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38章 父爱如山

第338章 父爱如山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乔向荣的脸色很难看。

    从常老大的临终安排,他已经明白了常老大的安排。

    常老大早就立有遗嘱,而且由他的亲信收藏着,在他弥留之际,只有良辰美景可以先看,这一切的一切,已经把他的态度说的一清二楚了。

    常老大,要把他的位子传给他的女儿,

    而不是他,乔大梁!

    乔向荣的心,像是放在沸油里煎着,但他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

    王恒久死了,杨思齐不管事,第五凌若只是常老大的“内管家”,理财人。四梁唯我独尊,没人可以和我争。八柱,已经死了两个,还剩六个,其中两个半年前提拔上来的女流之辈,很显然是老大给良辰美景安排的心腹,剩下的四人有一个是缩头老乌龟,逃去少华山避风口去了,剩下三个各怀异心,很容易收服

    。

    十六桁中我至少能影响一半的人,而且十六桁之首的李鱼,也是我的人。常老大可以依重的,只有他当初从军中带出来的一些老军,以及那些老军的一些部下。

    但那些老军大多不擅经营,甚至大字不识,所以在西市,只是荣养的一群老人了,他们实际上没什么影响力,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权力。乔向荣盘算着,脸上绷紧的线条渐渐柔和下来,他看着那胸膛微微起伏,还有最后一口气,却滞留不去的常剑南,在心里一字一句地对他说:“常老大,不要枉费心机了,你死了,我就是西市的王!你的女

    人,你的女儿,我都会接收过来,好好替你,疼她们的!”

    乔向荣的目光从第五凌若、良辰美景的身上一一掠过,心中满怀着恨意。

    他恨常剑南对他的欺骗和抛弃,而这恨,他只能发泄在这三个女人身上。

    良辰美景在看信。

    她们看到了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一个出身豪门的贵女,许配给了另一个豪门的公子,这本是门当户对的一对。如果是太平盛世,或许他们的人生就是一个美满和谐喜庆的故事。

    但是,他们经历了人生的坎坷。

    大难临头时,那个豪门公子秉持着“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的原则,抛下娇妻,逃之夭夭了。

    而他的娇妻,却不是一个柔弱女子,她带领一班家将,易钗而弁,潜赴乡野,招兵买马,在她举旗造反的父亲还不曾杀进关中,就在关中开辟了好大一块根基之地,拥有了一支强大的军队。

    而在这戎马生涯中,她和她曾经的家将,今日的先锋,并肩作战,辗转南北,出生入死,同甘共苦,渐渐有了情感。尤其是有一次他们兵败与大部队失散,被迫躲进山洞的时候,孤男寡女,成就孽缘。

    可是,她的身份,不容许她与那贪生怕死弃她而去的丈夫和离,下嫁于那个将军。世俗也不会容忍她在感情上的移情别恋,哪怕她是一个更胜须眉的女中巾幗大将军。

    因为那一夕的缱绻,她有了身孕,但是丈夫远在战圈之外,这种事是绝不能传出去的,所以她用战甲掩饰日渐隆起的肚子,用养伤避过最后阶段众人的视线,然后,她生下了一对孪生女儿。

    看到这里时,良辰美景已然娇躯颤抖,不克自己了。

    她们看到这里,已然明白,那对女儿,肯定就是她们。

    她们是孤儿啊!她们本不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她们从小就住在蓝田县,从她们懂事起,就住在那里,有一幢大宅子,有一个细心的内管家和一个老成的外管事打理府中的一切,可是她们没有普通孩子所拥有的一切

    。

    没有父亲,

    没有母亲,

    无论问谁,她们也问不出真相。

    忽然有一天,她们就被送进了长安城,送到了西市,送到了常剑南的身边。

    她们第一眼看到那个魁梧如雄狮的男人时,心里是惧怕的,但很快,他的慈爱就令她们戒意全消。其实两个人脑子里也曾转悠过一个荒诞的念头:常老大这么疼我们,不会就是我们的父亲吧?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在心里转转罢了,很快就被她们自嘲地抛开了:怎么可能。常老大在西市说一不二,如果我们是他的女儿,他有什么不能说的?他何必隐瞒?

