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287章 不好消受的福气

第287章 不好消受的福气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287章 不好消受的福气

    这一夜,龙大小姐气鼓鼓的,究竟睡着了没有,谁也不知道。

    “无情汉”和“负心汉睡在外屋里伺候,听到里边烙饼频率的翻身声,一时也不敢睡去,但等了良久,却也不见龙大小姐发脾气或是召唤她们做什么,等着等着,小姑娘贪睡,也就睡着了。

    两个丫头睡的晚了,又是本就贪睡的年纪,等她们揉揉眼睛爬起床来,不由得大吃一惊,大小姐根本没要她们侍候,已然是洗漱完毕,梳妆停当,形容严盛,就连为了行路方便,平时并不佩戴的步摇、耳珠、缀玉都戴上了,跟新嫁娘似的。

    两个丫头大吃一惊,赶紧穿衣起床,生怕惹来龙大小姐不快,不过龙姑娘并未理会她们,她站在门口儿,眼睛贴着门缝儿,偷眼向外瞄着,全神贯注,似乎在看什么东西。

    两个丫头穿着停当,连脸都没来得及洗,就赶到龙大小姐身边。

    “小姐……”

    “负心汉”怯生生地唤了一声。

    “嘘~”龙大小姐马上竖指于唇,制止了她。“负心汉”马上闭嘴,与“无情郎”对视了一眼,有些莫名其妙。

    墨白焰和冯二止守在院子里,等着杨千叶杨大小姐出门。

    门儿一开,杨千叶从门中姗姗地走了出来,墨白焰和冯二止微微一讶。

    殿下天生丽质,几乎从不用胭脂水粉、珠饰打扮,说句不客气的话,胭脂水粉那些东西,就算是长安城里品流最高的那种,用在殿下脸上,都嫌遮掩了她本就水润娇嫩的肌肤呢。

    要说用,殿下大抵也就是修修眉、润润唇,可今儿个,殿下居然修了妆容,比起那日店里开张时还要隆重几分。尤其是她的服饰,原本为了抛头露面方便,大小姐常常是一身小翻领的锦袍,一顶浑脱小帽儿,带些胡风,俏皮可爱,行路便利。

    可今儿个大小姐环佩叮当的,这是闹哪样啊?

    明明墨白焰就在眼么前儿站着,可殿下的声音清亮的就像正吊嗓子的旦角儿:“墨总管,咱们家那个招牌着实地小了些,不醒目。你抽空儿去一趟西市署,叫李鱼特批一下,做块大招牌。”

    墨总管人情世故不可谓不明白,但是涉及男女之情,可就单纯的可以了,哪知道杨大小姐这番话用意何在,忙陪笑道:“大小姐,消防司说了,西市店铺牌匾今后都有统一规制……”

    杨千叶瞪了他一眼,道:“咱们家的铺子可是占了四座店铺的门面,能一样么?特事特办么,‘东篱下’怎么就挂了一副几里外都看得清的大招牌?你去跟李鱼打声招呼就好,他会难为我?”

    墨白焰忙唯唯称喏。

    房间里边,龙作作冷笑一声,拉开障子门儿就走了出去,那嗓门儿脆生生的,就仿佛一个正吊嗓子的青衣:“叫侍卫们赶紧把车马准备妥当了吧,昨儿进城急了些,郎君接不到我,指不定多着急呢。咱们这就出发……”

    “无情郎”和“负心汉”已经跟出来,听她这么说,“无情郎”纳罕地请示道:“姑娘,你不先用了早膳么?”

    龙作作瞪了她一眼:“也就几步路了,饿不死你,咱们回了家吃!”

