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252章 过五关(下)

第252章 过五关(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252章 过五关(下)

    忽尔,一片静寂。

    静静站在那儿,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嗵嗵嗵”地响个不停,那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响,跳得静静心慌意乱,双膝发软。她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可怕的静寂了,暗暗一咬牙,正想鼓足勇气绕到屏前看看,一道人影从屏风另一面闪了出来。

    静静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下意识地往后一跳,双拳蜷到了胸前,定晴再一看,面前站立那人正是李鱼,静静不由惊喜地欢呼一声,忘形之下,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李鱼。

    “嗵嗵嗵……”

    原本只是意念中的心跳声,这回听得无比清晰。只不过,这心跳声却不是发自她的心里,而是自李鱼胸中传来。

    方才骤然三击,一场爆发,虽然时间不长,可消耗的体力实是巨大,李鱼现在的心跳仿佛刚刚跑了一万米,跳得极快。

    美人在怀,柔若无骨。

    此时李鱼可无心感受那种滋味,血脉贲张的感觉犹在,不是每一个人杀了人都会惊恐失措的,有些情况下,却会令人豪气干云,尤其是在一个人殚精竭虑地除掉了他心目中认为该死的人之后。

    不过,李鱼此时却得强抑兴奋,他拍了拍静静的削肩,将她轻轻推开。

    静静退开一步,眸中依旧闪着兴奋的光,还有无比的崇拜。

    李鱼笑了笑,脚尖在地上一勾,一套带血的衣裳出现在静静面前。

    李鱼道:“速速善后,回去再开心!”

    “嗯!”

    静静用力点头,认真检查李鱼身上,头上、颈上,后背,慢慢转了一圈,欣然道:“李大哥,很干净!”

    李鱼来时,实则穿了两套一模一样的衣服,外面一套已经溅了血迹,被他迅速脱下,就是地上那一团了。

    李鱼听说身上再无血迹,点一点头,将那套衣服用力卷起,用袖子缠成一团,纵身一跃,掷进了那个通风口,回头又望一眼静静,静静此时已经冷静下来,向李鱼嫣然一笑:“李大哥,放心回去!”

    李鱼点点头,飞快地赶到铁门前,轻轻拉开一道缝,向外探看一眼,又侧耳听了听,马上飞遁出去。静静立刻将铁门闩上,后退两步,仰头看着房顶那个通风口,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双手稳稳地抓住了口沿,引体向上,身子已然弯成了弓形。

    李鱼扶着墙壁,摇摇晃晃,醉眼朦胧,若是有人看到,一瞧便知他是喝多了,往盥洗之处方便了一回。

    侥幸的是,这一路上却未遇到人,伪装也省了。李鱼立即闪进自己的雅间,他这厢障子门刚刚拉上,长廊尽头便有一个小二托着食盘走了过来。

    雅间内,深深跪坐在地,双手合什,闭着眼睛正在默默祈祷,李鱼闪开障子门闪身进来,又把障子门掩上,深深也没睁眼,直到一句默祷词说完,才悄悄张开了一只眼睛,小心翼翼地看过来。

    李鱼见了忍不住发笑,轻声道:“大功告成!”

    其实深深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惊喜若狂,李鱼这句话一出口,深深的眼泪立即像断了线的珍珠,噼呖啪啦地掉下来。

    “小郎君……”

    深深膝行两步,一把抱住李鱼的大腿。

    李鱼急忙蹲下,低声道:“冷静,冷静,莫露破绽。”

    深深哪里管得这个,张开双臂,一把扑进了他的怀抱,险些把李鱼撞得坐在榻上。

    得,又是温香暖玉抱满怀。

    只不过这一回,李鱼却是有了心情品味了,一对饱满硕挺的玉兔儿顶在胸前,惹得李鱼忍不住腹诽:“这还不曾嫁人哺育呢,就这般丰挺,以后还得了,走起路来多累赘啊。”

    心里这般想着,李鱼很好心地挺了挺胸,让双方贴合的更紧密,帮她抵消地心引力的牵扯。

    饶耿房内,静静钻进了通风口,承尘重又盖上,然后她便尽量呼出胸中的气,用一种类似于龟息的稳定而缓慢的呼吸吐纳着,气息稍一平稳,便小心地向前挪去。

    来时路上,她已记清了所经蛛网般管道的全部情况,这时再度抵达相邻极近的两处管道通风口时,静静将她推着滚动前行的那套带血的衣服解开,往一个通风口内用力一推,卷起的衣服向前滚动铺展开来,停在了那里。

