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85章 大兴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85章 大兴

    虽然,李鱼是从长安离开,前往利州的,可再次回来,再次见到这座当今世上第一雄城,仍然禁不住的震撼。

    巨大、宏伟、华丽,震慑人心的威严之城。

    尤其是这次是进城,不同于上次出城,他们一行人往长安越走越近,那座巨城的全貌在眼中也是越来越清晰。

    那种感觉……

    李鱼模糊了的前世记忆,忽然在这座雄城的刺激下回忆起了一片。

    准确地说,那不是他前世生活中的记忆,而是他前世玩一个游戏时在脑海中留下的深刻的印象:天之痕,大兴城!而且,自带BGM的,这时他脑海中回响起的就是那部游戏中大兴城出现时那首《大隋帝国》的音乐。

    感动,满满的感动,充溢心田。

    朱雀大街,城里人管它叫天街,因为这是进入长安内城唯一的大道。各国的使者、富有的商贾、驼铃声声……

    波斯胡姬永远都是长安城中一道靓丽的风景,那风情万种的异域美人儿,许多都被店家聘去充作门面,站在门口儿揽客,就算不入店去,光是一路行去,吃吃“冰淇淋”,也是赏心悦目。

    宽有五十丈的御道,两侧植着已有上百年树龄的高大槐树,槐树之外,又是一道排水明沟,御道上的青石板每日被无数人来去踩踏,磨得铝亮,透出青玉一般的质感,有些车辆常年累月通行的地方,甚至在石上磨出了深深的车痕。

    褚大将军住在群贤坊。群贤坊左侧挨着长安城西面的金光门,右侧挨着西市,其实虽然不是距皇城最远的地方,但是一边挨着城门,一边挨着西市,肯定是人来人往,声音嘈杂。

    不过,给褚大将军选房子的人提前询问了有大宅子售卖的几个人家,很细心地画了一副地图,把它们的位置、地点、周边环境都明确标注,报给褚大将军后,褚大将军伸出胡罗卜粗细的手指头往地图上一点,很干脆地就选了这里。

    大将军嘛,久战沙场,杀伐决断,拿主意当然快!

    这是手下人的想法。

    至于褚大将军自己,其实他选这处房子就为一点:名字好听。

    集贤坊,集贤诶!

    褚大将军认为自己是很“贤”的!

    饶是长安的大街小巷都带着大气格局,极其的宽阔,但是这座天下第一大城实在是太繁华了,进城的、出城的、逛街的、摆摊的,摩肩接踵,挥袖如云。

    褚大将军骑在马上,带着车队,在堵车一般的“灾难现场”磨蹭了一个多时辰,才终于挤进集贤坊。

    巧了,这幢宅子就挨着坊门,而且原主人是尉迟敬德,高官呐!所以同普通人家不同,他是有权在坊墙上开个门户,直接出入的。也就是说,每晚宵禁,坊门锁了,并不影响这户人家出坊上街。

    “好!不错!精致!漂亮!哈哈……”

    褚大将军一进宅子,就眉开眼笑。

    从西北军营里回来的人物,哪见过这么精致漂亮的宅子,褚大将军一看就喜欢上了:“尉迟敬德这小子,够朋友!这么漂亮一幢宅子,多少钱来着?”

    那负责购宅子的家将急忙禀报:“抹零去整,共计一百万贯!”

    褚龙骧连连点头:“值得!值得!便宜,便宜!”

    那家将本来心虚的很,一听褚大将军一副占了便宜的模样,不禁暗暗松了口气。

    尉迟恭这幢宅子究竟有多大呢?

    三十六亩,快半个坊了。

    唐时长安的房舍其实很宽敞,官府批建筑用地,一般是良人三口之家给一亩,贱人五口之家给一亩,平均居住面积人均在200至2000平米之间。褚大将军位高权重,这宅子比起普通人家的平均居住面积自然还要大得多。

    那家将见褚大将军满意,暗暗放下心来,便殷勤解说:“院中有榆楮树木三百余株,门馆、宾馆都在前院,主院正中是正堂,四周是廊屋,外廊是仆役居处和马廊。南院和后花园共两处花园,池塘三处,楼阁……”

    褚大将军懒得听他罗嗦,挥手道:“不用讲了,嗯!我叫你派人去接老夫人和夫人,可已接到了?”

