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68章 军师支招

第168章 军师支招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68章 军师支招

    一个部落的少酋长,却成为奴隶,那么……

    李鱼不禁问道:“你族,已亡于他人之手?”

    铁无环沉默片刻,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沉声道:“嗯!渤海部渐渐势大,侵吞我们部落的牧场和狩猎的山林。一场大战后,我族完败……”

    铁无环停顿了一下,似乎要压下悲伤的情绪,随后才缓缓地道:“本来,作为少酋长,我是没可能活命的。是我一个自幼一起长大的兄弟,冒我之名,被他们杀了!”

    说到这里,铁无环的眼睛红了,但声音里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我族尚余六千余人,其中大半是妇孺儿童,可是……没有一个对渤海部落的人说出我的身份。”

    他抬起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李鱼:“战败,族亡,他们就要沦为奴隶,但他们仍旧想方设法,要保全我的性命,因为,他们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带领他们,重新铁骊部落!”

    说到这里,铁无环的虎目中漾起了闪闪的泪光。

    李鱼沉默片刻,也饮了一杯酒,只觉那酒,透着一股苦涩的味道。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只有炭火一明一暗,映着二人有些沉重的脸色。

    过了许久,李鱼才道:“你被卖为奴,加了手铐脚镣,任你逃到哪里,人人都知道你是逃亡的奴隶,确也寸步难行。但是,我带你去双龙镇时……”

    李鱼看向铁无环,目中已露出针一般锋锐的光芒:“你手脚已获自由,为何不逃?”

    铁无环的嘴唇嚅嗫了一下,没有说话。

    李鱼冷笑:“就为了那可笑的信义?就因为你答应过我绝对不逃,所以,你宁可任由你的族人在渤海部落的人手中为奴,任由那些信任你、保全你性命的老弱妇孺受人欺凌,你却在这里全你的忠义?”

    “不,我不是……”

    铁无环的声音颤抖起来:“我们亡族了,亡族了啊……”

    他的声音带着一股嘶哑的绝望:“仅仅剩下六千余老弱妇孺,被分散分配给渤国人为奴,我回到辽东又能怎样?我能敌得过整个渤海部落么?我不出现,我的族人再苦,心中总算还能保有一丝希望,活的也就不那么苦。如果我回去……”

    铁无环闭上眼睛,可泪水却从紧闭的眼睛里溢出来,落在那通红的炭火上,化作嗤嗤的一道道白气。

    李鱼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在他的时代,即便通过书籍、通过影视,也了解了太多太多合纵连横的权谋之术,虽然只是纸上谈兵,但是比起辽东仍旧处于部落制的一个个原始部落来说,却已当得起一位优秀的军师了。

    当然,不是龙作作龙大小姐家的那种军师。

    这个时代的辽东部落,其实也没有那么的落后,隋炀帝三征辽东就大败而归。但具体事件要具体分析,不能因为隋炀帝三征辽东失败,就认为辽东的军事、政治、文化高明于中原。

    隋炀帝首征辽东,人家占了天时、地利、人和,再加上冷兵器时代,越是野蛮落后的民族,战斗力反而越强大,骄狂自矜的大隋败了。

    而第二年,大隋就召集了足够的兵马,再征辽东。大败之后,仅仅一年功夫就能重新动员足够的军队再度主动进攻,谁的底蕴更厚,可想而知。

    可惜,天不佑杨广,仗才打到一半,杨玄感在他老窝造反了。背后挨了一刀子,杨广只得从辽东仓皇撤兵,回家平叛,这次失败实际上是内部原因。

    而第三次征辽东,高句丽已遣使投降了。可是国内积累了大量的内部矛盾,包括频繁用兵给百姓带来的困苦,尤其是杨广大力推行科举制度,使得寒门学子打破了豪门世家对官宦之途的把持,整个社会的上层建筑也与他离心离德。

    以致三征辽东成为诱因,把这一系列的矛盾激发出来,大隋完了。

    然而,辽东各部落若论权谋,却是远不及中原帝国的,尤其是像铁骊、渤海、女真、窟说等部落,比起当时已然立国的高句丽更加的原始、落后,这方面的经验和常识更少,铁无环虽然是少尊长,从小耳濡目染,学习管理部落,这方面也远不及李鱼。

    铁骊部落无力复族么?

