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305章 脑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305章 脑子

    乔大梁看了李鱼一眼,心中很满意。就算想偃旗息鼓,这话也得他来说,这事也得他来做,这是老大的胸襟和审时度势的眼光,小弟嘛,敢打敢冲就行了。之前他之所以重用饶耿,看中的就是这一点,自从换了李鱼上位,其实他心里有点不太中意的,不过现在越看越顺眼了。

    王大梁脸色一沉,道:“没有规矩,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赖大柱目中掠过一丝异色,如果李鱼是因为冒犯王大梁而被处死,那就无关他的脸面了。赖大柱登时跃跃欲试起来,只想等王恒久再责斥一句,就喝令暗中埋伏的侍卫出手,围杀李鱼!

    但,这儿还有一个身份地位丝毫不逊于王恒久的乔向荣。

    乔向荣皮笑肉不笑地道:“恒久老弟,你好大的威风啊!”

    王恒久一抬眼皮:“向荣兄有何话说?”

    乔向荣道:“年轻人冲动了些,顶撞前辈,这是他的不是,我会调教,我的人,就不劳老弟你费心了。不过,他今日为何出现在这里,总不会是毫无缘由的吧?你我既然来了,不如帮他们评断评断?”

    不等王恒久回答,乔向荣便转向李鱼,悠然道:“把你的事儿说来听听吧,若是你无理取闹,那便连老夫都不能帮你了。大家都是在常老大麾下做事的人,如果有人无事生非,那就是害群之马,老夫绝不包庇!”

    这句话一说,王大梁和赖大柱的脸色都很难看。

    李鱼有点不适应,他今天不是来打官司的啊。他之前召人困了赖大柱的府邸,就是为了开撕做准备了。虽然西市署那些人不是他的嫡系,谈不上一起出生入死,可是有那么一群人在外面,他一旦动手,外面那些人就是脱困的基础。

    后来龙作作跟了来,他就放弃了当场动手的打算,尽管如此,他也打算以不惜玉碎的姿态,逼赖大柱交出刘啸啸,先把这个放在明面上儿的对头解决掉,现在突然跳出两个大法官,他一时有些不适应这种角色转换。

    倒是杨千叶旁观者清,轻轻在龙作作后腰上扶了一把,龙作作会意,马上上前一步,道一声前辈,便开始说起了刘啸啸的所作所为。

    乔大梁听她说完,和颜悦色地道:“这个刘啸啸,与你们早有怨愤?”

    龙作作颔首道:“正是!”当下就把刘啸啸原是龙家寨大主事以及其后发生的一切又简要地说了一遍。

    乔大梁听完,轻轻击掌,笑道:“精彩!精彩!这种不忠不义,专门反噬其主的败类,竟也收容旗下,赖跃飞,你的眼光不怎么样嘛。”

    赖跃飞胀红了脸道:“这……这只是她的一面之词。刘啸啸对我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只是瞧他人还机灵,身手也还好,收容旗下,做个听用之人罢了,难不成还要千里迢迢去陇右调查他的底细?”

    乔大梁脸色一正,目光炯炯地盯着赖跃飞:“如今看来,这刘啸啸可并未听你之用啊!他伙同亡命,掳人妻子,害人性命,而这被害人,又同是我‘东篱下’的兄弟。恒久老弟,你怎么看?”

    乔大梁快要说完时,突然转向了王恒久,王恒久脸色十分难看,就跟便秘似的。小弟不争气,让他想包庇都不知道该如何插手,只能被人“啪啪”打脸时,就是这般光景了。

    赖跃飞也有些无言以对了,他说他只是网罗刘啸啸做个听用之人,乔大梁就抓住这“听用”两个字做起了文章,他现在若是承认乔大梁的话,那就证明刘啸啸该死,得交出去。如果不承认,那就等于变相承认自己才是刘啸啸的幕后主使,这……这他娘的退也是坑、进也是坑……

    赖跃飞只好转头看向王恒久。

    王恒久正在“便秘中”,拉长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赖跃飞只好对乔大梁勉强笑道:“乔大梁说的是,在下不知刘啸啸与李鱼有仇,而不曾料到刘啸啸竟然阳奉阴违,利用我给他的权力擅自寻仇,坏了我‘东篱下’的规矩。这等人,我门下也是容不得他的,呵呵……”

    赖跃飞干笑两声,扬声道:“来人啊!”

    雾气绰绰中突然出现两道人影,赖跃飞咬着后槽牙,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把刘啸啸交给乔大梁!”

    两道人影一言不发,悄然而逝。

    乔向荣淡淡地瞟了赖跃飞一眼,便从他面前走了过去,一如王大梁初来时对李鱼的蔑视一幕:“不是交给我,是交给李鱼。冤有头,债有主!”

    乔向荣经过李鱼身旁时,注目向他看了一眼,李鱼便跟着他向外走去。杨千叶和龙作作自然紧随其后。

    李伯皓和李仲轩面面相觑。李伯皓道:“大家说了一堆屁话,这就完事了?我的剑才拔出一小半啊。”

    李仲轩自以为是地道:“这你不懂,大人物做事,通常都是能动嘴的绝不动手!”

    赖跃飞额头青筋都快绷起来了,一字一句地道:“你们再不滚蛋,老子就要动手了!”

    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瞧见四下雾气之中似有不少人影闪动,顿时唬了一跳,急忙掉转头,飞也似地逃去。

    王恒久慢慢踱到赖跃飞身旁,冷冷地道:“你很威风么!”

    赖跃飞尴尬地道:“大梁,我也不曾料想乔向荣会出面啊,乔大梁的面子……”

    王恒久黑着脸道:“乔大梁要面子,那我的面子呢?”

    赖跃飞期期地说不出话来,王恒久转向他,脸上慢慢露出令人心悸的笑容:“赖跃飞,我还你还不及那个后起之秀的李鱼聪明。”

    赖跃飞怔怔地道:“大梁这话,从何说起?”

    王恒久道:“我要对付的人是谁?是李鱼吗?”

    赖跃飞一呆,突然无比悔恨。王大梁要对付的就是乔大梁,目的就是要夺取常剑南之下第一人的位子啊,为何乔大梁一到,我就失了分寸,只顾撇清,反而忘了本来目的?

    王恒久盯着他,又道:“若我不在,你出言顶撞乔大梁固然不妥。我既然在,你怕什么?有什么事,有我兜着,你是负责往前冲的那个人,你退了,你让老夫如何施展?”

    赖跃飞听着,已是一脸铁青。

    王恒久抬起手来,在他脸颊上拍了两记,微笑地道:“有脑子,并不是坏事。但最怕的就是只有一副并不聪明的脑子,偏偏还要自作聪明,那样,就莫如没有脑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