    褚龙骧在西北打仗,自然不便携带家眷,所以母亲和夫人都在故乡居住。如今调来长安,且很长时间内要在此定居,便想把母亲接来长安,贻养天年。

    那家将急忙道:“得了大将军吩咐,小的就派人去老家去了,现在应该在来京的路上了吧!”

    褚龙骧喜孜孜地点点头,转向李鱼,道:“李先生,你是住客馆,还是住后宅,你是读书人,想必是喜欢安静的。你自己挑一处地方吧。”

    李鱼自打进了长安城,就恨不得插翅飞去,寻找母亲和吉祥。只是如今身份是人家的幕宾,哪有刚一进城就撇下东家一走了之的道理,所以一直忍耐到此刻。

    此时听褚将军一问,李鱼急忙道:“学生住在何处,但凭东翁安排。学生急着想找到母亲,所以……”

    褚龙骧恍然,一拍额头道:“啊!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先生快去,快去!可要本将军派人相随?”

    李鱼急忙道:“多谢东翁,学生自去寻人就好,不必劳动官兵!”

    褚龙骧笑道:“成,那你去吧,反正我也得先安顿下来,才好大宴宾朋,这三两天的也不会操持这些事情。”

    李鱼急忙向褚龙骧告辞,到了门口,从卫兵手中接过马缰绳,翻身上马,自行离去。

    李鱼骑着马,重新努力穿过“车祸现场”一般的街市路口,路况就好多了,李鱼策马轻驰,一路打听着,直奔太史局。

    太史局就是司天监,袁天罡和他的师弟李淳风都在这里任职。李鱼又不知道袁天罡的具体住处,只好到司天监来打听消息,此时还是大白天的,相信他们也该正在衙门里边。

    可是李鱼忘了司天监是个轻闲衙门,待他赶到司天监,居然扑了个空。

    司天监一个小吏迎了出来,问明李鱼来意,向他解释道:“袁少监和李秋官昨日就往终南山寻访一位朋友去了,不在衙里。”

    终南山?

    李鱼一阵心虚,这俩人去终南山干什么?不会是去找自己冒认的那位终南隐士苏有道去了吧?

    李鱼赶紧问道:“却不知袁少监和李秋官何时回来?”

    那小吏为难地摇摇头道:“这个,却非在下所能知晓得了。终南山并不小,要往山中寻访隐居的朋友,又不知其住处,那……三天两天也是它,十天半月也是它,实难预料。”

    李鱼呆了半晌,心中暗骂一句:“可恨这年代没有打卡机,应该罚光他们的绩效!”

    无奈之下,李鱼只得拱手告辞。

    李鱼牵着马儿在街上茫然地走了一阵,心中盘算已定:如今看来,只好先回褚将军府上暂住,每日闲暇无事,就往司天监打卡……寻人,捱上几日,总能等到他们回来,问出母亲与吉祥的下落。”

    李鱼一路思量,一路缓缓而行。

    前方路边,有一个伞摊儿。

    地上撑开了七八把伞,有商贾行人雨雪天气出门使用的厚油纸乎,也有妇人少女为了躲避阳光夏天使用的轻盈花伞。

    路边一个伞摊儿,架子上还挂了十几把伞,一个青袍人正坐在伞摊后边,用竹刀细心地剥着竹篾,一旁还摊开了一副画,上边满是美丽的荷叶芙蓉,正在晾晒,看来是准备用来当作伞面的。

    那青衫人最多三十岁年纪,颌下一缕微须,五官有些清矍,瞧来甚是儒雅。

    李鱼也未在意,只是瞧人家撑了一地的伞,担心马儿不慎踢了人家的伞,所以特意往旁边侧了一侧,偏偏这时,远远一声大吼:“十八深,除非你不混长安城了,否则,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

    李鱼闻声止步,扭头向发声处望去,就见侧边巷子里,一个石榴裙,藕色小袄的姑娘正从巷子里向外急急冲来。

    李鱼一眼望去,只觉她身材窈窕,长腿细腰,至于容色如何,还不曾看见,便被她胸前那一对上下跌宕、弹跳活泼,跟一对顽皮的玉兔似的东西给摄住了目光。

    李鱼脑海中登时又自带BGM了,duang~~~duang~~~duang~~~,这……要不要这么大啊!而且怎么不穿胸衣啊,这波涛起伏的,看得李鱼一阵眼晕!

    :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