    李鱼马上跳出困局想到了外面。

    李鱼想了想,道:“渤海部落只侵占你铁骊部落领土,从而引发战争么?其他部落没有受到殃及?”

    铁无环摇了摇头:“我铁骊部落与之接壤,所以纷争最多,其他部落与渤海部落隔着铁骊,并没有什么冲突。而且,很多部落还与渤海部落有生意往来,关系很好。”

    “呵呵……”

    李鱼淡淡一笑:“远交近攻么?春秋战国时候的手段,我们中原人,早玩腻了!”

    铁无环茫然地看向李鱼:“我……不明白。”

    李鱼道:“你被捕为奴,离开辽东,已经多久了?”

    铁无环的牙关忽地绷紧了一下,沉声道:“三年、七个月、零六天!”

    李鱼有些意外,没想到铁无环这样一个粗犷的大汉,居然把这个时间记得这么清楚。

    他真是不敢面对现实的懦夫么?那么就不会把时间记得这么清楚,或许……他只是绝望于悬殊的实力,确如他所言,宁肯忍受着内心的煎熬,也不愿断送了族人最后的希望。

    常老爷以及常老爷之前买其为奴的主人,对铁无环都不怎么好。实际上,这时代任何一个人买了奴隶,都不会对他太好。

    李鱼的意识观念是以一个现代人的思想观念为主,所以才不能接受那样的不平等罢了。那么,在这些人的虐待下,铁无环从无反抗之意,是甘心为奴,还是因为他内心充满了对自己的谴责,所以宁愿遭受这许多罪,来赎他内心的罪孽?

    这些念头,只在李鱼心中迅速地转过,并未深思。他只是望着铁无环,道:“三年七个月零六天,很好!经过这么久,相信现在的辽东,已经绝不是你离开时候的模样了。”

    铁无环隐约明白了李鱼的意思:“你是说……”

    李鱼道:“渤海部落已经尝到了甜头,就像一头狼尝过了人血,它是不会止步的。铁骊亡了,其他部落接下来就会步你们的后尘。”

    铁无环想了想,摇头道:“没用的。吞并我铁骊部落后,渤海部落便与思慕部落和喜失牵部落接壤了。可这两个部落都很小,就算联手也不是渤海部落的对手。如果渤海部落再聪明一些,先打其中一个,那就更是……”

    铁无环摇摇头,唇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李鱼直视着铁无环,道:“为什么不把你的目光放得更远一些?”

    铁无环疑惑地道:“更远一些?”

    李鱼道:“思慕和喜失牵之外,是什么部落?”

    铁无环道:“是窟说、莫曳和乌惹三个部落。再往外,是女真等五个部落,再之外是……”

    李鱼打断了他的话:“渤海部落侵吞你们的部落时,他们可以袖手旁观,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你们两个部落之争。可是当渤海部落磨刀霍霍地砍向思慕部落和喜失牵部落的时候,其他那些部落还会认为他们袖手旁观,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

    铁无环听到这里,两眼不禁亮了起来。对于重建部落,他已不抱任何希望,这时希望却意外地到来,令得铁无环不禁患得患失起来:“你是说,让我游说那些部落,联手对付渤海,借兵复我铁骊?”

    李鱼微笑点头:“还不算太笨,终于明白啦。”

    铁无环忐忑地道:“可是,那些部落如果仍旧心存幻想,不肯帮助我呢?”

    李鱼缓缓地站了起来,看到他凝重的神色,铁无环下意识地也跟着站起来。

    李鱼头一次有意识地扮起了抄袭党,模仿着德国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那首著名的短诗,神棍一般吟哦道:“起初,他们吞并铁骊部落,我没有援手,因为我不是铁骊人。接着他们吞并思慕部落,我没有援手,因为我不是思慕人。后来,他们吞并喜失牵部落,我没有援手,因为我不是喜失牵人。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已经没有人能对我伸出援手了。”

    铁无环激动的脸庞通红:“好!太好了!只要我说出这番话,那些部落,一定会挺身而出的!我……我……”

    铁无环卟嗵一声,直挺挺地跪在了李鱼面前:“若我铁骊能够复族,您的恩德,整个铁骊部落,将人人铭记在心!”

    :不好意思,电视节期间要见太多人,参加太多活动,十二点才回来,答应了大家,赶紧开动,现在凌晨两点才写完。明天上午还要赶飞机,但我定了七点钟起床,务必把明天中午的章节赶出来,我去呼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