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七百六十章 刑讯逼供(下)

第七百六十章 刑讯逼供(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彭……彭斌,你不是现在就想要他的命吧?”

    一旁的龙旺达看到彭斌这架势,不由轻轻的拉了彭斌一下,从头到尾彭斌就没给这个狙击手说话的机会,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他给整得只有进的气快没出得气了。

    “我这是不想让他自杀……”彭斌用泰语说道:“不管是海军陆战队的身份还是撒旦的身份,他们一旦被敌人抓住,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自杀,我是让他没有自杀的力气……”

    说着话,彭斌捏住了那人的脸颊,匕首在他嘴里一翘,几颗牙齿顿时掉落在了彭斌的掌心,随便看了一眼之后,彭斌将一颗牙扔给了龙旺达,说道:“你看看这颗牙里面包的是什么?”

    “是氰化钾!”

    龙旺达这一辈子都在和毒药打交道,只是将那颗牙凑到鼻端处一闻,脸上就变了颜色,这种毒药的毒性极强,只要那人将这颗假牙咬破之后,马上就会中毒死亡。

    “我知道你想死,但是你不知道,想在我手上死掉,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彭斌拎着那人的头发,让他的背靠在了岩石上,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认识我吗?不用你说话,你也说不出来话了,只要点头或者是摇头就可以了。”

    “唔……唔唔……”听到彭斌的话后,那人拼命的摇起了脑袋,或许是牵动了嘴里的伤口,献血又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那你认识他们吗?”彭斌将手指指向了龙旺达和方逸,继续问道。

    “唔唔……”

    那人还是摇着头,眼中满是绝望的神色,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自己从狙击地点一下子就落在了敌人的手上,而且这敌人还异常的凶残。

    “你不老实……”

    彭斌用手摸着那人满是鲜血的脸,说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告诉我这次行动是针对的谁?又是谁指使的你们,我就给你个痛快,让你死的快一点……”

    “大哥,有这么问口供的吗?左右都是个死,他能愿意说才怪呢,你倒是给他点能活下去的盼头呀……”这时方逸也忍不住插了句嘴,不过他用的是金陵的方言,别说那个撒旦佣兵了,就是旁边的龙旺达也听不懂方逸说的是什么。

    “兄弟,你不懂,有时候死了反而是种解脱,对于他们而言,活着要远比死了痛苦得多!”

    彭斌忽然声音一变,用英语对那人说道:“在古代的东方,有一种刑法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那就是活剥人皮,我先给你说说怎么剥……”

    彭斌一边说着话,一边用匕首在那人额头上比划着,口中继续说道:“我先在地上挖个坑,然后把你给埋进去,只留下这个脑袋,然后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随着彭斌的话语声,那人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恐惧的神情,下意识的就摇了摇头,此时他已经被带入到了彭斌的节奏之中。

    “接下来我会在你的这个位置,没错,就是头皮这里,割开一个小口子,然后往里面灌进去一碗水银,哈哈,你知道你会怎么做吗?你会从土里跳出来,把一整张皮都留在里面,那将会是多么完美的一个艺术品啊……”

    彭斌的脸上露出了一种类似变态的陶醉神色,他的这番话别说那个俘虏听得面色大变,就是方逸和龙旺达都听得有些毛骨悚然,脑补一下那种画面,两人均是苦笑着摇起了头。

    “嗬嗬……”

    彭斌阴沉的语音和变态的表情,终于让那人崩溃了,喉咙里发出“嗬嗬”声音的同时,那人拼命把自己的脑袋向后面的岩石撞去,只是在彭斌的手里,任凭他的脖子发出阵阵的咔嚓声,他都没能挪动一下脑袋。

    彭斌盯着那人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道:“我不让你死,你就不会死的,告诉我,你们究竟是来对付谁的?是来对付我的吗?”

    “唔唔……”这次那人不在回避了,而是猛点起了脑袋,他真的不想被人剥掉皮后凄惨的死去。

    “是对我来的??”彭斌闻言不由愣了一下,倒不是说他没有仇人,而是彭斌的仇人实在是太多了,这一时半会的彭斌哪里能想得到是谁要杀他。

    “唔唔!”那人肯定的点了点头,既然招供了,他知道自己离解脱也不远了,整个人反倒是放松了下来。

    “是谁?是谁雇佣的你们?”除了你们撒旦,还有那些雇佣组织过来了?在地上写下来……”

    彭斌紧接着问道,他知道撒旦是个小型雇佣兵团,加起来也就是十多个人的样子,今儿的这大手笔,绝对不是撒旦一个雇佣兵团可以做到的。

    那人并不怕死,但却是不想在死前在遭受非人的折磨,所以在听到彭斌的话后,往前俯了一下身体,伸出手指在地面写了起来,虽然写的不是很规范,但还是能让彭斌辨别出那些单词的意思。

    “法国外籍兵团?EO?娘的,竟然还有库尔喀?”

