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88章 女人的特权

第188章 女人的特权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88章 女人的特权

    大梦谁先觉?

    内室之李鱼。

    李鱼一觉醒来,耳听得窗外鸟鸣唧唧,阳光透窗而入,吸一口气,心田中都是一片馨香,不禁心旷神怡。

    李鱼一路跋涉,也是累了,这一夜好睡,迅速恢复了体力,当真是神清气爽。他长长地抻了个懒腰,刚想挺身坐起,忽然想起外间厅里还睡了个自告奋勇做小女仆的深深姑娘。

    不用白不用啊,难得当一回大老爷。

    李鱼又躺下了,清咳一声:“嗯~~咳!”

    外间屋没动静,待了片刻,李鱼唤道:“深深!”

    “……”

    “十八深!”

    “……”

    “冯~~那什么来着?”

    “……”

    李鱼实在忍不住了,腾地一下爬起来,穿着小衣,赤着脚儿走出去,探头往厅里一看。阳光透过障子门,已经把客厅照得一片通明,席居上铺了一床被子,枕上铺了一片青丝,人……整个儿掩在被子里面。

    “她也不怕闷死!”

    李鱼恶狠狠地说了一句,无奈地叹了口气,径去洗漱、挽发、着装……

    等李鱼把这一切都做完了,席居上还是铺了一枕的秀发,压根儿看不到她的模样。

    “这丫头……不是真的闷死了吧?这要在我屋里死了个姑娘……”

    李鱼有点忐忑,他洗漱的时候也没特意压着声音,没道理她听不见啊。

    李鱼小心翼翼地凑上去,抬起脚,往那拱起的明显是屁股的位置踢了一下,没反应。

    李鱼又加了点力,蹬了两下。

    被子里传出“唔”地一声,深深懒洋洋地说话:“你……哈~~哈欠……你,我睡……”

    “没死!”

    李鱼松了口气,又不禁有些好笑,再看看她的样子,又不禁摇头:真是一个另类的奇葩。

    李鱼昨儿回来的晚,还没顾上仔细瞧瞧自己所居的院落,这时便出了门,趿上鞋子,房前屋后的转悠了两圈,一亩有余的面积,雅致优美,李鱼非常满意。

    等李鱼绕回屋前时,恰见两个家仆提了食盒来送饭,褚大将军对这位师爷还真是挺上心的。莫看他以武力见长,不大待见文人,那是因为文人也不待见他。如今这李鱼可是负责为他出谋划策、打理文案的师爷,自家大字不识几个的褚大将军,对这种读书人,其实骨子里是颇为敬畏的。

    “先生醒啦!”

    两个家仆见到李鱼,连忙行礼。

    李鱼拉开障子门,让他二人把饭盒拿进去。深深姑娘依旧撅着屁股睡在席居上,满室阳光,犹自不醒。

    不过,两个家仆也不见怪,豪门大户人家的奴仆,见多识广,就算此时房中是云雨之后的一片狼籍,他们也会处变不惊的。

    两个家仆放轻了声音,搬过矮几,将食盒打开,各色食物一一上桌,又向李鱼欠身一礼:“先生请慢用。”两人便蹑手蹑脚地出去了。

    李鱼面朝庭院盘膝坐定,门外有石有水有花有树有阳光,望之入眼,可以佐餐。李鱼食欲大开,信手掀开一个菜碟的盖子,不错,小菜调得色香俱佳,虽说是早餐,以清淡为主,但也是香气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呼”地一下,被子掀开了。

    深深姑娘眼睛还没睁开呢,披头散发,闭着双眼,鼻子嗅啊嗅的就转过身来,往那盘菜前凑了凑,忽地张开了眼睛:“哇!好香!”

    深深赶紧甩开被子,双手撑着地,盘着腿,屁股一墩一墩地挪到桌前,抓起一双筷子,迫不及待地又掀开一个菜盘的盖子,李鱼盘膝坐在上首,很清楚地看到,她悄悄咽了口口水,喉头咕咚一下。

    “贪吃贪睡不干活,还是个吃货……我究竟捡回个什么东西啊?”

    李鱼扶额,不忍卒睹。

    深深热情地招呼道:“小郎君,吃啊!”

    李鱼听了心中略感案慰:“还好,至少还懂点礼数。”

    却听深深又补充了一句:“你不动筷子,人家怎么好意思开动。”

    李鱼刚刚拈起的筷子一顿,悻悻地挟了口醋芹添进嘴里,深深马上就像打开了开关似的,捧起饭碗,一双筷子跟打字机似的哒哒哒地运动起来。

    李鱼捧起饭碗,瞧了瞧她披头散发的样子,实在看不惯,道:“你一个姑娘家,这副样子……也好!女为悦己者容,至少可以证明你没看上我,不用担心被你粘上!”

    “呵呵,小郎君你想多啦!什么女为悦己者容,那都是你们男人自以为是。其实我们女人呢,越是在其他女人面前,才越是注意自己的仪表,不想叫人比了下去呢。”

    深深姑娘一面说一面运箸如飞,丝毫没有影响她进食的速度。

    李鱼剜了口冒油的鸭蛋黄,道:“是么?因为这里没有旁的女人,所以你才不在意打扮?”

    深深道:“也不是啦!我邋遢惯了嘛!反正现在又不用登台,捯饬那么漂亮又赚不来钱花!”

    李鱼用力点了点头:“有道理!真是太有道理了!”

    李鱼想了想,道:“一会儿,我就要出门去,恐怕得傍晚才能回来,你……”

    “我就不去了吧!”