    静静情不自禁地一笑,身体蛇一般蠕动起来,从那相邻的曲度极高的管道中“滑”了过去。

    除非有人拥有她一样的本领能钻到这儿,否则,除非把这房子拆了,不然永远也不可能有人看得到铺在这管道中的那件衣服,这也算是“毁尸灭迹”了。

    静静蛇一般滑行到了她离开时的盥洗室的上方,这回她没有直接下去,而是继续往前爬,然后再倒回来,先用双脚出去,待双脚触到马桶沿儿,这才整个人落下。

    这等长安城中一等一的酒楼盥洗之处,配置本极高档,毕竟来此就餐的人非富即贵。

    盥洗室内不但宽敞,而且备有一应方便之物,墙角还置有手盆,架子上挂着毛巾,旁边一只大木桶,桶中大半的清水。

    静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衣服。身上本就只有一件薄软贴身的小衣,这一脱下,整个人顿时就赤条条的,露出一具骨肉均匀、皮鲜肉嫩、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女胴体。

    静静迅速把那小衣卷起缠紧,最终不过是成年男人拳头大小的一个布团,静静赤着脚儿登上马桶盖,将那一团布往通风口深处一抛,将承尘小心地掩好,再落回去上,先洗了脸和手,脏水倒进马桶,再换清水,把毛巾浸湿再拧干。

    本就还极清澄的水又倒回了木桶中,一边小心缓慢地倒着水,静静不禁又想起了李鱼的叮嘱:“你第一盆净面的水很脏,倒入马桶。第二盆投毛巾的水,记得倒回水桶,看不出来的。”

    静静纳罕地询问:“为何倒回水桶?”

    “虽然,不会有人记得先后多少人去过女盥洗间,用过多少水,但酒楼之中,女人毕竟少得多,还是小心为上。”

    “小郎君的心思,真是细腻的可怕。唔,不对不对,小郎君怎么会可怕,应该是小郎君反复揣摩过每一步,每一种可能。他为了我们勾栏院,真是尽了最大努力。”

    静静胡思乱想着,迅速清理了头发,洗净了脸庞、脖颈和手,用打湿再拧干的毛巾擦拭完毕,就开始着衣。

    李鱼是穿了两套外衫,她却是穿了两套内衫,这时匆匆着装停当,挽好头发,戴好钗子,朝一旁木板壁上的铜镜里仔细打量一番,再无异样,忍不住便向镜中的自己扮了个鬼脸儿。

    “吱呀~~”

    门儿一开,静静走了出去。

    雅间的障子门儿一开,静静走了进去,深深喜不自禁,张口想说话,又急忙掩住嘴巴,看向李鱼。

    李鱼盘膝坐在榻上,静静拉好障子门,像见了主人的二汪,甜笑着凑到他身边。唔,也只能比做二汪了,喵星人太高冷,主人就算半年才回来,它也不会如此殷勤的。

    李鱼摸了摸她的头,没办法,看她那动作表情,真的像极了二汪。李鱼隐约记起,另一世的时候,他还真的养过一只二汪,如此生动形象,下意识地就去摸了摸她的头。

    静静果然更开心了,这时不只脸上带笑,就带双眼都变成了月牙儿,满足的不得了。深深一见,马上凑过来打断“主人与二汪”的温馨画面:“李大哥,大事已了,咱们这就走吗?”

    李鱼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敛了起来:“为什么要走?”

    他看了深深一眼,深深一脸茫然:“为什么不走?”

    第四关已过,第五关却是不由他来做主的,不过……他相信他过得去。李鱼拿起酒坛子,又筛了满满一大碗,咚咚咚一饮而尽,这时真有点晕了。他的身子往旁边一歪,静静马上殷勤地扶住了他。

    李鱼舒舒服服地往她的大腿上一躺,打了个酒嗝儿,悠然道:“这时,该已有人发现那西市之虎、两条豺狼已经一命呜呼了吧?我且小睡一会儿,记得唤我起来看热闹!”

    :正跟着中央网信办去南方考察,昨儿开完会回酒店,熬到凌晨两点,把三集剧本大修完交了,今日一早又去参观,幸好午饭时间给了点,赶紧回来码完了,这几天可能不会十二点准时更新,但我会挤出所有时间保证更新,诸君见谅,多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