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78章 自重自尊

第178章 自重自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78章 自重自尊

    纥干承基大踏步地走进来,顾盼四雄,虽说模样狼狈了些。

    紧接着,冯二止和墨白焰也相互搀扶着进来。

    这时李鱼恰好站起,三人一眼看到了李鱼,登时大怒。

    纥干承基刚想扑上去,冯二止已经嗷地一声,红着眼睛向李鱼扑去。

    李鱼吓了一跳,眼见冯二止腹部中了一刀,血流如注,居然悍不畏死地向自己扑来,急忙侧身一避,就要还手阻止,但是几乎与此同时,墨白焰低吼一声,十指箕张如钩,也向李鱼扑来。

    墨白焰也受了伤,但他与冯二止联手,空间又小,腾挪不开,李鱼便不是对手了,不过几个回合,就被二人死死地摁在上。

    杨千叶一见墨白焰和冯二止,不禁又惊又喜,急忙冲前道:“墨师,二止,你们怎么来了,大小叶呢?”

    “殿……大小姐……”

    墨白焰一见杨千叶,不禁泪如雨下,哽咽地道:“大小叶,都……都捐躯了!”

    罗霸道听得大大翻了一个白眼儿:“死就死了呗,还捐躯了,穷讲究。”

    杨千叶与四个太监相依为命这许多年,如同一家人一般,一听这话登时呆住,泪光在眼中闪动:“死了?怎么会?”

    冯二止已经扣住了李鱼,墨白焰便松了手,上前与杨千叶相见,说起别后情形。从他们离开利州,一路追寻而来,一直说到方才叶齐之死。

    叶天明死后,几人仓惶而逃,但地形不熟,追兵越来越近,眼见摆脱不得,同时存了一死为叶天明复仇的心思,叶齐便舍了自家性命,向那些官兵民壮猛扑过去。

    也有赖于他的献身,墨白焰等人才暂时得以摆脱追兵,只是叶齐好虎架不住群狼,自然是被那些悍勇的官兵和民壮给撕成了碎片。

    杨千叶听了悲恸不已,热泪长流。

    一旁罗霸道屁股上直撅撅地插着一枝箭,仿佛不知道疼似的,只管冷笑地看着李鱼:“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啊,这小子,居然住这里。”

    纥干承基亦是冷笑连连:“他死定了。”

    罗霸道磨了磨牙:“一而再、再而三地害我好事!若不是他,庚老四那混球儿怎会叛了,老子要把他搓骨扬灰!”

    纥干承基道:“若不是他,我纥干承基何至于抛家舍业,远遁陇右?我要把他千刀万剐,方消心头之恨。”

    这时杨千叶已经问明情况,晓得众人危机尚未解除,她泪眼一转,看到被刀锋勒在脖颈之上的李鱼,马上赶过去,一把扣住李鱼的肘弯,对冯二止道:“放开他。”

    冯二止虽然忌惮李鱼一身又杂又怪的功夫,但殿下吩咐,却不敢不从。何况这室中他们占了绝对上风,也不怕李鱼作怪,便松了手。杨千叶马上拽着李鱼的胳膊,把他拉向一边。

    罗霸道和纥干承基你一言,我一语地发泄着对李鱼的愤怒,忽见杨千叶这般动作,罗霸道不禁一呆:“二弟,三妹……好像不想杀李鱼啊。”

    “不会的!”纥干承基幸灾乐祸地笑:“三妹被李鱼坏了的好事更多,要说恨,她比咱们还要恨他。”

    纥干承基说到这里,往李鱼和杨千叶那厢一看,不禁也是一呆,刚刚杨千叶是拽着李鱼的胳膊走,这和扣着、扭着大不相同。但也勉强算是制着他,而此刻……此刻杨千叶竟然松开了手!李鱼和杨千叶就站在窗边!

    这般情形下,李鱼如果想走,只要纵身一跃,撞碎窗棂,逃走的概率在七成以上。

    这……这……

    纥干承基也不禁鼓起了眼睛。

    窗边,杨千叶直视着李鱼,开门见山:“你帮帮我们!”

    李鱼一脸诧异:“你们?”

    杨千叶回眸扫了众人一眼,冯二止腹部被捅了个窟窿,墨白焰大腿受伤,罗霸道屁股上还插着一枝雕翎箭,纥干承基看起来没有受伤,但是肩头一道棍痕,应该是沾了泥土,再抽在他肩头留下的。

    看他始终一副昂首挺胸、威武不屈的模样,十有八九是肩骨受了重伤,不敢坍肩造成的,不禁非从中来。

    杨千叶道:“他们……都受了伤,如果没人照应,我们……走不了啦。”

    李鱼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姑娘,拜托你搞清楚状况,一直以来,你们都是与我为敌的啊。我不去告举,让官兵民壮来抓你们,就已仁至义尽了,你还要我帮助你们,凭什么?”

