝的宙轮近在咫尺,可手触不及,头也被网子罩着,挪动不得。

    李鱼的泪一颗颗落下去,落在露出的手腕上,渐渐向那颗澄蓝的宝珠润了过去。

    刺客摇摇晃晃地举起了带血的刀,想要对准李鱼的胸膛,这时,一片奇异的蓝色光晕,像涟漪般荡漾开来,像佛光灵环般向天地间荡漾开去……: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