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275章 腹黑的李老大

第275章 腹黑的李老大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275章 腹黑的李老大

    李鱼又道:“还有街市违建、扩建、胡乱摆放问题。你们要在自己各自负责区域清除一切违扩建的棚屋建筑,把街道清理出来,在街道两社画线,竖牌立界,谁再敢违建、再敢越地摆摊,那就……”

    众头目异口同声:“罚!罚死他个狗娘养的!”

    李鱼颔首微笑。

    李伯皓忍不住补充道:“这个也是一样,要专人管理!”

    李仲轩道:“谁的问题,谁负责!”

    李鱼道:“各位兄弟可能还不太明白我为何要强调这一点!你们要知道,所有人负责所有事,看到什么管什么,不仅仅是权限混乱,而且一旦有责任不清的问题,就会互相推诿,平素也就没人肯于用心了。更重要的就是,人人有责,也就变成了人人无责,须得有所针对,专人负责。”

    “而且,这样细分管理,各负其责,你们手下那么多兄弟,不但职责明确,无法有人混吃混喝,只是捱着他人做事,还能让他们相互牵制、相互监督、相互制衡!统而管之者,只需要你们这些各自负责一区的人就够了,我,也只要你们向我负责,你们的人,你们管!”

    众头目听了这话,心悦诚服,通体舒泰。

    李老大没分他们的权,没夺他们的利,不但帮他们增加了许多创收的手段,而且这等细化管理,确实能让他们更省心、更有效率,这样的好老大,上哪儿找去!

    眼见众人一脸钦佩、感激的模样,李鱼轻咳一声,道:“其他如维持治安的、抓捕贼盗的、店铺管理的,你们只须依葫芦画瓢,如此这般就可以了,你们能有今日地位,个个都是精明之人,也无须李某多说。”

    众头目满面堆笑,连连点头。

    李鱼脸色一沉,加重了语气道:“我给了你们方法,也给了你们权力,你们就要尽心尽责地办好事情。李伯皓、李仲轩两位兄弟,就是负责稽查你们的,只要你们按章办事,你们的区域之内,谁也不会插手,包括我本人,如果你们管理不力,或者循私枉法,那就莫怪李某无情了!”

    李鱼喂了他们一大把糖豆儿,最后才祭出大棒来,众头目已全无反感,纷纷挺起胸膛,向李鱼表忠心:

    “老大放心!老大这么够意思,谁敢不够意思,那咱们就让他没意思!”

    “对!谁敢对不起老大,不用老大出手,咱们就活剥了他的皮!”

    “老大、伯皓兄弟,仲轩兄弟,你们尽管放心,我们绝不做对不起老大的事情!”

    众人乱烘烘地表了番忠心,李鱼等了片刻,咳嗽一声,乱烘烘的大堂刷地一下就肃静下来,异常安静。

    李鱼沉吟了一下,道:“还有三件事情,就不分街区,需要统一管理了。”

    刚刚还忠肝义胆、豪气干云的众肆长、胥师、贾师等人马上又是一脸的紧张,难不成老大给了我们这么多好处,终究还是埋伏了陷坑,要捞我们一把?

    一双双眼睛紧张地盯着李鱼,就见李鱼伸出一根手指,道:“这第一件事,就是成立街道司,负责清除街道垃圾,风沙大的时候,洒水净街。各商家店铺总会有些垃圾脏物需要处理的,也需有专人清理运输。这个就得统一管理了。

    因为清扫、收集、运输,如果各街道各行其事,工具、人工等未免过于浪费。尤其是经过初期治理之后,街道已经没有那么脏乱,事情没有那么多了,这时候各街道分别安排清洁人员、清洁工具、清洁车辆未免浪费。”

    众人一听原来只是洒扫清洁,这等事没什么利益,巴不得推出去不管,马上纷纷表态,道:“老大说的事,这事儿还是统一管理的好。再说,兄弟们已经有太多事情要做,也实在管不过来,老大您多费心,统一安排人手便是!”

    李鱼点点头,又道:“这第二件事,就是我方才所说的,于瘟疫之外最担心的事情,防火!”

    李鱼看了康班主一眼,道:“这位,是道德坊勾栏院的康班主,想必诸位也听说过勾栏院一把大火,夷为平地的事情。水火无情啊,咱们这西市,木屋居多,一旦起火,那还得了?

    所以,得有专人时不时地到各店铺去检查防火情况,有无准备防火用水、防火用沙,有无规范用火等等。这件事很繁琐,也很重要,一旦真的起火,还得由他们迅速赶去,协助救火,责任不可谓不重,这也是本人最在意、最关心的事情,所以,必须要由李某亲自负责,我决定,由康班主组织人手,专司其事。”

    众头目一听就是每日里走街串巷,检查火种,一旦起了火,还得赴汤蹈火,赶去救火,这么辛苦、这么危险……马上纷纷表态:“老大用心良苦,这件事太过重要,理应统一管理,我们没有意见!”

