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15章 猎阵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315章 猎阵

    那千牛备身和杀手头目同时在心里咒骂了一声:“他么的,太子怎会在此?”

    太子轻易不会出宫的,就算出来,要么微服简行,要么仪仗庄严,不应该带这么多兵啊!

    只不过,那些杀手是对此无知,千牛卫的人则是很悲催地没有注意到,今儿个是太子李承乾校阅六率的日子。

    太子是拥有自己的卫队的,唐朝的太子卫队人马尤其多些,太子其实共有十率,其中左右卫率、左右司御率、左右清道率,各领军府三至五个不等,另外四率左右监门率、左右内率是不统府兵的,所以惯称六率,这六率统御的人马约有两万到三万人不等。

    作为东宫卫队的最高统率,太子不能只习文,时不时也得到军营驻地,校阅一下军队,观摩一下演习。今儿个就是太子李承乾前往军中校阅演习的日子。

    而罗霸道和纥干承基,自投奔太子以后深受重用,现在已被他提拔为左右清道率的将领,二人也是投桃报李,太子观摩已毕,回转东宫,二人就亲率军队护送回城了。

    结果,恰经过此地,也是因为太子抄了近路,反正这修真坊虽也号称一坊,但太过偏僻,居民不多,由此路过,也不致有扰民之忧,结果行至半途,忽见前方杀声一片。

    太子这两率官兵数千人,又是在都城之内,岂会有所畏惧。况且身为太子,眼见都城之内歹人行凶,若是视若无睹,此番回去少不得遭台谏弹劾,当然立即就围了上来。

    那千牛备身心中先是一急,既而灵机一动,急忙纵身跳出战团,抱拳道:“来者是东宫哪一率的将军,吾乃左千牛备身杨元芳,快来助我,擒拿歹人!”

    那千牛备身往前一指,道:“那些衣着不一、武器各异的,俱是歹人,在此杀人放火,吾等乃由此路过,不敢坐视,故而拿贼!”

    李鱼哈地一声大笑,扬声道:“老罗老罗、小基基,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李鱼跳着脚儿地向他们招手:“莫听那千牛卫的人胡说,我等在此聚宴欢饮,突有歹人来袭,就是他们,就是这些青衣人,快助我拿贼!”

    罗霸道一听有人叫得亲热,移目看来,顿时一呆:怎么又是李鱼?犹记得上一次也是在这里,也是这厮在场,杀得那叫一个惊险跌宕,这货怎么认准了这儿打架,难不成此地风水好?

    化名宋仲基的纥干承基听他这一喊,眉毛都拧成了蚕宝宝,他用刀柄把面甲向上推了推,咆哮道:“滚你娘的,不许叫我小基基!”

    身后侍卫中,吃吃低笑声不绝于耳,纥干承基一张俏脸登时胀成了紫红色。

    李鱼大声道:“不叫不叫,快助我拿贼!”

    那千牛备身杨元芳也不是易与之辈,一听双方这问答,下手目标竟与东宫两大率的将领极为熟稔,连称呼都透着如此的亲热,暗暗吃惊不已。马上故作惊骇道:“你真不是歹人?你与东宫熟稔?”

    李鱼心知此人不可能是误认了贼人,但此时此刻,却不宜多生枝节。再者此人是军中人士,一口咬定了是误会了谁是贼人,根本辩驳不清,朝廷也不会为此处治将领,说不定西市帮会斗争的事儿进入朝廷眼中,大家一起完蛋。

    既然他此刻已知机抽身,撇清了自己,李鱼也是就坡下驴,大声道:“正是如此!将军莽撞了,这些身着青衣、兵器统一的家伙,才是行凶的贼人,此间掌柜的亦可证明!掌柜的,掌柜的!长安老兄?”

    宇文长安踩着一个伙计的肩膀,扒着洞沿儿,探头向外看了一眼,扯着嗓子道:“小老儿忝为此间地主,我证明,我证明!”

    嚎完这一嗓子,他马上把头一缩,生怕挨了谁的冷箭。

    太子压了压挡在他身前的一面骑盾,饶有兴致地看着场中,笑吟吟地道:“天子脚下,堂皇之地,竟有歹人持刀仗剑逞凶,当真是岂有此理!老罗、老宋,尔等速将歹人拿下!”

    罗霸道和纥干承基答应一声,立即提马上前,四下里左右清道率的士兵在太子面前,尤其要表现一下,立时吼声如雷:“杀!杀!杀!”

    包围圈一步步缩小,那千牛备身杨元芳当机立断,果断“反水”,把手中的千牛刀一举,大叫道:“兄弟们,杀错人了!现在马上,协助东宫,围剿青衣贼子!”

    众千牛卫的官兵可不知底细,原本就是被杨备身以请客为由拉过来的,此刻他既然说那些青衣人才是贼人,这些官兵无所谓的很,登时转身面对那些青衣人,原本还是并肩作战,顷刻间就泾渭分明了。

    高阳公主坐在马上,小屁股一颠一颠的,急的不行:“让开,你们让开,我要看看!”

