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226章 若隐之情

第226章 若隐之情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226章 若隐之情

    李元则既已入席,太子李承乾和高阳公主忙跟了过去。

    袁天罡向李鱼微微一颔首,也和李淳风一道,跟着李承乾过去。

    他知道李鱼必然有话问他,只是君臣之礼在先,须得先陪太子,两人只能抽暇一唔了。

    胡人宇文长安其实老早就站在一边了,他答应让蛇骨静扮作胡姬上台,是为了讨客人欢喜,却没想到会惹出这番风波来,心中紧张无比,直到荆王李元则出现,他才真正放下心来。

    李元则教训太子那番话,宇文长安自然也是不会当真的。李元则在京的时候,其实是此间常客,所以宇文长安便自作多情,一厢情愿地以为李元则这是念及一份交情,在帮他解围,心中感激涕零。

    眼见生事的那一方都随着荆王回去了,这个架已经打不起来,宇文长安放了心,便也乖巧地没再露面,而是转身去给荆王李元则准备谢礼了。

    那一方既不生事,十八深和蛇骨静也就放下了心事,这时她们才发现李鱼神情动作有些不对。因为李鱼收招的时候,动作缓慢,眉头轻蹙,还在悠长地调整着呼吸。

    她们两个是勾栏园里卖艺的姑娘,伤筋动骨的事儿在早期学艺时,那是常遇到的事,二人急忙迎上前来,扮成波斯舞娘的静静率先道:“小郎君,可是受伤了?”

    说着,她已一把扯下蒙面纱,李鱼这才发现,她是蛇骨静。

    李鱼低声道:“嗯!刚刚收那一腿,力道急了,腰背扭伤了。”

    深深愧疚地道:“都是奴奴不好,不会武功,强要上前帮忙,反而害了小郎君。奴家扶你。”

    深深说着,赶紧上前,架起李鱼一条胳膊。静静一见,岂甘人后,忙也上前,架起李鱼的另一条胳膊,扶他下台。

    这左边一个十八深,右边一个蛇骨静,都是十六七八,青春年少,李鱼鼻端嗅的是女儿香,手臂触及是温香玉,顿时就连腰背的痛楚都减轻了几分。

    深深和静静扶着老太爷似的李鱼往台下走,蛇骨静水蛇小腰儿扭呀扭的,胯髋部位时不时地就随着那曼妙的扭动,贴合到李鱼身上去,那软弹、那盈润,那是青春的感觉啊。

    静静明明在李鱼另一侧,可她偏偏就感应到了深深的小动作,顿时气鼓鼓地嗔怪了一句:“喂!是你扶他呀,还是他扶你呀!”

    静静向她翻了个气人的白眼儿,振振有辞地道:“人家刚舞了一曲,腿软嘛。”

    李鱼被十八深搭着手臂架在肩上,指尖略一垂,就能触及那duangduangduang的绵软边缘,窘的只好摊平了五指,悬在深深肩外,跟护肩似的,右边蛇骨静美女蛇似的不断靠近,当着康班主、刘老大等人,他也不敢有所表现,是以甚是尴尬。

    等到入席,搀着他手臂坐下,深深和静静顺势就一左一右在他旁边坐下了。

    众人问了问李鱼的伤势,知道只是扭伤,便都放了心。这伤虽然让人行动不便,好在只需时日疗养,自然也就痊愈了,过度的关切,反而矫情。席上气氛便重又轻松活络起来。

    苏有道捋了捋胡须,微笑道:“静姑娘,你方才跳的,是何方舞蹈,别具异域情调,长安城中,似也并不多见呀。”

    深深见静静一舞,赢得这么多男人的目光,难免有点儿吃味,尤其不想在李鱼面前被静静比下去,便道:“也没甚么了不起的,我也会跳呢。”

    苏有道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你也会?”

    深深得意道:“当然!我们之前呆过的园子,曾经有过一个胡姬,不过她平时跳的,也都是风靡长安的胡旋、拓枝、绿腰一类的舞蹈。这个舞,可未见她公开表演过。那时我与静静尚还年幼,常去她住处玩耍,偶然见她跳过,一时好奇,便向她学来。”

    刘云涛忍不住道:“这舞很好看啊,为何不公开表演呢?”

    深深道:“我听那位胡姬说,这舞是他们那里祭祀神明时跳的一种舞蹈,所以轻易并不表演。”

    华林吃惊地道:“在神明面前跳这种舞吗?还……还要袒露肚腹。”

    深深笑道:“西域的神明,大概不像咱们这么的神明架子那么大吧。”她歪着头想了想,又道:“好像是一种掌管孕育的神明,就跟咱们这儿的送子观音似的。”

    康班主和刘云涛等人恍然大悟。

    深深姑娘的情商显然比她表妹静静姑娘真的逊色许多,既然也对李鱼有意,你只管引起李鱼对你的兴趣就好,你在旁人面前显摆卖弄,有个屁用啊。你看人家静静,管你鲫鱼鲈鱼多宝鱼,老娘就只盯着盘子里这盘红烧大鲤鱼。

    静静软软地靠在李鱼身上咬耳朵,吐气如兰,弄得李鱼的耳朵痒痒的:“小郎君,人家有句话儿,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鱼正襟危坐,手拈酒杯,面向对面的船老大刘云涛,仿佛迦叶尊者听佛陀讲经已到会心处,下巴微微点了点,刘老大左右看看,忙也报之“会心”的一笑。

    静静见李鱼点头,便含羞带怯地细声道:“小郎君会不会觉得……人家举止放浪,水性杨花呀?其实人家从来没有……”

    李鱼轻咳一声,微微侧了头:“姑娘言重了,在园中时,我赏你金子,你拒而不受,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很自爱的好姑娘了。你只是……率真勇敢,若有所悦之人,便放胆追求罢了,何谈浮浪?”