    现在她们知道了。

    战争结束了,那个造反的父亲成了皇帝。初为天子的他,需要各个世家高门的支持,不会容忍自己的女儿与曾经捐赠大批钱财资助他起兵的柴家分手,让他落一个薄待功臣的骂名。他也不能容忍百姓心中完美无暇的那个女儿,有所瑕疵,让皇室

    蒙垢。

    所以,外人眼中,那仍是一对完美的夫妇。连那丈夫当初独自逃生的劣行,都被包装成了夫妻二人大义面前各自有所承担的佳话、美谈!

    后来,她们的母亲与她的丈夫又有了几个孩子。

    再后来,当初在军中时,她与麾下一员大将有染的传闻渐渐传到了她丈夫的耳中,然后,她开始承受无尽的精神折磨。

    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她,却在家庭的冷暴力下,每日郁郁寡欢,直到这无形的折磨衍化成了真正的病痛,含恨而逝。她为她的家族牺牲了一辈子,只在临死的时候,才反抗了一回。她把自己,葬在了终南山,葬在了与她真正爱了一辈子的那个男人一夕缱绻的山洞里。而她丈夫那里,只是埋了一个衣冠冢。皇家得了体面,她丈夫得了体面,她独自在终南山上,守望着那座楼,守望着

    她的爱人。

    看到这里,良辰美景已是泪水涟涟,打湿了信纸。常剑南一直小心地回避着他深爱的那个女人,却又有暗中守候着她,不舍远离,又不敢靠近同,生怕影响到她的一切,直到她死去。直到他深夜前去拜祭,却在暗中听到她贴身的侍女在灵前哭诉怨怼,说

    出她丈夫对她的种种折磨。

    于是,已久不握刀柄的西市之王重新拿起了他的刀。

    他,干掉了那个驸马,干掉了那个权重一时的皇室宠臣。

    但是,天不假年,当年卧冰饮雪的战场生涯,常年抑郁的思念,让他也染上了恶疾,虽然他的躯体依旧强壮无比,但内脏的病变,却是他无法打败的敌人。

    当他得知这一切,他就开始筹备了。他要在去见他的女人之前,安排好他的一双宝贝女儿,这才能放心地闭眼。

    良辰美景看到后来,已是哭作一团。第五凌若的眼睛也不禁湿润了,虽然她恨常剑南瞒她这么多年,没有告诉她情郎“离去”的真相,但除此之外,常剑南真没有半点对不起她的地方。常剑南和那位传奇的三娘子之间的爱情故事,一样令她感

    动。看到常剑南像个老人似的反复唠叼对女儿的安排,对她们未来的不放心,甚至考虑到有朝一日这对一个娘肚子里一起长大的亲姊妹会不会产生利益纠纷,所以以父之名,对他的一对宝贝女儿提出一生中唯

    一一个请求:她们要共嫁一夫时,良辰美景哭笑不得,先是噗嗤一笑,旋即,心里更酸,心中更痛,泪水模糊了眼睛,哀伏于地,泣不成声。

    最后一张纸,是对后事的安排了。

    良辰美景根本没看,信被他们甩到了一边,两姐妹扑到榻前,颤声唤了一句“父亲”就悲痛的再也说不出话。

    两人抽泣着,许久,良辰才断断续续地道:“阿爹,您放心,我和妹妹,会相亲相爱,一生一世,相互守候,绝不叫您担心。”

    美景红着眼睛道:“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弥留中的常剑南好像听到了这句话,他的眼角缓缓淌下一颗浑浊的泪珠,喉头咕哝了两声,身子一沉,咽了气。

    不知道是因为肌肉松驰下来的缘故,还是因为什么旁的原因,他的神情变得无比安详,隐隐然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

    他躺在榻上,对面的窗子看着,窗外是蓝天,蓝天上有白云,白云下是远方青翠如黛的山峦,那是终南山的一座山峰。: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