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45章 两个父亲

第345章 两个父亲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东篱下”,

    “楼上楼”,

    常剑南若有所思地从窗口俯瞰着楼下。

    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死了那么多人,但现在似乎已经一切恢复了平静。就连死尸和鲜血都无影无踪。

    明天早上太阳升起,又是繁华热闹的坊市景像,也许终有一天这里发生的一切会慢慢传扬出去,还加了许多穿凿附会、夸张其事的传说,但那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而现在,正是落日时分。

    夕阳如火,仍旧喷薄着鲜艳的活力,

    但是,日落西山,已是无法挽回的一幕。

    此时的夕阳很美,但随之而来的暮色会很快。

    当你以为这暮色还会持续很久时,突然间红日西坠,暮色就来了,快的叫你措手不及。“第五凌若料理善后,还是很合格的。洪辰耀那老东西,再加上桃依依和安如,做事也都心细。如此,我也就放心了。至于能打的,也许只剩下李鱼一个人了,不过不要紧,这小子,敢打、敢拼、敢任事,

    能撑得起来。十年内,你们可以信任、重用他!”

    “那十年后呢?”

    良辰忍不住问道。“十年后,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人心会变,神佛也无法保证,将来的他,还会不会如今日一般。所以,那需要你们自己去把握、去判断。当然,如果你们俩喜欢了他,一起嫁给了他,那就没甚么十年之说

    了。”

    “他有妻子的,今儿连孩子都生了,人家才不嫁他!”

    美景嗤之以鼻:“啊!对了,既然老大是假死,干嘛要像交代后事似的呀,你身子这么壮,再活一百年都容易的很。”

    “是!我会……记档的……”

    良辰的神色却有些哀戚,她肃然答应着,声音忽然有些哽咽,晶莹的泪水就在眼睛里闪烁起来。

    她们俩,一母同胞,而且是孪生姊妹。其实不只模样相同,智商也是相差不多。她想得到的,美景也该想得到。之所以美景比她要天真一些、幼稚一些,不是先天的原因,而是源自于后天。

    从一出生,早降生一刻钟的良辰就被定为了姐姐,所以从小到大,虽然年纪完全相同,她仍然要承担许多姐姐才需要承担的东西,而这必然锤练她的心性和智慧,显得比妹妹要成熟许多。

    美景听她声音有些异常,诧异地扭头看了她一眼,眼见两行泪水从她脸颊上缓缓爬落,美景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起来。

    美景颤声道:“老大,你……你难道真的……”

    “是的!”

    常剑南慢慢转过身,肩上,挑着一轮彤红的太阳,那太阳,已经快要落山。

    “我的确是诈死,但不是诈病。乔向荣、王恒久、赖跃飞等人,都是我的左膀右臂,如果我不是自知死期将近,而你们……镇不住他们,我不会出此下策。”

    “爹……”

    此前,彼此已经相认。但美景还是习惯性地叫他老大,听到这一句时,却忍不住地潸然泪下。“我撑到了今天,一直没有……服药,苟延残喘,缠绵病榻,那不是我常剑南该做的事。不过,我还是服过药的,这七天,装死的时候,我一直在服药,我大限将近了,央求孙神医,给我开了一服药,可以

    催化潜力,吊住性命的药。而今天,我不必再服药了……”

    常剑南的脸上,有一种回光返照的荣光。

    他慈祥地看着良辰美景,满是宠溺的神色。

    他就要去了,但他并没有完全消失,他的骨肉、他的血脉,就是他生存的延续,他生存过的意义。

    “你不要死好不好,我还没叫过你几回爹。孙神医既然有延续生命的药物,那就继续吃啊!”

    美景扑过去,满脸惶急与恐惧。

    常剑南抚摸着她的头,失笑道:“傻丫头,说过是吊命的药了,那等虎狼之药,能用多久?况且……我这时死对你们才最有帮助。刚刚杀人立威,旋即由你们登位,这才有助于你们把握大权。让我缠绵病榻,让别人眼看着一个令他畏惧的人,一点点变成一个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的废人,直至咽气,他们的敬畏会消失,而那段时间并不长,一两个月,并不足以靠我的余威帮你们稳固权位,所

    以……”

    “不!我不要权位!我一个女孩儿家,要那权位有何用?我只要我爹活着,我从小就没有父亲,如今好不容易才见到……”

    美景泣不成声,良辰比她稳重一些,没有扑上去忘情地哭喊,但也泪流满面。

    “傻丫头,可我,终究要死的啊,而且不会很久……但是你们的娘,已经等我等了太久、太久……”

