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298章 后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298章 后手

    杨千叶沿着曾经走过的路缓缓走着,路过那个巷口时,路边还有散落的车子碎片,地上下有铁沙和尚未燃尽的木炭,但其中的栗子已经被行人捡光了。

    杨千叶走过去,突然又止步,慢慢退回来,凝视着地上的车子碎片,眉头渐渐地蹙起来。

    车子被撞废了,推车的小贩也不见了。

    吃饭的家伙被毁了,小贩不应该不哭不喊不闹吧?

    地上的碎木头中,一截小车厢的碎片还连着下边一个轮子。

    以这时的工艺,木头车轮不易制造,一辆小推车的车轮至少占了三分之一的人工成本。这只车轮是完好的,为何推车小贩不拿走?

    除非……他根本不是小贩,不在乎这辆小车。

    那么,他是人拐子的同伙,负责掩护的?

    为何……他会守在这个巷口,难道这条巷子是那个人拐子一定要走的路?

    杨千叶抬头向前看去,时近黄昏,闭市的鼓声已经快要敲响了,这条本就僻静的巷弄上更是没有一个行人。

    杨千叶扶了扶腰间有短剑,迈步走了进去。

    各家店都在做打佯的准备,一些摆在门口的样货正由小二们搬回店里。

    杨千叶一步步行去,忽然嗅到一阵檀香,她定睛看去,便看到了一间香烛佛器店,里边琳琅满目的货物,有的摆在货架上,有的放在地面上,大如佛像,小如珠串,应有尽有。

    杨千叶俏目微微一眯,举步走了进去。

    “姑娘,我们要闭店……”

    一个小二迎上来,话刚说到一半儿,便戛然而止。

    杨千叶的剑已飒然出鞘,压在了他的颈上,冰凉的剑刃抵着脖子,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杨千叶没有说话,就用短剑压着他的脖子,逼着他一步步退回店里。

    杨千里站在店里,徐徐四顾,两侧货架一览无余,没有可以藏人处,她收回剑,缓缓向前走了几步,手掌抚上了墙角的两尊佛像。

    这是两尊坐佛,半人多高,杨千里突然屈指叩了叩,佛像是空心的,里边如果有人,是不可能发出如此空洞的声音的。

    那小二咽了口唾沫,期期地道:“姑娘,你要干什么啊?”

    杨千叶没有答话,其实对这家店,她并没有特别的疑虑,只是突然想到那人拐子是扮作了头陀,而那人拐子刻意要经过的这条巷子里又有一家佛像香烛店,两者间多少算是有点联系,这才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走进来。

    杨千叶歪着头想想,举步向后门走去,那小二急道:“姑娘!姑娘!掌柜的!有客人来了!”

    杨千叶挑开帘子,步入后院,进了后门,就是一个四合院,三侧有房,中间一个院子,一个掌柜的正指挥两个伙计往库房里搬着东西。

    院子里放着一些大件的东西,比如一些坐式、立式的佛像,还有几尊官宦大户人家门口摆放的石狮。地面上的有一些刨花,旁边还有个木匠,依旧慢条斯理地做着木工,在他旁边,是一尊快成形的弥勒佛像。

    这是粗胚的木胎,成形后外边还要用泥土塑制细节,再涂以金漆,最后才会成为一尊成形的佛像,此时那弥勒坐佛迭坐的腿部还是露着洞的,木匠正在打制弥勒佛脚部的木胎。

    掌柜的迎上来道:“姑娘,你要买些什么东西呀,小店就要打烊了,还请姑娘快些。”

    杨千叶冷冷地道:“少聒噪!”

    她没有多说一句,但自幼养成的公主尊贵之气,只是淡淡一句,却极具威仪,竟尔压制的那掌柜的没敢再说一句。明明是杨千叶无理闯入他的店铺,这般大剌剌地仿佛官府搜人,他居然不敢有所质疑。

    杨千叶轻轻拍了拍那尊木胎弥勒佛像的肩头,目光转向一旁摆放的佛像,走了过去。

    那尊木胎弥勒佛内,龙作作瞪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外面,她透过木胎佛像结合处的狭隙,已经看到了杨千叶,这一刻龙作作喜极欲狂,一颗心几乎都跳出了腔子。

    只可惜,她此时是瘫在这尊尚未完工的弥勒坐像中的,虽然迷魂药物已经失败,她却被强行灌下了软筋松骨的药物,现在连喉头的肌肉都休想有所动作。

    佛像尚未完工,脚部还是敞开口的,杨千叶那一拍就无法起到测试内部是否空洞的作用。再加上龙作作是瘫在其中,木胎肩部本就有空隙,底下敞着口子,更加减轻了杨千叶的怀疑。

    除此之外,因为木胎尚未完工,杨千叶也不能用较大的力,免得一拍之下,就把人家快完工的佛像拍散了,所以毫无所察。

    当杨千叶转向院角,去拍那几尊完工的坐佛立佛时,龙作作的一颗心登时深深地沉了下去,仿佛沉到了无底深渊……

    ************

    西市署门口,刘啸啸必死的一刀劈向李鱼,角度刁钻,时机巧妙,招术狠辣,速度诡绝,李鱼无论如何也避不开这一刀的当口,论武功只有李伯皓、李仲转两兄弟奋不顾身之下或能抢上相救,但二人正被其他几人缠住,根本无力相救。

    这时候,那个抱头蹲在地上尖叫的姑娘突然就地一个前滚翻,翠袖一翻,纤纤玉掌一招“举火燎天”,一掌拍在刘啸啸的手腕上。

    刘啸啸只觉脉门被重重一击,身子一栽,这必杀的一刀便劈空了。

    随即,那翠衫少女便长身而起,袖中吐出尺余长亮晶晶的一口短剑,仿佛灵蛇吐信,嗤嗤嗤一连三刺,一刺眉心二双目,迫得刘啸啸手忙脚乱,仗着诡奇的罗家步法避开了这一连三击,这才稳住手脚。

    这时,另一个黄衫少女也突然发动了。她本来在人群中左闪右闪,跟穿花蝴蝶一般,似乎就在逃命,这时身影一晃,手中握着尺余长一口短剑,剑尖刺向卖呆老者,足尖踢向持铜牛角奇门兵刃的小贩,居然同时攻向两人。

    良辰!

    美景!

    李鱼见到刘云涛和康班主后,就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他,又怎会毫无防备,他及时将李伯皓和李仲轩两兄弟召回,就是为了防范万一。

    等杨千叶这边的消息送来,李鱼更是忧急,可他冲出二进院落的时候,忽然意识到龙作作既已落入对方手中,自己要做的事就不只是防范对方对他下手了,更重要的是找到作作的下落。

    抓到对头,抓到活的对头,是找回作作的重要保障。

    而要做到这一点,他需要更大的力量。于是,他试探着向良辰美景两位姑娘求助,两位正闲得蛋疼的姑娘欣然应允,于是就有了她们冒用深深、静静身份随之行动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