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43章 人之常情

第343章 人之常情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外面的战争,很快就结束了。

    当洪辰耀率领一群老军以及老军以军阵之法训练出来的人,犁庭扫穴一般将站在乔大梁一边的人果断屠杀殆尽之后,外围那些小鱼小虾就自动自觉地放弃了抵抗。

    “东篱下”,依旧气氛紧张。

    郭子墨紧张的喉头发干,终于结结巴巴地插了句嘴:“常……老大,属下……属下从没有背叛老大的意思。只是以为老大……去……世了,西市唯乔大梁最大,属下……”

    “属下该死!”

    楚清卟嗵一声跪了下去,号啕大哭:“乔大梁势大,属下上有老母,下有妻儿,为一家人生计,不敢不从啊,求老大开恩,属下什么都不要了,只求老大开恩,释我一命……”

    唯有凌约齐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眼见二人一个推诿,一个狡辩,凌约齐长长地叹了口气:“两位,起来吧!再怕死,早晚还是要死。再不想死,事到如今,你们以为,老大还会放过我们?别丢人现眼了。”

    李鱼听了,倒不禁对凌约齐有些另眼相看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常剑南传位、假死、再活过来,所有这一切布局,都是为了引出不安定份子,把他们一网打尽,这时候的的确确用什么理由,都不可能打消常剑南的杀心,更何况他们的理由如此拙劣

    。

    难得凌约齐倒是看得透澈,倒是一条汉子。

    常剑南没有理会这三人,而是转向乔向荣,饶有兴致。

    “老乔,你不会武,上个楼都喘。但是,真正的人上人,向来是劳心者。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我从来都不曾小觑过你的能力,可惜,如果不是你的野心太大,你原本可以是良辰美景最好的臂助。”

    良辰美景听到这里,脸色顿时紧张起来。

    她们以为常老大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引出对他不忠的人,但是听这话音儿,他真的是在准备后事?此番出现,天神一般威武的他,难不成真的身患绝症?

    乔向荣铁青的脸色渐渐恢复了几分血色,轻轻地道:“老大,我西市,从来没有父子相继,世袭罔替的规矩。”

    常剑南点点头,淡淡地道:“没错!不过,也没有不能父子相继、世袭罔替的规矩。”

    乔向荣道:“西市庞大若斯,非庸者可治之。谁能保证,父传子,子传孙,子孙无不肖者?”第五凌若忽然插口道:“西市虽大,规矩早立下了。但能守成,便可长治久安。父子相袭,未必是最好的规矩,但是比每一任西市之主,都要靠阴谋诡计,血腥屠杀上位,所造成的损失和动荡来说,却是一

    种更好的规矩。”

    乔向荣淡淡地睨她一眼:“凌若姑娘此时才来表忠心,不嫌晚了些么?”

    第五凌若微微一笑:“我不需要表忠心,常老大也不需要我的忠心。他只要知道,我没有野心,我就绝对的安全。我之所言,确是发自肺腑。”

    乔向荣长长吁了口气,道:“天命无常,惟有德者居之……”

    常剑南道:“何谓德?”

    乔向荣针锋相对道:“德就是德行、能力、威望,良辰美景,一对小女娃儿,何德何能,可为西市主?”

    常剑南晒然一笑:“你算计这么深,赢的却是她们,这能力还不够么?”

    乔向荣怒道:“那是因为,你在帮她们!”

    常剑南不屑笑道:“不然呢?难道你是单打独斗?能有人帮,也是能力!我为什么帮她们不帮你,这就是她们的本事。”

    哎!这个护犊子的常老大,不讲理啊!

    李鱼听得很无语。

    常剑南睥睨着困兽一般的乔向荣、凌约齐等人,轻轻摇着头:“十年共事,我不想亲手杀了你们,你们自尽吧,我留你们一个全尸!”

    郭子墨一声怪叫,撒腿就向外跑。

    常剑南望着他狂奔的背影,一言不发,也不动。

    厅中其他的人也没有动,所有人的目光都只随着他狂奔的身影移动。

    郭子墨跑到了门口,郭子墨迈出了门槛,楚清眸中放出了兴奋的光。

    但是,下一刻,刀光四起。四道刀光匹练般一绞,众人眼中,大门口交叉闪过一个“X”状刀光,然后,人就不见了,原本极魁梧的一条大汉,变成了四段残尸,大门的门槛有半尺高,所以仅能隐约看到门槛外有一堆什么物事,根本看

    不到人了。

    厅中所有人顿时脸色一变,倒抽一口冷气。

    常剑南很满意:洪辰耀这个老兵油子,办事就是靠谱。偏偏还是小富即安,无甚野心,这是留给两个女儿的一个很给力的帮手。

    楚清像见了鬼似的,打了半天摆子,突然大叫一声,像疯了似的举起刀,向常剑南猛冲过去。

    “哎!有什么用?”