    龙作作轻轻抚着肚子,仿佛一个挺胸腆肚的大将军,八面威风,睥睨间示威地看着杨千叶:“婆婆自接了书信,就不断催促我来京,早些到了,早些给老人家一个欢喜。”

    “咚咚咚……”

    坊门开关时候,都会鼓声隆隆,晓喻全城。此时鼓声适时响起,仿佛战鼓声声,杨千叶和龙作作目光一碰,就像绝世名剑“干将”、“莫邪”,锋芒相撞,火花与杀气迸射。

    “你这丫头啊,可是不明白老人家的心思。老人家是急着看她的乖孙呢。”

    龙作作那语气,似乎是在对“无情郎”和“负心汉”说话,可是那眼神儿,可是一直盯着杨千叶,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对谁说的。

    杨千叶瞧了眼龙作作那傲娇地挺起的肚皮,二打一,千叶公主完败!

    隆隆的鼓声,就似在给龙大小姐呐喊助威,千叶姑娘掉头就走,气鼓鼓的,可惜肚子不争气,虽然有种气鼓鼓的感觉,就是挺不出将军肚。败军之将,何以言勇?走着走着,杨大小姐便连胸都塌下去了……

    东西两市的开业时间要比开坊的时间晚一个时辰,因为店铺开业也需要准备时间,掌柜的和伙计们也需要赶去坊市的时间。所以李鱼出门不用那么早,睡得足足的,洗漱停当,就穿着燕居的常服,李鱼就赶到了客厅。

    “小郎君早!”

    深深笑盈盈地迎上来福了一礼,甜甜地道:“小郎君快请入座,奴奴给你盛粥!”

    静静拈起筷子,麻利地拿起一个小碟儿,就从四五样小菜儿里挑着两三样儿给他挟过去,又拿起半个切开的咸鸭蛋,把流油的蛋黄儿挑到给李鱼的菜碟里,咸蛋清儿拨到了自己碗里。

    然后,静静就吮着沾了蛋黄油的筷子,笑眯眯地对李鱼道:“这几样都是合小郎君口味的呢。”

    吮筷子的动作,只是不想浪费了蛋黄油,潘大娘在上首坐着呢,她可不敢来一出“舌尖上的筷子”,做出任何暗示性的诱导动作。给男人看的和给男人的娘看的,必须得截然不同才行,这道理,鬼灵精的静静心里是清楚的。饶是如此,但那娇憨之态,也是足以迷人。

    吉祥瞟了李鱼一眼,没有起身,只是微笑道:“快坐吧,你自入署,应酬太多,酒喝多了伤身的,粥里我加了几味调理身体、暖胃调脾的药材,四更天就起来炖上了,你多喝两碗。”

    吉祥一边说着,一边很自然地给潘大娘递过一碟酱豆腐,一心二用,游刃有余。

    潘大娘很高兴,这样一团和气,李家兴盛有望啊!潘大娘似乎已经看到了子孙满堂、家族兴旺的美好场面,心情愈发地畅快了。

    可李鱼……李市长感受到的却不是甜美,而是一种摸不着看不见,但他分明能够感受得到的不自在。于是,李鱼没有入座,他捧起吉祥熬的深深盛的药粥,倒进静静给他挟的老娘亲手调伴的小咸菜,向四个心情各异但都“一团和气”的女人点点头,道:“我还有点事儿,得跟杨先生讨教讨教,你们吃吧,我去后边找他聊聊。”

    杨思齐正端着饭菜搅和到一起的菜粥,一边转着圈儿地喝粥,一边看着图纸,忽然察觉身边有人,杨思齐扭头一看,就见李鱼跟他坐在一条板凳儿上,捧着个大海碗,跟他一样,“唏溜唏溜”地喝着粥。

    杨思齐有些讶异:“你怎么来了?”

    李鱼坦诚道:“前边人多,挤得慌,不自在。”

    杨思齐翻了翻眼睛,有些茫然,这刹那功夫,他脑海中已经在回想前厅的大小,并思索是否有一大堆客人登门了。

    李鱼已经了解了老杨的性情,解释道:“人不多,厅够大,我是说,心里头挤得慌。”

    杨思齐恍然大悟,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嗯嗯,确实,确实,还是这儿舒坦些。”

    于是,李鱼放着三个秀色可餐的小姑娘不要,跑到后院儿跟一个宅得不能再宅的老宅男,一块儿“唏溜唏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