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289章合纵连横

第289章合纵连横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289章合纵连横

    “龙作作?”

    潘大娘和吉祥同时一讶,缓缓站了起来,二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了龙作作隆起的腹部上。她们二人已经听李鱼说起过龙作作的存在,当然知道她这个人,还知道她已与李鱼圆房。

    如今一看……

    腹部隆起,本来极影响女性的美态。但是女性孕育生命,当她因孕育新生命时腹部隆起,却并不影响她的美丽,而且会给她增加一种母性的光辉。尤其是对她的亲人而言,这时的她无疑是最美丽的。

    潘大娘脸上的惊讶渐渐被惊喜所取代,有些失措地道:“你……你就是作作?鱼儿说过,鱼儿说过……”

    潘大娘迎上前,想伸手去摸她的腹部,又因尚不熟悉收回了手,只是满面惊喜地道:“闺女,你这是……有了身孕?”

    龙作作含羞地一笑,微微点头,婉约的似一朵娇羞低头的水莲花,而那腹部,却似系上了拳王金腰带一般,傲娇地挺得更高了。

    “哎呀!好!好好好!”

    潘大娘登时就合不拢嘴了,转身就想跑去喊李鱼,可又不舍得离开,急又旋身,面向龙作作,扭头对吉祥眉开眼笑地道:“吉祥啊,你快去叫鱼儿过来,快去快去。”

    吉祥“哦”了一声,如临大敌地看了眼龙作作的肚子,忙不迭朝后院跑去。

    深深和静静站起来的慢了些,二人的关注点却与吉祥不同。吉祥看的是作作的肚子,那里边是李家的子嗣,是李家的血裔后人,在如今这个时代,能为家族诞下子嗣,那种意义当真不亚于在朝为将,立下百战之功。

    而深深和静静从一开始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使尽浑身解数,成为这位年少多金、前途无限的李郎君的侍妾,所以才不关心这一点。

    她俩都只注意着龙作作的容貌,认真地打量着她的容貌,先是暗暗赞叹了一遍她的姿色,再看一看站在院校中的六七条纠纠大汉,心中便开始估量这位主妇是否和善可亲,好不好打交道。

    后院里,李鱼和杨思齐正在东拉西扯,既然知道杨思齐是个老宅男,性情其实腼腆内向的很,杨思齐在李鱼心中的位置登时由高高在上的杨大梁变成了值得同情的杨老兄。

    李鱼拍着杨思齐的肩膀,笑道:“老哥儿,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腼腆的,人都说女人是老虎,其实那都是骗人的,这女人吧,其性如猫,固然傲娇,可也很容易管教的。”

    杨思齐连连摆手,道:“不同的,不同的,人跟人不一样。我也看到吉祥姑娘了,确是温柔贤淑的好女子。后来又来了那两位,叫……什么来着,也是蛮可人的姑娘。可也只有你这样的人物才降得了她们。不瞒你说,我若见了女儿家,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站在那儿一想,便越想越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哎,各人有各命啊……”

    杨思齐羡慕地看着李鱼,道:“我若有你两三分本事,便也不至于如此打怵跟女人打交道了。”

    李鱼微微摇头:“哎!老兄这般个性,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就想不出,其实你老兄底子不差,只要好好拾掇拾掇,也是一表人才。又有这样一身大本事,怎么想要成个家都如此费事呢?你看到前院儿那三位姑娘了?便再来三十个,也得乖乖守我李某人的规矩,谁敢无事生非,但教我知道了,哼!”

    李鱼冷笑一声,睥睨之姿令杨思齐艳羡不已。奈何,性情不同,成长环境不同,人家那本事……一座恢宏建筑,甚至一座雄城的规划设计都能游刃有余的杨思齐一想就觉得难如登天,自己根本不可能学得半分。

    杨大梁这厢正黯然神伤,吉祥出现在后院口儿,脆生生的声音,跟冰豆儿落在玉盘上似的:“郎君,作作姑娘从陇右来了,现在就在前厅,大娘叫你过去。”

    李鱼随着一声冷哼,微微撇起的嘴角还扬着,听吉祥这样一说,不禁有些惊讶。龙作作居然从陇右赶来了?按照约定的时间,他早该返回陇右了才是,只是连生枝节,磋砣至今。

    这时节不比后世通讯便利,没有微信、电话也没有电报,往陇右那种不太平的地方捎封信也是难如登天,是以一直联系不得。却不想他正筹谋潜离长安,她居然千里迢迢地从马邑州赶了来。

    李鱼心中歉疚与感动并起,急忙站了起来,快步向外迎去。

    杨大梁依旧坐在长凳上,惊叹地凝视着李鱼无比伟岸高大的背影:“又来一个!我若有他两三分……不,只消一分本事……哎,这种天赋,学不来啊!”

    吉祥跟着李鱼转身,一起向外走。经过过堂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幽幽地道:“作作姑娘已经有了身孕呢。”

    “什么?”

    李鱼一脸惊喜地止步,扭头看向吉祥:“真的?”

