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67章 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67章  释

    其实龙作作几乎是马上就明白了众人的目光为何会看向她,而且带着丝丝的怪异。

    这些喜欢嚼舌根的混蛋,怎么可能不把他们在双龙镇所见的那一幕说给别人知道。就算现在,二进院子、头进院子里吃酒的那些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一边吃着龙家的肉、一边喝着龙家的酒,一边嚼她龙大姑娘的舌根子呢。

    可背后说是一码事,这当面看着……

    龙大姑娘当然本能地就恼了。

    恼归恼,她的心却是不争气地跳了起来。

    要是……

    李鱼真的提出要她,那该怎么办?

    不成!本姑娘可是龙家大小姐,你说要就要,当我什么人了?没有三媒六证,堂而皇之,三请五请,诸方说合,本姑娘才不点这个头呢。对!我得矜持!女儿不自矜,男人怎么懂得珍惜。

    龙作作举杯吃酒,提筷挟肉,旁若无人,仿佛根本不在意李鱼要说什么,只是那耳朵根儿都竖了起来,来自右边的任何一点声息,她想漏过,可耳朵却偏偏都听得清楚。

    李鱼听了龙大当家豪迈的话,微微怔了一怔,旋即便露出了微笑:“大当家说的,可是当真?”

    龙傲天道:“当着这么多人,龙某人说出来的话,难道还能坐回去不成?说,你要什么?”

    众客人也都凑趣,笑吟吟地看着李鱼,山西老常自然还是微微侧头,斜着眼角儿,笑眯眯的睨他。

    李鱼微笑拱手道:“那,在下斗胆,请大当家的赏我六十吊钱,我,要把铁无环赎买下来!”

    龙傲天一怔,满堂宾客也是一怔,就连一直侧脸儿睨他的常书欣,都扭回脸儿来正眼看他了。

    目不斜视地站在门口内侧的铁无环自然也听到了这句话,他霍地扭头向李鱼看来,目芒突然无比明亮,锐利的仿佛刀光一样。

    龙傲天怔了一怔,刚想点头答应,常书欣已经嘻嘻地笑了起来,捻个兰花指,软绵绵地向李鱼一指:“这小伙子,我欣赏你。”

    常书欣笑眯眯地看向龙傲天:“才三五十吊的事儿,你开得了口,我也丢不起那人,别提钱。嘻嘻……”

    常书欣直起腰来,往怀里探了一把,抓出一大把票子,也不晓得都是什么东西,应该是契约、票据、文书一类的东西都有了,他在桌上翻拣了一阵儿,从中抽出一张按了红戳戳的纸,又把其他的文书小心叠好收起。

    常书欣笑道:“这张,就是铁无环的卖身文书!”

    常书欣又对龙傲天道:“老龙啊,麻烦你着人拿枝笔来,就由你做中人,这就过到小李名下吧!”

    李鱼道:“不!既然常老爷不肯收钱,那么,就请常老爷写一份开释书,释了铁无环的奴隶身份吧!不必再过到小可名下,多经一道手续。”

    常书欣微微讶异地看了李鱼一眼,他不肯收钱,李鱼便不肯把释放铁无环奴隶身份的功劳揽到自己名下,而是由他来开释,如此一来,不管他是出于何种原因做出这个举动,这一辈子,铁无环都欠他一份天大的恩情。

    这个李鱼呀……不赖!

    常书欣捻起兰花指,微微侧了头,用眼角睨着他,优雅地一连点了三下:“小伙子,做事讲究!我很欣赏你!”

    文房四宝捧到面前,常书欣当场写就一份释书,搁下笔,把释书也放在托盘上,叫那丫环捧起,对李鱼笑道:“往官府注销奴籍的事儿,我就不跑动了,你们自去办理吧!”

    “多谢常老爷!”李鱼离案而起,向常书欣深深抱拳一揖,又从丫环所托的托盘中取出那一张文书,走到铁无环面前,将文书递到他的面前。

    铁无环睁大了眼睛,努力想看清李鱼的模样,偏偏泪水不争气地涌出来,模糊了他的视线。

    男儿有泪不轻弹。族人生活了几百上千年的领地被人攻破,叔伯的头颅被人挑在枪头的时候,他没哭,那一刻,他只有恨。

    族人为了保住酋长的血脉,隐瞒了他的身份,一位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用他自己顶替了少族长,当那兄弟以身赴难的时候,他没哭,他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复仇!