    李鱼待众人纷纷拍着胸脯儿表态之后,欣然点头,道:“各位深明大义,甚好!这最后一件事,就是管理街市卫生。我们拆除了违建扩建,禁止占道摆摊,有专人清扫垃圾就行了么?

    每日里有多少人来来往往啊,如果每天每人随便丢上一点垃圾,这一天下来,就是十几车也运不走的肮脏物,怎么得了?所以,还需要一些人,时时巡弋于街道之上,但凡发现哪个行人随手抛掷垃圾,立即禁止!这件事虽然琐碎微小,可必须得有专人去管,才能真正保证街市的清洁,这件事,我也会亲自来抓!”

    众头目一听,老大把脏苦累的伙儿全都揽到他自己身上去了,不免有些过意不去了。咱们老大……也太仗义了。以前统管统揽,他们权限是大,可饶老大权限更大,随时可以过问插手他们的具体事务。

    可现在,李老大权力下放,给了他们充分的自由,把赚钱的门道儿全给了他们,自己只管了三件事:扫垃圾、防火、禁止乱扔垃圾。这……

    这些头目都是市井中混出来的,江湖气重,但唯因江湖气重,固然有种种劣习,可也特别的讲义气。李鱼这么够意思,他们实在是不好太占便宜了。

    众头目交头接耳一番,便有人出面,讪讪地道:“老大,您直管的事儿,就没一件有油水的,挑的都是脏累差的差使,兄弟们可过意不去,这样……不太好吧?”

    李鱼呵呵一笑,摇头道:“你们有这个心就够了,经此管理,你们上缴的钱也会比以前要多的多,还会苦了我么?”

    另一个头目挠头蹙额,道:“可是,这些事也得有人去做啊,有人去做,就得给人工钱,算一算的话,好像也不便宜。”

    李鱼马上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诶!哪有这种事!我这西市司可是属貔貅的,只进不出,哪有往外拿钱的道理!”

    众头目目瞪口呆:“那……如此脏累的事情,谁肯去干?”

    李鱼屈指数道:“这第一桩,清扫垃圾,每家店铺依其店面大小,经营范围,用人多寡计算,每个月要付一定的清扫费的。李某成立净街司,不付一文钱,由净街司向商铺收钱,雇苦力专司扫运垃圾即可。”

    李鱼又屈起一根指头:“至于沿街盯着客商行人,禁止乱抛垃圾的。我会命人在街市入口处立牌明示,再有违犯者,抓获一次,就按其抛掷垃圾多少罚款一文至三文钱不等。这些监督人员,我西市司不付钱,他们收入多寡,全由其抓获收入获得,所以,找些本来就没事做的老头儿、老太太就行了,有得赚就赚,没得赚当散步健身了。”

    众头目张口结舌,要说黑,谁比得了咱们老大黑。常言道,皇帝不差饿兵。咱们老大就不付一文钱,愣是还能用起几拨人来。

    不过,这只是不用他付钱,毕竟不会给他本人增加收入,大家都有大把油水,反而亏待了老大,众人心里还是前些不安的。却见李鱼又屈起一指,道:“这第三么,成立消防司,专司防火,李某从这里边获取些收入给身边人就行了。”

    众头目一脸茫然:“老大,这个……如何获取收入?”

    李鱼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们一眼,这些人,怎么就是不开窍呢?李鱼循循善诱地道:“李某定下防火的规矩,再派人巡视店铺,不符合规矩的店铺怎么办?”

    众头目恍然大悟,异口同声地道:“罚!”

    李鱼笑道:“正是!不认罚,那么为了西市安全,就关了他的店铺,谁敢不认罚?”

    李鱼又道:“每家店铺还得配备一定的灭火之物,这些东西至关重要,不能自己随便购买充数了事,得由我西市司统一购买,统一安放的合格消防之物。这些东西能白送给他们吗?”

    众头目一齐摇头:“不能!”

    李鱼怡然自得地道:“得给钱啊,至于给多少,你们懂得!”

    李鱼眉头一点,众头目连连点头,露出一副贱贱的微笑。

    李鱼又道:“如果一旦真有失火,消防司前去救火,能白出工、白出人、白出物吗?”

    众头目举一反三,直接省略了“不能”的步骤,异口同声地道:“得给钱啊!”

    李鱼微笑道:“孺子可教也!”

    这也能赚钱?咱们老大,真是有想法,跟着这样的老大,太有前途了。

    众头目对李鱼佩服的五体投地,一起竖起大拇指,心悦诚服地:“老大,高!实在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