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暝 > 706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邪暝最新章节!

    “你确定神炎天尊当年没负了人家?”秦牧忍不住的道,他可不想到时候因为炎神符的缘故,让他遭受一些非人待遇。“当年那种时刻,哪有什么儿女私情,天地大战一败,这个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将会邪族荼毒……为了保护自己在意的人,谁不是在拼了命的战斗着。”小黑道。秦牧轻轻点头,那种时候,或许连彼此间的私人恩怨都将会无限的化小吧。“秦牧小哥。”在秦牧与小黑交流中,忽然有着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然后他便是见到骆姨领着骆依以及一些九尾族中的长辈将他给望着。“走吧。”秦牧见状,也是点了点头,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她们身旁。“秦牧小哥,你真的确定了么?祖魂殿极其的危险,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能够出来。”骆姨望着秦牧,忍不住的提醒道。“骆姨,请带路吧。”秦牧笑了笑,倒是没多说什么。骆姨见状,轻叹了一声,也就不再多说,转身在前带路,直接走向九尾族寨子深处。“放心吧,没事的。”秦牧冲着那一直盯着他的骆依笑着,后者微抿着小嘴轻轻点了点头。一行人跟随在骆姨身后,直往九尾寨深处而去,如此约莫半个时辰后,在那茂密的森林深处,出现了一片废墟,废墟的中央,有着一座巨大的祭坛。骆姨带着众人走上祭坛,在那祭坛中央位置,有着一座石台,她手掌一握,便是有着一尊巴掌大小的铜像闪现出来。铜像呈现血红之色,那是一尊狐狸,只是在其身后,九条尾巴张扬舞动,虽说这铜像并非实物,但秦牧依旧是在上面感受到了一股滔天妖气。看来,那所谓的祖魂殿,最为重要的,还是这尊狐狸铜像,而这祭坛应该只是一种辅助形式。“你们准备好了么?”骆姨看向秦牧与骆依,问道。“嗯。”两人深吸一口气,旋即点头。骆姨见状,也是点点头,旋即便是将那铜像放在石台上,屈指一弹,一团血球闪现出来,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自其中散发出来。“那是我们九尾族所有族人的血,只能用这个办法才能打开祖魂殿,不过祖魂殿每一次打开,都会消耗铜像不少的力量,这一次,应该便是最后一次开启,然后铜像就会破碎消散……”骆依在秦牧身旁轻声道。秦牧微微点头,看来这就是九尾族最后的机会了啊。“嗡嗡。”当那团血球落至铜像上时,那血色的九尾灵狐也仿佛是在此时复活一般,竟是仰天长啸,这一刻,天空黑云滚滚,那血球则是化为一道血红光线,被尽数的吸进九尾灵狐嘴中。呜!远古般的低啸声,带着一种苍凉之感,在这片天地间回荡着,祭坛上的九尾灵狐仿佛是看了一眼秦牧等人,然后血光从其嘴中喷出,直接是在前方化为了一道巨大的血红阵门。“进去吧,这就是祖魂殿了。”骆姨手掌紧握着,旋即轻声道。“秦牧大人,您要与我一起,不然会被隔离出来。”骆依看着秦牧,然后伸出纤细的小手,秦牧微微迟疑,便是握了上去,入手的冰凉显示着少女此时心中的不安与紧张。“走吧。”秦牧冲着她笑了笑,然后再没有丝毫的犹豫,步伐拉出,然后便是拉着骆依径直的走进了那血红阵门之中。嗡。血红阵门波动着,一道光芒扫过两人,而后阵门颤抖着,秦牧二人,便是这般的消失而去……骆姨等人望着消失的二人,旋即双手轻握嘴中不断的喃喃念道:“请先祖保佑九尾族最后的希望。”而在她们低低喃喃间,谁都未能见到,那石台上的九尾灵狐铜像望着血红阵门的眼中,仿佛是掠过了一丝淡淡的悲意。