    当他肩头被烙上奴隶的印记,发卖到异地为奴,受尽屈辱的时候,他没哭。泪流下来,他保存在心底深处的那份自尊,也将荡然无存。他忍耐,苦苦地忍耐……

    这一刻,他成为了一个自由人,泪,却止不住了。

    铁无环双膝一屈,“嗵”地一声跪在了李鱼的面前。

    恩,重如山,他铁一般的身躯,也承受不住!

    “这是干什么,你快起来!”

    李鱼急忙伸手去拉,但是铁无环此时的身子山一般重,根本拉不动。

    铁无环郑而重之地向李鱼三叩首,一双铁铸的臂膀这才颤抖着举起,接过那薄薄的一页纸。

    眼看着这一幕,在座的人都不免些唏嘘感叹,只有一个人例外。

    厅里的人,看的是这样一条昂藏大汉真情流露的感慨。

    厅外那些汉子,则未免要有些意外地用目光逡巡着她。

    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龙大小姐嫩脸上很挂不住。

    龙作作推案而起,龙傲天微微诧异地看向女儿,龙作作抵声道:“女儿喝多了!”

    说完这句话,龙大小姐迈开一双悠长的大腿,举步就向后走。龙大当家的疑惑地看看女儿紧绷的面部曲线,再看看正扶起铁无环,温声劝慰的李鱼,微微露出一丝恍然的神情。

    龙大当家的顿时老怀大慰,在西北地区,像他女儿这么大,可都算是老姑娘了,可女儿整天风风火火、舞枪弄棒的,也没个姑娘样儿。大当家的总担心在他有生之年,连外孙子都抱不上。

    现在看来,春节刚过,丫头就动了春心呢……

    ************

    “小郎君……”

    “小郎君也不对,叫得生份。还是叫我兄弟吧!”

    铁无环无奈地笑笑:“你是我的恩人!这……未免不敬!”

    李鱼道:“你总是这么敬,我才不舒坦,得了,你叫我小鱼儿,亲切,如何?”

    铁无环勉强地道:“好吧!小……小鱼儿。”

    李鱼道:“这就对了,来,你尝尝,这羊腰子,肥着呢!”

    此时,已是铁无环被释为自由人的第三天,马邑州的衙门正好是正月十五后才开衙,两人已经赶去衙门,注销了铁无环的奴籍。

    这个时候,两人正在房东大爷家里,围炉烧烤。

    烧烤这种吃法,是最古老、最原始的一种肉食食用方法。文字记载是远远落后于它出现的年代的,但即便文字记载中,就已有了“纣宫九市,车行肉,马行炙”的记载,这是商朝时期的事了。

    而且那时的烧烤,品种就已琳琅满目,牛、羊、猪、鱼、虾、獾、腩、貊、獐、驼峰、蛤蜊、鸡鸭等,吃法也与现代相同,要么先用原料腌渍后再上火烤,要么一边烤一边涂调料,区别只是有些现代的调味品那时还没有罢了。

    脍炙人口,脍炙人口,脍(刺身)、炙(烧烤),果然自古至今,一直是人类所喜欢的重要美食。烧烤,尤其适合吃酒,所以两个人现在都已有了五六分酒意。

    “无环兄,我一直不知道你的出身来历。依我看,你可不像生来就是奴隶啊!”

    生来就是奴隶的当然也有,奴生子儿就是生而为奴,但李鱼看铁无环的神情气质,却知道他绝不可能是这样的出身。

    铁无环听到这里,因为轻松的聊天语境而显得柔和下来的面部线条一下子绷紧了,沉默片刻,他才缓缓地点了点头:“辽东,以靺鞨族为主,分为诸多部落,思慕、窟说、莫曳、渤海、铁骊等。我,本是铁骊部落的少酋长!”

    :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