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11章 修真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311章 修真

    修真坊。

    李鱼在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的陪同下赶到了修真坊。

    三人勒住马匹,抬眼前方,青菜数垄,茅屋两行,远近庄稼将近秋收,好一派田园风光。

    都市之中,有此一景,虽是乡下见惯了的,却是殊为难得。

    李伯皓大赞:“此地甚是风雅!”

    李仲轩抬杠道:“你若喜欢,可在此长住。”

    李伯皓想了想,干咳两声道:“我是个俗人,就不要玷污此地的清幽了。”

    李鱼勒着马缰,望着这景致,却有些熟悉的感觉。

    沿着乡垄田间道向前走出一阵,过了庄稼地,就见野趣盎然的一座池塘,有鸳鸯、有野鸭,还有人池边垂钓。垂钓人身旁还常伴有三两佳人,或低笑浅语,或钩上挂饵,或濯足戏水,佳人之趣尤甚于钓鱼之乐。

    李鱼看到这里,突然想了起来,“啊”地一声,轻轻一拍额头。

    李伯皓和李仲轩立即拔剑出鞘,含煞四顾。

    半晌,李伯皓攥着剑,警惕的目光从竹笠下打量着垂绦绿柳,轻声道:“发现了什么?”

    李鱼干巴巴地咳了一声,道:“没什么,我只是忽然记起,此地,我来过!”

    李伯皓和李仲轩吁了口气,便收了剑。

    三人今天当然是又费了一番周折,微服出来的。不过手段虽然巧妙,也难保不会有人追踪,所以被吉祥、作作、深深、静静千叮咛、万嘱咐的李氏兄弟感觉压力山大,可生怕李鱼有个好歹,他们会被那四个女人生吃了。

    李鱼忽然记了起来,道德坊勾栏院那次大火前,他与苏有道、康班主等人就是在此间饮宴的,那一次有深深舞乐,还曾见到了荆王李元则、袁天罡、李淳风两位高人,以及太子殿下、高阳公主,还有罗霸道和纥干承基。

    往事依稀,不过数月之前,此时想来,恍如一梦。李鱼心中不胜感慨,放松了马缰绳,缓缓而行,曲径幽深,柳暗花明,前方便现出一幢汉晋古风的大酒楼来。

    一位穿着汉人衣冠,胡须上翘如弦月,高鼻深目的西域人笑容可掬地迎在门口,长揖一礼:“贵客光临,不胜之喜,宇文长安,恭候大驾多时啦!”

    李伯皓大吃一惊:“宇文长安?你与宇文成都是何关系?”

    那胡人笑道:“并无关系。”

    李仲轩道:“怎么可能,你们都姓宇文,他占了成都府的名字,你占了长安府的名字,难不成你们俩是亲兄弟?”

    李鱼翻了个白眼儿,翻身下马,道:“不用问了。你们看他长相,与宇文世家能有什么关系。这个胡人仰慕中原文化,又听说过宇文成都的大名,所以给自己取了个汉名罢了。”

    李鱼上次来时,杨千叶的人追蹑郊游狩猎的太子于此,曾经在此大战一场,害得宇文长安狼狈不堪。不过几个月下来,看来这位仁兄也如李鱼一般健忘,全然记不住李鱼何时来过了。

    不过,一听这话音儿他也知道这位客人是来过的,登时更为热情:“啊哈,这位贵人,您可好久不曾来过了,想是事务繁忙,快快请进,长安马上叫几个美人儿来侍候贵人。”

    宇文长安说着一口地道的长安话,点头哈腰地将三人引进大厅。

    身后半箭之地,一片柳树林中,墨白焰和冯二止站住了脚步。

    墨白焰道:“走吧,他既平安到了,就没我们的事了,回去。”

    冯二止道:“不用等他出来么?”

    墨白焰道:“里边有咱们的人,自会看顾他的安全。等他离开时,这些人也会跟他一起走,自会卫护他的安全。”

    墨白焰说完,大袖一拂,挺起胸膛便走。

    冯二止见状,连忙跟上,心中暗想:大总管对李鱼好像很不喜欢呢。偏偏公主殿下又喜欢的紧,为了他的安全,居然要我二人暗中卫护,又调了死士以江湖人身分受他招募。

    哎!如果这李鱼肯为殿下效力,便真做了驸马,也不是不可接受,可惜公主所承担的大任,是不能招赘一位不同心的驸马的。

    ……

    城北钦天监左街道的伞摊儿上,苏有道用一柄小刀灵活地削制着竹篾,面前站着一位客人。

    苏有道头也不抬,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我说过,如果他是一颗明珠,就算黑夜,也遮掩不住他的光辉。”

    那客人抬手拣选着伞具,钦佩地道:“先生英明。”

    苏有道沉默了片刻,又道:“派了多少人去?”

