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231章 神迹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231章 神迹

    外边这些侍卫一加入,那些刺客顿萌退意。

    不能不退啊,人家消耗得起,他们可消耗不起。他们这些人,都是苦心栽培多年的心血,不但学武艺,还学兵法,都是为来日起兵反唐准备的精锐,死一个就少一个。

    “撤!”

    使大槌的人抛出铁槌,立即大喝。他手下那些蒙面刺客没有江湖人,俱都是从小按军法培养的孤儿,不但忠心、勇猛,而且绝对听从号令。这使大槌的一声令下,他们立即向外退却。

    冲进来那些侍卫虚张声势地呐喊着,却也未见几人冲上去追杀阻拦,此时守护在主人旁边才是大功一件。狗急了跳墙,明摆着这里有唾手可得的功劳,谁去与那些死士决战拼命。

    李鱼见敌人退却,也是松了口气,急忙放开袁天罡和李淳风,回到自己席位位一看,苏有道等几人俱未受伤,三个女孩儿还挤在那小小的空间里。李鱼向她们递出手,道:“出来吧,安全了!”

    三只手同时伸了过来,李鱼一呆。

    高阳公主向前一探,握住李鱼的手,从里边爬出来,气愤愤地抬起腿子,照着李鱼的屁股就是一脚,只是她还没长开,腿没那么长,只踢到了大腿上:“大胆,你竟敢……竟敢……”

    高阳公主抚着臀部,一时害羞,竟尔说不出来。

    李鱼只当是她替自己挠痒痒了,也不理她,只把深深和静静从里边拉起来,复又向苏有道、刘云涛等人看了一眼。这几人都还保持着躲避的姿势,尤其是康班主,弯着腰,翘着屁股,双手撑着木屏风。

    李鱼忍不住笑道:“康伯,杀手已退,不必惊慌。”

    康班主头也不回,只道:“谁怕死也轮不到我怕死啊,你等快快起身,我胡子被垫子夹住了,好痛……”

    苏有道、李鱼等人听了不禁失笑,一个个急忙离开原位,又将坐垫掀起,一直很辛苦地保持着同一姿势的康班主终于吁了口气,直起腰来。

    此间大乱,店中小二立即敲响了警钟,那本来是坊中传讯火警的,钟声传出,坊中急三火四地从自家出来,提起一只水桶,喊上一帮坊丁就奔店里来了。

    店里头,李承乾张着一只手,手中血迹斑斑,怒吼道:“速报长安县,速报京兆府,速报金吾卫,给本宫抓人!抓人!本宫要把他们千刀万剐,叫他们死不超生!”

    纥干承基淡定地从衣襟上撕下一块布,一边给他往手上缠,一边道:“太子息怒,凶手是要抓的,太子且裹好伤势再说。”

    宇文长安刚从舞台下边的缝隙里探出头来,一听这儿有人自称本宫,有人称其太子,吓得哧溜一下又钻了回去。

    高阳眼见她踢了一脚,李鱼却不理她,这种无视尤其令她愤怒,本来还要对李鱼不依不饶,忽见哥哥受了伤,急忙上前关心询问,眼见纥干承基粗手粗脚的,干脆接手过来,替太子裹伤。

    李鱼见自己一行人没有受伤,忙与苏有道等人一起,帮那些受了无妄之灾的食客包裹伤口,眼见众人中不少死者,不禁暗暗扼腕。这时候,坊正领着一班人急吼吼地冲了进来,一进门就大叫:“哪里失火?”

    众人都向门口望去,见那坊正提着一只水桶,后边跟了一帮青壮,有拿锹的,有扛镐的,还有端着水盆的,一个个呆呆地看着他们。

    袁天罡向李淳风递了个眼色,李淳风拂了拂一头银白的长发,飘飘然走上去,道:“本官司天监李淳风,台上这位是当今太子,旁边那位是高阳公主,还有……”

    李淳风说一个名字,那坊正脸色就变一分,等他说完高阳公主的身份,那坊正的脸色已经骇得纸一样白。这时李淳风的手指忽然也定在空中,呆滞片刻,突然叫道:“荆王爷呢?荆王?荆王!”

    李淳风急急看向那已被砸得稀烂的座席处,那里塌了一片,瓦当、泥土、破烂的桌椅,支楞巴翘的一堆破烂,还有血水从那堆垃圾里渗出来。

    众人大骇,立即扑向那堆土木,袁天罡,李淳风,罗一刀,纥干承基扒拉半天,罗霸道一声欢呼,道:“在这里!”

    罗霸道抱起一片大瓦当,就见一尊兵马俑笔直地坐在那里,只露出满是青色灰土的脑袋和半个上身。

    不提袁天罡等人,就连赶过去的太子和高阳公主都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那具兵马俑。

    那兵马俑忽然张开了眼睛,眼神缓慢地移动了两圈,身子微微一动,身上脸上头上的青灰色泥土登时簌簌落下。

    那兵马俑嘴角忽然勾起,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一下子跳了起来:“我没事!我没事!哈!我居然没事!”

    他乱蹦乱跳的,弄得尘土飞扬,太子和高阳公主忙捂着鼻子退后几步,等那人又跳一阵,五官轮廓明显起来,赫然就是荆王李元则。

    李元则乐不可支地道:“你们看,我毫发无伤!我毫发无伤,奇迹,奇迹啊!”

    李元则说着,双膝一屈,卟嗵一声跪倒在地,双手合什,喃喃自语:“无上太乙度厄天尊,无上太乙救苦天尊,福生无量天尊!弟子李元则,虔诚礼敬……”

    太子李承乾按捺不住,上前道:“十二叔,咱们……”

    李元则急忙竖指于唇,向他“嘘”了一声,然后继续神神叼叼地念起来。

    李元则真有那么虔诚向道么?其实在今天之前,也还没有。他只是故意做出一副虔诚向道的模样来,不然怎么办呢?原来无女不欢、夜夜宣淫的大色棍,突然不近女色了,只怕人家马上就会猜到他不行了。

    人都是要脸的,王爷也是好面子的,他可受不了旁人的指指点点,再啐他两口,说声报应什么的,这日子还怎么过?

    于是,他做出一副虔诚信道的样子来,只是为了铺垫自己回京后的“性情大变,不近女色。”

    可是今天这一幕,真的把他惊着了。

    说来也真是寸,不但从屋顶上坠落那么些东西不曾砸伤了他,奋力砸下的一锤不曾伤了他,就连那使槌的力士横扫那一锤,都堪堪从他头顶扫过,不曾伤到他分毫,若那槌再下沉一寸,上边的铁钉就能把他的头盖骨掀了去。

    李元则被吓呆了,坐在那儿一动不动,此时终于醒过神来,如此神迹,若说不是因为他近日常常诵经,礼敬天尊,连他自己都不信这是个偶然,这一刻,李元则真的是虔诚向道了。

    那坊正领着人站在门口,也没人理会他们,这时节他们也看清了厅中模样,便小心翼翼地靠近,偷偷瞟一眼太子,也不敢抬头,就那么含着胸、弯着腰,一脸谦卑地道:“太……太子爷,有什么吩咐,还请示下!”

    李元则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儿,道:“刺客行凶,欲杀本宫。这等事,你们不良人办得了吗?”

    那不良人尴尬不已,旁边高阳公主眼珠一转,却向李鱼等人猛然一指:“太子哥哥,此人刚刚说过要让天穹开裂,急雨如箭,刚刚说完,歹人就行凶了,他和歹人,一定有关系!”

    李元则立即瞪向李鱼,那坊正和不良人,也立时把锅碗瓢盆、锄头木镐都举了起来,将李鱼团团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