    静静心花怒放,歪了螓首,极妩媚地向李鱼眨了眨右眼,又惊又喜地道:“原来小郎君明白人家的心意。那……那你喜欢我吗?”说着眼睛又向他妩媚地眨了几下。

    这动作其实太刻意了一些,问得也直接,而且还有搔首弄姿的嫌疑,李鱼都有些吃不消了,遂干笑道:“年轻女子,就该清纯烂漫,没到那个年纪,没有那个积累,故作妩媚,不合适的!”

    静静似懂非懂,隐约觉察出,李鱼是在笑她学那成熟妇人卖弄的风情不够真实自然,不免就羞涩起来,两腮羞红,好似初绽的两瓣桃花,说不出的娇俏可爱。

    可泼辣大胆的她,并未因此回避李鱼的目光,就那么含情脉脉地凝睇着他,点头似小鸡啄米地道:“小郎君放心,我会努力的!”

    这……这是自己想努力就能做到的事么?

    李鱼听得啼笑皆非,不过纵观他所遇到的所有女子,数这静静姑娘最是单纯,心思简单的如同一注泉眼,是急是缓,是清是浑,哪怕里边有个针尖儿大的小鱼儿,都能看得清楚透澈,这样的女孩儿,谁不喜欢?

    另一边,洋洋得意地向康班主等人普及了一番这肚皮舞来历的深深姑娘终于醒过味儿来,那一颗心,就像一坛坏掉的米酒,酸酸的;那一张脸,就像一坛坏掉的米酒,臭臭的。那张贪吃的嘴巴,就像……

    深深姑娘把酒杯一顿,酡着两颊冲酒博士喝道:“喂!你们这酒什么味道。都坏掉啦……”

    宇文长安此时已经蹑手蹑脚地走到对面荆王李元则、太子李承乾一桌,点头哈腰地道:“荆王爷,各位贵人,大驾光临,蓬荜增辉。小人店里近来新进了几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唤来侍奉诸位饮宴如何?”

    宇文长安说着,轻轻招了招手,七八位身材高挑、体态婀娜的姑娘便姗姗地走过来,莺声燕语,娇声沥沥地向李元则等人打招呼。

    这七八位姑娘没有一个中原人,基本上都是“二转子”,是些混血美女。混血本就易出美女,又是经过精心挑选过的,这些姑娘的姿色自然更属上乘,穿得又比较轻软暴露,往那儿一站,粉弯玉股,若隐若现,太子李承乾麾下许多家将贪婪的目光已经在这些女人身上逡巡起来。

    太子李承乾却是犹自不甘,其实以其东宫身份,什么美女不曾见过,就算静静姿色不俗,却也不至于让他痴迷,他所不服者,是那一口气。以他的尊贵地位,居然不能予取予求,心中这念头就不通达了。

    这时不免脸色一沉,道:“方才舞蹈如蛇的那个女子,怎么不叫过来?”

    宇文长安放低了声音,陪笑道:“这位小郎君,实不相瞒,那女子,不是我这店中舞娘,那是对面那位郎君自己携来的女伴。”

    李承乾轻啊一声,怨气登时平息了几分。他虽跋扈,倒不至于蛮不讲理,毕竟从小是按储君标准,受名师调教,既然那是人家携来的女伴,自然没有取悦他的道理。

    罗霸道和纥干承基一见李承乾怒气有所消减,纥干承基趁机凑近了去,低声道:“在下与那李鱼有些渊源,在此相逢,不可不见。殿下你看……”

    李承乾闷闷不乐地挥了挥手,纥干承基和罗霸道急忙起身,举杯向对面李鱼席上走去。

    袁天罡和李淳风是识得太子的,只是见他微服出行,不方便趋着拜见。因为身在官场,也不方便离开,去与李鱼搭讪。

    这时见罗霸道和纥干承基先开了口,袁天罡忙也对李承乾含笑道:“那人与我师兄弟同样有旧,恕罪,恕罪。”

    二人说着,便也举杯跟了过去。

    高阳一瞧这两文两武,居然在明知那人与太子有隙的前提下,还要前去敬酒,心中对李鱼顿时起了好奇心,忙不迭爬起来道:“我去瞧个热闹!”说着就兴冲冲地跟了上去。

    太子大为不悦,他们去也就算了,你堂堂公主,跟去看个什么热闹。李承乾刚想唤住高阳,却被荆王李元则在肩头拍了一记,正色道:“淫欲如毒蛇,尤其以你身份,更该时时刻刻反省自问,切切不可沉溺其中,否则悔之晚矣。为叔近来悟道,颇有所得,我来教你一个心法。你跟我学,来,你们都跟我学。”

    好为人师的李元则双手一叠,往腹前一搭,盘膝大坐,道:“此经吟来,清心宁神,颇具奇效,我诵一句,你们跟一句。老君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李承乾也不知道他十二叔哪根筋搭错了线,只能以手抚额,无力地把臂肘沉在了案上。

    其他人都是东宫门客家将,比不得太子,李元则一眼望来,谁敢不照做?

    于是乎,就在宇文长安和七八个二转子美女中间,一班大汉,有那嘴角油渍闪闪的,有那喝得两颊酡红的,还有嘴里嚼着半口菜的,哭丧着脸儿,跟着李元则吟诵道:“老君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