    读着地面上的那些单词,彭斌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沉声说道:“是谁雇佣的你们,告诉我之后,你就可以死了……”

    “詹姆斯……”那人这次写的单词,连方逸都认出来了,写出来之后,那人脸上露出一丝解脱了的表情,抬头看向了彭斌。

    “狗娘养的詹姆斯,原来是你这个王八蛋……”

    看到那个单词之后,彭斌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低头见到那人一脸恳求的神色,彭斌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放心,我说话一向都算话的……”

    嘴上说着话,彭斌那蒲扇般的大手已然是捏住了那人的脖子,只是轻轻一扭,随着咔嚓一声轻响,那人的脑袋侧着垂在了肩膀上,微微张开的眼睛里已经是没有了丝毫的神采。

    “狗娘养的詹姆斯,别让老子逮着你,否则我要亲手把你的蛋蛋给捏碎掉……”

    干掉了那个狙击手之后,彭斌就像是得了躁狂症一般,口中不断的咒骂着詹姆斯,彭斌倒不是害怕詹姆斯,只是原本以为这些人是冲着龙旺达来的,没成想最后反倒是自个儿招惹来的敌人,这让彭斌感觉很是没面子。

    “大哥,詹姆斯是谁啊?”方逸轻轻拍了拍彭斌的肩膀,他能看得出这会儿彭斌的心有那么一点乱了。

    彭斌愤愤不平的说道:“拉斯维加斯的一个赌场老板,娘的,我不就是抢了他在泰国那么一点生意吗?”

    “哦,原来是前不久发生的那件事啊。”听彭斌这么一说,方逸顿时明白了过来,当时彭斌让人去芭堤雅砸场子的时候,可是方逸亲口传达给阿虎的。

    “我本来以为那个老王八蛋忍了这口气了呢,没想到他在这里等着我呢……”说实话,事情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彭斌真的认为詹姆斯这次服了软,所以他压根就没想到这些雇佣兵竟然是他派过来的。

    “大哥,很棘手吗?”方逸冲着地面上的字看了一眼,说道:“这EO,外籍兵团还有库尔喀,都是些什么组织?”

    “都是雇佣兵组织……”

    彭斌开口说道:“EO是南非的雇佣兵团,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雇佣兵组织,法国外籍兵团自然是在法国成立的,他们的总部就在巴黎,至于库尔喀,他们算是英国的吧……”

    用彭斌的话说,今儿的最强火力,肯定是出自EO雇佣兵团的,因为他们就是以装备精良著称,除了武装直升机、装甲车和榴弹炮之外,他们甚至在战场上使用过燃料空气炸弹这样的大杀器。

    EO雇佣兵团的军事专家多来自南非、北美、欧洲、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兵源则是主要来自南非和纳米比亚,拥有储备兵力数千人,全是训练有素的退役军人。

    而且EO雇佣兵团还有着强大的运输能力,他们能将一切战场上需要的武器,运送到全球每一个正在发生战争的角落,所以今儿出现炮弹袭击这样的大场面,也就不足为奇了。

    至于法国外籍兵团,彭斌就更加熟悉了,因为这个雇佣兵团曾经参与到缅甸的内战之中,和彭家的军队交过手,他们是法国的外国志愿兵组成的陆军正规部队,拥有和法国正规军同样的装备。

    在上个世纪佣兵团组建之初,当时为了解决法国国内的外国人犯罪问题,同时补充战争中死伤的法国军队兵员,由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浦下令,志愿者加入时可以隐瞒国籍和姓名,假名或改名也可以。

    因此在法国外籍兵团里面,曾经有很多罪犯加入,这也是法国外籍兵团的一个特点,一直到现在,世界各地有很多走投无路的犯罪分子,都会投身到法国外籍兵团里面去。

    “奶奶的,没想到库尔喀竟然也会被詹姆斯给雇佣了……”

    说到最后一个雇佣兵组织的时候,彭斌忍不住看向了方逸,说道:“兄弟,幸亏你抓的这个人是撒旦的佣兵,如果抓到库尔喀的人,我就是真把他给活剥了,估计他也不会吐出一个字来的。”

    “嗯?库尔喀的人这么厉害?”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从彭斌的话里能听出来,他对这支佣兵团的评价非常高。

    “不是厉害,而是死脑筋!”彭斌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他们其实并不是英国人,而是尼珀尔人,当年中印战争的时候,他们就曾经出现过。”

    库尔喀佣兵团是以纪律严明和英勇善战闻名于世的,而且他们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对雇主非常的忠诚。

    库尔喀佣兵全部都来自于尼泊尔加德满都以西的库尔喀村,是尼泊尔一个山地民族,身材不高,但体魄健硕,吃苦耐劳,英勇善战。

    由于尼泊尔境内百分之八十都是山区,所以库尔喀人自幼在坎坷的山路上行走,练就了一双“铁脚板”,他们性格强悍,身体健壮,特别善于山地战和近战。

    19世纪初的时候,英国入侵尼泊尔,尼泊尔王国的库尔喀战士奇袭了克什米尔和不丹。

    英国人以3万人对付尼泊尔1万人,最后居然败在了库尔喀战士的手上,尼泊尔实现了和平。

    库尔喀士兵那种宁死不屈的勇猛精神,战后得到了英国人的敬佩,后来英国与尼泊尔签订条约,享有招募库尔喀兵的特权,也就是从那时起,库尔喀雇佣兵开始走向世界。

    在过去150多年里,库尔喀人参加了几乎所有与英国或印度有关的冲突,他们特别喜欢佩戴“戈戈里弯刀”,据说这种弯刀一经拔出就必须见血,这也成为库尔喀雇佣兵的标志性装备。