    前方几匹高头大马上,顶盔挂甲全副武装的几个清道率官兵手持骑盾,无死角地护住了太子和高阳公主,生怕他们有所闪失,哪里肯让开,何况太子也没发话,他们只当没听见。

    高阳公主急了,赶紧就从那马背上爬起来,踮着脚尖儿往前看。好在她今日陪太子巡营阅军,虽然不曾披盔挂甲,也没有她这么小号的盔甲,不过倒是穿了一身箭袖,下着胯裤,不至于系一袭裙儿,那时节又没有小内内,往马上一站,一旦风起,就春光乍泄。

    高阳公主踏上马背的时候,前方已经风卷残荷一般大战起来。

    那些刺客杀手极其骁勇,他们论武艺、论绝活,远不及那些三山五岳的江湖好汉,但是胜在配合默契,有军伍之风,再加悍勇敢战,这么长时间,与那些尚没有配合习惯的游侠们打了个半斤八两,不相上下,可见战力非凡。

    但是斗志一泄,十成功夫发挥不出七成,那就没法儿打下去了。眼下东宫两率兵马在此,千牛卫又“反水”了,再加上李鱼汇拢的这些江湖好汉,他们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明知绝望,即便他们都是亡命之徒,战意还能剩下几分?

    那刺客头目大喝一声,道:“分头走!”

    众刺客立即向四下突围出去。

    东宫两率兵马似乎不堪一击,被他们轻易就突围了防御,冲杀了过去,李鱼一见大为焦急,难不成东宫兵马也有意放水?今日难得的剪除敌人羽翼的好机会,难不成就这样错过了?

    孰不知,那些将士习惯的是行伍做战,纥干承基原本就是军人,对战阵之法了解颇深。罗霸道原是马匪,也精通相近的战法,自领军以来,恶补军队战法,业已成了行家,两人竟是有意放任那些刺客逃逸。

    这些刺客不过五六十人,分向四面八方,每一方逃逸者不过六七人,太子回城,所御人马有两千多人,俱是骑战士兵,每人每马,中间都散开了数丈距离,如此一来,最后边的将士已经站到了坊墙边上,距此甚远。

    这每一方向六七个刺客,往军阵里一冲,片刻功夫,就变成了七八名骑士所围中间,就只一个对手。这些刺客简直就像是一群没头苍蝇,一头扎进了一张大网。

    等他们冲杀进去,挥舞着刀剑,尚不及逃远,军士们发一声喊,立时发动,纷纷拨马挺戟,向他们各自的目标来了一个短程冲刺。

    这一下不仅李鱼终于明白,熟谙一身武技的高手到了战场上没什么鸟用,就是那些游侠儿也都明白了。

    七八杆长戟,借着快马之势,从四面八方同时刺来,凌厉无匹,快捷如电,势头尤其凶猛沉重,人借马势,那大戟一来,何止百斤之力,岂是轻薄刀剑所能抵挡的。

    何况,不是一戟刺来,而是七八杆大戟从各个方向同时杀至,便是真正高手当面与之对决,所仗者也不过是身法的轻灵,招法的玄妙,对其招架时的破绽的把握。

    可这行伍合击之法,虽然单个战力每个都不算高明,可他们联手合击,又久经训练,进攻时机把握的甚好,等于是一个人同时从四面八方向你出招,身手奇快的高人也做不到这一点,他们顶多倚仗精妙神速的身法游走,造成同时向你各个要害死角进攻的模样,实际上相距时间虽短,仍是有间隙的。

    但这些官兵不同,那真是铁索横大江,堂堂皇皇,毫不遮掩,但你根本回避不得,不得不当,不得不战。

    什么叫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李鱼今天算是见识到了,那些分头突围的刺客竟无一个可以逃脱的,远远近近,尽是骑士合围之势,待他们交错冲杀、换位再度稳定军阵之势时,已经不见一个刺客,所有的刺客都倒在尘埃之中。

    “我……我是……他……”

    那首领逃得最慢,反而死的最慢,他肚子和右胯各挨了一戟,鹅卵粗细的戟杆儿,戟头儿一尺多长,侧面那个锋利的月牙钩儿,既能割断他的脖子,也能划破他腿上的大动脉。

    此时他肚子被捅了一戟,大腿被割开,肌肉外翻,血如泉涌,倒在尘埃中惨呼,刚想说些什么,一个全身甲胄的骑士一提马缰,那高头大马碗口大的马蹄轻踏向前,他手中的长戟一提,再一刺,“噗”地一声,正中他的后心!

    刺客首领的声音戛然而止,身子抽搐了一下,再没了声息。

    太子见此一幕,兴奋的难以自己,这可比校阅军队强多了,这才是真正的行伍战斗。眼见得如此杀戮,太子兴奋得肾上腺素激增,两股战战,血脉贲张。

    太子只奋地大呼道:“我军威武!本宫有赏,人人有赏!哈哈哈,老罗,老宋,你们练兵有方啊!”

    “咦?我认得他,是他!”

    站在马背上踮着脚尖儿的高阳公主一见杀人却有些害怕,早把眼睛捂了起来,却又从指缝里透出目光,偷看前方情形。忽然看清了李鱼,登时一讶,她认出来了!

    毕竟长这么大,踢过她屁屁的就只这么一个男人,高阳公主没来由的一阵兴奋,双腿微微发颤,在那马背上再站立不住,双腿一分,便滑落下去,坐到了马背上,双腿下意识地绞紧了些。

    那马儿受力,以为主人是要它前行,马上迈开蹄儿,向前走去。这时歹人已尽数受戮,那些挡在前面的兵将也就散开了来,没有人再挡着她,高阳公主骑的又是一匹雄骏的大宛宝马,马腿修长,几步就到了李鱼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