    吉祥点点头,扁着嘴儿,好不委屈。

    李鱼又好气又好笑:“你看你,这是做什么,作作的事我跟你说过的啊。”

    吉祥委屈地道:“可你没说她有了孩子啊。”

    李鱼道:“我都不知道她已经有了孩子啊。”

    吉祥扁着嘴儿,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模样,眼睛湿漉漉的,好像已经快出来了。

    李鱼忍俊不禁,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她既然是我的女人,早晚会生孩子子的啊,你介意这个干什么?你早晚也一样会有孩子的啊!”

    李鱼凑近了些,小声道:“你要是想生孩子,咱们今晚就可以实施造人大业啊!”

    吉祥幽怨地道:“不还是要比她晚么?”

    李鱼翻了翻眼睛,这宠争得,连生孩子先后都要比?

    李鱼别无办法,耳语几句,言语间不免涉及些羞羞之事,弄得吉祥满面通红,羞嗔地拍了他一巴掌,心中的失落和醋意才淡了。

    李鱼摆平了这厢,暗暗松了口气,便拉着吉祥一起回了前厅。

    前厅客堂里,在潘大娘的指挥下,龙作作被安排坐在上首,大马金马。背后还靠了四五个靠垫。

    深深和静静忙不迭地被潘大娘派去帮龙作作拾掇卧房,卧房就紧挨着潘大娘的住处。

    “无情郎”和“负心汉”也被潘大娘使唤出去,指挥那些粗手粗脚的大汉搬运龙大小姐嫁妆般丰富的随行物品去了。潘大娘也不知道自己该忙些什么,在厅里团团乱转,陀螺一般。

    一见吉祥到了,潘大娘喜滋滋地道:“吉祥啊,快着,你作作姐姐还未用过早膳呢,怀着孩子可饿不得,你快去厨下给熬些粥来。”

    吉祥一愕:“盛粥?”

    潘大娘紧张地道:“不是盛粥,那粥里加了药材,也不知道对孩子有没有影响,可大意不得,重熬锅粥吧。”

    龙作作练武之人,虽然身怀六甲,身子其实依旧灵便的很,哪受得了这样把她当瓷器般供着,忍不住起身道:“娘,你别忙活了,也别劳动吉祥妹妹了,我不饿呢。”

    娘?吉祥一听,这可真是扎了心了,老姐。

    潘大娘赶紧上前,把她重新按坐下,嗔怪道:“你这孩子,毛毛躁躁的,怀着身子,还不小心些,你可别胡乱走动,想当初我怀着咱们家鱼儿的时候,我婆婆管的紧着呢,你瞧你,挺着大肚子还跑这么远的路……”

    潘大娘一边唠叼着,一边走到了李鱼面前,一阳指在他额头狠狠一戳,笑得合不拢嘴地道:“都是你这臭小子作孽啊!”

    潘大娘拉起吉祥:“闺女,咱们走,做点适合孕妇的早膳去。鱼儿,好好陪着作作啊!”

    一时间,客厅中就只剩下李鱼和龙作作两个人了,其实从李鱼一进厅,两个人就已面面相视,只是这时最该亲近的两个人反而不能亲近。龙作作得顾忌潘大娘的感觉,李鱼也得顾及吉祥的感受。

    直到这时,李鱼才走到龙作作身边,握住她的手,柔声道:“刚听说你来了,我既开心,又生气。开心你对我的惦念,气你不听我话,早说了我一旦寻到娘亲和吉祥,要离开长安得密谋筹划一番,人越多越不好悄然离开,你还寻来。可是……”

    李鱼轻轻抚着她的肚子,轻轻地道:“我实未想到,几夕缱绻,你就有了身孕。你我还未正式拜堂成亲,就叫你怀了孩子,你一个未出阁的大家小姐,受了许多委屈吧。”

    一双热恋男女自分离后七个多月未曾相见,又有李鱼一番深情款款,龙作作该是什么反应?是忘情地扑进他的怀抱,泪流满面,还是抽泣委屈,诉说别后思念?

    龙大小姐瞪着李鱼,只伸出了三根手指:“三个!”

    李鱼一呆:“什么三个?”

    龙大小姐恶狠狠地道:“从龙家寨离开时,你说阳春三月春暖花开时就能回去,结果,你没有!你说来长安寻母亲和吉祥,只有一个女人,结果,三个!哈?”

    李鱼忙道:“不是这样的,深深和静静两位姑娘其实……”

    龙大小姐怒不可遏:“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再晚来几天,你是不是都要建立一个民族了?”

    李鱼道:“作作,你听我解释,其实深……”

    “你解释个屁!我只带婆婆和吉祥回龙家寨哈!你想多带一个都不行!你敢带,我弄死她!”

    屏风后面,拾掇好了房间回来听墙根的深深和静静对视一眼,满脸紧张:这婆娘根本不像她在潘大娘面前表现出来的温柔模样好么?她一来就想赶我们走,比吉祥可恶一万倍!

    不行啊!任由她大发淫威,好不容易傍上的这张优质长期饭票就要飞走了。两位姑娘惊恐地思索片刻,不约而同地相互打个手势,蹑手蹑脚地走开了。

    片刻之后,厨房里传出了深深和静静甜甜的足有四个加号的声音:“哎呀,吉祥姐姐,你和大娘快去歇着,这点活儿,我们俩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