在走进血红阵门时,秦牧能够察觉到一股强烈的空间波动散发而起再然后眼前的乒光陡然强盛,紧接着又是迅速的黯淡下来而秦牧的视线也是在第一时间恢复,同时间,体内灵力迅速运转起来。视线放开,并没有想象中的危险,入眼的,似乎是一片辽阔无尽的血红大海而此时,他们站在这片大海的一条走廊上,在那走廊的尽头,仿佛是一座相当巨大的广场。骆依清澈的眸子望着那走廊尽头的巨大广场,旋即她松开秦牧手掌,步伐加快的走向那里在那里,她感觉到了一丝来自远古般的呼唤。秦牧步步紧随的跟在骆依身后,目光却是不断的扫视着这片血红的空间,在其袖中双手之间,一丝丝的黑芒以及雷弧在悄悄的闪烁跳跃着。两人很快的便是来到那广场之中,再然后,秦牧便是见到,在那广场的中央,一尊万丈庞大的石像矗立,石像依旧是一头九尾灵狐,只是那气势,比起那铜像强横无数倍,即便是远远的看着它,秦牧都是由衷的感觉到一股心悸。“这就是先祖,骆依望着那石像,眼神也是泛起了一丝狂热。”“这是先祖的骨骸。”秦牧这才一惊,原来这并非是什么石像,而是一尊真正九尾灵狐的骨骸难怪有着如此恐怖的气势。骆依加快步伐,然后她在距那九尾灵狐骨骸还有千丈距离时停了下来,然后跪伏而下,双手摆出了一个相当奇特的姿势,在其身后,三条毛耸耸的尾巴,也是伸展开来。秦牧站在后面,静静的望着这一幕。在骆依摆出那奇特姿势时,突然有着一阵古老而苍凉的歌声从其嘴中传出,那种古老歌声,徘徊在这片空间中,那一霎,仿佛梦回远古。嗡嗡!歌声回荡,秦牧能够感觉到,仿佛这里的天地灵力都是泛起了阵阵波动,而后,在那九尾灵狐骨骸上,竟是有着点点血光汇聚而来。血光飞快的汇聚着,很快的便是化为一道人形,待得光华散去时,一道女子光影便是浮现出来,那女子身着华丽的衣衫,她的容貌极其的妖媚,一颦一笑间,仿佛连天地都是黯淡下来。“祖先。”骆依望着那道妖媚无比的光影,眼中却是忍不住的有着泪水流下来。“我的族人。”女子光影目光柔和的望着下方的骆依,旋即她轻轻的伸出修长白皙的玉手,那轻柔的声音,弥漫着惊人的媚意。“接受我的传承吧,我等你很久了。”骆依望着光影,然后也是缓缓的伸出小手,然而,就在她的手掌即将与那女子光影接触在一起时,一只手掌突然从后方探出,一把将其抓住。骆依也是因此惊了一下,旋即茫然的看向身旁面色凝重起来的秦牧:“秦牧大人。”秦牧却是并未理会,只是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妖媚无比的女子,然后拉着骆依缓缓后退,那令得骆依瞬间身体冰冷的声音,从其嘴中,传了出来。“你不是九尾灵狐。”秦牧那带着一些凝重与警戒的声音,在这片广场之上传荡开来,却是仿佛令得空气都是为之凝固了一瞬。骆依同样是因为秦牧此话愣了一下,旋即她感到浑身冰凉,冲着后者露出一抹极为勉强的笑容:“秦牧大人,你在说什么呢?我能感应到她体内与我们九尾宗族的那种相同血脉。”秦牧并未回答,只是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妖媚女子,双瞳深处,黑光雷芒开始涌动。“你是谁?你并非吾族之人。”

    那妖媚女子也是微蹙着眉望着秦牧,旋即语气冰冷了许多:“我的族人,你们连我九尾族的族规都忘记了吗?竟然连人也敢带进祖魂殿来。”“不是的。”骆依闻言急忙要说话,但却被秦牧制止了下来,他淡淡一笑,道:“这么多年来,你们的族人来到这祖魂殿,却是没一个人能够回去,你就不觉得奇怪么?”骆依娇躯一颤,那眸子深处,终是有着一抹无法置信的恐惧涌了出来。“眼前的人可不再是你们的那位先祖了啊。”秦牧轻声道,旋即他冲着那妖媚女子笑了笑,道:“我说得对?不知道阁下是哪尊邪皇?”“先祖这是真的么?”骆依望向那妖媚女子,眼中还有着一丝极为脆弱的希冀。妖媚女子目光盯着秦牧,旋即她的嘴角缓缓的掀起一抹诡异笑容,道:“看来这愚蠢的九尾族终于是感觉到一些不对了啊。”骆依小脸顿时煞白。