    深深满面堆笑:“小郎君身边带个女仆出门,未免不够威风。再说了,我又不会打扮,带出去丢了小郎君的脸面。”

    李鱼摇了摇头,对这个偷奸耍滑的小女人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李鱼提起筷子想挟菜,这才发现,一共四碟小菜,几乎已被深深风卷残云,李鱼大吃一惊,立即加快了挟菜的速度。

    深深发现不妙,马上挟挟挟挟挟,挟了菜不往嘴里填,先挟到碗里,片刻功夫,连菜带饭堆得冒尖,这才放心大吃起来。李鱼只能默默的端起一盘炒荠菜的汤汁拌到饭碗里……

    李鱼本以为这个吃货又懒又馋全无一丝长处,不料吃罢饭,她倒一下子勤快起来,收拾碗碟,麻利无比。梳洗打扮的过程,虽然比起旁的女人缩减了不只三五倍的时间,捯饬出来,不施脂粉、素面朝天的小模样儿倒也俊俏伶俐。

    接着进内室帮李鱼叠整被褥,不知从哪儿搬来一架梯子爬上去扫尘,窗纸处有破损的地方,小心地贴补完整,毕竟原家搬走有一阵子了,家里雇来的仆佣洒扫时难免有顾及不到的地方。

    等这一切忙完了,她又拿了一块大毛巾,翘着屁股蹬着双腿一圈圈地擦起地来,那叫一个勤快。

    李鱼终于弄明白了:吃和睡,就是这丫头的充电过程,只要满足了这两点,她就能变成一个全能的家政机器人。

    这具家政机器人没有胸衣,李鱼这地方也不可能给她准备胸衣,所以她上身俯低,屁股抬高,一圈圈地擦地板的时候,由于地心引力的作用,那样子可真够瞧的。

    李鱼虽然不是一个方正君子,但也不好一直盯着人瞧,看看天色也不早了,他正打算离开褚府再往司天监走一遭,可刚出屋,就见褚大将军大步流星地赶进了立雪堂。

    “哈哈哈哈,李先生,昨晚休息的可好哇?”

    褚龙骧咧开大嘴向李鱼打招呼,李鱼赶紧拱手道:“学生休息的很好!大将军,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传唤一声,学生去见您就是了。”

    “哎,我老褚家不讲那些臭规矩。等皇上散了朝,就要见我的。我怕道路不好走,这就赶去宫里候着,反正也要经过前院儿,就来看看你。”

    李鱼笑道:“原来如此,皇上召见,看来马上就要有所安排了,恭喜大将军!”

    褚大将军道:“是啊,等差使安排下来,咱一个武将,也不用日日上朝陪绑,只是得常往军营里跑啦。嘿!咱老褚这一遭儿的奏章是你李先生帮着写的,比以往的都好,今日见了皇上,皇上一定会夸咱大有长进的。”

    李鱼谦逊道:“学生那点舞文弄墨的本领,哪能入得了圣上的法眼,大将军太过看重了。啊,既然是皇上召见,大将军还该早点儿去才是,若是延误了,未免不美!”

    诸龙骧道:“谁说不是,这宅子什么都好,就是出入太不方便,一百万贯,着实贵了些。”

    “一百万贯?”

    深深姑娘赤着一双雪白的天足,提了一桶污水从屋里出来,正要趿上高齿木屐,恰听到这句话,前边的话她没听见,也不晓得这武弁大汉是个什么人物,只一听一百万贯,登时惊呼出声。

    “一百万贯?天啦,这也太黑啦!长安居,虽然昂贵,可是价值百万贯的,也就是王爷公主那么寥寥几幢豪宅,就这幢宅子,看它的位置、大小,和院中林泉石洞、亭阁楼榭的用材用料,最多六十来万贯啊,怎也值不上一百万贯!”

    褚龙骧一听这话,登时双眼一瞪:“啊?哦?你、待、怎~~~讲?”

    李鱼心里马上默默地跟了一句:“哇呀呀呀呀呀……”

    褚龙骧倒没这般怪叫,而是瞪起双眼看向深深:“姑娘此言,可是当真?”

    深深奇怪地眨了眨眼:“真的呀!我打小儿就住在长安城,这些行情,我还能不知道?”

    “好!好!好!哈、哈、哈!”

    褚龙骧一张脸登时黑了,见皇上?皇上先等着,老子先去找尉迟恭那个黑炭头理论理论!

    褚龙骧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深深一脸好奇地看着褚龙骧大步流星的背影:“小郎君,他谁呀!”

    李鱼面无表情:“本宅主人,褚大将军。”

    深深恍然:“哦!褚大将军,他走那么快,干什么去呀?”

    李鱼依旧面无表情:“不出意料的话,找尉迟恭干仗去了。”

    深深眼珠转了转:“这宅子,是尉迟大将军卖给他的。”

    李鱼叹了口气:“不然呢?”

    深深楚楚可怜地看向李鱼,一脸无辜:“小郎君,这不关我的事吧?”

    李鱼点点头:“从道理上来说,是的!”

    李鱼说完,转身向外就走,片刻功夫,身后踢嗒踢嗒作响,深深趿着一双高齿木屐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追到李鱼身边,陪着一副甜甜的笑脸儿:“小郎君要出门,身边哪能没个侍候的人呢,让奴奴陪小郎君去吧?”

    李鱼奇道:“你不是不想出门吗?”

    深深谗媚地笑,跟个小奸臣似的:“没有啦,那都是起床气惹得祸。人家是女人嘛,改主意很快哒!”

    :诚求月票、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