    “就凭……我!”

    杨千叶勇敢地挺起了胸,俏脸儿绯红。

    “凭……凭你?你……什么意思?”

    忽然间,李鱼的声音就有些结巴起来,心也忽然跳得快起来。

    杨千叶鄙视地看着李鱼:“我又不是猪!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帮我,为什么?你喜欢我,是不是?”

    “啊?”

    杨千叶咬了咬唇,低声道:“我就用我来交换,你……掩护我们的行藏。我,把自己交给你。”

    杨千叶说得坦坦荡荡,神情语气,就像在做一笔公平的交易,可是强做的镇定之下,却是一颗无比慌乱羞怩的心,这一番话说完,她都有些窒息了,脸儿烫得恨不得找个冰窟窿一头扎进去才能降温。

    “不是,姑娘,你想岔了。其实呢,我一直喜欢的是吉祥……”

    杨千叶一脸嫌弃:“虚伪!”

    李鱼道:“真心话好吗?千叶姑娘,你见过美丽的花吗?它长在崖上、生在泉边,瑰丽无双。你看见的时候,无比喜爱,但你未必就想把它采撷下来。你只会安静地欣赏,然后由着它继续生长在那儿,风轻云淡,孤芳自赏。”

    杨千叶:“哈?”

    李鱼越说越动情:“你见过精美的瓷器吗?青瓷,白瓷,晶莹剔透,美仑美奂!”

    杨千叶:“我……宝库里见过,最精美的贡瓷。”

    李鱼:“是吧?但你会想着一见了那样精美的瓷器,就一定想据为己有?你只会细细赏玩一番,然后把它放回原处,不忍毁坏,不想偷走,那只是对天工之物的一种珍惜,是大爱!”

    李鱼被自己的伟大情操给感动了,但杨千叶马上就泼了他一盆冷水。

    杨千叶很不耐烦地:“少跟我废话,做为交换,我给你,你救我们,干不干?”

    “这个吧,真心不合适!再说了,千叶姑娘,你也别跟我摆出一副你贵不可言,如果把你给了我,就是我三生有幸的模样儿来。我这个人吧,特有自尊,男儿尊严岂容轻侮,我认为……”

    “唰!”

    一口锋利的短剑架到了李鱼的脖子上,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

    杨千叶恨声道:“那我就干掉你,再杀出去!能出去一个是一个!”

    “我答应!”

    李鱼马上回答,连一丝停顿都没有:“我答应一半。”

    杨千叶乜视着他,眸光清冷。

    李鱼:“我帮你们!你们的处境,我已经清楚了。我帮你们避过追捕,再帮你们逃出大震关,这样,你们也不用费尽心机想着弄到过所。”

    杨千叶讶异地看着他,眸中渐渐露出感动的神色:“你……你冒险帮我们这么大的忙,不要任何回报?”

    李鱼缓慢而有力地点了点头:“不要!”

    杨千叶极其意外地看着李鱼,她真的被感动了,缓缓掣回剑,轻轻咬了咬唇,有些歉疚地对李鱼道:“想不到,你竟然是个正人君子,我……我一直以来,都错怪你了。”

    李鱼解释道:“那倒不是,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呐!你以为我不想?不过你这样,我真的觉得是对我的一种羞辱。男人也是有尊严的。你这样的条件,如果我答应,我就人品沦丧、尊严扫地、无耻之尤……”

    杨千叶的手指抽搐似地握了几下剑柄,才勉强控制出一剑刺出去的冲动:“姓李的,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

    “什么?”

    “割了你的舌头!”

    杨千叶杏眼圆睁,咬牙切齿地说!

    房间另一角,罗霸道和纥干承基听不到二人脸色变幻,声调却始终低沉地在说些什么,但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李鱼在向杨千叶交待临终遗言。

    罗霸道摸了摸胡须,有些狐疑地道:“二弟,三妹跟李鱼,好像有一腿?”

    纥干承基喃喃地道:“不是好像,根本就是啊。奇怪,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了?”

    墨白焰和冯二止站在另一边,对李鱼和杨千叶的诡异模样同样满腹疑虑。

    冯二止忍不住低声道:“墨师?”

    墨白焰:“我看到了。”

    “墨师认为?”

    “哎,殿下长大了。”

    “可是,殿下也不能找这小子啊。论出身、论地位,他哪一点配得上咱们殿下?”

    墨白焰忧心忡忡:“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如果他真成了咱们的驸马爷,却不肯站在咱们一边,那时岂不糟糕?”

    冯二止动容道:“对啊!这……咱们怎么办?”

    墨白焰刚想说话,客栈前院儿一阵吵嚷喧哗声便穿透门板了扑进室内。

    褚龙骧、权保正亲自带兵搜上门来了!

    :诚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