    说到这里时,常剑南的虎目当中,也是泪光闪烁。

    肩头的太阳,沉没了。

    ************

    “乖!宝贝儿子,老爹是等不及让你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的父亲了。以后,我会好好陪你,多多陪你……”

    经过半天的熟悉,李鱼总算有胆子触摸宝贝儿子那粉嫩嫩的脸蛋儿,他用指背轻轻地滑过儿子幼嫩光滑的脸蛋,依依不舍,又看了龙作作一眼,握住了她的手:“作作,苦了你。”

    “没什么。你现在不走,我才担心呢。”

    作作初为人母,说不出的温柔:“我会尽快赶回陇右与你相聚的,你呢,该收收心了,可别再拈三搞四的了。等我回了龙家寨,要是发现你又勾三搭四领回家一大帮姐妹,我就亲手阉了你。”

    “那你也没有用的啦。”

    “不会啊。人家虽然已是妇人,但是勾勾小指,还是会有大把男人扑上来的你信不?”

    “什么话!当着儿子,别胡说!”

    “嘁!不信你就试试,本姑娘话摞在这儿,我看你再往后宅里加人的。”

    有了儿子,似乎底气也更足了,龙大姑娘无比霸气。

    李鱼觉得很冤枉,似乎……暧昧他是搞过的,但真没主动往家里领过人。

    这话题引到了这里,可就有点尴尬了,李鱼不敢犟嘴,只好落荒而逃。

    店门口,铁无环正静静地杵在那里。

    不再是滴水成冰,不再是赤裸双脚,不再是镣铐加身,如今的铁无环,比起当初气色好了许多。

    “主人!”

    看到李鱼,铁无环马上迎上前。

    李鱼上次本来认定自己马上就要假死逃遁,所以并不在意他唤自己主人,谁料连连发生意外,拖延至今,这主仆身份似乎也无法解开了。

    李鱼点点头:“我回西市署,你还是守在这里,照顾作作母子。”

    李鱼生怕铁无环不放心他安全,又要跟着回去,那他的逃跑大计就又要泡汤。

    明日死囚回报到,一旦他未到,立即就是全国通缉,那时想走就难了。有些他得罪过的人,即便没勇气向他出刀,那时也不会吝于向官府告一句话,他可不认为自己有能力与国家机器对抗。所以,李鱼马上殷殷嘱咐:“你知道,这是我第一个孩子,我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只有你留在这里,我才放心!至于我,你不用担心,没人确定,我今晚是留在这里还是去哪里,也不会想到我此时会出门

    ,即便有人心怀不轨,等他反应过来,我也到了西市署了,更何况,我也不是纸糊的。”

    李鱼拍拍肩,赶紧出了门。

    上头动动嘴,下边跑断腿。在常剑南看来,很容易解决的善后之事,其实不知道需要多少人去完成,此刻下边的人都在忙碌着,李伯皓李仲轩带着西市署的人,也在各处忙碌。

    不过,这些人不时出现在街头,倒是更增安全。而这,似乎也是铁无环没有不放心地追上来的原因。

    但是,李鱼在刻意地避着厮杀最激烈的几条大道,趁人不备,就钻进巷子,没多久,他就离工蚁般勤劳忙碌的那些人越来越远,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安静了。

    李鱼已经重新拟定了行动计划,此时城门已关,但陈飞扬已经备了一条长索,藏在西城金光门左近的城墙下。只等他离开西市,天色更黑,便掩护他连夜出城。

    即便今晚他就被发现失踪,彼时已经宵禁,西市诸人也休想找到他,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已经护着如今藏在三里溪的老娘、吉祥和深深、静静,踏上了前往陇右的道路。

    完美!

    李鱼站在一条巷弄中,探头左右看看,再瞧瞧前边那堵坊墙,盘算着一个助跑,翻过坊墙,身后突然有人沉声道:“主人,你就打算这么舍下主母和小主人,前往大理寺投案去么?”

    “无环?”

    李鱼吓了一跳,他怎么追来了?

    李鱼霍然一个转身,但是一个意外之后,紧跟而来的是另一个意外。

    他从未想过铁无环会对他出手,但他只一转身,就看见铁无环并掌如刀,就跟人屠郭怒手中那口沉重的鬼头刀似的,狠狠一“刀”,向他肩颈处“砍”来。

    “噗!”

    李鱼晃了一晃,伸手想去摸自己腕上的“宙轮”,但只在意识中抬了抬手,整个人就直撅撅地倒了下去,倒在了铁无环一双强壮有力的臂膀当中……:诚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