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46章 有原则的人

第346章 有原则的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旭日东升,整个长安城都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边。

    咚咚咚的鼓声唤醒了长安市民,这静寂了一夜的古城,重新焕发了活力。

    铁无环在西市大门打开的那一刻,昂首挺胸,走了出去。

    刚刚开市,不管是百姓还是商家,全都是往西市里来的,只有铁无环一人,迎着洪水般的人流,义无反顾地往外走。

    虽千万人,吾独往矣!

    他的心愿已了,恩还未报,替李鱼偿报一命,让他好好活下去,这就是铁无环此刻唯一的期望。

    有恩必报,这是铁无环的人生原则。

    铁无环,是一个狼一般的北方男人。

    狼若回头,必有缘由。不是报恩,就是报仇!

    他在陇右一回顾,是奔往东北,报仇雪恨。

    当他功业立就,完全可以留在部落里,做一个受人尊敬、权柄在握的一方王侯的时候,他却再次回顾,望向了长安。

    他,要来报恩!

    一座装布匹的仓库中,只有高墙上一眼透气用的通风孔向室内投射进来一束阳光。

    整个仓库显得逼仄昏暗,布匹上面,李鱼静静地躺在上面,四仰八叉,昏昏入睡。

    铁无环没有束缚他的手脚,这是铁无环就近随便寻找的一处布庄的仓库,如果把李鱼绑在里边,而这家店生意不好,十天八天都不打开这仓库取货,岂不活活饿死了他?但铁无环相信自己那一掌足以让他继续昏睡下去,早上的时候,铁无环本想再补一掌,但见李鱼睡的极香,毫无醒意,想到这几天他忙于应付西市之变,睡眠本就不足,此时因这一掌熟睡,除非有人惊扰

    ,否则应该不会太早醒来,铁无环便没有再补一掌,他那大巴掌,一个施力过甚,是真能伤人的。

    但是,铁无环什么都考虑到了,就只忽视了那的大巴掌就能堵死的透气孔,此时阳光的角度正好是照在李鱼脸上的。

    九月九,天清气爽,阳光明媚。

    但明媚的阳光直接照在眼睛上,即便是闭着眼睛,也是异常刺眼的,所以……本该睡的十分香甜,等到午时开刀问斩才醒的李大爷,醒了!

    李鱼一睁眼,顿觉阳光刺目,急忙一扭头,避过那束光,意识这才渐渐清醒过来。

    一俟想及自己昏倒前的遭遇,李鱼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定晴四下看看,忽然发现自己身上放着一张墨迹淋漓的纸,拿起一看,上边只有八个大字:“我代君死,好好活着!”

    简简单单八个大字,字迹并不漂亮,也未讲究什么音韵文风,却是看得李鱼眼睛顿生酸意。他急忙抬头一看,从那投射进来的阳光察觉时间应该还早,立即从布匹堆上跃了下来,拔腿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咆哮:“真是日了狗了,老子根本不想死啊,你替我去死做什么?早知道就对他实话

    实说了,就算被他鄙视又怎么样?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李鱼没有想过能不能半道截住铁无环,没有想过一旦追进了官府,固然是救回了铁无环,而他则再无生理。他只是拔开双腿,拼命地向外赶去,他有他做人的原则,他不能让铁无环替他死。

    他可以蔑视皇权,可以质疑法律的公正,但不会动摇自己的底线,自己的良心,否则他就算活着,也要一生饱受良心的折磨。他从不是一个圣人,却是一个有底线、有良心的人!

    长街上,三个刚从西城金光门走进来的男子并肩而行,向西市走去。

    “尘埃落定的时候,就是一个人戒心最低的时候,所以,该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

    “那四个家伙,太过愚蠢。那时动手,怎么可能成功?”

    “算了,不要嘲笑他们了,不管怎么说,他们能忠于王大梁的遗命,舍死忘生,刺杀李鱼,就值得尊重。”

    “嗯!我们做杀手的,哪有什么蠢不蠢的,但凡干了这一行,不是杀人,就是被杀。这次成功,并不意味着下次还能成功,瓦罐难离井口破,大将难免阵上亡啊!”

    “别说晦气话!我们这次只要能全身而退,就凭王大梁给我们的钱,足以逍遥一生,从此不必执刀杀人了。”

    说话的这三个人,扮成村夫的这三个人,就是王恒久临阵前所授命的七杀手中三人。

    钱,其实早已付给他们了。如果要走,他们早就可以卷款逃走。

    但,他们也是有原则的人。

    杀人,他们可以不择手段。但信用,于他们而言,重于泰山。

    尤其是这个雇佣他们的人已经去世,对于一个死者,他们更加的不能失言。

    虽然有另外四个杀手之死为前车之鉴,他们仍然义无反顾。

    唯有杀了李鱼,他们才能安心带着王恒久给他们的钱,远走高飞,逍遥一世!

    长安县。

    何县令掐指一算,与他的任期还差三个多月。

    到了今年年底,他的京县县令任期就满了。

    京县县令难做,但一旦平安地捱下来,却必然高升。

    是做一方太守,还是留守六部呢?

    何善光很期待,但也因此的,更加的忐忑。

    九十九拜都拜了,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

    今儿九月九,是杀人的好日子。

    可是去年判了死刑的三百九十名死囚,也是今天才集中报到的日子。

    昨天,还一个人都没回来。

    这也正常,谁会提前回来蹲大狱呢?越是临近死亡,越是珍惜生存,在即将受死的头一天,人们总会狂欢、放纵一回吧?

    幸好今儿一大早,陆陆续续就有死囚返回。

    这些死囚,居然真肯回来送死!