“你这小子是什么人?如今这天地间,想来知晓邪皇存在的人应该不多?何况你这神相境的实力,根本没资格知道这些。”妖媚女子道。“呵呵,之前不久才与你们邪族交过手顺便帮了一把手,解决了一尊邪皇。”秦牧微笑道。妖媚女子瞳孔在此时陡然一缩,旋即她掩嘴笑起来花枝乱颤,极为的诱人:“小子倒是喜欢说大话呢,你可知道要解决一尊邪皇需要多大的力量?”“一名轮回境强者,一道灭世龙盘四道神物之力加持,够不够?”秦牧语气没多大波动的道。娇笑声戛然而止,那妖媚女子终是开始正视着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神相境的青年声音都是变得森冷了许多:“你究竟是谁?”“专找你们邪族麻烦的人。”秦牧咧嘴笑道。“就凭你?虽然事情略微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既然你闯了进来,那就一同留在这里吧。”妖媚女子冷笑,旋即其玉手一握,只见得那血海突然剧烈的翻涌起来,而后噗通声响起,无数道血色锁链,猛的自血海之中呼啸而出,闪电般的射向秦牧。“秦牧大人,小心。”骆依见状急忙提醒道。秦牧淡淡一笑,但那一只眼瞳之中,却是有着雷光疯狂的涌出来。轰!惊雷之声,陡然在这片空间之中响彻而起,而后一道璀璨雷柱猛的自秦牧体内暴冲而起,然后任由那些血色锁链射在雷柱上面。嗤嗤!雷弧疯狂的跳动着,飞快的传上那些血色锁链上,狂暴的圣雷碑之力释放开来,直接是将血色锁链寸寸震断。“什么?”妖媚女子见状,面色顿时一变从那雷光中,她感受到了一股令其心悸的熟悉力量雷光在秦牧头顶凝聚,然后雷光蠕动间,一枚古老的碑文,缓缓的出现,同时一种奇特的威压,也是弥漫了开来。“圣雷碑……”妖媚女子望着那枚闪烁着雷光的古老符文,顿时咬牙切齿起来,她这才明白为什么秦牧说是专找他们邪族麻烦的人,原来这家伙,竟是神物掌控者。“虽然你掌控着圣雷碑,不过本身实力如此孱弱,也好,今天让我将你解决,也让这圣雷碑消失在天地间。”秦牧笑望着妖媚女子,道:“看来你才是喜欢说大话呢,你真当你现在还是邪皇啊?一些模糊不清的意识而已,也还敢张狂?”“那你就来试试。”妖媚女子尖啸出声,旋即其双手猛的变幻出道道印法:“森罗邪域。”砰砰砰!血海暴动,一道道血红漩涡成形,而后疯狂旋转,一道道血红光柱,猛的暴冲而出,然后密密麻麻的悬浮天际,在那些血红光柱之上,缠绕着一丝丝的黑气。轰!漫天血红光柱陡然呼啸而下,仿佛组成了天罗地网,那般声势相当的骇人。秦牧抬头,眼中黑芒涌动,旋即黑光自其天灵盖呼啸而出,直接是在上方化为一道巨大的黑色黑洞,那些血红光柱一接触到黑洞,便是瞬间诡异消失而去,那黑洞犹如无底的巨口,吞噬着一切。“炎神符?怎么可能!”妖媚女子望着秦牧上方的黑洞,脸颊再度剧变,此时竟是忍不住的尖声喝了出来,那喝声中,有着浓浓的骇然。她怎么都没想到,秦牧不仅拥有神物,而且还同时拥有着两枚。秦牧双手微垂,在其头顶上方,黑光雷芒犹如占据了这片天际,他望着那妖媚女子,笑道:“你这道意识颇为的紊乱,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那三尊邪皇的意识融合出来的?”妖媚女子眼神阴森的盯着秦牧,突然仰天笑起来:“你察觉到又能如何?那蠢女人试图以一人之力镇压我三皇,但哪能料到随着岁月的推移,我三人意识却是反将她压制,这些年来,这些九尾族的蠢货一个接一个的来送死,哈哈,看见了么?这片血海,其实便是九尾族之人所化。”“你们这些混蛋。”骆依贝齿咬着嘴唇,鲜血渗透出来,眼泪不断的从她眼中滚落出来,她身体颤抖着,怎么都没想到,这原本是她们一族希望的地方,竟然会变得如此的可怕。“那就是说,只要净化了你们的意识,九尾灵狐的意识就能脱离你们的压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