    那客人道:“十八个,以陆希折为首,俱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原本就以江湖人身份活跃于外,所以,便连聂欢都对他们公开的身份毫无怀疑。”

    苏有道微微颔首:“这些人,从此要忘记他们本来的身份,竭诚为李鱼效力,出生入死,赴汤蹈火!一定要留在他的身边,成为他最信任的好兄弟。李鱼此人重义,一旦认可了他们,与我们之间的牵绊,就再也难以分割!”

    那客人道:“属下明白!”

    苏有道强调道:“就算是因缘际会,与咱们的人对上,这些人也要毫不犹豫地为李鱼出刀!彻底地把他们自己当成李鱼的人,直到需要‘唤醒’他们的时候。在此之前,他们只有一件事,是需要不合李鱼心意的。”

    那挑选着伞具的客人无声地笑了一下:“把他留住!”

    苏有道低着头运刀,也露出了微笑:“不错!他安排了一个叫陈飞扬的人,正在筹备离开长安之事。”

    苏有道抬起头,看着那客人,一脸认真,仿佛正跟人侃价:“我不让他走,他就不能走!”

    ************

    赖大柱的濯缨院里,依旧泉声淙淙,依旧雾气袅袅,只是石榴树下少了抚琴的女子,坐在那儿的是王恒久王大梁。

    王大梁盯着赖大柱的眼睛:“查到那小子去哪里了么?”

    赖大柱阴笑道:“我经营此地多少年了?他才多长时间,小小把戏,居然以为可以瞒得过我的耳目。嘿嘿,他此前藏在送往房相府中的高榻之中,去了趟平康坊,通过戚小怜,见到了聂欢。”

    王恒久目芒缩了一缩。

    赖大柱道:“聂欢随后就下了一道江湖召集令,遍邀长安附近的游侠壮士,往修真坊长安酒楼一聚。如今,李鱼已经带着两个贴身侍卫也赶去那里了。”

    王恒久不会武功,他的力量来自于他的人脉,来自于他多年来主持西市内外应答接待过程中结识的形形色色的人,并因得益输送而形成的密切关系。对于江湖中事,他不甚明白。

    因此,他打断了赖大柱的话,又询问了一问:“聂欢插手了?”

    赖大柱莞尔一笑,轻轻摇头,道:“当然没有!如果聂欢要帮他,何须下什么江湖召集令,聂欢无需召集任何人,他想对付谁,马上就有八百死士、三千兄弟闻风相随,与他共进退!所谓江湖招集令……”

    赖大柱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想着如何向王大梁解释,顿了一顿,才道:“就是聂欢帮他发布一道消息,告诉那些浪子游侠、江湖亡命,现在有一个好主顾、有一个好生意上门了,大家囊中羞涩的,不妨前去应募。”

    赖大柱笑了笑道:“消息是聂欢发布的,那些江湖亡命自然相信雇主可靠。而能从聂欢那里拿到消息的,当然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是些有真本事的江湖豪杰!”

    王恒久松了口气,喃喃道:“不是聂欢插手就好!”

    王恒久突然目光一凝,盯向赖大柱:“你说那些人都是江湖豪杰,他们比你的人如何?”

    赖大柱冷笑一声,道:“龙困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大梁虽不明白江湖中事,但也应该清楚,英雄豪杰想要有所伸展,单凭个人武力是不足为惧的,蛟龙无水、虎失山岗,又如何能一展所长?在长安,咱们才是地头蛇。”

    王恒久微笑起来:“我明白了。不错,如果那些所谓的游侠壮士、江湖亡命,真的在任何地方都能呼风唤雨,也就不会落得受人招募、为人卖命的下场了。”

    赖大柱阴恻恻地道:“不错!他们干的就是刀头舔血的买卖,我的人又何尝不是?”

    王恒久微微眯起了眼睛,斟酌片刻,目中锐利的光芒突然一闪:“你说李鱼去了修真坊?他就是在那儿招募那些江湖豪杰吧?”

    赖大柱道:“不错!”

    王恒久若有所思地道:“修真坊,居民不多,风光田野,真是个杀人放火的好地方呀!”

    赖大柱兴奋起来:“大梁同意了?”

    王恒久脸上露出一丝杀气,狠声道:“立即召集你的人手,在修真坊干掉他,让他上天修真去!把那些前去应募的人也一起干掉!老夫要么不做,做就做得惊天动地,一慑群雄!”

    赖大柱兴奋地道:“我的人手早就招齐了,就等大梁一句话。只是,要把前往长安酒楼的人全部干掉,属下只怕力有不逮,还请大梁援手。”

    王恒久点一点头,诡秘地道:“你放心去,介时,会有千牛卫精锐之军助你一臂之力!”

    “王大梁果然手眼通天,居然调得来南衙府卫、朝廷官兵助战!”赖大柱暗暗兴奋,立即起身抱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