    凌约齐无奈地摇头,眼睁睁地看着他冲过去,并没有配合他一起出手。

    常剑南也没有动,就那么微笑着看他冲过来,就像一个成年大汉,看着一个吃奶的三岁小娃儿,攥着他的小拳头,狠狠一拳打向自己的膝盖。

    良辰美景娇叱一声,一左一右交叉出现在常剑南的身前,鸳鸯刀左右一分,等着楚清撞上来。

    但是,楚清没能冲到她们面前。还差着三步,良辰美景耳根子一麻,各自听到嗡地一声,两枝可洞穿两层皮甲的劲矢,从她们肩头掠过,两枝尺余长的矢箭,同时射进楚清的两眼,他的后脑露出两截锋利的箭头,身子被强劲的力量牵带

    着,倒面倒下,重重地摔在地上,又滑出了三尺。

    大厅中的人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常剑南根本没看楚清,他正微笑着看向凌约齐。

    凌约齐苦笑了一声,对常剑南道:“属下对老大,一向是敬佩的,如今更是敬佩的五体投地了。老大希望,我怎么死?”

    常剑南手腕一翻,一个小瓷瓶儿就划着一道弧线飞了出去。

    凌约齐一探手,抓过瓷瓶,拔下塞子,放在鼻子底下狠狠地嗅了一口,喃喃地道:“味道真不怎么样,用来下毒,怕是不成!”

    凌约齐仰起了头,很光棍地将那瓷瓶里的液体一饮而尽,信手一丢瓷瓶儿,看了看常剑南,又看了看乔大梁,然后慢慢扫过其他人,第五凌若、李鱼……

    “我,从来没想过。现在却在想……”凌约齐已经站不住了,身子醉酒一般不断摇晃:“我最多……爬到大梁而已。实际上……大梁需要的……不是能打,而是能力。我做不来,那我究竟为什么,要做冒险?就算做得来大梁,有什么必要……冒险

    ?”

    凌约齐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唇角已有白沫子溢出来,两眼发直,含含糊糊地道:“为什么直到要死……才发现……我、很、蠢……”

    凌约齐苦笑着,缓缓倒在了地上,仰首望天,死不瞑目。

    只剩下乔向荣了,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他,不管是己方的,还是敌方的,那目光,都像是在看着一个将要咽气的人。

    常剑南默默地一翻手腕,又是一只瓷瓶出现在掌心。

    常剑南道:“十年同行,一路走好。”

    “好,属下,先走一步!”

    乔向荣不会武功,未必接得准,所以他走过去,从常剑南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瓷瓶,拔下塞子,自嘲地笑了笑,将瓶中液体一饮而尽,扔了瓶子,四下看了看,便向常剑南之前的棺椁走去。

    棺椁已被踢开了一个口子,其他三面都完好无损。

    乔向荣走进去,慢慢转过身,喃喃地道:“常老大,其实,我是蛮尊敬你,也佩服你的。这套棺木,是上好的金丝楠,你那一脚,就等于踢塌了长安市上一幢豪宅呢。”

    乔向荣说完,就仰面倒了下去,直挺挺的,从那棺材破掉的口子,只能看到一双脚,靴子不错,做工精美,至少……二吊钱。

    入郭登桥出郭船,红楼日日柳年年,君王忍把平陈业,只博雷塘数亩田。

    争得什么?

    有什么好争?

    众人的目光定在乔大梁的双脚上,还未抽回,常剑南已经淡定地看向已被隐隐围在中间的乔大梁、郭子墨等人的那些心腹身上。

    “本来,你们生或死,现在已经没甚么意义。可惜,你们能出现在这里,就是他们的心腹。你们死去,才能给后来人更多的警醒,所以,我想不出放过你们的理由。”

    常剑南的话说的漫不经心,根本不像是要决定着百余人的生死存亡。

    李世民要杀从全国集中上来的三百九十名死囚,都为之不忍,追思己过,而常剑南今日杀掉的人,何止三百九?

    这,就是江山与江湖的区别。

    仁者乐山,水无常势!

    “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弃械而去吧。你们的家人,我西市仍然奉养。”

    常剑南说这句话的时候,三名老军,领着近百手持劲弩的铁卫,从东篱下大堂内的三个方向,站成笔直的三排,一步步逼近。

    而门口,洪辰耀提着血淋淋的已经钝掉的长刀,正冷冷地站在那里,在他身后,是整整齐齐足有三排的持弩劲卒。

    “谁也别动,以免误伤!”

    洪辰耀举起了钝刀,说完这句话,就要钝刀一劈,喝令攒射了。

    这时候,就听外边一阵嘈杂之声骤然响起。

    “还有漏网之鱼?”

    洪辰耀心中一惊,生怕常老大怪罪,赶紧旋身望去,就见五六个大汉迎面飞来,是被人撞飞的。

    紧跟着,一个铁塔般的大汉呼啸而来,洪辰耀还不及劈出钝刀,那人已从他身畔呼啸而过,仿佛猛虎。

    “主人!主人!铁无环给主人道喜,小主人降生了,母子平安!”

    铁无环根本没理会大堂上在做什么,兴冲冲地向李鱼道喜。

    李鱼大喜:“当真?果然?啊~~哈哈哈哈……”

    李鱼飞快地迎上去,与铁无环错肩而过,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主人,等等我!”

    铁无环赶紧叫道:“主人,等等我!”

    铁无环追着李鱼跑出去了,整个东篱下,不管是要杀人的,要被杀的,旁边观礼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洪辰耀举着钝刀,慢慢转回身来,颊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了几下,干笑道:“他动,就动了吧。人之常情,人之常情嘛,老大,你说,是吧?”: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