    何县令惊诧之余,却也不禁暗暗感动,并自为之自惭。

    他始终以为,这些人不会回来,这何尝不是因为以己度人,他认为自己不会做这样的蠢事,所以认为别人也不会?

    他是读过圣贤书的人,是一个聪明人,而这些犯了死罪的人,在他眼中无疑是一个蠢人。但这些蠢人此刻的行为,却让他这个聪明人都感到自愧不如。

    也许,因为头脑简单,所以他们的人格反而显得异常高大。

    又有六七个人报到了,回来报到的人已经接近两百人。

    接近一百人的时候,大理寺、刑部、察院派来探望风色的人已经回去禀报了一次,这时人数一过二百,那些人又马不停蹄地回去报信了。

    就在这时,铁无环昂然走了进来:“利州死囚李鱼,前来报到!”

    铁无环说的气宇轩昂,不想是来送死,倒像是去从军。

    人群中,康班主和刘老大已经到了,听到“利州李鱼”四字,立即惊喜地向狱友看来,但这一看,登时一呆。这是……李鱼?

    “利州……李鱼……”

    胥吏迅速检索着档案,提起笔来准备记录。

    这年代的档案上既没有相片,也没有画像,但是有简单的形貌描述。

    而铁无环的外型实在太过显眼,和李鱼的差别实在太大。

    那胥吏从未想过有人冒死,本也没想看那形貌描述,但是恰因为铁无环太过高大魁梧,站在面前仿佛鹤立鸡群,不禁扫了两眼,顿时一呆。

    按档案上所载,这李鱼容貌俊俏,身材适中,清秀若处子的形象,眼前这人……这人明明是负责开发处子的啊,肌肉块垒,壮若雄狮,世上若真有这般形象的处子的话,那她注定要永远做处子了。

    “怎么?”

    一个捕虞侯察觉异样,走了过来:“有什么问题?”

    那胥吏指了指档案,再看看那捕虞侯,捕虞候一看档案,也是呆了,赶紧跑去对何善光耳语。

    何善光听了也是诧异,急步过来仔细对照一番,讶然道:“你是……利州李鱼?”

    铁无环双手抱臂,威风凛凛:“正是铁……铁骨铮铮,行不更名的李某!”

    何善光捧着那档案,抬头看看人,低头看看字,这尼玛……究竟是谁瞎?铁无环笑了笑,缓缓地道:“这位官老爷,相信死囚尽数返回,对朝廷而言,也是一桩关乎教化的大事,足以留美名于千载。某心甘情愿前来送死,断无人与我抢这生意的,天地不知,鬼神不觉,何如糊涂

    一回呢?”

    何善光听到这里已然明白,不是档案记错了,或者张冠李戴了,这根本就是冒死。何善光脸上阴晴不定,好生权衡了一番利弊,把心一横,咳嗽一声道:“此人形貌似略有不符啊。不过,去年死囚在牢中囚禁,三餐不饱,这一年来放纵吃喝,形貌有所变化的人也是有的,你们要严格勘察

    ,不枉纵一人,不放过一个!”

    先给自己一旦事发好推诿他人埋了个伏笔,何大县尊就施施然地走开了,心中已经把那给他找麻烦的捕虞侯列进了永不提拔的清单。扔下那捕虞侯和胥吏二人大眼瞪小眼。

    远处,康班主和刘老大眼看着铁无环被套上枷锁押过来,二人的目光难掩失望之意。

    刘老大讷讷地道:“李小郎君他……”

    康班主摇了摇头,轻轻地道:“人各有志,算了!”

    长街上,李鱼拼命地奔跑着。

    他一出了西市大门,就放开双腿,拼命地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左顾右盼,寻找脚夫。已经到了金光门附近了,照理说,这儿该有不少脚夫,可以租到代步的车子或骡子。

    奈何这是一早上,脚夫们是不会这么早上工的,毕竟坊市才开门,这时候谁需要脚夫驮运东西或走远道儿?

    李鱼汗流浃背,一半是跑的,一半是急的,这时候,那三个杀手迎面送来。

    这三个杀手素来交好,虽然同属杀人,却是之前那四人常常走动,他们三人常常走动。

    他们三个都姓朱,都是来自诸暨的同乡。祖上原系一脉,只是年代太过久远,只知道同姓同族,已经轮不清彼此的亲戚关系。

    三只小朱正商量着潜入西市,如何行动的事,忽然看到了奔跑的李鱼。

    三只小朱对李鱼的模样已经烂熟于心,便是化成灰都认得他的程度,自然一眼就看到了。

    “这……”

    三人先是莫名地一呆,旋即相互惊喜地一望。

    三人常年配合,早有默契,只这一眼,就互相明了的对方的心意,登时先是一散,再是一合,像一条网似的,向李鱼兜了过去。

    今天天气挺好,第五凌若姑娘的心情也挺好。

    昨天死了那么多人,善后是个大问题。要安置那么多尸体,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要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但这些事,在第五凌若的处置下,仅用了一夜功夫,便全部解决了。

    乘着步辇,走在回城的小路上,第五凌若不仅身心轻松,而且踏着这条熟悉的小路,心思悠悠,不觉就又想到了李鱼。

    之前,整个西市都处在一种诡谲的气氛当中,她甚至没有多少机会弄清她心中的疑团。如今一切了结,西市将稳定下来,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慢慢探他的底。

    人生有几个十年?对一个美丽的女人来说,十年,更是无比珍贵的一笔财富。

    十年岁月,她都如此度过了,她有的是耐心!

    前方,金光门在即!: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