    用彭斌的话说,库尔喀雇佣兵之所以出名,主要是因为他们忠诚,这个忠诚是经过一百多年的历史考验过的。

    在这一百多年里,库尔喀士兵没有逃跑,投降,退缩的任何纪录,只要阵地上有一个廓尔喀雇佣兵还活着,那敌人就无法占领这个阵地,所以提到这个佣兵团的时候,彭斌脸上也是不由露出了钦佩的神色。

    “南非EO,英国库尔喀,美国撒旦,再加上和法国外籍兵团,大哥,那个詹姆斯得有多恨你啊?”

    听彭斌说完这几个雇佣兵组织的来历之后,方逸只能报以一脸的苦笑,按照彭斌刚才的说法,詹姆斯请动这四大雇佣兵组织联合作战,恐怕最少也要花费五千万美金以上,所为的仅仅是干掉彭斌。

    “娘的,不就是抢了他在亚洲的那么一点产业,至于那么大的动作吗!”

    彭斌也没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个和他性格差不多,也是个睚眦必报一点亏不肯吃的主儿,詹姆斯这明显是赔钱赚吆喝也要出了心中的那口恶气。

    面对这几个佣兵组织,彭斌自己是不怕的,他只要度过身下的那条河往原始森林里面一躲,对方就是有再多人也拿他彭斌没办法,不过彭斌担心的却是他们找不到自己,回头去对付彭家。

    如果彭斌亲自在彭家坐镇,那也没什么,在缅甸的土地上打仗彭家是主场作战,但要是彭斌一时半会回不去,那彭家势必会遭受很大的损失,毕竟这几个佣兵组织的名头也不是吹出来的。

    “大哥,怎么着?是打还是退?”

    方逸是属于那种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的人,虽然这次的事情和他关系不大,但彭斌的事就是他的事,方逸言语中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

    “老龙,这次是我惹的事,不过对方这明显是想连你一起干掉啊……”彭斌眼珠子一转,看向了龙旺达,话说面对着世界四大佣兵组织,彭斌心里还真没什么底气,所以要把龙旺达也给拉上。

    “这次的事情,我会和你站在一起的。”

    龙旺达闻言苦笑了一声,现在他和彭斌已经是绑在一条线上的蚂蚱了,就算龙旺达此时跑出去说自己和彭斌没关系,回应他的也将会是那几个佣兵团的枪弹。

    龙旺达也知道彭斌想拉自己下水的意思,不管这几个佣兵组织多么强大,他们背后还是有某些国家的影子,到时只要泰国方面在国际上发出一些声音,这几个佣兵团肯定是要撤回去的。

    “嘿,老龙,够意思!”听到龙旺达的话后,彭斌不由大喜,开口说道:“以后我们彭家就和你们皇室结盟了,咱们守望相助不离不弃!”

    “结盟的事情以后再说,先看看现在咱们怎么办吧?”

    龙旺达冲着彭斌翻了个白眼,他身为堂堂的一国皇室成员,怎么可能和彭家这个不被缅甸政府军承认的军阀组织结盟,除非是泰国先和缅甸政府断交或者是彭家执掌了缅甸政府,那样的话才会有这种可能性。

    “怎么办?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彭斌哈哈一笑,说道:“咱们先退到丛林里去,他们要是识趣退走那就算了,如果他们要跟进来,咱们就把他们给留在这里,老虎不发威,真以为咱们是病猫啊?”

    四大佣兵组织虽然威名赫赫,但彭斌也不见得怕他们,因为东南亚距离他们的大本营实在是太远了,这四大组织不可能为了几千万倾囊而出对付自己的,除非他们不顾国际影响,准备在缅甸进行一场战争。

    但是在彭斌看来,这种可能性是极小的,且不说詹姆斯没有这样的影响力,就算他愿意拿出几个亿甚至十几亿美金来打这一仗,那四大雇佣兵组织也要好好考虑一下打这一仗的后果。

    “走,先撤到对岸去吧……”

    彭斌拎起了死去的那个狙击手和他的那把巴雷特狙击枪,轻轻的往河道滑了下去,等到身体入水之后,彭斌两手一松,那把巴雷特和它的主人就悄无声息的往河底沉去。

    六七月份,正是东南亚地区多雨多山洪的季节,这条河看似河面平缓,实际上河水却是达到了二十多米的深度,河底更是暗流涌动,彭斌刚一松手,那一人一枪就不知道被冲到什么地方去了。